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长生仙游

长生仙游

长生仙游

作者: 四更不睡
连载中古典仙侠仙侠武侠

291.08万 字   |37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活人鬼修|更新时间:2024-06-20 23:22:16

作品简介
目录 (1406章)

一场意外将陈长生带到了一方仙侠世界,而他自身却被诅咒环绕,朝生暮死。至此之后,他每三年只活过来一天,继而继续沉睡,轮回不休。但却也因此被各路神仙误以为他是得道高人。机缘巧遇之下,他走上了修行之道,苦寻破解蜉蝣诅咒的方法。每次醒来,却又恍若隔世。秋风吹起,故人凋零。

第一章:生如蜉蝣陈先生

秋月坊坐落于大景南域,数十里间约莫有近三四百余户人家,虽说入户少了些,但却也尤为热闹。

坊市里人来人往,坐在街道旁的小贩喊着吆喝,酒肆里的老头正在给人打酒,脸上笑出了褶子,肉铺的屠夫正炖着骨头,企图以此来吸引来往的客人,来往的行人走在街上,时而驻足,时而又交谈几句。

“打酒。”

一双黑白皂靴踏入酒肆之中。

来者双手负背,着一袭青衣长衫,面容俊朗,有两缕发丝顺着脸颊垂下,腰间挂着一个葫芦。

“来嘞……”

酒肆的张老头答应了一声,接着便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见了来者之后,张老头却是顿了一下。

陈长生微微一笑,接着将腰间系着的葫芦递给了对方。

“你……”

张老头的话音戛然而止,他忽的僵住了,顿在原地。

陈长生看着面前的张老头,说道:“认不得我了?”

“当然……”

张老头吧唧了一下嘴,有些呆滞道:“认得!”

陈长生道了一句:“秋月酿,先上一壶,葫芦打满。”

“好…好。”

张老头答应了一声,接过陈长生的葫芦,接着便转身去打酒了,只不过相比起刚才他的神色中多了几分惧怕。

后来打酒的时候,他也有些颤颤巍巍的,似乎怕是有酒溅出去了,惹得这位‘陈先生’不高兴。

陈长生来到酒肆里坐下,张老头很快就将一壶秋月酿端了上来。

“先生您慢尝。”

张老头道了一声,眼里皆是敬意,还多了几分胆怯。

似乎是不愿意多跟这位先生说话,张老头转身就去给葫芦酒去了。

陈长生也不在意,接着便给自己倒酒。

酒水入喉,伴着阳春三月吹进酒肆里的风,他的神色之间也多了几分痛快。

他的目光扫向酒肆外面。

转眼又是三年,这几十年间,秋月坊也越发热闹了。

待张老头打好葫芦里的酒,坐在那酒肆里的先生已经喝了半壶下肚了,脸上也多了几分红晕。

“先生,酒打好了。”

“放这吧。”

“诶。”

张老头将葫芦放下之后就想走。

陈长生却是说道:“着急走做什么?坐下说话。”

张老头顿住了步子,尽管心里有几万个不愿意,此刻也不敢忤逆这位先生。

他小心的坐了下来,眼神里却是藏不住的胆怯。

陈长生笑了笑,说道:“有这么害怕我吗?”

张老头面露苦涩,说道:“我也一把年纪了,先生您就别吓唬我了。”

他的语气近乎哀求,更是有些无奈。

陈长生听后却是说道:“我一不是妖怪,二不是恶鬼,怎么又吓唬到你了?”

张老头看了他一眼,但却又很快挪开目光,他感觉浑身不自在,手砸在桌上,说道:“我十六岁初次见您,到如今有五十多年了,爹娘早已入土安生,我也六十有七,老的不成样子了……”

他抬起头,继续说道:“可陈先生你,却还是跟我十六岁时见你时一般模样。”

“这叫我怎么不害怕?”

张老头低下头来,不敢看这位先生。

陈长生喝了口酒,说道:“瞧你那怂样。”

张老头吭哧吭哧的,好像是想反驳两句,不曾想,却是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来你这除了打酒还是打酒,你见我几时要害你了?”陈长生说道。

这话倒是没错,陈长生每三年来一次,每次都是如此,上一壶,再打满一葫芦酒,有时候坐下闲聊几句,有时候打完酒便走了。

张老头回忆起这些年的诸多事情,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咬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先生您跟我说句实在话,您到底…是什么?”

