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倾城毒医:王的宠妃太嚣张

倾城毒医:王的宠妃太嚣张

倾城毒医:王的宠妃太嚣张

作者: 易生所至
已完结穿越奇情古代言情

91.27万 字   |45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346章 我终于娶到你了(最终回)|更新时间:2023-12-27 19:08:25

作品简介
目录 (346章)

一朝穿越,成了将军府任人欺凌的庶女乱葬岗归来,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所有欺负她的人都自食恶果可是偏偏被临渊王缠上,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小锦,有空和本王结个婚吧”“小锦,今夜需要本王侍寝吗”

第1章 穿越后的殊死搏斗

 阴沉的惨淡月光笼罩着大地,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

  偶尔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让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甚至于连周围的植物,都是透漏着诡异。

  一股阴风划过……让人不自觉的打着寒颤。

  楚锦的身子稍微的动了动,双手稍微的在四处摸索着,手指微微颤动,却是觉得周围似乎是有什么粘腻的东西沾到了手上。

  她勉强着睁开了眼睛,抬起手一看。

  糜烂的腐肉就是这么在自己的指尖,粘腻的触感夹杂着令人恶心的腐臭味。

  楚锦却是不慌不忙,只是简单的将自己的手指在地上随意的抹了抹,坐起了身子。

  她注视着周围陌生到极致的环境,阴风阵阵,自己的周围堆满了尸体。

  刚才自己手指上的腐肉,就是这么些腐烂的尸体上的。

  这里是哪里?自己不是在战场上救治伤兵吗?

  她只记得,自己军营被营长出卖,似乎是遭遇了敌军的炮轰,整个伤兵营都是被炸毁。

  自己似乎也是未幸免于难……

  “我……死了?”楚锦的双唇颤动着,带着些许的不可思议。

  她楚锦堂堂23世纪,国际军营最年轻出色的军医,虽然很不想要承认,但是自己确实死了!

  也是在这一瞬间,楚锦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是要被撕裂一般的难受。

  她整个人直接是这么半跪在地上,手指紧扣着自己的膝盖。

  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仿佛是潮水一般的涌来,让人避之不及。

  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楚锦,是护国大将军府的庶出女儿。

  自幼身子虚弱,但是偏偏生的一副惹人嫉妒的好容貌,自从十五岁豆蔻年华,便是一直享誉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

  也是因为她的容貌,就是连太子也是为其倾心,甚至于不惜违背礼法,想要立她为妃。

  然她的嫡出姐姐楚婉清却是心生嫉妒,不仅乘机毁了她的容貌,还夺走了楚锦挚爱,当今太子穆云深。

  楚锦不知道,这一切却还只是开始。

  楚婉清几日前突然病重难医,说是需要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之人为祭,驱逐体内恶鬼。

  而这献祭之人……正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楚锦。

  楚锦亲眼看着自己挚爱之人向自己挥刀,亲眼看着穆云深冷眼看着自己血流成河,最终……

  失血过多而亡……

  想到这里,楚锦不自觉的嘴角扬起来一抹冷意。

  “果然……感情是最伤人的利刃。”她淡淡的说着,让人全然是摸不透她心里的任何想法。

  楚锦死的太冤,太不公平!

  “从今日起,我就是楚锦,你所受的委屈……都由我一一讨回来。”

  楚锦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似乎是在安慰这一具身体一般。

  在楚锦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分明是听到不远处窸窸窣窣的声音。

  常年在军营的生活让她不自觉的警惕起来,一双眸子带着些许的冷意,扫视着四周。

  “嗷……”

  一声嘶吼声传来,带着些许的威胁意味。

  这不是人能发出来的声音……

  楚锦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这里看上去像是尸体堆积成山的乱葬岗。

  周围会聚集起来野兽,倒也算得上正常。

  她原本身上的随身利器都是没有带来,就算是真的出现了野兽,自己也只能是肉搏。

  霎那间,一股夹杂着绿光的眸子瞬间就是仿佛两团可怕的鬼火一般,在夜色之下被点亮。

  那双眸子,在死死的盯着楚锦。

  那低吼声越来越近,似乎是在朝着楚锦靠近一般。

  借助着微弱的月光,楚锦终于是看清楚眼前的庞然大物。

  一匹狼……

  “这家伙……看来是看上我这个猎物了。”

