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机械魔城

机械魔城

机械魔城

作者: 湮文
已完结西方奇幻玄幻奇幻

100.35万 字   |75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艾力克与雪巨人|更新时间:2023-12-27 20:02:29

作品简介
目录 (379章)

海曼从一片狼狈的废墟中醒来,往日的一切化成了一捧惹人嫌的烟灰,奇妙的梦也如一面镜子碎掉。黑雾席卷而来,独自一人的海曼踏上追寻魔法的游荡之旅。琐事下暗潮涌动,黑夜来袭的不明人带来死亡的讯息。监狱中,彻骨严寒冰冻他的心,身不由己的他背负着他人的生命。海曼成了罪恶裁决者,一手握刀,一手执剑,收割着罪人的头颅也成了罪人。雪光蒙上他的双目,掩耳盗铃掩盖一闪而逝的血光。当左目恢复如初,魔法师屠杀者的他又活成了无人问津的可悲罪人。直到他被迫站在高处,蓝天一角下、青翠树木上,载来了魔法的秘语。……备注:蒸汽朋克背景的魔法世界。

第1章 序章一

  很久很久以后,在被世界遗忘之前,海曼会想起他幼儿时期做的一个梦,一个微不足道的梦。

  梦是用华丽的笔调勾画的:

  悠扬的小号拉开一张华丽的昏睡大幕,他梦见自己乘坐着一辆不知开往何处的火车,只听哗的一声,火车缓缓启动。

  吱吱喳喳的阀门开启,喷出一道发散的灰蓝色水蒸汽。海曼懵懂地抬起头,滚滚的黑烟笼罩着目光所极的一切,压抑着他的心。

  他又一回头,节节断裂的车厢不安地晃动着。

  漆黑的眸子转了转,咔咔。

  海曼眸光闪烁,精密的齿轮亮着冷光在眼中扭转,接连不断。铺天盖地的零件运转声音混杂着喧闹的城市之声齐齐到达他脆弱不堪的耳膜。风一吹,声音又消失了。

  呼呼。

  海曼皱了皱眉头,不知身在何处。

  他正站立在山巅之上,脚下是残破的机械身躯铸成的森森坚固堡垒。

  一只秃鹫就低飞过,海曼目露惊恐往后退了一步,扭头却看到有魔力的炽热火焰浮到东方飘扬的旗帜上。

  “嗤嗤。”

  他不安地眯了眯双眼,口中灌满了冰冷的空气。牙齿被冰雪覆盖。

  睫毛颤动,与一位红眸男人视线相对。

  一簇金色的焰火冒出,海曼率先移开视线,踉踉跄跄后退几步,躲在岩石边观看这场盛大的仪式。

  岑寂的强盛帝王登临绝无仅有的宝座,火红的披风下是翻滚上涌的蒸汽,一双眼睛映照着所有。

  海曼闭上眼摇摇头,再睁开,他又身处在动荡的火车中。

  砰的一声,海曼从梦中醒来。

  在火车撞上冰山之前,他的眼中闪过一场旷世混战:煤炭堆里存放着先驱者的残肢,魔法书上镌刻着赴死人的魂灵。

  咚咚咚。

  玛丽来敲门了。

  ……

  灰蓝的层层雾气笼罩在大路上挡住远处的人影,耸立在雾霭里的挺拔松树顶梢立着一只躲着烟尘的红铜色鸟儿,摇摇晃晃的醉鬼嘟囔两声瘫软倒下,树木不堪重负晃了两下,鸟儿一动不动。

  天还未亮,金十字大街上跑过一群孩童。

  “慢点,小家伙们,别太毛躁了,小心黑暗中的鬼魂将你们叼走。还有魔法师,魔法师可不是个好东西。”身穿浅格子衬衫、外罩马甲的男人躲着奔跑的小男孩,瞧见他们蹿出的身影,在后面喊道。

  身旁的男人将手上的染黑的棉毛巾丢给他,捶了拳他的肩膀,凑着脸说:“别抱怨了,来船了,小家伙们高兴着呢,一个个起得比打鸣的母鸡还早,瞧这精神劲!我喜欢极了。”

  他伸手捉住还在揉眼的男孩,举在眼前逗弄着道:“是不是啊,小孩,精神点,可不能这么疲倦。哦,瞧瞧这眼睛,绝对是刚从娘胎里出来的!”