他的目光看着陈长生,那副神色,却好像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陈长生倒是感到有些意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说道:“这回,你怎么又敢问了?”

张老头轻叹一声,说道:“我都老的不成样了,也没两年活头了,还有什么不敢问的。”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你我也见过不少次了,也算是老熟人了,你不妨先猜猜看,我会是什么?”

张老头张了张口,说道:“不敢猜。”

“我不怪你,猜就是了。”陈长生说道。

张老头思索了一下,咬牙道:“先生是妖?”

“不是。”

“鬼?”

“也不是。”

张老头吧唧了一下嘴,又问道:“那就是…神仙?”

陈长生还是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

张老头眼巴巴的看着他,不是妖怪,不是鬼怪,也不是神仙,那会是什么?他着实是想不到了。

陈长生抬起头看向他,说道:“是蜉蝣。”

张老头顿了一下,问道:“蜉蝣是什么?”

陈长生摇了摇头,说道:“什么都不是。”

实际上他并不是这里的人,只是一次意外将他送到了这里。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在于一个蜉蝣雕刻。

那次考古,在他接触到枚栩栩如生的蜉蝣雕刻之后,就发生了意外,眼前忽的黑了下来,整个人也晕了过来。

等他再一醒来,就到了这里。

没有机遇,更没有仙人指路,而且不幸的是……

他身上仿佛沾上了诅咒一般。

每三年时间,他只能醒来一天。

就好像是常人睡觉一般,只不过,他一睡就要睡三年,而在那三年里,陈长生也只有意识还是清醒的,但却感受不到自己的躯体,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能思考。

每次醒来,在太阳初生之时,到了日暮之际,他就会再次死去。

如同蜉蝣一般。

在他的世界里,醒来的时间也不过才十八天,但实际上此界却已过去了五十四年。

就如面前的张老头一般。

之前见他时候还是那个懵懂青涩的少年,一转眼却已经白发苍苍,步履蹒跚。

这一切,就如同厄运一般缠绕在陈长生身上。

……

张老头心中满是疑惑。

他想再问,可这个时候却又没了刚才那份勇气,再一感受,才发现自己背后却已冷汗直流,沾湿了衣服。

不敢再问下去了。

而陈长生到头来也没有解释所谓的‘蜉蝣’到底是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酒。

张老头就这么坐着,也不敢再说话。

酒肆里尤为沉默。

直到陈长生喝完了那一壶酒,这份沉默才被打破。

陈长生问道:“我记得,你好像不曾娶妻,所以也没个子嗣,对吧?”

“是嘞。”张老头答了一句。

陈长生接着说道:“就没想着把你这酿酒的手艺给传下去?”

张老头回答道:“如今世道好了,坊里岁数小些的都去外边了,又有几个乐意留下来的学我这手艺的。”

“那不成。”

陈长生摇头道:“你要是去了,这秋月酿,我岂不是没得喝了。”

张老头张了张口,说道:“您这不是为难我吗。”

陈长生笑了笑,道了一句。

“不为难你。”

酒也喝完了,他提起了酒葫芦系,起身似乎是要走了。

在陈长生起身的那一瞬间,张老头的心里也仿佛有快大石头落地了。

陈长生一只脚迈出了酒肆,却是忽的回头看向了张老头。

“三年后我再来。”

陈长生说道:“记得提早准备好秋月酿。”

“诶。”

张老头连忙答应了一声,说道:“先生您慢走!”

在他的注视之下,那位先生慢慢的隐入了坊间,再也不见了身影。

张老头长舒了一口气。

回到酒肆之后,他便瘫坐了下来,一阵恍惚,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精选推荐
仙域记

仙域记

西水三红

连载中· 160.41万

此世彼世,大道永恒!太古杀劫,轮回再起。一位凡间帝王凭借一块羁绊仙石飞升仙域,从此鱼跃大海,龙腾穹苍。从最卑微的下仙做起,历经重重血火洗礼,立誓要成为这片浩大仙域中真正的强者。然而强者之路上光影与灰暗并存,天才济济,波诡云谲,欲望比天高!当凌云大志崩溃,当搏天之翅折断,唯有破而后立方能绝地反击,而他的回归也正式拉开了仙域终极大秘的序幕!

