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我的二十八件异宝

我的二十八件异宝

我的二十八件异宝

作者: 张小晚
已完结东方玄幻玄幻奇幻

78.34万 字   |57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二百三十七章 飞升|更新时间:2023-12-27 20:24:36

作品简介
目录 (240章)

  一叶玄黄书,可过目不忘,收揽天下武学。  帝诏印,御使五帝遗招  桃花扇,桃花可杀人,亦可救人  ……  风筝意外入道,从此被卷入十大势力争斗。无奈之下只能布局坑人,捞点利益。结果宝物接憧送上门,还有人阻止他做个安安静静的小人物,让他拯救世界。  既然才华藏不住,便只好天下闻名了。

第一章 庙里风尘掩真神

    地址:空花弥界,花草城,小仙村,巫神庙。

    “施主一路走好,愿解错仙护佑您。”一个圆脸的少年笑着将最后一位客人送走,然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神像。

    “解错仙姐姐,你也不降下点神迹骗骗信徒,好歹添点香火。我们一家人跟着你混了这么久,你就算有点良心,给个机缘也好啊!”

    少年名叫风筝,和另一个少年维持着这小庙的运转。

    他俩被一个叫算人常的道士收养,谁知这负心汉半年前不知道被谁勾走了,只剩下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孤苦无依。

    巫神庙供养的,据说是巫道大能解错仙。

    在风筝看来,这解错仙,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怕是在神仙里也混得不咋样?

    峄阳山有个音神庙,那神仙可是真灵验,传说去那里上香的人头不疼了,腰挺直了,跑十里都不累。

    再看看眼前大神,她吃香,你只能喝蜡,跟着这种家伙有什么前途可言?而且姑娘家容易被花言巧语诱导,说不定这姐姐都被哪个凡人拐下凡,抛弃神位信徒不管了。

    “算人常大忽悠一走,村民觉悟也变高了。现在都只兴活神仙,像悟真门那位先祖,露两手法术就能骗钱?”坐在卜算座前,他随便占卜两下,研究眼前的卦象。

    学着那老头的姿态,装模作样自言自语:“老阴压了少阳。施主,你这是大凶之兆啊!若非今日有我,而施主又有解错仙的护佑,只怕未必能安然渡过。”

    姿态和算人常一样,像个骗子奸商。开口一句先生留步印堂发黑,后脚一个血光凶兆给钱消灾。

    当初那个老道士在一个树下捡到他时,纠结了很久,觉得这小子长大后肯定是个傻子不能要,于是提着风筝的脚丫子在村里转悠,没一人看上。

    最后他还是将这小子当做鸡鸭犬一般散养了起来,一岁学鸡啄米,二岁学兔跳圈,三岁学狗夺食,直到四岁才开口能言。

    风筝本叫做苍狗,老道士取名时说贱名可避祸。直到算人常失踪,他才改命叫风筝。

    “光阴驹隙因循过,岁月迁延去。白云苍狗随年改,时光荏苒销……”

    他嘴里唱着歌谣,开始擦拭座椅,准备关门。反正已经独自弄了半年了,估摸着也没几个香客信这种民间的野神吧!

    等忙活完大殿里的事情,他就要开始做饭了。

    “易尘生,过来切菜……哦不,练剑。”

    一声传入院子,很快另一个少年跑了进来。 

    易尘生这个面瘫,多年来就没朝他笑过几次,随身携带生无可恋脸,仅仅是因为痴于剑道。

    这面瘫从来不做多余的动作,像是怕泄露世间太多的感情。他自学剑法,天赋悟性很强,智商都加在剑术上了。

    风筝生火烧水,一些白菜萝卜已经洗干净了,易尘生一来就拔剑相向。

    “刷刷刷刷……”少年将萝卜白菜黄瓜扔向空中,然后剑法凌厉,对着眼前的食物挥舞。

    这小子的剑快得令他眼花缭乱,每一剑切下一片,把笋片切得每片同样厚,速度快得如平移一般。更可怕的是,这家伙从头到尾没有看过自己的手,目光反而望向窗外,估计是思考用剑法切菜的第一百零一种方法。

    寻常武者需要练到如此精妙的控制力,需要十年二十年的苦修,若有武者在此,必定惊叹,这仅仅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两人忙活起来的时候,庙宇院外的大门被敲响了。

    他们现在的位置是庙宇偏右的房屋,中间的大殿,大殿左右还有偏殿,后面有厢房花园仓库池塘等地,甚至还有地窖。

    而前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花花草草,加上一个大门。

    这么大一个地方,就供着一个神,那算人常是忠心不二的骗子。

    有人敲门,估摸着也不是香客,指不定是哪个村里的邻居来催债了。

    “我去看看,你千万别炒菜,这种小事我来做就行。”他吩咐了一下易尘生,然后走了出去。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易尘生也跟了上来,他平时什么都不关心,今日却很在意。

    “脚步轻盈,呼吸慢稳,速度轻快。”易尘生话很少,这也使他说的每一句都很重要。

    他们两个孩子在村子里本该受到不少欺负,奈何易尘生生来就是个厉害角色。以一挑三不重要,重要的是够狠,人家来十个都不敢对易尘生动手。

    这小子喜欢练剑,但他的听力是从小就练出来的,人家还在村门口就能听到点微风,更何况走到门口来了呢?

