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千劫眉

千劫眉

千劫眉

作者: 藤萍
连载中穿越奇情古代言情

84.30万 字   |28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六十三章 若似月轮终皎洁 01|更新时间:2024-06-11 17:18:02

作品简介
目录 (255章)

神秘马车夜行杀人,驱车人浑身斑点,容貌可怖,然而武功高强。马车杀人劫财,祸害甚众,江湖群起义愤。“天上云”池云追踪神秘马车到破庙,与另一路追查马车杀人之事的江湖帮众相遇,池云为众人引荐一位怀抱婴儿的神秘少年公子,既唐俪辞。众人发现唐俪辞性情温雅雍容,集人间美德于一身,竟找不到半点缺点,唯一可疑之处,是他每日都要服食药物治病,治什么病却讳莫如深。 ………………

第一章 剧毒之物01

春波如醉,杨柳堤上,一位双髻少女低头牵马前行。身侧水光潋滟,湖面甚广,淡淡的阳光自东而来,她的影子长长的映在地上,身段窈窕,十分美好。她姓钟,双名春髻,是雪线子的徒弟,雪线子在江湖上地位极高,徒因师贵,虽然行走江湖不足两年,江湖中人人皆知雪线子这位容貌娇美的女徒弟行侠仗义,做了不少大好男儿也做不出的快意事儿。

然而春光无限好,年纪轻轻已扬名于江湖,她却似并不高兴,牵着她名满江湖的“梅花儿”,在小燕湖的堤坝慢慢行走。小燕湖景色怡人,湖畔杨柳如烟,于她就如过眼云烟,一切都不看入眼中,心中想:他……他……唉……

她心中想的“他”,是碧落宫宫主宛郁月旦。雪线子行踪不定,连她一年也难得见上几次,所住的雪荼山庄位于猫芽峰下,人迹罕至,她从小在雪荼山庄长大,十分孤独。前些年江湖神秘之宫碧落宫搬到猫芽峰上,与她做了邻居。就此她和宛郁月旦相识,其人温雅如玉,谈吐令人如沐春风,她自十五岁上便倾心于他,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听说他早已有了夫人,她却从来没有见过那位宛郁夫人。行走江湖近两年,她只盼自己能忘了他,然而一人独行,越走越是孤独,便越是想他。

而他,定是半分也不会想念自己的吧?钟春髻淡淡的苦笑,抬起头来,只见波光如梦,一艘渔船在湖中捕鱼,景色安详,他人的生活,却很美满。她牵着马继续前行,往前走了莫约十来丈远,突见地上另有一排马蹄之印,并有车辕,却是不久之前有一辆马车从此经过。钟春髻秀眉微蹙,小燕湖地处偏僻,道路崎岖,并不合适马车行走,却是谁有诺大本事,把马车驱赶到这里来?她是明师之徒,略一查看,便知车内坐的是武林中人,好奇心起,上马沿着马车的印记缓缓行去。

马车之痕沿着湖畔缓缓而去,蹄印有些零乱,她越走越是疑惑,这车内人难道没有驭马,任凭马匹沿着湖畔随意行走?未过多时,只见一辆马车停在小燕湖边悬崖之下,她下马以马鞭挑起门帘,蓦地吓了一跳,车内人倒在座上,一柄飞刀插入胸口直没至柄,那飞刀雪刃银环,正是“一环渡月”!钟春髻四下张望,心里不免有几分奇怪,这“一环渡月”乃是“天上云”池云的成名兵器,听说其人脾气古怪,独来独往,虽然是黑道中人,却名声颇好,不知为何池云要杀这马车主人?莫非这人是贪官污吏?或是身上带着从哪里劫来的奇珍异宝,又被池云劫了去?但池云劫财劫货从不杀人,为何对此人出手如此之重?