惊芸传

惊芸传

余三味

连载中· 380.25万

九州天下,风云暗起。本是山野少年的木惊宇,却在机缘巧合下身陷其中。从年少时的身不由己,到后来的震惊天下。看他如何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古往今来的破碎仙人。能否破解一个个谜团,还这神州朗朗乾坤!

逐仚

逐仚

青衣潇然

连载中· 268.85万

九霄鸿蒙化神魂,倾覆乾坤落凡尘。手握天机夺造化,世间难容此般人。

别骂了,我真不会修仙

别骂了,我真不会修仙

肥胖的布偶

连载中· 86.96万

玄武大陆,以仙为尊。成为修仙者,当能成为人中龙凤。 所以在这个世界,为人父母,都希望自家儿女能够攀上仙门,光宗耀祖! 但……除了许知烟他的爹娘! 许爹:“我们就你一个儿子,万一你暴毙了怎么办?” 许娘:“老老实实娶妻生子,我们还等着抱孙子呢!” 作为一个穿越者,许知烟又怎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呢, 他说:“no! 这仙我修定了,耶稣也拦不住我!” 从此,许知烟开启了一段另类的修仙之旅,别人修仙靠努力,他修仙全靠运气, 跳个舞唱首歌就能提升修为的那种七彩运气! 某天,一个小女孩问他:大哥哥,可以分享一下你的修仙经验吗? 许知烟:记得多喝热水。 小女孩:呸! 渣男! 许知烟哭着脸:别骂了,我真不会修仙呀!

穿越成为魔法师

穿越成为魔法师

朝天官

连载中· 447.34万

叶多多一次意外,穿越轮回隧道,成为魔法师。 爹娘之仇,婚姻不遂,迫使他修炼魔法,成为四大洲响当当的魔法师。 报仇,雪恨,药物为尊,灵火为荣。 修魂力,展内力,固功力,复仇,是非恩怨,有那不败神话!

仙府种田

仙府种田

司徒明月

连载中· 275.15万

叶凌是一名出身贫寒的采药弟子,无意间得到一个蕴藏仙府的玉佩,从此踏上真正的修仙之路。在这座神奇的仙府里,有一间木屋、几亩灵田,和云雾飘渺的幽谷山巅。  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一边在修仙界中采药炼丹,一边在仙府里种田,其乐无边

这个神仙有点彪

这个神仙有点彪

檀清

连载中· 163.86万

本是公墓小保安,看到仙女坠凡间。这个仙女有点彪,一拳一个小阿飘。 稀有神元身上躺,三界妖王都来抢。天眼一开发了怒,妖精妖怪齐销户。 保安公司开上天,是神是仙都喜欢。保安公司开下地,众鬼像是吃了蜜。 大春小玉超了速,装逼犯贱停不住。你我一起做神仙,掀翻三界乐无边。

洪荒:通天!你徒弟又作死

洪荒:通天!你徒弟又作死

贩卖焦虑

连载中· 179.80万

萧易穿越到洪荒,成了一个刚要拜入截教的初代人族。激活了极品负能量系统,收集别人的负面情绪,就能够变强!从此,洪荒多了一个整日作死的截教大弟子。“师傅!大师兄又闯祸了!他把剑冢的剑都融了!说要做大宝剑!”“师傅!大师兄炼器炸了一座山,把藏书阁埋了!!”“通天!你徒弟又作死!把我的坐骑四不像吃了!!!”“通天!你徒弟把我侍女掳走了!!”“.....”通天整日惶恐,生怕自己大弟子闯祸...直到这一日,鸿钧出关,宣布封神大劫起。通天拒绝截教封神,以一敌五圣,截教面临大劫!往日只会作死的截教大弟子:“我不装了,我已成圣!” 

白日下的刺客

白日下的刺客

春水煮茶

连载中· 523.26万

修行是为了什么?在他六岁被抓去隐谷后就有了答案。作为一名刺客,他学的是杀人技,爱,就爱得彻底,恨,就恨得凛冽。恣意行事,无愧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