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那一间纸扎铺

那一间纸扎铺

那一间纸扎铺

作者: 脖子右拧-奇迹小说家
连载中灵异鬼怪悬疑灵异

171.42万 字   |63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243章 决战(3)|更新时间:2024-06-18 05:18:29

作品简介
目录 (777章)

一间普通的纸扎铺,一条傲娇狡黠的牧羊犬,一名懒散贪财的店掌柜,一个贯穿千年的灵异故事。 为啥狐狸成仙就得渡劫,遭雷劈?人成仙就能自己顿悟,一步登天?这是什么道理?老子看不惯,就得给你改改。 躺平是理想,挣钱是生活,替人出头才是自己! 管你是千年老妖还是地府阎王,爱谁谁,我看不惯,就得插手管一管,你有理,你怕我干啥? 脖子的qq  37531650  希望有朋友可以提提宝贵意见  谢谢大家

第1章 讨封的狐狸

一、

呼啸的北风,裹挟着残存的黄叶,在大地上肆虐,地处华夏共和国北方的T市,又迎来了一个冬天。

有些心细的老人,在早晚遛弯的时候发现,那间已经关门好几年的纸扎铺,这几天亮起了灯光,只是出门打扫的人,不再是那个邋里邋遢的老王头。

那间纸扎铺毫不起眼的隐身在这条街闪烁的霓虹之中,从窗户透出的一抹青蓝灯光,在冬天的夜里,显得更加清冷,店门口那块古朴的匾额上,书写着三个苍劲的魏碑体大字:“三岔路。”

今夜的风比昨夜又冷了几分,从最后一趟公交车上下来的莫非,环视了一下空荡荡的街市,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这该死的公交车,改什么线路啊?”莫非在心里抱怨着,更改路线后的公交车站台,距离莫非的小区,距离拉长了不少,得穿过这条街。

白天热闹非凡的街市,此时已经冷冷清清,那些美丽的霓虹灯也已经关闭,只有昏黄的几盏路灯,将她的影子,拉伸的好长、好长。

职业的高跟鞋,踩在青条石的街道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打破了这世界本来的寂静,偶尔有被风吹动的塑料袋,发出“扑啦啦”的声音,算是对鞋跟声音的回应。

今天的这条路,莫非觉得自己走了好半天,才走到街道中间岔路边的那棵松树,据说几百年来一直见证着这条街上发生的每一件事。经过树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那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还是传入了莫非的耳朵里。

背后有人?

莫非突然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包,然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身后的脚步,也加快了节奏,不远不近的跟在莫非身后。

当莫非紧张的悄悄用余光看向后方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只有远处那棵松树,在风中摇晃着枝丫。

“也许是我听错了。”莫非自我安慰着,但是当她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莫非呆住了,前面不远处,就是那棵古老的松树。

“我明明刚才经过了那棵树啊!”莫非开始心慌了,她清楚的记得,她刚刚经过了那棵树,但是现在那棵树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一瞬间,小时候听奶奶讲过的故事都涌入了她的大脑里,许许多多的故事凝汇成三个字,在出现在她的心头:鬼打墙!

“别慌!别慌!”莫非心里暗示自己不要慌,但是她的腿却还是加快了步伐,再次经过大松树的时候,她甚至没敢去看那棵树,只是觉得那树的影子,张牙舞爪的样子显得格外狰狞。

当气喘吁吁的莫非,再次停下脚步的时候,眼前还是那棵几百岁的松树,那树就好像莫非从没来过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时不时的摇晃一下粗壮的枝丫。

莫非大口的喘着粗气,恐惧,极度的恐惧,她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看到这棵树了,无论她走向那个方向,最终都将走到这棵树下。

实在是跑不动的莫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泪水早就流了下来,口中呜咽着,“谁来救救我,有人吗?”声音很小,小到刚说出来,就被北风吹散了。