  楚锦冷笑一声,一双眸子瞬间是如寒冰一般。

  “嗷呜……”

  又是一声嘶吼,那狼毫不犹豫的朝着楚锦过来,楚锦的身子娇小的非常,和这狼站在一起,几乎是……胜负可见。

  那狼的动作快的非常,仿佛是一阵风一般,直直的朝着楚锦扑过来,将楚锦的肩膀直接是压在身下。

  “嘶……”

  楚锦的肩膀瞬间是被那狼的利爪划破,衣物也是裂开一道口子。

  “小家伙……你可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非人对手。”

  楚锦深呼吸一口气,嘴角微扬,就是这么一把抓着那狼的前爪猛地一用力,直接是将那前爪就是给这么……

  掰断了……

  “嗷呜……”

  那狼一下子被疼的直接是倒下了身子,声音里面带着些许的哀嚎。

  乘着空隙,楚锦赶紧是一下子从它的身下钻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徒手掰断骨头对于楚锦而言,早就是已经稀松平常的如同呼吸一般简单。

  可是她的动作,却是让眼前的野兽一瞬间开始变得狂躁起来,带着极度的愤怒。

  那匹狼一阵震耳欲聋的嘶吼几乎都是要让周围的空气都是被划破一般。

  庞大的身躯朝着楚锦飞过来,那血盆大口没有丝毫的犹豫,直直的冲着楚锦的腿过去。

  幸亏是楚锦一个灵活的闪躲,那狼一口只是将楚锦的衣摆咬住。

  狼的大口直接是这么一甩,直接是将楚锦一下子甩飞出去。

  嘶啦一声……

  楚锦衣物就是这么一下子被撕开。

  白皙的大腿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几乎是在同时,一阵震耳欲聋的闪电声传来,在天空划开一道赫然的裂痕。

  一霎那的光线让眼前的一切被照耀的异常清晰。

  而远处站着的两人,也是被突然的野兽嘶吼引来了注意力。

  其中一人的目光瞬间被楚锦大腿上那赫然的彼岸花图案吸引,似乎是有些许的愣神,仿佛是在思考些什么一般。

  “王爷!有活人!”

  旁边的另外一个侍卫打扮的人赶紧是伸出手,指着不远处的楚锦。

  而那人只是眉头一皱,稍微的抬起手,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楚锦,或者说……死死的盯着楚锦大腿上的那彼岸花图案。

  然而闪电带来的光线只是一瞬间,楚锦瞬间又是被黑暗包裹起来,只能看到一团黑影。

  “呵……小家伙……好色可是不好哦。”

  楚锦淡然一笑,看着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大腿,慢悠悠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大腿上的彼岸花图案。

  彼岸花,又名地狱之花,是国际军团一等军医特有的荣誉标志,鲜红色的花瓣几乎都是如同燃烧的烈火一般。

  在楚锦的大腿上,肆无忌惮的绽放着。

  “为了不丢国际军团的脸,得罪了!”

  楚锦深呼吸一口气,拳头也是紧紧的攥在一起,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庞然大物。

  她咽了咽口水,拿起来旁边一个小树枝,准备一步步逼近。

  淅沥沥的雨水也是在闪电划破天空的那一刻从头顶落下来,在地上溅起来好看的水花。

  冰冷的雨水也是在楚锦都面颊上肆意的拍打着,让她的衣物都是贴在身上,让她的身形若隐若现,带着些许的魅惑。

  楚锦直接是一个起身,几乎都是将垂直落下的雨水划破,

  “啊……”

  楚锦的声音几乎都是惊动了周围所有的生物,她竟是就这么一下子飞到了那狼的后背上!

  雨水让狼的辨识度有了些许的降低,身子只是躁动的飞舞着,想要将楚锦甩下来。

  楚锦咬着牙,紧紧抓住那狼的后背。

  砰的一声!

