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阴间商人

阴间商人

阴间商人

作者: 道门老九
已完结悬疑侦探悬疑灵异

588.68万 字   |75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完结感言:放下万般心,笑对不可得|更新时间:2023-12-27 17:03:33

作品简介
目录 (2567章)

我是一个专门收集阴邪玩意的商人,死人的东西都是好东西!死人穿过的绣花鞋,我要!骨灰烧成的青花瓷,我要!腰斩用的大铡刀,我还要!这些东西搁在普通人手里,小则恶鬼缠身,大则家破人亡。但若是落在我的手中,却可以升官发财,逆天改命,满足客户的一切需求。想知道为什么吗?嘘,有胆子的话,就来听听我入行时接的第一单恐怖生意吧……

第一章 绣花鞋

都说人老成精,其实有些上了年岁的古董,也是可能‘成精’。

比方说玉镯子,佛像,刀剑等等。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家里怪事不断,每到半夜客厅厨房还会闹出点什么动静,或许就是你收藏的某个古董在捣鬼!

我们这一行,把这种成了精的古董称之为:阴物。

这些阴物搁在不会用的人手里,往往会倒霉连连,甚至丢掉小命。

但如果善加利用,却可以改官运,促姻缘,所以无论达官贵人,名门望族,对阴物都有需求。

有需求就有市场,于是就诞生了阴物商人这一行。

我们张家三代,都是做这个的。

据传,爷爷曾把一只河童的眼睛挖出来,卖给了袁世凯,袁世凯从此由军阀变成了皇帝。

父亲将伍子胥自杀用的宝剑卖给了某赵姓相声演员,该相声演员很快就火遍了全国,还上了春晚。

到我这一辈,阴物的市场更加庞大,我接触过的各种二三线名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关于我的故事。

2000年的时候,我从父亲手中接下了祖传的古董店。

这家店的店面很小,位于古董一条街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因为刚刚上手没什么经验,所以生意在我手里一直不温不火,甚至有段时间还食不果腹。

第一次接触阴物,就是在我食不果腹的那段时间。

烫一壶老酒,切一斤牛肉,坐在我的小店里,望着空荡荡的大街,我已经有点享受这种感受了。

我们家不光做的生意特别,开店的方式也很特别,太阳落山之后才营业,规矩已经持续了三代。所以我们家在古董一条街很受尊重,因为从不跟人抢生意。

这时候,李麻子鬼鬼祟祟的来了,怀里还揣着一个黑色的包袱。

李麻子是同行,店铺在西边街尾。

“哟,张家小哥,吃酒呢。”李麻子看见我,神情忽然放松下来,毫不客气的在我旁边坐下。

我跟父亲学得一手察言观色的好手段,从李麻子那简单的几个动作,就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烦。

否则不可能进来的时候很紧张,看见我之后又放松了下去。

别的本事没有,装清冷高人的本事我还是有的。

我淡淡的说道:“李麻子,找我有事吧?有事儿直说。”

李麻子忽然再次紧张起来,偷偷的跑到门口,探头探脑的看了看外边,确认没人了之后,这才神秘兮兮的关上门。

走到我跟前,将包袱放在我面前:“张家小哥,我好像收了一件阴物。”

阴物!

这两个字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严肃的看着那个黑色的包袱,伸手就准备打开。

李麻子却立刻拦住我:“张家小哥,这玩意邪的很,最好别碰。我家里都开始出事了,就是因为碰了这东西……”

我也有些紧张起来,李麻子是附近出了名的大胆,能把他吓成这样,肯定不是平常的东西。

我正色道:“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给我原原本本说一遍。”

李麻子叹口气,这才跟我道出了这阴物的来历。

原来李麻子常年在全国各地淘宝,见到农村就会停下来,看看能不能收到一两件值钱的古董。

这不,从老家回来的时候,半道上顺便做了几笔生意,其中就包括我们面前的这件阴物:一只绣花鞋。

那只鞋子一看就有点历史了,是满清时期的样式。

因为店铺还没开张,所以李麻子暂时就将绣花鞋搁在家里。

而怪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当天晚上,李麻子跟几个哥们喝完酒回家,就发现绣花鞋不见了,把客厅上上下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

他还以为是自己酒劲儿大,忘记绣花鞋搁哪了,就没当回事。

不过到了下半夜,李麻子朦朦胧胧的听见客厅里有人在走动,便从床-上爬起来,到客厅查看。

客厅没开灯,清冷的月光照进来,显得有点萧索。

借着月光,他看见一个人影,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洗衣服洗碗。

李麻子上前一看,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睁着双眼,眼皮一眨都不眨,表情有点吓人。

李麻子的老婆死的早,就和儿子相依为命。看见儿子这么懂事,李麻子很欣慰,当下夸奖了一句。

不过儿子却和没听见一样,无动于衷,依旧是在洗着手中的碗筷。神经大条的李麻子还以为是儿子生气自己喝酒,也就没多管,继续回去睡觉了。

可没想到,接下来几天,每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儿子都会机械般的洗碟子洗碗,打扫卫生。

地面明明已经很干净了,碗也很干净,可他就是一遍一遍的扫,一遍遍的刷!