“你好!”一个尖细的声音,传入了莫非的耳朵,这声音听起来,比那棵老树还让人恐惧。

莫非一抬头,眼前站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长长的风衣盖着了脚面,袖口也遮挡了双手,整个人看起来都怪怪的,就好像偷穿爸爸衣服的孩子。

“需要我帮助吗?”风衣人歪着头,看着莫非,头上的帽子和风衣竖起的衣领,莫非看不清他的脸。

“你?”莫非向后挪了两步,她并不觉得眼前的人是来帮她的,甚至她感到了更加的害怕。

“你怎么了?”那声音很尖细,很怪异,语调也不是一个正常的语调,好像刚刚学华夏语言的外国人。

“我,我”莫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无法形容自己的处境。

“我先拉你起来吧!”风衣人伸过胳膊,试图让莫非抓着风衣的袖口,站起来。

莫非仗着胆子伸出了手,但是就在莫非已经抓住衣袖要借力起身的时候,她的目光落在了面前店铺的橱窗上,玻璃的橱窗在路灯下,映出了那个风衣人的影子,吓得莫非缩回了手,玻璃窗上的影子,在风衣后边,有一条很粗的东西,轻轻的摆动。

“啊~!”随着莫非惊恐的叫声,手脚乱登的她,居然将那件风衣抓了过来,没有了风衣的遮挡,莫非看到了一只毛茸茸的动物,尖嘴圆眼,深色的毛,蓬松的尾巴,凌空的悬在那里,还戴着一顶帽子。

“救命啊~~~!”莫非终于在恐惧中,喊出这这句话,女生特有的尖叫,在深夜,传出好远。

“啪!”街口一间不起眼的店铺,打开了门。

当莫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柔软的沙发上,环视四周,好像是一件杂货铺的大堂,简陋的柜台上,只放着一个古香古色的香炉,三缕青烟袅袅环绕在那里。货架上的东西都被厚厚的帘子遮盖着,也不知道摆放的是什么货物。

莫非拿起茶几上的挎包,穿上鞋,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你小子敢打扰老子休息?不想活了?”门外传来一个男人声音,语气中带着些许不满。

没有听到有人回答,只听得那个声音继续说,“大半夜的不睡觉,出来吓唬人家小姑娘,你咋这么厉害呢?”

莫非想离近点,轻手轻脚的向门口移动,不想刚走到一半,就听到外面的声音说到,“你醒了啊?如果不害怕的话,出来吧,没事的。”

那声音很暖,让人听起来很踏实,很安心。莫非本来揪着的心,在听到这个声音后,觉得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当莫非拉开门,眼前的景象让她又往后退了几步。

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坐在台阶上,男人身边卧着一只硕大的黑色狼犬,台阶下面靠着花坛,站着一个二尺多长,毛茸茸的动物,正是刚才藏在风衣里的家伙。

男人并没有回头,“你觉得害怕就在屋里吧,我这里解决完,我送你回家。”

莫非并没有明白那个“解决完了”是什么意思,只能“嗯”了一声。

“你走吧!记得三天后来找我,别让我找你。”男人一抬手,扔出一根点燃的香烟,那东西急忙接住,塞进嘴里,一瘸一拐的走了,好像刚才遭遇了一些暴力对待。

那一天,莫非觉得后来回家的路,很近,安全,因为是那个自称谷忘川的老板将她送到了小区门口,那一天,莫非才知道什么是“讨封”,才知道刚才自己遇到的就是一只“讨封”的狐狸,那狐狸其实没有恶意,只是想让自己承认它修炼的很像人了。那一天莫非知道了,他醒来的那间所谓的杂货店,其实是一间纸扎铺,那铺子的名字叫:三岔路。

很多年以后,莫非的梦里总有一条狼犬若隐若现,总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穿着睡衣,每次梦到这些,她醒来后的枕头,都是湿润的。