  “我要赶快,快将我放下。”男孩焦急地望着已经消失的伙伴,瘦弱的身躯像只虫子扭动着。

  “走了,走了,别那么着急,精神点无所谓,做人就要精神点,但着急可不行,着急会发生坏事的。看见前方的酒鬼了吧,着急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慢点来总没有错。”

  “快将我放下,我要来不及了,快点,求你了。”小男孩一直说。

  “小混蛋,别着急,船还没有到呢,听听大人的话吧,你可别嫌弃我啰嗦,我老娘以前就这样说,如今我也这样说,看看我如今的样子,你应该真正听听大人的话。没有错,听话才是好孩子。”

  “我听话,快将我放下,快点!”男孩蹬着两条腿,怒视着。

  “够了,够了。”格子衬衫的男人将男孩夺下,拍拍他的背说:“快走吧,大船快到了。”

  男孩飞快地跑开了,一溜烟钻进雾中,没有了踪影。

  “嘿!跑的真快。”男人伸脚一踢,嘴里发出“咻”声,好像是他将男孩踢飞了似的。

  格子衬衫男人四处看了看,伸手念了句:“火焰飞舞,点燃!“

  “又失败了,我一生能学会这一个魔法就行了。”格子衬衫男人遗憾的摇摇头,随意擦了擦指尖,放弃了每日一练习。他的魔法能量过低,一天尝试这个小小魔法已经耗尽了,即使从来没有成功过。

  身边的男人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膀,往前走着说:“兄弟,朝前走,朝前看,明天会成功的。”他并起两条腿跳了跳,像一只苍老的袋鼠,“这样也行。”

  “混蛋,走吧。”哥俩和连体的婴儿似的,迈着清晨的矫健舞步,朝向前去。

  男孩穿梭在空无一人的石板大街上,一阵呲呲声,惹得小男孩停止了奔跑。

  他想起了刚才男人吓唬他的话,吓得用手捂着半边的眼睛畏畏缩缩地接近,“格里布,艾莎,是你们吗?求求你们了,别吓我了,是安格吗?”

  火花在浓厚的雾气中乍亮,男孩立刻飞速跑开,大声喊叫着:“魔法师先生,别抓我!艾莎,你在哪里啊,救救我吧。”

  如果他再凑近点瞧瞧,会发现那是高门大户家的锁在转动。上面的齿轮被根小树枝偶然卡住,正费力挣脱着,看来也用不了多久了,毕竟这是上等的机械师费心费神制作的。

  按照这个局势,估计等到太阳出来,打扫的胖女仆打开门,准会发现台阶上莫名出现了一滩黑色的灰尘。而瞎眼的女仆一定会挥舞着扫把和抹布,骂骂咧咧地诅咒所有的鸟都死掉。

  小男孩双脚并用爬上一栋临近黑水河的废弃房屋,小身子蜷缩着穿过两个大柱子之间的底层洞穴,接着往前走上十几步,过了往下的水泥楼梯。

  兴奋地挥舞着两条手臂,再绕过旋转的水力风车,小男孩捏着鼻子走到了靠近码头的河边,高高兴兴地扑向伙伴的拥抱。

  “托尼小子,你太慢了,这都几点了,知不知道小懒虫一无所有。”一个牙齿掉光的男孩扔了块石头到水中,垂悬的手臂在水边拨弄着,嘲笑着晚来的托尼.厄曼。

  天空逐渐出现黎明的身影,背后街道上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一盏昏黄的灯火在雾中沉沦。敲窗人手持一根长长的木杆和一盏小提灯,走走停停,在街上敲打着人们的窗玻璃。他代表着早晨的到来、一天的开始和黑暗的结束。

