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掌上齐眉

掌上齐眉

掌上齐眉

作者: 锦一
已完结古典架空古代言情

97.36万 字   |15432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番外【芮麟,你个混球!】|更新时间:2023-11-28 15:11:19

作品简介
目录 (387章)

《王牌对王牌》推荐!谢云宴手段雷霆,无情无义,满朝之人皆是惊惧。他眼里没有天子,没有权贵,而这世上唯有一人能让他低头的,就只有苏家沅娘。“我家阿沅才色无双。”“我家阿沅蕙质兰心。”“我家阿沅是府中珍宝,无人能欺。”……苏锦沅重生时萧家满门落罪,未婚夫战死沙场,将军府只剩养子谢云宴。她踩着荆棘护着萧家,原是想等萧家重上凌霄那日就安静离开,却不想被红了眼的男人抵在墙头。“阿沅,爱给你,命给你,天下都给你,我只要你。”

私奔

  雷声漫在天际,又像就在眼前,瓢泼大雨几乎遮挡了所有视线。

  滚烫的鲜血滴落在冰冷的雨水里时,苏锦沅攀着崖边的断树,身形躲在树下的阴影里。

  那雨点砸在树上哗啦作响,却也洗净了她身上掉落的血迹。

  “人呢?”

  “看着像是朝这边来了。”

  “怎么不见了?”

  崖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苏锦沅紧紧咬着嘴唇,屏住了呼吸。

  她没想到自己会重生回来,更没想到会重生到这个时候,与人私奔,遇上山匪,她清白还没丢掉,也还没将那个狼子野心的男人当成依靠。

  她只来得及奋力杀了一人逃掉之后,这些人就追了上来。

  足足逃了快五日,却依旧被追到穷途末路。

  苏锦沅朝着崖下看去,脚下云雾弥漫,深不可见底。

  她记得这崖底下方就是玉澜江,连续几日的大雨江水大涨,这么高掉下去活下来的机会不足三成。

  可与其被抓回去,她宁愿赌一赌……

  崖上的人已经走到了边缘,甚至朝着这边看来。

  苏锦沅狠狠一咬牙就想松手,却不想就在这时头顶上方却传来惨叫。

  她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头颅飞了下来,那瞪大的眼珠子里满是惊恐,而鲜血顺着崖边溅下来时,落了她一头一脸。

  唰。

  树梢被挑开之后,雨水啪嗒啪嗒的打在她脸上。

  “苏氏沅娘?”

  崖边站着的人穿着暗红色的圆领锦袍,系着深紫披风,丹凤眼微微含着凉意。

  哪怕刚杀了人,却丝毫不影响他站在伞下仿佛浸着阴沉之色格外冷峻的脸。

  “我叫谢云宴。”

  少年垂头看她,“是你在一个月前跟人私奔,让萧大哥丢尽颜面?”

  苏锦沅看着谢云宴一时恍惚。

  上一世见他时,被她逃婚的萧家早已经被抄家灭族,萧家上下全死在南域,而从小被萧家养大的少年率兵围城时与皇室玉石俱焚。

  她记得那时少年已长成俊逸青年,容色无双,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时,也问了句“苏氏沅娘?”

  “杀了吧。”

  他说的格外淡漠,而刀锋落下时。

  曾经哄着她私奔弃了萧家,与她山盟海誓的陆琢将她推了出去,而后临死前就是谢云宴满是嗤笑的目光。

  “问你话呢。”谢云宴拿着剑尖戳了戳断枝。

  苏锦沅身形晃了起来,好像那崖边树枝随时都会断掉:“不是私奔。”

  谢云宴挑眉。

  “我跟萧家的亲事是我父亲生前定下的,我绝不会违背,是婶婶哄骗了我,说有我阿弟的消息。”

  “我阿弟四岁就被拐走,从此音讯全无,出嫁那日我婶婶突然拿着我阿弟的贴身之物来找我,说我阿弟出现在衢安。”

  “我一时情急才会出京,谁不想后来在衢安被陆琢强掳。”

  雨水打在脸上生疼,苏锦沅有些睁不开眼。

  她手中几乎快没了力气,死死抓着断枝。

  “谢公子,我如果真跟人私奔,自会寻个富贵安乐之地,离京城越远越好,我又怎么会一路返回京城,甚至落到这般地步。”

  谢云宴见她狼狈不堪,头发贴在脸上时,那脸白的跟鬼似的。

  也对,谁私奔会奔成这样?

  他追着这人消息一路到衢安,后来又辗转到了这里。

  这路线的确是返回京城的方向,眼见挂在崖边的人抓着树枝的手不断发抖,下一瞬就会掉下去。

  谢云宴在崖边一点便腾身而起,片刻就到了苏锦沅身边。

  他一手揽着苏锦沅的腰,手中仍旧撑着那把伞。

  伞翼挂在树上一借力,就带着苏锦沅上了崖上,而刚一落地他就满是嫌弃的放手,就见苏锦沅脚一软栽在地上,身上全是烂泥。

  “抱歉呢苏小姐。”谢云宴微微一笑,“手滑了。”

  苏锦沅默了默,咬牙看着笑容灿烂的少年,哪怕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又能怎么着?

