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茉莉—微光之城(上)

茉莉—微光之城(上)

茉莉—微光之城(上)

作者: 遇水成冰
已完结都市幻想现代言情

102.42万 字   |99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七十三章 终章|更新时间:2024-03-14 22:39:24

作品简介
目录 (323章)

如果那一晚,她,跳下了滨江河,也许故事就不是这般的。在她最痛苦无助时,却被一个无心的夜钓者默默的守护着。这让她寒凉的心升起一阵暖意。想起曾经在网络上的一段话“这个世界上有人在默默的爱着你。”他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不八年前他们的故事就已经开始了。

契子

血祭台

银发如雪,凤冠嫁衣迎风飘飘。正淳远英双目紧闭,苍白无血的唇紧紧的抿着。凌空架在血祭柱上的身体被巨大的铁索锁着。悬挂着的手腕脚腕处已经被利刃割开,鲜血顺着血祭柱的血槽慢慢汇聚向脚下的血祭台中央。

高耸入云的血祭台边上站着一个身着一身大红喜袍的黑发男子,高大的身形背对着祭台上的正淳远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淳儿,放弃挣扎。你一人,换我族人千世为人,我没得选。我必须以我的族人为重。”

随意飘散的雪花在空中迎风飞舞,漫天的飞雪犹如一只翩翩起舞的仙子,哀怨的轻轻舞动在这天地间。

血液的味道竟然闻不到一丝的血腥味,反而弥漫着茉莉花恬淡中带着丝丝苦涩的香气。

血祭台上的正淳远英猛地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眸,苍白无色的脸上满是愤怒,厉声吼道:“东英正淳,你不怕报应吗?你连你的名字都是我赐予你的。你以为我流干我的血,你们就能如愿以偿吗?”强大的气场,愤怒的声音在空气凝结。

“淳儿,我对不起你。但请你理解我。”东英正淳转身望向血祭台,悲伤决绝的眼泪顺着英俊的脸颊滑落。

正淳远英的嘴角轻轻的一抽,狠厉的叫道:“我理解你,你的族人千年为人,那我的族人呢?他们就活该被你屠尽灌满这祭台吗?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我恨!我恨你!”

猛的一抬头,猩红的双眼泛着红光正对上血祭台下东英正淳忧伤的神情。就是这忧伤中带着一丝霸道的神情的男人,趁着他们喜宴,屠尽她的族人,连襁褓中的幼儿都不放过。

如不是三年前茉山巫灵战神正淳止战受天命带着一批人去莽荒之地开辟新的生活栖息地,所有人都不能幸免于难。

“错!一切都是错!我的错!我不该信你,不该爱你。我的错!啊!”正淳远英想着昨晚那惨死的茉山族人们,突然疯狂的哭叫了起来。

台下的东英正淳无力的摇了摇头。神情温柔的看着血祭台的正淳远英说道:“淳儿,我是爱你的,但我不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正淳远英突然仰天狂笑起来,用尽力气吼道:“你也配说爱,你也配拥有我的爱,你不配,永生永世都不配。”

“你别忘了,我是巫灵之主,我的巫灵就算散落在世间的任何角落也可以自行凝聚,就算你用我和我族人的血换你族人千世为人,一但我的血重新凝聚,你们一样逃不过灭族的命运。”

正淳远英清楚的知道她的血是可以重聚的,但她族人都是些普通人,只有一世为人的机会,却被这些无耻的恶徒直接剥夺了生的权利。

“淳儿,我!”东英正淳伸出手,却又重重的放下,叹了一口气,朝着旁边的站着的八人挥了挥手,八人立马盘腿坐下一起朝着血祭台上的正淳远英发力,正淳远英的血液快速的漫过了血祭柱,身体也开始慢慢的干瘪下去,雪白的银丝慢慢的失去了光彩。

“我正淳远英以我巫灵之血向天诅咒,海人一族千世万世,世世半生为人,半生为魔。世世魔灭人复。”正淳远英话刚落音额间处便出现一滴鲜艳的带着金光的血滴,快速的在额间变化成一朵红色茉莉花状,片刻间金光便把整个血祭台照亮。

血槽里的鲜血在金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金光,血液快速的在祭台上汇聚在一起。汇聚的中心慢慢形成一张金卷慢慢展开。上面密密麻麻的金字慢慢显现在金卷上。

“巫灵卷!”八人齐声叫到。

这巫灵卷是用巫灵之主的血液凝聚而成,每一世的巫灵都会继承上一世巫灵的所有记忆和能力。

“灵卷出,巫灵灭。”