精选推荐
最后一个寻宝人

最后一个寻宝人

吉小仙

连载中· 38.86万

八十年代末,谢老道后人经营的觅宝阁走上正轨,店老板小五无奈于丢失了仙宝录,后由黄面姥姥事件引发四大民国奇人的宝藏,继而探究济世天尊谢老道当年一生追寻的秘密 大兴安岭深处的诡异阳宅为何建在辽妃墓上? 蓬莱仙楼的无根墓中仙乐为何能响彻数百年? 龙口老天尊的遗体为何不灭不腐,云梦仙泽竟然真的存在于世? 且看谢老天尊的后代寻龙翻江,一一解开谜题。

天字第一當

天字第一當

骑马钓鱼

连载中· 600.87万

一家白天看着平平无奇的当铺,却有一个奇怪的规矩,凡是典当物品,或者购买绝当物品的客户,都会免费送上他们一卦。 而最奇怪的是,这家当铺,一旦到了午夜,就会迎来“光怪陆离”的客人们…… 亲们可以关注下我的抖音号:骑马钓鱼本尊 亲们可以关注下我的微博号:骑马钓鱼本尊 有惊喜哦

天命神算

天命神算

寿比南山

连载中· 209.69万

十三岁那年我丢了一次魂,爷爷给我招魂的时候招来了一个不属于我的魂魄,至此我的人生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死亡作业

死亡作业

逍遥de小妖

连载中· 763.91万

班主任留下一个诡异的作业之后,第二天就传来了她的死讯... 这一天,我们回想起了被作业支配的恐惧...

403探秘之异族起源

403探秘之异族起源

摇梨

连载中· 5.06万

由异能人士组成的神秘机构403近日收到昆仑山那棱格勒山谷中科考队员时隔半个世纪的警告信息,特种兵吴望加入403与众多能人共同去探险、解开考察队员失踪的秘密。 一行人跟随着几千年前文明的踪迹,从昆仑山那棱格勒山谷中的壁画找到了良渚文明迁徙的痕迹,前往雅风河地下遗迹却险些全军覆没;为了追踪青海发现的石碟,大家重整队伍去往西伯利亚森林找寻当年的交接人,却发现此人早已发疯……他们跟随隐隐约约的线索,解开埋葬千年的谜题,一点点靠近异族文明的起源,揭开了机构背后牵扯的巨大阴谋。

我,仲裁人,百无禁忌

我,仲裁人,百无禁忌

沉默的榴莲

连载中· 4.48万

我八岁时,两位师父惨死。为查清两位师父的死因。我从此开始学习各种诡异的能力。 我做过赊刀人,走街串巷见过人间冷暖,阴阳无情。 我学过奇门遁甲,也知晓摸金一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天官印一刻就是三年。 我学过赶尸、也学过缝尸,整整两年只和一具具尸体朝夕相处。 医卜星象略有涉猎,五行八卦也有精通。 东北十万大山,为求仙家上身成为出马弟子,一跪就是三个寒冬。 学成归来,我誓要查清当年的事情。将两位师父遭受的苦难,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深海秘藏

深海秘藏

秋刀鱼的滋味

连载中· 40.64万

我快死了。 还有三个月零五天,为此我踏上了一艘游轮。 我的目的地,是一座地图上也没有标注的小岛。 至于我为什么这么清楚自己的死期,不是因为我能独断生死,而是因为三个月后,就是我25岁的生日。 我们那个小渔村的男人,都活不过二十五岁! 我叫李金还,这个故事得从十二年前说起。

阴司有旨

阴司有旨

骑马钓鱼

连载中· 9.59万

爷爷临终前给了我一个奇怪的账本,第一页便是“阴司留档”四个诡异大字,上面的账目也不是钱财,而是“命”,我拿着这个奇怪的账本帮着爷爷收账,还账,我仿若成了行走人间的生死判官,冥冥中一切皆有旨意……

身为恶鬼的我,实在太优雅

身为恶鬼的我,实在太优雅

闽老湿

连载中· 172.45万

我和我哥是双胞胎,我们是一仙一鬼投胎,出生的时候却注定只能活一个,而我成了那个必须要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