  谢云宴虽不是萧家亲子,可自小长在萧家,跟萧家几位公子如同亲兄弟,就连名字都是顺着萧家几位公子朝下排。

  是她逃婚在前,萧家的人对她不好也只能忍着,更何况眼前这位将来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她可没兴趣拿着自己的小命去试探他的脾气。

  谢云宴丝毫没问半句她身体如何,只撑着伞就朝着山下走。

  苏锦沅连忙一瘸一拐的跟上。

  山中泥泞,大雨滂沱。

  先前被追杀的时候苏锦沅就伤了腿脚,此时朝着山下走时好几次都摔倒在地。

  谢云宴见她摔进泥坑里,手肘都见了血,他后退了半步笑得温和:“苏小姐需要帮忙吗?”

  “不用。”

  这人摆明了折腾她,苏锦沅没去自取其辱,她咬牙爬起来就继续跟在他身后。

  等到了山下破庙时,苏锦沅整个人都成了落汤鸡不说,浑身上下也摔的青紫,冻得直哆嗦,反倒是谢云宴除了脚底沾了些泥泞,浑身上下连头发丝都干干净净。

  破庙里绑着一群人,苏锦沅一眼就认出来其中几个是之前一直追杀她的人。

  见谢云宴回来,那几人都吓得直哆嗦,嘴上塞着东西“唔唔”直叫。

  谢云宴从他们身边路过,突然挥手就朝着其中一人斩去,那人手臂齐肩而断落在地上,疼的眼球突出嘴里发出唔唔声。

  谢云宴垂眸:“吵死了。”

  那人叫声猛的停下,旁边原本发出声音的几人也是安静如鸡。

  谢云宴转向苏锦沅:“苏小姐别怕,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小惩大诫罢了。”

  他笑容明媚,露出一口白牙时,眼尾微挑带着几分薄凉,

  “咱们萧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只可惜没抓着那陆琢,否则我定然砍了他一双手,一寸寸的敲断了他的骨头,让他给苏小姐赔罪。”

  苏锦沅唇色微白。

  她见过眼前这人杀人如麻的模样,也见过他谈笑间要人性命。

  这话与其说是在替她撑腰,倒是不如说是在警告她,而他口中那句“萧家人”说也不是她,而是萧家大公子萧云熙,也是她原本一个月前要嫁的那人。

  苏锦沅深吸口气:“谢公子,那天我不在,那场婚宴如何了?”

  “苏小姐被人劫走,婚宴自然继续不下去。”

  谢云宴浅笑时那丹凤眼中却带着寒气,

  “迎亲的队伍没接到人,苏家说你与人跑了,要不是刚好那天南地急报入京,大哥和萧叔点兵出征,恐怕萧家上下都成了笑话。”

  “大哥出征前还想着替你遮掩,让萧家上下不许议论,只对外说你病了,命我暗中寻你。”

  谢云宴挑眼时格外的冷,

  “苏小姐,你可真是让我好找。”

精选推荐
八零军婚,黑心娇娇赢麻了

八零军婚,黑心娇娇赢麻了

盈语

连载中· 132.96万

【八零+军婚+养崽+日常+先婚后爱】 被父母安排好一切,准备好好享受人生的都市白领宋青青,被一场车祸撞到了八零年,开局有点不妙! 一睁眼就喜当娘,还被安上毒死儿子的罪名! 被丈夫继母虐待、继弟侮辱? 还被抢走丈夫死去的抚恤金? 连男人手都没摸过的宋青青表示头大。 但既来之则安之,宋青青绝不会做这个冤大头! 她诱导婆婆主动分家,暴揍猥琐男,眼看就要带着儿子走上富强之路,海龟、官二代、富二代,越来越多优质青年围着她转! 她那个军人老公忽然回来了?? 听说当兵的都是冷硬糙汉,但为什么她根本没见过几面的丈夫,化身小狼狗,日日夜夜要老婆贴贴? 某男人:“我身强体壮腰力好,钱都给你,家务我包,今晚可以睡床吗?”

高端局!玄学大佬被迫选妃

高端局!玄学大佬被迫选妃

四叶草

连载中· 73.03万

玄学大佬苏芊洛一朝重生,成了苏国公府天煞孤星的真千金。 无奈假千金人美声甜才华横溢,将苏家上下哄得团团转。 苏老夫人:你妹妹身子弱,受不住摄政王的煞气,选妃你去。 苏国公:你妹妹京都第一才女,你出门尽量少开口,免得丢她的人。 国公夫人:你一回来,就抢了你妹妹嫡长女的身份,对她好点怎么了?太子约你,让你妹妹去…… 假千金:纵使你是国公府血脉又如何,这国公府不一样是我囊中之物! 苏芊洛:笑死,一个气运到头的破落国公府,谁爱要谁拿去! 摇身一变,人人避之不及的天煞孤星竟成摄政王府团宠。 驱邪祟、除恶鬼、堪风水、布灵阵…… 卜卦问医,武绝天下…… 摄政王笑眯眯:我家小王妃,实在是过于能干了些!