  “嘿!安格,再说他我打掉你的牙,即使你已经没有牙了,听到了没有!过来看看,别说风凉话了,这孩子吓坏了,他说自己遇见了魔法师。哦,可怜的托尼。”艾莎抱住托尼的头,温柔地抚摸着。

  听到魔法师,几个人迅速围了过来,大眼睛里透出好奇。“托尼宝贝,这是真的吗?你真的见到了魔法师?真正的魔法师,不是只会骗小孩的蹩脚艺人。”

  “别卖关子了,快说说吧,托尼。别躲在艾莎妈妈的怀里了,让我们瞧瞧你口中的魔法师吧,胆小鬼。”

  见到魔法师的托尼看样子已经完全脱离了险境,他吸了吸掉在嘴边的鼻涕,涨红着脸替自己辩解着:“我不是胆小鬼,我是真正见到了魔法师,他会吐火,还会喷水,身体比邮轮还大,轻轻松松举起了两个人。”

  “真的吗,托尼?”艾莎一脸不信的问。

  “艾莎,你别信他,一定是他自己在吓自己。前几天托尼还说见到了洪水,房子被水淹了,结果还是被妈妈知道了他尿床的事实。”格里布站在一旁说。

  “格里布,你别胡说,我真的见到了洪水。”

  “对,我也可以证明,我也感觉到了。”安在一旁嘻嘻哈哈地插话。

  “安格,那是托尼尿到了你身上,你一边去。”格里布叉着口袋接着对托尼说:“我没有说你没有见到,你当然在梦里见到了,见到了洪水,也见到了魔法师,但都是在梦里。告诉你们,我可是见过真正的魔法师,真正的。”

  “那你说说什么是真正的魔法师。”

  “别卖关子了。”

  “真正的魔法师和我们没有区别,他就在我们身边,悄无声息的隐藏着。他是高明的人。”

  “格里布也是个吹牛皮的人,魔法师当然和我们不一样。”

  格里布仰着头说:“当然一样,我也能够成为魔法师,谁都可以成为魔法师。我见到的魔法师是一个肩膀上有只鹦鹉的小绅士,他向我打听一个和他长相相似的人,我告诉他没有见过,谁知他给了我一块巧克力作为我诚实回答的报酬,然后在我眼前消失了。如果不是他突然消失,我一定发现不了他是魔法师。”

  “格里布才是白日做梦。”

  “爱信不信,我终究也能成为魔法师的。”

  艾莎侧着耳朵说:“都别吵了,有声音传来,快看看,是不是船来了。”

  “在哪里?我仔细听听,都别吵了。”

  河面上确实传来声音,虚无飘渺的歌声由远及近,一个优美的女声哼唱着:“去远方吧,我的小船,我亲爱的小船,月色明亮时启程,骄阳闪耀时归来;去远方吧,我为你划桨,我心上的玫瑰,道路多宽阔,微风多轻柔,去吧,去吧,去远方吧,带着我的思念。”

  一阵波痕荡开,仿佛是在为美妙的歌声伴舞。一艘木头小船缓缓驶来,几个小童睁大眼睛紧盯着。

  “别挤我,要掉河里了,快走开,让让。”

  “忍忍吧,你也往旁边挪挪。”格里布将托尼的脑袋压在手下,胳膊挽着身边艾莎的脖子,竖起耳朵倾听。

  艾莎喊了一嗓子,“都别嚷嚷了!”

  一位容貌出色的女子坐在小船上,她浅色的外套下是棉麻印花的长裙,圆润的手腕随着她的摆动露出细致的白银手链,浅金色的长发扎束在耳后,戴着洁白的帽兜。

  船漂浮在深色的水面上,遥遥从远处浮现清晰的身影,仿佛黎明从角落里降临,船载来了生动的颜色。

  托尼捧住他的红脸蛋,露出个迷醉的笑容,两只手摆出个一个小爱心,小指头翘起,学着大人啧啧两声,“啧啧啧,可爱的小姐来到我的身边了,快来吧,我的玫瑰花,我的怀抱等着你哟。”

