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国色医香

国色医香

国色医香

作者: 苏轻墨
连载中宫闱宅斗古代言情

230.83万 字   |70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22章 腻死人了|更新时间:2024-05-28 11:20:55

作品简介
目录 (1522章)

  【独家首发,领先24小时更新】  【古言甜宠精品,年度最佳力作】  一朝亡国,改名换姓的皇太女流落民间。  某天机缘巧合,她被迫救下一名身中奇毒的美少年。  从此以后——  对外她是京城人眼中那娇软甜糯的沈家小姐。  对内她是一呼百应狡黠灵慧的南凉公主。  她以为,只有自己的身份大有玄机。  却不成想,周围人处处尊贵身披马甲。  五国动荡,生灵涂炭。  历尽磨难之后,云倾重回南凉,登基为帝。  第二天殿选之日,女帝遣退了各国英年才俊。  她走下皇位,亲自牵着当年的美少年封为皇后。  ——以下为男主视角——  蔺初阳始终对那个救过自己的小姑娘念念不忘。  对云倾好,起初是为了报恩,可到最后……  便成了情难自制。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软萌可爱小神医x清冷腹黑九皇子

第1章 李代桃僵

  庆康十六年,冬。

  昨夜下了一宿的雪,冬季里的天也愈发寒冷了。清早起床推开窗子,刺骨的寒风夹杂着飘零的雪花往内室涌去。

  乡下的环境不好,小院里,地上的积雪堆了厚厚的一层,踩上一脚便能落下个脚印。

  此时天光未破,坐在床上的小人儿一夜未眠。

  昨儿个她与沈家姐妹去河边走了一遭,结果将随身最重要的物件儿给丢了。她本想今日再去寻找,哪成想沈家三妹妹一夜没回来。

  沈家三妹妹,该不会是替她找了一宿吧?

  想到这里,小姑娘急急从床上下来,还未走出去,外面便传来了剧烈的敲门声。

  那敲门的声音十分急促,把沈家人全都吵醒了。

  沈大用披衣下地,去开了门,见是村长一脸急色的站在门口,他拉下笑脸,“村长,您这么早过来,是不是我家的田地已经分下来了?”

  村长好像没看到沈大用的谄媚讨好,直接问道:“日前你是不是带回来一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好像叫云儿,此时她人在何处?”

  提起云倾,沈大用脸色微变,可表面依旧尽量维持着笑容,“村长,您问这个,可是云儿惹祸了?”

  村长的脸色也发生了变化,声音低了下去,“大用,别说我没提醒你,如果云儿还在你这里,快点把人交出来,不然你们整个沈家都会跟着遭殃!”

  沈大用藏在袖子里的手不断颤抖,面容白了几分,有一滴冷汗从侧脸滑进衣领,带着一丝冷意寒入心窍。

  “村、村长,云儿是个小孩子,生性顽皮,天没亮便跑出去玩了,您要是想找她,就等她回来可好?”

  村长往沈家院里看了看,暂且相信沈大用的话,但还是对他道:“上面带了告示来寻人,有人说云儿藏在你家,上头可都是咱惹不起的大人物,要是你不把人交出来,整个沈家的人都会被官府带走的。”

  “我我、我知道。”

  沈大用看似怯弱,连连点头。

  村长走后,沈大用立即关上院门,急急地往主屋里走,跨过门槛时还绊了个跟头。

  他的妻子小良氏也从床上起来了,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发生何事了?瞧你,着急忙慌的。”

  沈大用沉下脸,从桌上拿起一杯昨夜的茶水,一饮而尽。

  “云儿的行踪和身份暴露了,村长要我们尽快把人交出去。”

  “什、什么?”

  小良氏惊惧的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他们到底还是没有隐瞒住?

  可云儿是他们的旧主,他们怎么能做出卖主求荣的事情!