她以马鞭柄轻轻托起了那尸体的脸,只见那尸体满脸红色斑点,极是可怖,然而五官端正,年纪甚轻,依稀有些眼熟。“施庭鹤?”钟春髻大吃一惊,这死人竟是两年前一举击败“剑王”余泣凤的江湖少侠施庭鹤!她和施庭鹤有过一面之交,这人自从击败余泣凤后,名满天下,杀祭血会余孽,闯入秉烛寺杀五蝶王,做了不少惊天动地的事,隐然有取代江南丰成为新武林盟主之势,怎会突然死在这里?“剑圣”施庭鹤死于池云刀下,这断然是件令江湖震动的大事,但却为何……为何池云要杀施庭鹤,他的武功难道比施庭鹤更高?她放下施庭鹤的尸体,伸手往他颈边探去,不知他尚有无体温?若是尸身未冷,池云可能还在左近……正在她伸手之际,突地头顶有人冷冷的道,“你摸他一下,明日便和他一模一样。”

钟春髻大吃一惊,蓦地倒跃,抬头只见一人白衣如雪,翘着二郎腿坐在施庭鹤马车之上,正斜眼鄙夷的看着她,“丫头配的匕首‘小桃红’,必定是雪线子的徒儿了?雪线子没有教你,他人之物,眼看勿动么?”这人年纪也不大,莫约二十七八,身材颀长,甚是倜傥潇洒,却对她口称“小姑娘。”她也不生气,指着施庭鹤的尸体,“难道这死人是你的不成?”看此人这种脾性打扮,应是“天上云”池云无疑。

“这人是老子杀的,自然是老子的。”池云冷冷的道,“你若在山里杀了野鸡野鸭,那野鸡野鸭难道不算你的?”钟春髻道,“施庭鹤堂堂少侠,你为何杀了他?又在他身上下了什么古怪毒物?江湖传说池云是个身在黑道光明磊落的汉子,我看未必。”池云凉凉的道,“老子光明磊落还是卑鄙无耻,轮不到你黄毛丫头来评说。施庭鹤服用禁药,毒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老子杀了他那是逼于无奈,否则他走到哪里,那毒就传到哪里,谁受得了他?”钟春髻诧异道:“服用禁药?什么禁药?”池云道,“猩鬼九心丸,谅你丫头也不知是什么玩意儿。”钟春髻道,“我确实不知,施少侠诺大名声,何必服用什么禁药?”池云冷冷的道,“他若不服用禁药,怎打得过余泣凤?”钟春髻一怔,便不再说,只听池云继续道,“服用‘猩鬼九心丸’后,练武之人功力增强一倍有余,只不过那毒性发作起来,让你满脸开花,即丑且痒,而且功力减退,痛不欲生,如不再服一些这种毒药,大罗金仙也活不下去。嘿嘿,可怕的是毒发之时,中毒之人浑身是毒,旁人要是沾上一点,便和他一模一样。‘猩鬼九心丸’可是贵得很,就算是江湖俊彦之首,后起之秀施庭鹤要服用这毒药,也不免烧杀抢掠,做些作奸犯科的事……”钟春髻道,“那倒未必……”池云凉凉的道,“你当他杀祭血会余孽,又闯进秉烛寺是为了什么?”钟春髻道,“自然是为江湖除害。”池云呸了一声,“这少侠从祭血会和秉烛寺抢走珠宝财物合计白银十万两,花了个精光,今日跑到燕镇陈员外那里劫财,被我撞见,跟踪下来一刀杀了。”钟春髻秀眉微蹙,“全凭你一面之词,我怎能信你?你杀了施庭鹤,中原剑会必定不能与你善罢甘休。”

池云翻了个白眼,“老子若是怕了,方才就杀了你灭口。”他自车上一跃而下,“小丫头让开了。”钟春髻退开一步,池云衣袖一扬,点着的火褶子落上马车顶,引燃油布,呼的一下烧了起来。她心里暗暗吃惊,池云行动何等之快,在她一怔之间,他已纵身而起,只见一点白影在山崖上闪了几闪,随即不见。