这巫灵卷现世之时,就是这一任巫灵之主离世之时。

“淳儿,不要怪我。”东英正淳朝着正淳远英一摇头,身体轻身一跃,便站在了正淳远英头顶处。

“血祭开始。”东英正淳那浑厚的嗓音在正淳远英的头顶响起。紧接着血祭台四周原本站着待命的八人同时从身体里发出一道光而东英正淳一个倒转一手撑在了正淳远英头顶。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正淳远英压迫的死死的仰着头两眼的红光随着时间的流失慢慢的失去了颜色。

两行清泪缓缓的从眼角滑下。

“淳儿,不要怪我。”东英正淳看到正淳远英的眼泪时张了张嘴。

正淳远英眼前闪现出她来这一世。“原来他负我如此之多。原来他从来都只为我身上的巫灵之力和巫灵血。”

“我成全你。”正淳远英闭上眼睛,头顶的红色光圈慢慢扩大。她把全身的巫灵之力全部倒灌入东英正淳的身体。接受到巫灵之力的东英正淳心中一阵狂喜。有了这巫灵之力,他就可以开启巫灵卷。让他东英一族成为这片大陆的主宰者。

就在巫灵之力快要传输完毕时,正淳远英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发尾一扬,发尾化为利刃直插东英正淳双目。

“啊!我的眼睛。”随着东英正淳的一声尖叫,血祭台铁索断裂。正淳远英的身体如同一朵残花慢慢的飘下祭台。

“王!”随着身体慢慢的飘落,八个人顾不得落在祭台上的正淳远英,立刻轻身飞向在空中捂着脸痛苦撕叫的东英正淳。

“东英正淳我诅咒你。千世万世,目不能视,永世爱而不得,情深而无所归宿。你永远也别想知道巫灵卷里的秘密。永远也别想在见到我。”说完一抹额间灵血直接滴在了巫灵卷上。上面的字迹马上消失,只留下一张空白的巫灵卷直接掉落在祭台上。

“东英正淳,千年后,巫灵之血重聚,我必复这血海深仇。”声音在祭台上凌冽的响起,正淳远英用尽全力站起来,逼出额间最后一滴灵血一挥手灵血变成一道金光直接消失在远处。

正淳远英慢慢的身体化着朵朵带血的茉莉,随着金光射出的方向慢慢消失在空气中。原本泛着金光的血祭台随着正淳远英消失的身体也逐渐失去了颜色,干涸的暗红色血迹印在祭台上。原本冰封万年的邙山雪岭,顷刻间死寂般消失了。

“我的眼睛。我的淳儿!”东英正淳被八人扶着站在了正淳远英消失的位置。东英正淳用力甩开扶着他的几人,在正淳远英消失的地方摸索着。

“淳儿。你就这么恨我吗,我的爱是真的啊,真的啊!”东英正淳双膝跪在了消失的地方,仰天长啸一声瞬间原本的一头乌发便如白雪般。

“王,你的头发。”站在东英正淳旁边的一个女子惊叫道。

“淳儿,对不起,我错了。”说着东英正淳重重的倒在了血祭台上。

百年后

“王,我们利用海灵孕育的族人,超过百岁都会变成半人半海人模样,保有人类意识,却不能见阳光,无法行走,只能在特殊的泉水中浸泡生活。难道这就是让我们变成不老不死的怪物要付出的代价吗?”一身米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站在东英正淳旁边。满脸满眼都是失落。

海人一族,为了不被灭族,只得利用血和本身的海灵之力在人类中挑选和同化人类。但这些年,所有被同化的人类都会变成半人半海人的怪物。在这样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东英正淳手中握着一对紫荆花藤状的龙凤镯喃喃自语道:“这本来是要给淳儿的。但我还没来得及送出。如果不是她后背的血茉莉,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就是圣巫。她是有多恨我,才会弄瞎我的眼睛,让我在这万世的黑暗中独自苟活。”

百年容貌没有一丝变化,除了那一头雪丝和空空的眼眶什么都没有变化。

“是该作出抉择了。”

说着东英正淳转身从身旁拿出一个盒子,转手递给站在他旁边的东英平亭说道:“东英平亭听命。从即日起命人以这空白巫灵卷为根基作东英皇万世录,把所有巫灵重生有关的所有信息转化成独有的文字记录下来。千年后,我会以海灵作为我的双眼,重见这世间光明。以我体内的巫灵之力开启这万世录。”

“同时作一本附录以守护者寻找散落在世间各地的巫灵,为千年后淳儿的降生铺路。既然这债是我欠下的,那就得由我来承担。”说着东英正淳慢慢走近血祭柱,轻轻的用手指抚摸着这根曾经沾满正淳远英鲜血的柱子。

“是!属下立刻去安排。”东英平亭马上恭敬的弯腰问道:“王还有别的吩咐吗?”