李麻子感觉很奇怪,心想儿子以前也没有梦游的毛病啊,这几天是怎么了?见过梦游的,可没见过天天梦游的。

李麻子认真起来,他仔细的打量着儿子,这才惊骇的发现,儿子的脚上竟然穿着一只绣花鞋。

那分明就是自己前几天在农村收回来的绣花鞋啊!

一个男孩子,穿着绣花鞋,大半夜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做着奇怪的事情,看的李麻子毛骨悚然。

他当即就意识到,那只绣花鞋肯定有问题。

于是第二天,他毫不犹豫的就把绣花鞋给丢的远远的。

可没想到事情并没有结束,到了晚上,李麻子就听见儿子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女人唱戏的声音。

李麻子当即就冲进房间,他惊恐的发现,那双被丢掉的绣花鞋,竟然又找上门来了,而且就穿在儿子的脚上。

儿子还翘起兰花指,有模有样的在唱着越剧《沉香扇》。

那声音,俨然就是一个女人。

儿子看见李麻子之后,还翘起嘴角诡异的冲他笑了笑。

李麻子大惊失色,当即就把儿子给叫醒。可儿子醒来以后,却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更不知道那只绣花鞋是从哪儿来的。

李麻子吓坏了,干脆直接把绣花鞋丢到了屋外的水井里。

可没想到,到了第二天晚上,李麻子被一阵强烈的窒息感给憋醒。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儿子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正掐着他的脖子。

一边掐,嘴里还骂骂咧咧:“为什么要淹死我?为什么要淹死我?”

那力气非常大,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的。

要不是李麻子从旁边抓了一个酒瓶子,砸在儿子脑袋上,怕是就被活活掐断气了。

李麻子清醒了之后,恍恍惚惚的发现,儿子浑身是水,一只脚上还穿着那只同样湿淋淋的绣花鞋。

他顿时意识到一个恐怖的事实,儿子竟然爬到水井下边,把绣花鞋给捞出来了……

可是水井很深,而且根本没有攀爬的地方,儿子究竟是如何下去的?想到这一点,李麻子就浑身发抖。

这个儿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如果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李麻子活着也没啥意思了。李麻子知道肯定是绣花鞋在捣鬼,倒卖过多年古董的他,也意识到这只绣花鞋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阴物’,当即就把儿子脚上的绣花鞋给脱了下来。

脱下来之后,儿子就醒过来了,同之前一样,所有的记忆都没有了。

李麻子很害怕,安抚好儿子之后,就赶紧带着绣花鞋来找我了。

因为但凡古董一条街的人都知道,只有我们家才收这种不祥之物。

听李麻子这么一说,我心里边也开始突突起来。

以前看父亲收阴物,基本上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大多数都是害主人家常丢东西,鸡犬不宁之类的,那种阴物,随随便便一套小手段,就能给制服。

像李麻子所说的这种情况,应该就属于‘大凶之物’了吧?

我有点头大,没想到第一次开张,就这么棘手。

做我们这一行,有“三不收”,分别是伤人性命者不收,乱人气运者不收,吸人精血者不收,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同时也是我们自保的手段。

所以收这件阴物之前,必须得先弄清楚这东西究竟凶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违背这一行的规矩。

李麻子当场点头答应。

我用生石灰涂抹在手上,这是避免沾染晦气的法子。

黑色的包袱打开,一只沾着水的绣花鞋,就展现在我的眼前。

不得不说,绣花鞋上的图案,十分精巧,针眼细腻,大红色的图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洗礼,竟然没有丝毫的褪色。反倒是被水一打湿,显得更加的鲜艳,发红,在昏暗灯光下,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抹血。

我皱了一下眉头,盯着李麻子问道:“怎么就一只鞋,另一只呢?”

李麻子说道:“只有一只鞋啊。”

我倒吸一口凉气,冷冷的将鞋子重新盖上:“你拿走吧,有人要害你,我帮不了你!”