  “是到我的怀抱里,哦,她可真漂亮。”安格举高手臂,希望能被女人看见。

  艾莎哼了声,理了理她的小裙子,眼睛瞧着水面。

  女子的船没有停下,一个慢慢转弯,如风般远离了这几个小家伙,顺着漂向远处了。女子哼着歌回头看了一眼,莞尔一笑,原来几个男孩将手摆的比风车还快。

  “再见了,小绅士们。”女子眨了一下美丽的眼睛,动了动轻柔的裙摆,接着消失在灰暗的水面上,如一场水中的幻梦。

  “哦,我要死了,是这位美丽的小姐射中了我的心。”托尼捧着碎掉的心,一脸幸福地躺在木头栈桥上。

  安格捂着发红的脸,蠢笨的问着艾莎:“这就是爱情吗?托尼都要死掉了,我也快了。美丽的小姐啊,我的心被您夺了去,您却狠心的将我抛弃,将我忘却。”

  艾莎兑现了她的诺言,将没有牙的安格揍了一顿。

  格里布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他没有被美色诱惑,是个意志坚定的小家伙,并且认为刚才的女子是水中的妖怪,一不小心小命就丢掉了。

  一阵阵渺远的轰隆声破开暗夜的外衣,从霞光深处缓缓驶进高耸的建筑丛中,将远处的黎明带临此处,弯弯曲曲的火光在船上点缀着。

  朦朦胧胧的烟白色雾气笼罩在船周身,金铜色的烟囱在雾中若隐若现。黑色的烟雾突突冒出,深入高空中,眨眼便将鸟儿吞噬。

  巨大的船身直直矗立在水面上,仿佛要将水分成两半,这一刻,全部的人都醒来了。

  尖锐的哨子响起,船靠岸了。

  港口的氤氲已经匍匐进城,笛声响起,第一班电车亮着朦胧的车灯等候着贵客光临,扭曲的蓝光在雾中形成一条线。

  “快,快走!”格里芬蹲下,透过房屋破出的洞望见了停泊的地方,他激动地奔跑着,想要迎接船的到来。

  “快快,伙伴们!”

  艾莎拽起还在暗自神伤的托尼小子,踢了踢先一步“离开人世”的安格,提起裙摆喊着:“船到来了,跟着格里芬走!两个愚蠢的家伙。”

  站立在松树上的鸟被船喷出的烟染成的黑色,浓烟挡住了已经缺少的零件。

  码头瞬间涌进了人,格里布绕着近道,成了第一个奔赴到场的小孩子。他四处寻找着,终于见到了熟悉的面孔,因为只有这一个人衣襟洁净,带着高高的黑蓝色礼帽。

  “格森先生,早上好。”格里芬气喘吁吁地打招呼。

  “小家伙们到了,早上好,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跟着阿利走吧,他会带你去拿宣传册,去吧,小家伙,我会给你留着些小玩意的。”

  “格森先生,我能再等会吗?我想要看看大船。”

  格森微笑着说:“当然可以,但是不要太晚,我希望我的客户尽快地了解产品。”

  “这是自然,当然不会耽误住正事的。”格里布管自己做的事叫正事,伟大之事和辛勤的事。他站立在富绅格森先生身边,挺直了腰杆,骄傲的像个小将军。

  即使它是货船,也是精巧的惊人。船体威严的耸立在水面上,两侧遍布金属包裹的船桨,一根根的桨给船插上了即将飞行的翅膀,即使是在停滞的状态。

精选推荐
弹指惊天裂

弹指惊天裂

墨幻楼主

连载中· 25.44万

《弹指惊天裂之镇魔封神录》是一部描绘奇幻修真世界的史诗小说。作品围绕主角苏逸尘及其同伴,在历史悠久的玄霜古城与各大修仙势力共同抵御邪恶力量的入侵。通过苏逸尘偶然获得的神秘玉佩,牵扯出一系列关于五行之力、镇院之宝的秘密以及千年庆典的重大事件。小说描绘了丰富多彩的修仙者生活、热血沸腾的实战对决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展现了主角团队在挑战中成长,团结一心,守护家园,探究修真真理的历程。书中详尽刻画了庆典现场的壮观景象,四大镇院之宝与修真者元神的紧密关联,以及面对上古魔兽和邪派修士的激烈战斗,情节跌宕起伏,充满惊奇与感动,充分调动读者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与对正义之战的热情。