  那匹狼的后背直接是撞在了旁边的树上。

  楚锦娇小的身子就是这么被猛地冲击,只感觉浑身就好像是散架一般。

  腰间触碰在树的那一瞬间,仿佛都要被折断。

  而楚锦一咬牙,却是全然没有掉落下来。

  手里抓着的树枝直接是一下子猛地一戳!就是在那匹狼的后劲直直的插入进去。

  轰隆一声……

  那庞然大物直接是这么应声倒地,几乎断气就是在刹那之间。

  啪……

  楚锦的身子就是这么从那匹狼的后背滚下来……

  大口大口都呼吸声在彰显着她的疲惫,这身子比她想象的,要弱的非常。

  “看来……这人类命穴和狼的一样啊……”

  楚锦松了一口气一般,看来这庞然大物被刺中命穴的瞬间,也不过是有血有肉的生物罢了。

  “该死……竟然受伤了……”

  楚锦一把将自己仅剩不多都衣物又是扯了一条,就是这么紧紧的系在自己的腰间。

  刚才自己的腰在撞上那大树的一瞬间,那树枝就是这么穿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漂泊而下的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冰凉的感觉让她感觉自己的意识都是有些许的模糊。

  “嗷呜……”

  周围又是传来声音,似乎是此起彼伏,四面八方似乎都是将楚锦包裹一般。

  楚锦差一点忘记了,狼……

  是群居动物。

  “该死……这具身子,怕是支撑不住。”

  楚锦腰间虽然随意的系上了布条,可是那血水早就是已经穿透它流了出来。

  幽冥一般的眼眸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在夜空之中闪烁着,带着诡异和威胁。

  楚锦咬着牙,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却都是被淅淅沥沥的雨水冲刷殆尽……

  她靠着身后的树勉强站起来,注视着这些野兽的靠近。

  五匹……

  足足五匹……

  围着楚锦就是这么毫不犹豫的扑过来。

精选推荐
我是奸臣白月光

我是奸臣白月光

且清

连载中· 27.52万

那日,于尸横遍地中见他,那位权倾朝野的宦官,亦如传闻无差—— 雷霆手腕,狠绝冷血,一声令下便要了所有人的性命,仅把江慈从死人堆里捞了出来:“记住了,你能活着,是本官赏的。” 万军之下,江慈抓过他的无相剑抵在自己脖颈,惨淡笑问:“总使大人,若我把这条命还你,可以放我走吗?” 燕青慌了,徒手去夺剑刃,手掌被生生割破,鲜血淌满衣袍,他却视若无睹,只红着眼下令:“放她走!” 再遇时,燕青九死一生,拖着残败不堪的身子,将奄奄一息的她从敌人手里拼命夺回,藏于身边,细心呵护:“我后悔放你走了……”

穿越后米其林大厨惊艳古代

穿越后米其林大厨惊艳古代

馥芮白梨花

连载中· 8422

  冬日的炙烤拼盘、春季的法式烩菜、酷夏的意式冰淇淋、秋天的蟹粉小笼包……   千年食光,四季轮转,米其林星厨穿越烟火,烹调古今中外万国佳肴   这是关于一家古都酒肆的故事,这里既有迷人眼的繁华,也有温暖的烟火气   身份成谜的小厨娘带着她的十八般厨艺征服口腹、抚慰人心   日常与城府极深的冷血王爷阳奉阴违   日常与温柔淡泊小私心的首辅过家家   日常与纯情忠犬的财迷店主挥金如土   她的日子过得逍遥又自在,唯独怕被当成黑户丢出城外,那她腌制的酒糟鱼和火腿可就便宜他人了   不行,先吃为敬!

鬼帝独宠:神医狂妃,不好惹!

鬼帝独宠:神医狂妃,不好惹!

金淼淼

连载中· 175.64万

【重生,复仇,甜宠,爽文,玄学】前世,齐星月因仙灵之体而被丈夫豢养为药人,受尽折磨而死。重生后,面对太子的求婚,齐星月指着街上衣衫褴褛的乞丐,不屑冷笑道:“我就算是嫁给他,也不会嫁给你!”此言一出,世人皆惊,所有人都认为齐星月脑子进水了,居然放弃了太子,自甘堕落要与乞丐为伍。殊不知,卑微乞丐,实则是她的救命恩人,是那九天之上最为神秘的神王!

快穿系统:攻略反派男神!

快穿系统:攻略反派男神!