好快的身手!她站在火焰之旁看着施庭鹤的尸身起火,突地从身边拾了些枯木、杂草掷入火中,增强火势,渐渐那尸身化为灰烬。她轻轻一叹,就算真的有毒,此刻也无妨了吧?只是池云所说“猩鬼九心丸”一事是真是假?若是真有此事,人人都妄图获得绝世武功,岂非可怖之极……牵马缓步往回走,心中想若是他……他在此地,又会如何?月旦那么聪明的人,却为何自闭猫芽峰上,老死不入武林?他还那么年轻。

骑马走过方才景色如画的小燕湖,湖上的渔船已消失不见,她加上一鞭,吆喝一声快马奔向山外。

小燕湖旁树丛之中,两位衣裳华丽的年轻人正在烤鱼,见钟春髻的梅花儿奔过,穿青衣的那人笑道:“雪线子忒难对付,他养的女娃不去招惹也罢。”紫衣的那人淡淡的道,“花无言一惯怜香惜玉。”那被称为“花无言”的青衣人道,“啊?我怜香惜玉,你又为何不杀?我知道草无芳不是池云的对手,哈哈哈。”紫衣人“草无芳”道,“你既然知道,何必说出口?有损我的尊严。”花无言道,“是是是,不过今日让钟春髻看见了施庭鹤中毒的死状,要是没杀了她,回去在尊主那里,只怕不好交代。”草无芳吃了一口烤鱼,淡淡的道,“那不简单?等她离开此地,池云不在的时候,我一刀将她杀了便是。”花无言笑道,“一刀杀了我可舍不得,不如我以‘梦中醉’将她毒死,保证绝无痛楚。”草无芳闭上眼睛,“你毒死也罢,淹死也好,只消今夜三更她还不死,我就一刀杀了她。”

钟春髻快马出了燕山,时候近午,瞧见不远处路边有一处茶铺,当下下马。“掌柜的,可有馒头?”那茶铺只有一位中年汉子正在抹桌子,见了这般水灵的一个年轻女子牵马而来,却是吓了一跳,心忖莫非乃是狐仙?青天白日,荒山野岭,哪里来的仙姑?“我……我……”那掌柜的吃吃的道,“本店不卖馒头,只有粉汤。”钟春髻微微一笑,“那就给我来一碗粉汤吧。”她寻了块凳子坐了下来,这茶铺开在村口,再过去不远就是个村落,春暖花开,村内人来人往,十分安详。她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寻常百姓不会武功,一生安安静静就在这山中耕田织布,却是比武林中人少了许多忧愁。

掌柜的给她盛了一碗粉汤,她端起喝了一口,突觉有些异样,放下一看,“掌柜的,这汤里混着米糊啊,怎么回事?”掌柜的啊了一声,“我马上换一碗,锅里刚刚熬过米汤,大概是我那婆娘洗得不彻底,真是对不起姑娘了。”钟春髻微微一笑,她尝出汤中无毒,也不计较这区区一碗粉汤,“掌柜的尚有婴孩在家,难怪准备不足。”掌柜尴尬的道,“不是不是,我和婆娘都已四五十岁的人了,那是客栈里唐公子请我家婆娘帮忙熬的。”钟春髻有些诧异,“唐公子?”掌柜的道,“从京城来的唐公子,带着一个四五个月大的孩子,和我们这些粗人不同,人家是读书人,呵呵,看起来和你姑娘倒也相配。”他和钟春髻说了几句话,便觉和她熟了,乡下人也没什么忌讳,想到什么顺口便说了出来。钟春髻知他无意冒犯,也只是微微一笑,吃了那碗粉汤,付了茶钱饭钱,问道:“村里客栈路在何方?”