  “大用,咱们还有一家老小,玉儿他们才那么小,要不我们——”小良氏怕得快要哭了。

  沈大用瞪了她一眼,正要呵斥,却听到扣门的声音。

  “进来。”

  门被推开,白色的雪花夹杂着冷风零星飘了进来,沈大用抬眼看去,竟是云倾站在门外。

  初冬寒冷,云倾身子单薄,她站在那里,无惊无惧。

  小姑娘今年方才八岁,睫毛纤长卷翘,樱唇粉润,养好的肌肤莹白如玉,仿佛嫩得能滴出水来,那张柔嫩嫩的小脸叫人想狠狠得亲上一亲,别看她小小年纪,却是个少见的美人坯子。

  只可惜,她现在是他们眼中的余孽……

  “云儿!”

  沈大用刚开口,云倾就打断了他的话,“沈大叔,姝玉妹妹昨儿个好像一夜没回来,您赶快去找找吧。”

  坐在床上的小良氏看到她,目光闪了闪,隐下眼底的异样。

  “玉儿没回来?”沈大用顿时慌了。

  沈姝玉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同云儿一样,芳龄八岁,只是性子她性子恬淡,平日根本不会出门,村子里更是没人认识她。

  沈大用抬脚,赶忙要出去寻人,昨夜下了大雪,玉儿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结果沈大用还没走到院子,院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沈大用让云倾进主屋藏着去,开了门,看到门外的景象,眼前一黑,扶住门框方才站住。

  竟然,竟然是玉儿!

  沈姝玉是被村民们送回来的,那张如花的小脸被河里鱼儿啄得血肉模糊,辨认不清。

  她浑身冰凉,早已无声息。

  据村民们所述,小姑娘掉到河里凿开的冰窟窿,他们早上去捞鱼的时候才发现她的。

  他们挨家挨户的询问小姑娘的身份,到了沈大用这里,不必再往下一家问了。

  小姑娘手里握着一块玉佩,即便没了气息,那玉佩也在她手里紧紧攥着没有松开。

  沈大用的脸色登时大变,这不是……不是云儿的物件吗?

  那象征着,象征着……

  小良氏从房里出来了,走到门口,一眼认出沈姝玉的衣裳,她惊叫一声,两眼一闭,立即昏死过去。

  小姑娘被送回来了,沈家门口围着的村民也都散了,只是有人眼尖,注意到小姑娘手里的玉佩,悄悄跑去村长那边报告。

  主屋里,沈家人聚集一堂,云倾眼眶通红,单薄的身影轻轻颤抖。

  不多时,小良氏从床上醒来,昏厥前的画面涌入脑海,她哭喊着自己的女儿,哪成想村长在这时过来要人,敲门声大过小良氏的哭喊声。

  也不知道是谁推了云儿一把,云儿往前踉跄了下,直接扑到沈姝玉冰凉的尸身上。

  小良氏的目光瞬间变得阴狠起来,直指着云儿,面容狰狞,“玉儿到死都握着你的玉佩,云倾,是你害了我的女儿,你就该去给我的玉儿陪葬,我要告诉村长你就在……”

  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让她呜呜咽咽发不出声音。

  “你给我闭嘴!”

  沈大用眉头紧锁,脸色暗沉。

  他看着云倾,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沈姝玉,狠心做下一个决定。

  “云儿已经死了。”

  “你、你说什么?”小良氏挣扎开来,狠狠的瞪着他。

  云倾一脸震惊,不明所以。

  沈大用面如土灰的闭了闭眼,“我们沈家的小女儿还活着,云儿为了寻找丢失的玉佩,掉进冰湖而亡。”

  他的意思是……

  要云儿和沈姝玉调换身份?

  “沈大用!玉儿是我们的女儿,你竟然……”如此残忍!