    风筝得到提醒,迈个步伐都小心翼翼,最后还是把门打开了。

    “哎哟!这不是老书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这是要拜神还是卜算?我们这里什么业务都包,你要有什么特殊要求,易尘生都能满足你。”看见来人,风筝心里有点虚。

    敲门的乃是村里唯一一家书店的店长,书还。

    书还是个很乐观的人,其实小村子不需要书店但他还是开着店不走。

    风筝也喜欢书,在他那里借了很多书,大部分都没还,有几本珍藏版《房中》还被易尘生当做柴火烧掉了。

    书还有些古怪,难道是因为自己借他书不还,打算找自己麻烦?

    “算人常在这里?”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跟风筝学了一张面无表情,一点过去的样子都没有了。

    书还左手放胸前,右手五指伸展,步伐八字斜开,看起来很儒雅。

    然而易尘生看到的是,这动作是最适合防备的姿态。这个书还呼吸之间间隔极长,应该是修炼过内功。

    “爷爷已经失踪半年了,书先生你要算命?你看要不要我给你算一卦,算尽你来世今生?咱都这么熟了,为你泄露天机又如何,为你打九折又如何?”风筝赔上一张妩媚的笑脸,见到有客人来,他已经忍不住去碰算盘了。

    “对了,你还欠爷爷五十两,现在拿得出来吗”总之这书还有点怪异,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方没有回应,直接走进了寺庙,步伐沉重,不似朝拜之人。

    易尘生使劲拧了一下风筝,让他小心,后者立马明白了对方意思。

    书还一点也不客气,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踏入大殿,目光环视,眼底有奇怪的光芒。

    风筝有种直觉,这一眼巡视,似乎看穿了整个庙宇中的生物。

    “这里就你们两个?”书还问。

    风筝紧跟这人,连连点头。至于易尘生,已经悄悄离开大殿,到屋外去拿他的剑。

    “算人常是你爷爷?”书生问。

    “额!老哥,你咋不介绍一下自己呢?你看你还装作书还的样子,这样多累啊!大家露出真面目显示诚意,就算再丑我们也不介意的?”既然这书生都不装了,风筝也敞开天窗说人话 。

    “你知道看见我真面目的代价吗?”书还声音冷硬地问。

    少年摸了摸鼻头,还是切入正题好了:“算人常半年前失踪了,欠了不少钱,你要帮他还吗?”

    “我只是找了他很久的客人,好不容易得到了他的踪迹,想找他算命,看来他有意避着我。”书生探查不到另外的人,大失所望。

    “算命?那你是找对人了,这方面我最懂。不过算命就得给钱,这不是我们要的,而是为了奉养神仙,为了给解错仙维护好一个好的寺庙。只要神仙舒服了,说不定就常驻这里了,到时候随手展露神迹大家都幸福一生啊!”

    风筝打算使用自己的忽悠绝学,乱说了一通,总之就一句话:“你把钱拿出来,别说太多,解错仙立马将你要的人送到面前。”

    他已经不怕这个武林高手了,这小子不过是被算人常忽悠瘸了的傻蛋。今日有这样一个机会,若是不好好赚一笔,岂不是对不起那老头的教导啊!

    “钱?”书还在身上找了找,最后找出了十两左右,有些尴尬:“凡间银两我平时也用不到,这十两给你,事后给你一千两。”书生手头不多,口气不小。

    “一千两?”风筝咽了咽口水,差点就不争气地答应了。

    “这可是天机,我豁出性命来帮你,怎么也得……这个数。”风筝生出五根手指头。

    对方愣了好久,然后点头。

    风筝:“……”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五根手指头是多少,正等着对方暴露心底价格呢!

    “算命这种事,乃是窥探天机,一旦起卦,便有损气运寿命。小子不才,虽然早已得到爷爷真传,可惜很少出手。今日贵客到来,我便破例为您补上一卦吧!”风筝回到那桌案,装模作样地拿起了龟壳。

    书生眼睛一直等着风筝,似乎有什么想法,想要将此人看透:“你们兄弟俩叫什么名字?”