“恩。”东英正淳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没在说话。

东英平亭看着东英正淳点头,便侧身站在了他的身旁,等着东英正淳的指示。

良久后东英正淳突然缓缓开口说道:“淳儿,千年后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我绝不再负你。”

东英正淳转身朝着祭主柱盘腿坐下。用尽身体的能量凝结成一个胎灵捧在了手心轻声说道:“平亭,淳儿的诅咒已经开始了。我们从她身上所得的迟早都要还给她的。这是我用海灵之力凝结而成的胎灵。参与血祭的八人也都各自凝结胎灵,等待千年后的重生。”说着东英正淳便把凝结好的胎灵递给了东英平亭。

“王,这?”平亭接过胎灵,惊讶的不知所措。

“我们千年后在见,淳儿!”东英正淳轻轻的谈了一口气。从怀里取出已经被封印的巫灵卷摸了又摸。

“平亭,把这个埋在血祭台下面,千年后找到淳儿,我便来取了给她。”说着直接用光环凝结成一个木盒,仔细的取出丝帕把镯子包好放进去,递给了东英平亭。

“即日起所有族人往血祭台向西五千里迁徙,全部迁到深山中去。在那里有一湾适合我们生活的泉水。”说着东英正淳直接从血祭台一跃而下,顺着粗大的铁索轻轻的站在了山谷处。

“斩断铁索。”说完快速的转身消失在了山谷中。

斗转星移,日月变化。

东英皇以九个人之力为守护者建造适合他们生息的地方,并教会他们用胎灵以人类女子寄生的方式一代一代艰难的传承并守护禁区秘密。

并立下避世咒,所有族人必须在完全变成海人前回到禁区生活,不可扰乱世间秩序。并在禁区外面建立了一个相对完善的适合人类和海人聚集生活的场所。

一千年的沧海桑田,一千年的世间轮回。原本的血祭台因日月的侵蚀已经完全变了模样,除了那高耸残败的血祭柱和已经风华得无法辨认的祭图宣示着千年前这里曾发生的一段惨烈的故事外,什么都不曾留下。

而东英皇后人以这单脉的传承方式得以存活于世。

精选推荐
一见燃情:许少乖乖跟我走

一见燃情:许少乖乖跟我走

让我康康

连载中· 107.56万

母亲死后N年,渣爹给她找了个六十多岁的老公说:“公司有困难,你就帮爸爸个忙而已,还能当阔太太,怎么就不可以了?”“可以,不过你得先帮我一个忙!”渣爹问什么忙,她答得理所当然,“下去地府问问我妈同意不同意啊!”想卖她,也看看她是不是软柿子,她转身就找了个牛郎。只是谁能告诉她,一觉醒来牛郎摇身一变成了许家大少爷。还甩不掉了!既然如此,许少要不要考虑跟我入赘抢家产?

不装了,傅总天天想复婚

不装了,傅总天天想复婚

双尾鱼

连载中· 179.71万

前世,姜暮楚成了傅云骁追求真爱路上的绊脚石,让傅云骁对她厌恶到了见死不救的地步。 重生后,她幡然醒悟决定将悲剧扼杀在萌芽阶段,决心跟傅云骁离婚。 可傅云骁却不按常理出牌,变成了前夫,却化身舔狗,换着花样来讨她的欢心,甚至抛弃了他深爱的白月光。 姜暮楚不为所动,冷言冷语,“傅总,什么时候多了当舔狗的兴趣爱好?” 傅云骁厚着脸皮拥她入怀,“为了追老婆培养的。”

魂元觉醒之晏霖传

魂元觉醒之晏霖传

史前蜗牛-奇迹小说家

连载中· 120.49万

晏霖和李侘是一对来自宇宙的种子,但他们并非外星人。他们忘却了前世今生,投生在不同的家庭,经历各自的人生。大学毕业后晏霖的前途本来很光明,却因遭到不明袭击生命垂危,彼时完全陌路的李侘恰好在同一家医院住院,终究是命运的安排,两人终于相遇。晏霖的案件调查深陷迷雾,而且超出了正常人类的范畴,李侘一念向善决心帮助晏霖查明真相。在调查过程中,他们逐渐结识了匪夷所思的人,经历了光怪陆离的事,重新认识了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伴随着调查的深入,两人也陷入了一种别样的爱情。当案情逐渐水落石出,他们的魂元终于觉醒之时,两人终究要面对来自内心的终极考验,他们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