  小良氏的话还没说完,就又昏了过去。

  沈大用的目光移到云倾身上,嘴角扯起一抹难看的笑容,“你们在房里待着,我把云儿交出去。”

  “爹——”

  房间里,还有沈大用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他们不敢置信,为了报效旧主,爹竟然这样不要亲生女儿了……

  就在村长带人破门而入前,沈大用抱着‘云倾’出来,连同那块玉佩一块交到村长手里。

  这日过后,沈家的小女儿沈姝玉,大病了一场。

  ————

  入冬的天终究是冷的,森寒的空气从窗缝里飘了进来,云倾抬起头,桌子上便多了一碗药。

  “三妹妹,该喝药了。”

  窗户下面,玉雪可爱的小脸上露出苦色,云倾轻摇了摇那个正在关窗的女子衣袖,声音绵软,“二姐姐,我怕苦。”

  沈姝莲低下头,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语气温柔,“乖,喝了药,姐姐偷偷带你去村脚下的酒楼买桃花饯。”

  小姑娘目光一亮,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她很豪迈地喝了下去,然后跳下椅子,拉住沈姝莲的手。

  昨夜又下了一场雪,云倾身子骨儿弱,不免受了风寒。

  她年纪小小,个头不高,踩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的,寒风吹得她小脸泛起红来。

  沈姝莲说的酒楼开在离沈家不远的地方,抬眼望去,雪地里屹立着一块竖行牌匾,牌匾上刻有花涧楼三个字,一笔一划,字迹灵秀,甚是赏心悦目。

  许是刚下过雪的缘故,村子里出来的人极少,酒楼里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云倾拉着沈姝莲的手走到酒楼门口,却有一盆水从里面泼了出来。

  亏得沈姝莲眼疾手快,把她拽到自己身后,又往后退了两步,才没在冬季里被水泼了一身。

  她气冲冲的带云倾进了酒楼,吓了泼水的小二一跳。

  “小二哥,方才我和妹妹站在门口,你怎么也不看个人便往外泼水,若是泼到了我们怎么办?”

  小二瞧着是两个不大的小丫头,丝毫没把她们放在心上。

  “那不是没有泼到?若是泼着了,大不了赔你们一身衣裳。”

  看她们穿着最普通的粗布麻衣,想来也不是个有钱的主儿,他何必笑脸去迎两个小姑娘?酒楼里每样菜肴都比她们身上的衣服贵,赔上两身他也不会肉疼。

  小二明显的轻视态度让沈姝莲更为恼火,偏偏她嘴笨,说不出骂人的话,只能气鼓鼓的和小二大眼瞪小眼。

  这时,云倾松开沈姝莲的手,活脱脱像个小粉团子,手脚并用的往旁边的板凳上面爬。

  等她站在板凳上,已经气喘吁吁的了。

  小姑娘双手一叉腰,扬起精致可爱的小脸,一本正经的对那小二道:“我虽小,却也懂得什么叫众生平等,小二哥是看不起我们,还是看不起我们家靠地为生?你们酒楼门开两扇,自当迎客八方,今儿我们来了便是客,有客迎门,你们酒楼便是这样招待的吗?”

  别看小姑娘人不大,说起话来有理有据,还颇有气势,压得那小二傻了眼。

  他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堵得无话可说了?

  小二觉得窝囊,想找个人来替自己说说话,一抬头,瞧见自家掌柜站在二楼,从上往下看来,显然是在那里待了有一会儿了。

  “掌柜的,这小丫头牙好尖,小的被人欺负了。”

  忽然被人点了出来,站在楼上的少年负手而立,轻挑起眉梢。

  被一个比他小的丫头欺负了,他还好意思说?

  云倾这才发现楼上还有人,抬头看去,瞬间怔了怔。

  她年纪小,没见过太漂亮的男子,可眼前那少年又岂是能用漂亮两个字便可形容的?

  他只站在那里,浑身便透出一股卓尔不凡的尊贵气质,无需言语,便能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这仿若艳阳般华贵灼人的少年头上束有一根玉石做的玉簪,云倾眯了眯眼,发现那玉石是世间不可多得的极品。可玉石掩其芒,却不减光华。流光碎玉,衬得他风华绝伦,堪比谪仙清隽无双。

  这人……好危险啊!