“村里只有一条路。”掌柜的笑道,“你走过去就看见了。”钟春髻拍了拍自己的马,牵着梅花儿,果然走不过二十来丈就看见村中唯一一间客栈,叫做“仙客来”。

如此破旧不堪的一间小客栈,也有如此风雅的名字。她走进门内,客栈里只有一位年约四旬的中年女子,“店家,我要住店。”那中年女子只蹲在地上洗菜,头也不抬。钟春髻眉头微蹙,“店家?”

“她是个傻的,难道你也是傻的?”房内突地有熟悉的声音道,“怎么走到哪里都遇见你这小丫头?”钟春髻蓦地倒退几步,只见房内门帘一撩,大步走出来一个人,白衣倜傥,赫然正是池云。“你……”她实是吃了一惊,脸色有些白,“你怎会在此?”难道池云走得比她骑马还快?

“老子爱在何处便在何处,”池云瞪了她一眼,“你又为何在这里?”钟春髻定了定神,“我和江城有约,在小燕湖相候。”池云道,“他不会来了。”

“‘信雁’江城从来言而有信,绝不会无故失约。”她定下神来,上下打量池云,暗暗猜测他为何会在此处?但见他身上斑斑点点,却是些米汤的痕迹,心里好笑:莫非他就是茶铺掌柜说的“唐公子”?

“‘信雁’江城自然不会无故失约,他早就被施庭鹤砍成他妈的四段,踢进小燕湖去了。”池云凉凉的道,“江城和你相约,定是有事要向雪线子那老不死求助,此事如果和施庭鹤有关,他自然要杀人灭口,有甚稀奇?”钟春髻又是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江城死了?”池云不耐的道,“死得不能再死了,尸身都已喂鱼了。”钟春髻变色道,“他说有要事要见我师父,我……我还不知究竟是何等大事。”池云冷笑一声,“多半也是关于猩鬼九心丸的事,反正我已替他杀了施庭鹤,他也不必介意了。”钟春髻怒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看你行事也不是无知之辈,空自落得诺大名声,说话怎么忒的凉薄?”池云两眼一翻,“小姑娘说话没大没小,老子不和你一般见识。”他袖子一拂就要回房,钟春髻追上前去,“且慢,你可是看见施庭鹤杀江城了……”一句话没说完,她突地瞧见房内情形,一下怔住。

这简陋破旧的客房之中,只有一床一椅,有人坐在床上,床边尚睡着一名婴儿。那半坐在床上的是个少年公子,年不过二十一二,肤色白皙,生得秀雅温和,如非左眉有一道淡淡的疤痕,可算翩翩佳公子,可惜刀痕断眉,不免有福薄之相。只见他闭着眼睛,双手叠放在被上,眉头微蹙,似乎身上有何处不适。床榻上睡着一名婴儿,不过四五个月大,倒是生得白白胖胖,玲珑可爱,睡得十分满足的模样。房内的情形,一是病人、一是婴孩,她情不自禁的噤声,退了一步,这病人是谁?婴孩又是谁?

房中那微有病容的少年公子缓缓睁开眼睛,“来者是客,池云看茶。”池云怒道,“你怎可叫我给这小丫头倒茶?”那少年公子心平气和的道,“来者是客。”池云五指紧握成拳,咬牙切齿,憋了半日,硬生生应了句“是!”,转身到厨房里倒茶去。钟春髻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这池云猖狂成性,世上竟然有人将他差来唤去,当作奴仆一般,真是天生一物降一物,却不知这人究竟是谁?