小酥糖

连载中· 166.75万

【系统,反派,病娇,甜宠,1V1】婚礼现场被砸死,叶繁星绑定了一个反派攻略系统,只要她攻略反派,不但可以重生,还可以在各个世界沉浸式体验拥有不同类型完美老公的感觉。被甩过99次的叶繁星瞬间心动,一口答应。结果刚进入第一个世界,她就恨不得死了算了。坑爹啊,这些性子扭曲腹黑的病娇,谁他么的敢要?系统:(*^▽^*)反派可怜巴巴:繁星,你不要我了吗?叶繁星:……这谁挡得住啊?

直播算命太准,全网蹲守吃瓜

直播算命太准,全网蹲守吃瓜

荷衣

连载中· 125.43万

【玄学+直播+爽文+悬疑+脑洞,感情线弱】修仙界满级大佬渡劫失败,穿成被渣男骗钱害死的小可怜。为了生存,桑非晚开始直播算命。屌丝问:“我什么时候能和女神结婚?”桑非晚:“你以为的女神其实是个抠脚大汉。”第二天,新闻就爆出了某猥琐男乔装女性网络诈骗案。富二代跑来踢馆:“算算我下顿吃什么,算不准就滚出直播圈。”桑非晚:“吃翔。”网友们哄堂大笑,坐等桑非晚打脸。结果……成功吃翔的富二代输的心悦诚服:“从今以后我认你当祖奶奶,谁敢惹你,我用钱砸死他!”一段时间后,桑非晚在某综艺和渣男前男友狭路相逢。前男友说:“你又想蹭我的人气,不要脸!”已经是顶流的桑非晚轻蔑一笑:“我掐指一算,你很快就要塌房了,有多远滚多远!”

重生之美人归来

重生之美人归来

甄惜

连载中· 233.55万

她,身份神秘莫测,武功深不可测,绝美的容颜倾国的相貌却为她带来了无数的阴谋杀机。高高在上的帝王为了得到她阴谋算计坏事做绝,不惜剥去她所有的能力。失去了武功的她在黄金的豪华牢笼为了破除禁锢也为了心爱之人,刺入自己的心来换取另一个身体,一切都要从这里开始……

冷皇独宠:天才小萌妃

冷皇独宠:天才小萌妃

七里瑶

连载中· 215.80万

被未婚夫和亲弟弟挖心惨死,墨倾城自爆而死,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白貂,还不小心得罪了某冷血皇帝。“敢弄脏孤的衣服,便剥皮抽筋做成烧烤罢!”墨倾城果断认怂,放弃节操求饶。某皇听了凤眸微眯, “不过这么瘦应该没几两肉可吃……”墨倾城疯狂点头: “没错没错!”然而下一刻某人却继续道: “但皮毛雪白光滑,看着不错,做个围脖应当不错!”墨倾城:……不带这样的呜呜呜!陛下,求放过啊。

开局流放,囤千亿物资养崽崽

开局流放,囤千亿物资养崽崽

花枝见

连载中· 184.61万

这是什么地狱开局?被抄家流放,身无分文,还要带个孩子!元兰:谢邀,刚穿越就想穿回去了……幸好,她天生具备的异能金手指——无限储物空间还在!空间在手,天下有我,统统搬走!元兰化身神偷,夜盗千家,不论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是皮革棉衣、锅碗瓢盆、各类药材,统统拿走!囤货完成好上路,元兰带着满空间的物资,带着孩子去郊游~没想到异能还能升级,无限生财灵泉到手,就算世界末日她也能玩出花!只是没想到,当初连累她家被流放的‘狗东西’居然非要和她一路?裴时瑾:“逃荒路如此寂寞,为夫来陪你!”

新婚夜,医妃带着两萌宝炸了王府

新婚夜,医妃带着两萌宝炸了王府

水君

连载中· 322.78万

双洁+虐渣爽文+男女强+萌宝。医学界天才大佬南晚烟,一朝穿成草包丑女弃妃。刚穿越就被渣男王爷打成了下堂妃,所有人都嘲讽她活不过三天!不想她却带着两个可爱萌宝,强势归来,虐的各路渣渣瑟瑟发抖!至于渣男王爷,和离!他冷呵:“求之不得!”可等到她带萌宝要走时,他却后悔了,撕掉和离书!“没这回事,这是保证书,疼王妃爱女儿,三从四德好男人。”她咬牙:“顾墨寒!”他跪下:“娘子,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