先婚后爱:灰姑娘嫁入豪门

先婚后爱:灰姑娘嫁入豪门

一份麻辣不要烫

连载中· 2.80万

她被前男友无情地利用,送到了豪门大佬的床上。前男友为了陷害大佬的名声,企图用一段莫须有的桃色新闻,将这位权势滔天的男人拉下神坛。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计划会如此轻易地就被戳破。面对一群记者的追问不休,大佬却表现得异常淡定。他微微一笑,“她是我的未婚妻。”

热搜空降!玄学一姐靠捉鬼爆火啦

热搜空降!玄学一姐靠捉鬼爆火啦

茶茶来了

连载中· 191.01万

开局直播闭气? 我一玄学主播,跟你搞啥杂技演出! 卿九安刚穿越,就发现自己堂堂玄门一姐,竟然在跟人直播pk闭气,对方恶运缠身,直播间一系溜水军。 卿九安:若解救不及时,危矣! 弹幕水军:【装什么装,只会演戏蹭热度】 【别是怕别人赢你,故意诅咒别人吧,真恶毒】 【超管封她,有人弄虚作假】 pk本人出来申明:刚才意识全无,全靠安姐解救。 弹幕水军:…… 卿九安发现,直播捉鬼这个行当,属实靠谱,不仅能发挥自己的专业,还能提升灵力,重返修真界。 卿九安:开干! 弹幕水军:【跟着安姐干,直播吃瓜赚大钱】 卿九安:……

蛊娘:我收到了前任遗书

蛊娘:我收到了前任遗书

乐乐茶

连载中· 318.16万

分手两年,临近毕业我收到了前男友寄来的包裹。 一张银行卡,一本房产证,还有一份遗书。 他说:佳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或许已经死了…… 我是俗气的女人,为了心安理得的收下这些东西,我决定再次回到前男友的家乡,一个偏远的苗族村落,给他收尸。 可再次回到那里,山下的人却告诉我,村子里的一切早在六十年前就消失殆尽,而村口曾经用来祈求五谷丰收的牛头桩竟也变成了人头桩……

霍总,夫人问你后悔了吗

霍总,夫人问你后悔了吗

千音音

连载中· 226.81万

“赵小棠,给你三千万,马上跟我儿子离婚!” 重活一世的赵小棠人间清醒,毫不犹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名字,仿佛多一秒钟都是对三千万的不尊重。 看着卡里的7位数,赵小棠开启开挂人生。 突然有一天,她跟霍聿修的离婚协议书在网络上曝光。 原因竟然是:男方性无能! 晚上,赵小棠被堵在电梯里,男人嗓音低沉,“说我性无能,不然你替我证明一下?”

甜欲!顾二爷他总掐我桃花

甜欲!顾二爷他总掐我桃花

惜雅

连载中· 194.68万

未婚夫车震上热搜,楚念选择报复回来。 成年男女各取所需,目的达到,楚念拍拍屁股就想走人,顾珩暴虐,“玩完就走?” 顾二爷凶起来,小白兔楚念瑟瑟发抖,但她知道顾珩很好哄,小嘴一啵,轻轻松松的拿捏了。 顾珩以为楚念是小白花,但后来他才发现她是设计界大佬,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走向世界t台时,张扬如荒野玫瑰。 楚念一夜爆火,顾二爷明面按兵不动,背地一朵一朵掐桃花。 绯闻传出,记者采访楚念—— “楚小姐,请问您和顾二爷是什么关系?” 楚念刚接过话筒,某珩抢先道:“诸位都在,正好,那我当场求个婚吧!”

诱他破戒,权少宝贝太撩人

诱他破戒,权少宝贝太撩人

浅竹

连载中· 68.02万

吃,是门顶尖技术活,特别是白铭想吃的,是他的青梅裴琇。十八岁的白宇梦见把裴琇吃了!隔天她逃了。N年后被吃的青梅又逃了!转眼三年“报告市长,小姐在M市。”“掳回来!”“掳?市长,我…怕吓着小公子!”“…”妈的,这次她还敢拐了他儿子一起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