“我姓唐,”床上那病人微笑道,“池云说话一贯妄自尊大,刻薄恶毒,想必是让姑娘恼了。”钟春髻忍不住问,“不知唐公子是池云的……”那唐公子自怀里取出一物,略略一抖,钟春髻瞧得清楚,“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啼笑皆非,原来那是一张卖身契,池云在八岁那年既已卖给了唐家做书童。这京城唐家大大有名,乃是当朝国丈府,国丈唐为谦,官居户部,位列三公,其女唐妘,受封妘妃。既然这位少爷姓唐,自然是唐为谦三年多前收的义子唐俪辞唐国舅了。虽然此时池云早已经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独来独往,但遇见他这旧日少爷,却仍是书童身份,无怪唐俪辞会遣他上茶,不过……不过池云这等身份脾气,绝世武功,为何却又要听唐俪辞指使?她心里奇怪,只是不便乱猜,但见唐俪辞虽然微笑,眉宇之间总带些微痛楚之色,不禁问道:“公子何处不适?”

精选推荐
穿成恶婆婆后,逆子哭着认错

穿成恶婆婆后,逆子哭着认错

暮迟迟

连载中· 89.94万

【种田+无CP+爽文+穿越+不圣母】 大学毕业时,韩红豆许愿要过刺激的人生,于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老了十几岁不说,还多了三个儿子一个闺女,外加小孙女四岁! 她,当奶奶了! 如此身份,真让人刺(窒)激(息)。 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原主,本应顺风顺水寿终正寝,奈何除了大儿媳,其他儿女都是大奇葩,原主也整日作妖作怪,再过三年就要作死了。 韩红豆她只想在古代安享晚年啊! 为此,她不得不开启了教育儿女,正家风,治小人的严母模式。 面对大儿子:“不听话就把你分出去!” 面对二儿子:“再吵吵,把你舅那儿的活计给你辞了!” 面对三儿子:“这个月的零花钱没有了。” 面对小孙女,笑的宛如狼外婆:“乖囡囡,说喜欢奶奶就有糖吃~” 坚决掰正长歪儿女,逆天改命不做炮灰! 村子里的人惊呆了,肖老太太依旧刻薄,却带着全家将日子过的红火,儿女各个都出息。 肖家祖坟这是冒青烟了!

穿剧后我成了病娇王爷的掌中娇

穿剧后我成了病娇王爷的掌中娇

团扇牡丹

连载中· 380.35万

一朝病毒来袭,身为知名女科学家的她,却通过自己创造的系统穿越到了……一部热播剧中变成了剧中悲催女二号?更是无意中招惹了“蓝光”病娇腹黑王爷。 作为本剧的顶级炮灰,金芷若决定“改正归邪”,打死不按套路出牌! 咳咳! 可是眼前这个病娇的“蓝光”兄是怎么肥事? 虐渣男他递刀,手撕绿茶他刨坑,脚踢白莲他叫好,舔狗都没他舔得彻底! 只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被舔居然也要付代价? 蓝光兄:女人,本王的人情不是那么好欠的! 金芷铃尬笑:你想怎么样? 蓝光兄:肉偿! 金芷铃:…… 金芷铃东躲西藏,生怕被男主抓回去生猴子,途中却听说这病娇居然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算计她了! 这这这……如何是好? 要不就从了他?

宝聚和尚

宝聚和尚

萌宠美妞

连载中· 6.90万

戚继光,明朝抗倭名将,杰出的军事家,书法家,诗人,民族英雄,他的名字家喻户晓,他曾经写过一首诗《夜宿阿育王寺》,诗中写道:“十里青青竹作围,连天山色欲西飞,不因国愤冲双鬓,便与支工老翠微。”讲的,就是本书主角:沈宝聚。一个普通的名字,却牵出荡气回肠的故事,有道是英雄未必气短,儿女自然情长!