精选推荐
见鬼了?还好阎罗是我爹

见鬼了?还好阎罗是我爹

大大大王

连载中· 214.65万

他,是阴阳行走使,他,是地府后台最硬的男人,他就是秦白,虽然不入地府,地府中却有他的传说,十殿阎罗九个是他干爹,还有一个是……

犯罪心理:一号档案

犯罪心理:一号档案

吾宋

连载中· 186.12万

主修犯罪心理的秦牧,被派往平安市刑警队实训,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却接连破获惊天大案,裂口女尸案、分尸案、不明乳房案、死者复生案……人性中恶的一面不断冲击着秦牧认知,也让他更加坚定,在各种诡谲的案子之中不断获得成长,也逐渐发现早年父母残忍杀害的疑点,而种种线索都指向了那个最不可能的人……

谁让他当判官的?

谁让他当判官的?

一瞬流光

连载中· 124.53万

 张殊死后,听说真有不死不灭,线索透露一切要从掏泔水开始,赶着垃圾车,他出发来到了什刹海。     “首先说明,地府的子民,寿命也是有限的,除非有机会可以人间捡漏。”     “其次,你们都没有我的幸运,很多的人都愿意跟我交易,把他们那一辈子缔结的寿命结晶给我!”     最终,张殊做的不是勾魂夺命的勾当,在人情社会里的他更喜欢做交易。     三年后,张殊把一个大黑脸带到了地府。     “你们看我把谁带来了?”     “包青天?”     地府骇然。     包拯的出现,让地府的黑白无常感觉都在吃干饭,决定推出全新的阴阳陆判...

我有一座诡门关

我有一座诡门关

非叨

连载中· 188.13万

末世降临,万鬼横行。 荒冢野原,尸变异化! 烧纸钱的火盆,满地滚的头颅,毁天地的断手… 杀不死的恶鬼,除不尽的凶人! 神佛隐匿,轮回已断,人类面临灭绝之危… 黑暗绝望中,自有英雄现! 一名神秘的年轻人,打造了一座护佑人族的鬼门关……

最后一个寻宝人

最后一个寻宝人

吉小仙

连载中· 53.55万

八十年代末,谢老道后人经营的觅宝阁走上正轨,店老板小五无奈于丢失了仙宝录,后由黄面姥姥事件引发四大民国奇人的宝藏,继而探究济世天尊谢老道当年一生追寻的秘密 大兴安岭深处的诡异阳宅为何建在辽妃墓上? 蓬莱仙楼的无根墓中仙乐为何能响彻数百年? 龙口老天尊的遗体为何不灭不腐,云梦仙泽竟然真的存在于世? 且看谢老天尊的后代寻龙翻江,一一解开谜题。

天字第一當

天字第一當

骑马钓鱼

连载中· 603.97万

一家白天看着平平无奇的当铺,却有一个奇怪的规矩,凡是典当物品,或者购买绝当物品的客户,都会免费送上他们一卦。 而最奇怪的是,这家当铺,一旦到了午夜,就会迎来“光怪陆离”的客人们…… 亲们可以关注下我的抖音号:骑马钓鱼本尊 亲们可以关注下我的微博号:骑马钓鱼本尊 有惊喜哦

阴司有旨

阴司有旨

骑马钓鱼

连载中· 20.89万

爷爷临终前给了我一个奇怪的账本,第一页便是“阴司留档”四个诡异大字,上面的账目也不是钱财,而是“命”,我拿着这个奇怪的账本帮着爷爷收账,还账,我仿若成了行走人间的生死判官,冥冥中一切皆有旨意……

我,仲裁人,百无禁忌

我,仲裁人,百无禁忌

沉默的榴莲

连载中· 16.82万

我八岁时,两位师父惨死。为查清两位师父的死因。我从此开始学习各种诡异的能力。 我做过赊刀人,走街串巷见过人间冷暖,阴阳无情。 我学过奇门遁甲,也知晓摸金一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天官印一刻就是三年。 我学过赶尸、也学过缝尸,整整两年只和一具具尸体朝夕相处。 医卜星象略有涉猎,五行八卦也有精通。 东北十万大山,为求仙家上身成为出马弟子,一跪就是三个寒冬。 学成归来,我誓要查清当年的事情。将两位师父遭受的苦难,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深海秘藏

深海秘藏

秋刀鱼的滋味

连载中· 58.09万

我快死了。 还有三个月零五天,为此我踏上了一艘游轮。 我的目的地,是一座地图上也没有标注的小岛。 至于我为什么这么清楚自己的死期,不是因为我能独断生死,而是因为三个月后,就是我25岁的生日。 我们那个小渔村的男人,都活不过二十五岁! 我叫李金还,这个故事得从十二年前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