  她往后退了两步,忘了自己站在椅凳上,长长的空木板凳忽然翘起了一头,小小的身体往下一倒,朝得却是地面方向……

精选推荐
一城天晴一城雪

一城天晴一城雪

灵灵犀-奇迹小说家

连载中· 73.58万

她是靖康皇朝第一将宁国公霍镇宇的长女千金。容颜倾国而不自知,聪慧过人却不欲人争.三岁便因一语箴言被送往山上抚养。十年后下山回府的雪晴,终于开启了她不平凡的命运,她一身武艺想行侠仗义,却敌不过一纸圣旨被迫嫁入端王府。至此,皇上的老谋深算,太子的清朗温柔,端王的冷峻威严.憨直骄横的楚湘王与深藏不露的荣国公之子孙天翎......     许下了承诺,相信了誓言,雪晴披甲上阵倾力相助,成就了一代明君。爱恨纠缠,情痴一世……  这一世,她是谁心头融化的那片雪,     这一世,谁又是她眼眸中的那片晴。

高端局!玄学大佬被迫选妃

高端局!玄学大佬被迫选妃

四叶草

连载中· 160.16万

玄学大佬苏芊洛一朝重生,成了苏国公府天煞孤星的真千金。 无奈假千金人美声甜才华横溢,将苏家上下哄得团团转。 苏老夫人:你妹妹身子弱,受不住摄政王的煞气,选妃你去。 苏国公:你妹妹京都第一才女,你出门尽量少开口,免得丢她的人。 国公夫人:你一回来,就抢了你妹妹嫡长女的身份,对她好点怎么了?太子约你,让你妹妹去…… 假千金:纵使你是国公府血脉又如何,这国公府不一样是我囊中之物! 苏芊洛:笑死,一个气运到头的破落国公府,谁爱要谁拿去! 摇身一变,人人避之不及的天煞孤星竟成摄政王府团宠。 驱邪祟、除恶鬼、堪风水、布灵阵…… 卜卦问医,武绝天下…… 摄政王笑眯眯:我家小王妃,实在是过于能干了些!

我是奸臣白月光

我是奸臣白月光

且清

连载中· 16.75万

那日,于尸横遍地中见他,那位权倾朝野的宦官,亦如传闻无差—— 雷霆手腕,狠绝冷血,一声令下便要了所有人的性命,仅把江慈从死人堆里捞了出来:“记住了,你能活着,是本官赏的。” 万军之下,江慈抓过他的无相剑抵在自己脖颈,惨淡笑问:“总使大人,若我把这条命还你,可以放我走吗?” 燕青慌了,徒手去夺剑刃,手掌被生生割破,鲜血淌满衣袍,他却视若无睹,只红着眼下令:“放她走!” 再遇时,燕青九死一生,拖着残败不堪的身子,将奄奄一息的她从敌人手里拼命夺回,藏于身边,细心呵护:“我后悔放你走了……”

鬼帝独宠:神医狂妃,不好惹!

鬼帝独宠:神医狂妃,不好惹!

金淼淼

连载中· 164.50万

【重生,复仇,甜宠,爽文,玄学】前世,齐星月因仙灵之体而被丈夫豢养为药人,受尽折磨而死。重生后,面对太子的求婚,齐星月指着街上衣衫褴褛的乞丐,不屑冷笑道:“我就算是嫁给他,也不会嫁给你!”此言一出,世人皆惊,所有人都认为齐星月脑子进水了,居然放弃了太子,自甘堕落要与乞丐为伍。殊不知,卑微乞丐,实则是她的救命恩人,是那九天之上最为神秘的神王!