她死后,殿下为她痛哭昏厥

她死后,殿下为她痛哭昏厥

王临川

已完结· 22.03万

意外穿成暴君身边的假太监怎么办?白夕月选择躺平,暴君站着她坐着,暴君干活她躺着,暴君打架她吃瓜。小太监叫暴君起床温温柔柔的,她可不惯着,上去就是一个大逼斗。“还他妈搁这里睡呢,上朝了你不知道啊。”在小太监惊恐的眼神中,她拖着暴君上朝去了。世人都说暴君独宠白夕月,然而白夕月却只想过她的养老生活,奈何总有一些不省心的人给她惹麻烦。白夕月有一个秘密,在别人眼里冰冷的暴君,其实是个会拉着自己袖子撒娇的小哭包,此时小哭包正抱着自己的脖子,把玉玺放到自己的怀里,眼泪婆娑。“夕月,如果这次我死了,你自己去库房拿钱,那些钱够你找一个小白脸了。”眼底满是嫉妒。“好,等你死了,我会给你立坟的,我保证给你立一个大的坟墓,给你邵一百个仆人伺候你,你安心的去吧。”离别之日,白夕月看着小哭包穿着盔甲,带着部队远离王城,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心软了。“罢了,反正我也活够了,那家伙,一个人在下面会很难受的吧。”……“报,陛下...

绝世医妃:王爷别乱跑

绝世医妃:王爷别乱跑

果果

已完结· 27.91万

一个绝色容貌名满京城的女子有一天面容被毁,形如鬼魅被退婚,被折磨。。。一朝重生,一双玉手翻云覆雨。

狂傲医妃权倾天下

狂傲医妃权倾天下

小小墨墨

已完结· 29.35万

绝轻尘搂着娇妻上朝,皇上无奈的问:皇叔,你怎么又抱着皇婶来上朝?绝轻咬牙切齿:娘子只有一个,丢了咋办?怀里的娇妻云九汐嘴角无奈扯笑,她好困的,知道吗?本是二十世纪的前途无量的神医,无缘无故穿越这锦墨国,被表里不一的姨娘陷害,失身与这腹黑的男人,一不小心,成了这男人捧在掌心的宝。太监总管:皇上不好了,皇妃又打了您的妃子!皇上无奈拍拍额头说:无妨,皇叔皇婶朕惹不起啊!于是强强联手,一个杀人,一个递刀,而且还没人敢反对。于是,一不小心,统一了整个九州。

一代娇妃:王爷请自重

一代娇妃:王爷请自重

青花瓶

已完结· 42.00万

她懦弱胆小,大婚当日,新郎不爱...他,,有继承大统之身...却不喜于她...

书院来了个女刺客

书院来了个女刺客

巷子

连载中· 99.40万

看女杀手在书院,查案复仇还要调戏良家世子爷的日日夜夜。 男强女强,一对一,双洁,欢喜冤家。 - 唐家有女名唤阿九。 她是堂堂烛阴教第一刀,眸光潋滟宛如鬼魅,檐上溜下一折衣角落落,倏忽间猎物已然毙命。 那日殿堂寂寂,养父端坐于高台之上。“阿九,如果十三年前冤案的始作俑者,想要以这世间血流成河为代价,供养他的残缺,这个秘密,是否值得你好奇?” 承命褪下女儿妆容,脱簪去黛,男儿身份入学院。翻家族之血案,救乱世于将倾。 - 镇北公子名子叙。 他于阴翳树影中走来,郎艳独绝,诡谲风流。 他是窗畔浅笑的少年,是牵着她袖口央她告知名姓的公子,也是崩塌之际与她定下誓言的情郎。然而... ... - 每晚6点准时更新

恶毒女配她被迫磕cp

恶毒女配她被迫磕cp

取个笔名咋这么难

连载中· 608.14万

作为一个作死自己且执迷不悟的恶毒女配,姜念娇发现自己重生了,然而与重生一起配套的还有一个自称磕cp系统的团子。于是戾气超重的姜念娇被迫走上了磕cp的道路。她每天都在为推进男女主的恋爱进程而努力。男主母亲阻碍男女主在一起她劝!男主的追求者欺负女主她帮!反派喜欢女主她上!只是反派最近看她的眼神怎么越来越不对劲。说好的磕cp呢?为什么自己也要走上营业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