奸臣之妻

奸臣之妻

安年

连载中· 177.41万

余娇一觉睡醒变成家徒四壁,食不果腹的贫穷农家女,她以为自己是女频种田文女主人设,于是看诊治病,经商种田,撸着袖子发家致富,想要走上人生巅峰。后来,病娇哥哥一路开挂,通六关,三元及第,进翰林,平步青云,一朝成为权倾朝野的佞臣。余娇才发现病秧子哥哥貌似才是爽文男主本主,,而她则成功抱住了男主的金大腿。

裙下臣

裙下臣

米团子

连载中· 194.56万

又名《裙下臣》。旁人告诉李翊,你皇兄要娶的陆家女,美则美矣,可惜是块木头。 李翊嗤笑,那花样层出不穷、将他吸干榨尽之人,敢情是木头成精了?

盛妆山河

盛妆山河

漫步云端

连载中· 257.32万

前世,她因痴恋睿王,引狼入室致使云家男儿,死无葬身之地家破人亡。再生,她愿身化成灰,扬于万里山河,誓死捍卫云家百年帅府门楣。当铠甲着身她心怀壮烈山河梦,巾帼红妆也能点缀壮丽河山……——她将情爱冰封,只想守护至亲至爱之人。他坐在半明半昧的阴影里,满眼都是猩红:“阿鸾,本王把一切都给你,可是你至亲至爱之人?”

掐指一算,大小姐又要作妖

掐指一算,大小姐又要作妖

漆依依

连载中· 22.70万

齐欣容易嘛? 设计回祖宅,讨要母亲嫁妆,斗贪官及齐府的人,还要搞钱搞事业。 这哪是她一个现代人该做的?! 可是,满京城的人都对着她大放彩虹——能掐会算、开过天眼、通鬼神知轮回、天选神女! 快被鼓吹上天的她却稀里糊涂的成为大理寺编外办案人员。她的工作内容是:协助少卿办案,受少卿的气,暖少卿的床,为少卿生娃……

妖孽帝尊缠上瘾

妖孽帝尊缠上瘾

许超白

连载中· 154.55万

  【穿越】【异能】【驭兽】【空间】 一朝穿越,南星落重生在蓝云大陆著名的南家废材大小姐的身上。 内力为零,一武不会,是整个大陆的笑柄? 南星落笑了,呵呵,废材?  空间戒指在手,神秘异能在身,看她一朝逆袭,古武天才,谁主轻狂! 可南星落没想到,她在去往巅峰的路上却偏偏招惹到传闻中那个冷漠无情的妖孽帝尊。 刚开始,那人冷漠不屑,声线冰冷:“看在你能为本尊解毒的份上,本尊留你条命,仅此而已。” 可后来,那人不仅帮她杀人擦刀,还帮她洗脚暖床… 南星落:“喂,说好的只是留条命呢?你再这么宠下去我就得废了。” 某帝尊火速喂上汤羹一勺:“无妨,你是本尊的命,废不了。”    

首辅大人夜夜翻墙:饿饿!饭饭!

首辅大人夜夜翻墙:饿饿!饭饭!

焉知海

连载中· 184.13万

一朝穿成农家女,娘亲是丧夫新寡,幼弟是瘸腿瘫儿。前有村贼吃绝户,后有奸人纵灾火,一夜之间,覃家满目疮痍。覃宛揉着含泪擤涕的妹宝头发揪:“哭啥,有阿姐在呢。”一个月后,宁远县县北支起一家食摊。月上柳梢的西街夜市,酸辣螺蛳粉,香酥臭豆腐,鸭血粉丝汤……飘香十里。县北食肆老板挥手赶客:“快!今儿早些闭门歇业,覃娘子要收摊了!”人前只吃鱼翅燕窝的李府夫人托自家丫鬟:“覃家食摊的螺蛳粉,多买些来,悄悄的。”云州知府设宴款待京城来的陆宰执:“大人请用,这便是远近闻名的覃家香酥臭豆腐。”矜贵清冷,食性挑剔的陆修淡淡瞥了案桌一眼,拂衣离去。月末傍晚,人声鼎沸的西街夜市,刺啦一声,覃家食肆新雇的帮厨将黑色豆腐下了油锅。覃宛顺手递上套袖:“系上,别溅了油。”“嗯。”碎玉击石般清明冷冽。知府大人远远望见这一幕,冷汗津津。那头戴冠帽,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清贵容颜,站在油锅前行云流水炸起臭豆腐的,不是陆宰执是谁!

猎户的神医小娘子

猎户的神医小娘子

墨西歌

连载中· 183.90万

研究成果被抢引发了爆炸,天才西医博士穿成了猎户家的替嫁丑媳妇。好吃懒惰一屁股赌债,家里穷的苦哈哈。好在一双便宜萌宝聪明漂亮,便宜相公英俊高大。沈晚娘她又随身医疗包在手,怕什么。种田美食做买卖日子越过越红火,妙手回春都叫她神医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