    “我叫风筝,俗名可避灾,我兄弟叫易尘生,爷爷怕他尘生不易,便想给他易换尘生。”

    听到风筝的解释,书还嘴角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风筝的言语很像传闻中的那个人,令书还想到了关于算人常的传闻:“久闻算人常神出鬼没千变万化,身份相貌皆是难测,没想到会伪装成一个孩子。”

    他的话语令风筝无语,这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请前辈,帮我找一个人,事后我家东家可将整个花草城送上。”

精选推荐
异客开物

异客开物

神山淬剑

连载中· 106.52万

在一个不知道时空坐标的宋朝,吴用只是个“无用”的青年。他是个矛盾体,一边自强不息,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一边在不公平的环境中悲观。其实他已经很幸运了,毕竟他接受了高等教育,还学到了差点失传的远古文明遗留之术。他其实只是个普通人,有欢乐,有悲哀。有随遇而安的颓废,也有遥不可及的宏伟理想。可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用传说中的文化,引导了现代科技。最终带领人类突破科技的瓶颈。他让文化插上了科技的翅膀,让神话站在了科学的肩膀上。

我的妻子是大乘期大佬

我的妻子是大乘期大佬

咸鱼老白

连载中· 361.73万

一代魔君萧逸枫被迫重生回到过去, 他的妻子此时已经是大乘期大佬! 他要怎么让妻子相信自己是她的丈夫? 这位仙子,我真是你夫君,你相信我! 什么,你要证据? 我知道你的胸口处有一朵蓝莲,大腿根处有一红色胎记。 你想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极道剑尊

极道剑尊

人间又污秽了

连载中· 563.42万

踏天骄,镇万道!问鼎极道,唯我剑尊!我这一剑平平无奇,但你们绝对会死!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

修真就是一个大坑

灰灰的大脑袋

连载中· 489.91万

当一个修仙的世界出现灵气将要枯竭怎么办?这是一个修真者尔虞我诈、妖族苟延残喘、魔族诡秘无常和凡人崛起的大时代,一个连读书都能穿越的主人公,面临的是修仙功法缺失、登仙之路无望,开局被通缉,转头做卧底,一步一个坑,成为大赢家。

凌天诀

凌天诀

亓龙之夜

连载中· 544.05万

修行如登山,一重山是一重天。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只是这句话流传了很久很久。修行之路,是与天斗,逆天而行。世间的人们不甘生老病死,一生与天斗,与地斗,直至死亡。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种独特的修炼体系。欲登天,先登山。山有九重险阻难。要登山,须筑山,九重山里尸骨寒。筑山起,观山始,九重山下心始燃。这首歌谣被世间广为流传,这是无数血和命总结出来的一首歌谣,里面流传着无数前辈圣贤的鲜血,也有无数妖魔鬼怪的尸体在其中流淌。修行路分为四个境界:观山境、筑山境、登山境和凌山境。

万古龙帝

万古龙帝

北冥有鱼

连载中· 323.67万

焚天熔炉,可炼万物!大道熔炉,可炼天地!祖龙无量,龙隐龙行!枪出如龙,拳镇天下!

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

一人一驴一狗去修仙

三界新圣主

连载中· 282.58万

【苟贱+夺笋+腹黑+爽文+老六+轻松+无节操】与人斗:大黑,你去当诱饵!二驴子,你踹他屁股,我敲丫后脑勺!与鬼斗:大黑,吐血喷它!二驴子,放屁熏它,我用神火霹雳丹炸它!与妖斗:大黑,五步倒三倍量!二驴子,捆妖绳,迷魂阵伺候,我锅呢?与仙斗:大黑,不要莽,苟一波!二驴子,不要怂,驴死吊朝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与天斗:其乐无穷。吴北良:仙草、灵气、鬼晶,妖丹都是我的,谁特么敢抢试试?二驴子,关门,放大黑!

人皇至尊

人皇至尊

冷剑

连载中· 371.92万

自莽荒起,人族皆由祭灵赐福,方可踏入修炼之路。 少年秦阳,因父亲堕落成魔,沦为人族逆种,而被祭灵摒弃,无法获得修炼资格。 幸得人皇宝鼎相助,自塑祭灵逆天改命,续上断头路。 未曾想,祭灵赐福的背后另有隐秘,断头路后再断头。 一场惊天棋局由此的拉开……

万古第一

万古第一

洛城东

连载中· 401.45万

父亲被杀!修为被废!血脉被夺!手足背叛!少年牧鸿,濒死之际,偶得大帝传承,从此逆天而起!修武,修道,修仙!炼丹,炼器,炼天!一人,一道,一剑!纵横八荒寰宇,我为万古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