直播算命太准,全网蹲守吃瓜

直播算命太准,全网蹲守吃瓜

荷衣

连载中· 115.38万

【玄学+直播+爽文+悬疑+脑洞,感情线弱】修仙界满级大佬渡劫失败,穿成被渣男骗钱害死的小可怜。为了生存,桑非晚开始直播算命。屌丝问:“我什么时候能和女神结婚?”桑非晚:“你以为的女神其实是个抠脚大汉。”第二天,新闻就爆出了某猥琐男乔装女性网络诈骗案。富二代跑来踢馆:“算算我下顿吃什么,算不准就滚出直播圈。”桑非晚:“吃翔。”网友们哄堂大笑,坐等桑非晚打脸。结果……成功吃翔的富二代输的心悦诚服:“从今以后我认你当祖奶奶,谁敢惹你,我用钱砸死他!”一段时间后,桑非晚在某综艺和渣男前男友狭路相逢。前男友说:“你又想蹭我的人气,不要脸!”已经是顶流的桑非晚轻蔑一笑:“我掐指一算,你很快就要塌房了,有多远滚多远!”

快穿系统:攻略反派男神!

快穿系统:攻略反派男神!

小酥糖

连载中· 158.50万

【系统,反派,病娇,甜宠,1V1】婚礼现场被砸死,叶繁星绑定了一个反派攻略系统,只要她攻略反派,不但可以重生,还可以在各个世界沉浸式体验拥有不同类型完美老公的感觉。被甩过99次的叶繁星瞬间心动,一口答应。结果刚进入第一个世界,她就恨不得死了算了。坑爹啊,这些性子扭曲腹黑的病娇,谁他么的敢要?系统:(*^▽^*)反派可怜巴巴:繁星,你不要我了吗?叶繁星:……这谁挡得住啊?

重生之美人归来

重生之美人归来

甄惜

连载中· 227.90万

她,身份神秘莫测,武功深不可测,绝美的容颜倾国的相貌却为她带来了无数的阴谋杀机。高高在上的帝王为了得到她阴谋算计坏事做绝,不惜剥去她所有的能力。失去了武功的她在黄金的豪华牢笼为了破除禁锢也为了心爱之人,刺入自己的心来换取另一个身体,一切都要从这里开始……

冷皇独宠:天才小萌妃

冷皇独宠:天才小萌妃

七里瑶

连载中· 210.27万

被未婚夫和亲弟弟挖心惨死,墨倾城自爆而死,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白貂,还不小心得罪了某冷血皇帝。“敢弄脏孤的衣服,便剥皮抽筋做成烧烤罢!”墨倾城果断认怂,放弃节操求饶。某皇听了凤眸微眯, “不过这么瘦应该没几两肉可吃……”墨倾城疯狂点头: “没错没错!”然而下一刻某人却继续道: “但皮毛雪白光滑,看着不错,做个围脖应当不错!”墨倾城:……不带这样的呜呜呜!陛下,求放过啊。

穿越新婚夜,偏执王爷疯狂求亲亲

穿越新婚夜,偏执王爷疯狂求亲亲

陌玉

连载中· 286.39万

【绝对甜宠+1对1+医妃+双强宠+打脸爽文】凤明薇一朝穿越,成了北齐貌丑无能的小郡主。从前娇纵霸道,仗着父王权势滔天,有五个哥哥保驾护航,竟敢强嫁北齐第一战神。不想一天家道中落,从云端跌落泥潭。白莲花想算计她身败名裂?家族陨落人人欺她?家人要救,大仇要报,皇权欺我,他日涅槃归来,让你高攀不起。但是那个要对她爱搭不理的男人,却一路穷追不舍的追她到西北,堵住她:“薇宝,你落东西了。”凤明薇:“没有落。”慕容骁:“有,你落了本王,还有……”男人身后冒出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娘亲,还有我们。”凤明薇:“……”小剧场:烈王年少时因为一个小姑娘堕入黑暗深渊,名声狼藉,从此变得偏执冷酷,残忍无情,不再信任任何人。在黑暗无光的地牢里,无数个夜晚,他都是念着她的名字才能入睡。他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她生不如死,亲手杀了她。可是后来,他再见到她时,却是心软了,下不了手,只能抱着她:“别离开我。”重点:【又美又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