都市小仙

都市小仙

_承姬思汉_

连载中· 16.98万

在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之中,年轻的李天原本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直到一本充满神秘色彩的修仙秘籍意外降临,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此,他踏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修仙之路,展开了一段充满奇遇与冒险的旅程。 尽管李天在修仙资质上并不出众,但他拥有一颗坚韧乐观的心。面对种种困难和挑战,他总能以幽默诙谐的态度轻松应对,将原本严峻的局面化解为轻松愉快的氛围。 在修仙的道路上,李天邂逅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有那些性格古怪却深藏不露的修仙前辈,他们的指点让李天在修仙之路上越走越远;也有那些同样身处都市之中,却机智过人的青年才俊,他们与李笑天一同历经风雨,共同成长。

武之极:执掌轮回

武之极:执掌轮回

霸决

连载中· 246.09万

飘渺大陆是一个灵气充沛的世界,在这里,修炼者无处不在,也无所不能。灵丹、武技、功法、秘术、这些都是修炼者一生追求的梦。其中,被誉为天地葵宝的八系灵珠更是天下人必争之物。**很唐突的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天选之人往往都是有着上天眷顾的光环。在一次生死逃亡之下,他无意掉入了一座古老的墓穴之中,没有意外的就得到了符文铁卷,从此,他的黑色怒瞳成为了许多人挥之不去的梦魇!“霸决!”“残决!”“杀决!”“毁灭能量丸!”“千盘吸手!”“大崩裂术!”一道道凶猛无匹的武技摧毁了一切敢于与他叫嚣之人,世人见他无不顶礼膜拜。挚爱之人永远离他而去,心脉精血狂撒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一头青丝骤然变成了沧桑的银白色。坐在雪峰之上守候着那个曾经的约定,黑色的怒瞳成为了这个时代最引人争议的标志。“重新开始也未必办不到,就让我重新塑造这个世界吧,一切的轮回皆由我执掌……”

极道剑尊

极道剑尊

人间又污秽了

连载中· 572.00万

踏天骄,镇万道!问鼎极道,唯我剑尊!我这一剑平平无奇,但你们绝对会死!

剑问九州

剑问九州

卫河

连载中· 243.31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洪荒之初,有古神一画开天!悠悠太古,有百家祖师,笑斩仙人。蛮荒降临,有大能斩断光阴长河,独断万古青天!天道崩塌,有人仗剑问天,是否有仙?那一日,少年从江湖走,向九天去。一页书,一壶酒,一把剑。万族林立的时代,且听长歌:仙路无始亦无终,唯有一剑问苍穹!

开天鸿蒙诀

开天鸿蒙诀

祥虎

连载中· 370.65万

一壶一世界,天地在我心;长枪在手,诸天万界任我行……

七世神盘

七世神盘

半部皇城

连载中· 481.82万

世人都说凡民虽多如草贱,世家纵弱比山高,世人又说修行就是这般蛮不讲理,可我陆沉偏是不信:我为主角,当是天生一王,寻求诸天真谛。

我用阵法补天地

我用阵法补天地

提笔泼墨

连载中· 564.51万

所谓阵法,不离阴阳,不离天地自然。布阵者,乃借天地之力御敌。所布之阵,优以稳胜,劣以险胜。

吞天圣帝

吞天圣帝

枫落忆痕

连载中· 936.98万

丹田破碎,混沌血脉被夺,却意外开启永生神殿,修至强体魄、无上帝术,重聚混沌始骨,至此开启攻防无双,横推同代的无敌之路,谱写永恒神话与传奇!无敌路,踏骨行,弹指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