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逍遥小贵婿

逍遥小贵婿

逍遥小贵婿

作者: 堵上西楼
连载中架空历史历史军事

257.31万 字   |34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更新时间:2024-05-29 17:28:50

作品简介
目录 (1130章)

本书又名《被退婚后,我诗仙身份曝光了》。李辰安穿越至宁国成了被赶出家门的弃子!这身世实在有些悲剧:三岁启蒙至十一岁尚不能背下三字经,后学武三年依旧不得其门!文不成武不就遂放弃,再经商,三年又血本无归。他就是街坊们口中的傻子,偏偏还遇见了狗血的退婚。面对如此开局,李辰安淡然一笑吟诵了一首词,不料却进入了贵人的眼,于是遇见了一些奇特的人和事,就此走出了一条波澜壮阔的路。“若是问我的理想,我真的只是想开个小酒馆赚点银子逍遥的过这一辈子。”“若是问我而今的成就……其实都是他们逼的。”“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许多美好的、悲伤的,精彩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第一章 画屏东

宁帝国昭化二十三年三月初三。

江南行省。

广陵城。

……

春光明媚,正是踏春的大好时节,画屏湖的湖岸游人如织。

都是些俊男俏女,那些俊男多为仕子打扮,身着质地极好的长衫,头发打理的油光水亮,手里还握着一把折扇,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一个个神采飞扬,摇头晃脑的评论着近日在广陵城传扬的某首诗词歌赋,慷慨激昂间颇有一丝指点江山的味道。

可那小眼神却出卖了他们。

他们的小眼神总是在不经意间偷偷的瞄一眼某个俏丽的姑娘。

李辰安咧嘴笑了起来,“春天来了,又到了禽兽们躁动的季节。”

他不再理会那些文人学子们,抬步沿着画屏湖而行,穿梭在俊男俏女之间,不知不觉来到了画屏湖的东畔。

这里人少。

清净。

还有一座名为烟雨的凉亭。

亭中无人,正好歇脚休息一下。

坐在了烟雨亭中,李辰安又看向了画屏湖,这时候才轻声的叹息了一声:

“看来,我真的回不去了!”

“只是这原主的身世……!”

原主也叫李辰安,广陵城竹下书院院正李文翰的长子。

这李家在广陵城算不上大富大贵,却也是极为有名的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当然有着更多的规矩,比如家族的子弟首先追求的是学问。

可偏偏原主对此毫无天份。

他三岁启蒙至十一岁尚不能背下三字经!

后学武,跟随广陵拳师郑浩阳习武三年依旧不得其门!

文不成武不就遂放弃,再经商……这已经是他父亲低得不能再低的底线了!

在广陵城的二井沟巷子购买了一铺子开了一家食铺,维持了三年便倒闭,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其父李文翰气得是七窍生烟,用毕生的积蓄给他还了债,受不了小妾在他耳畔吹的那些风,在半月前将原主赶出了家门!

紧接着发生了一件狗血的事。

广陵富商沈家前来退婚,那是一桩娃娃亲,或许沈家赌的是李辰安能够高中状元——

广陵李家在宁国的名声极为响亮,因为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这样的传奇故事就发生在李家,只不过并不是李文翰这一脉,而是李家的长房和二房。

当然,他们而今都不住在广陵城,而是在京都玉京城。

在沈家看来,就算是排队,接下来这气运也该轮到李家的三房,却没料到这三房的长子是这样一个无能之辈,当真是瞎了眼,差点偷鸡不成蚀把米。

沈家现在退婚李家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同意,于是这事在广陵城闹的沸沸扬扬,李家出了个傻子的消息自然也流传开来,一时之间李辰安这个原本默默无名的名字倒是弄了个家喻户晓。

李文翰颜面扫地,将原主唤回好一通训斥。

十日前,原主郁郁而终,李辰安来到了这里。

没有人知道曾经的那个李辰安死了,当然更没有人知道而今活着的这个李辰安已经换了一个人。

李辰安对那些昔日恩怨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终究是个外来者,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人和他并没有太多的关系。

“也好,这里虽然落后,却比起前世清净一些。”

“嗯,也清闲一些。”

如此想着,这十余日来一直郁结的心情豁然开朗,于是,这及笄的画屏湖在他的眼里便多了几分灵动的色彩。

尤其是画屏湖上飘来了一艘画舫之后。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三层楼高的画舫,画舫的前面插着一只高高的旗杆,旗杆上飘荡着一面鲜红的旗子,旗子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大字——钟离!

这是个复姓,隐约记得这个姓氏在宁国地位极高。

至于怎么个高法,原主颇为木讷,还很是自闭,对此也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这同样与他无关,甚至在这时候整个世界都和他无关。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看客。

比如现在,他就看着那画舫,觉得阳光下那画舫挺美。

飞檐楼阁雕梁画栋,看上去很是气派又不失优雅。

可惜的是那些挂着湘妃竹帘的窗尽皆紧闭,若是那竹帘能够半卷,那半卷的竹帘里有一个俏丽的正在弹奏着琵琶的姑娘,那才是最美的。

就在李辰安如此想着的时候,亭外有脚步声传来。

他转头看去,便看见两个人正朝着这凉亭走来。

前面那人年约十六七岁,个子不高,大致一米六的样子,不过面容姣好,穿着一袭雪白的云纹长衫,腰间系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头发束起,戴着顶镶玉小银冠。

他的身后是一清秀的青衣小厮,手里提着一个三层的食盒。

这主仆二人在距离凉亭三步距离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前面那少年似乎未曾想到这偏僻的烟雨亭里会有人,他抬头看了看李辰安,眉间微蹙了一下又迅速展开来。

他身后的那小厮正要上前,他却刷的一声打开了折扇摇了摇,另一只手背负在身后,抬步走入了烟雨亭中。

他坐在了李辰安的对面。

此刻的李辰安视线却又投向了画屏湖上,毕竟盯着一个陌生人一直看这很不礼貌,何况这陌生男子实在是太过俊俏——

他生的唇红齿白,肌肤白里透红仿佛吹弹可破。

再加上那双柳叶般的眉,和眉下的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还有鼻孔里嗅到的那一丝淡淡的如兰芳香……他差点以为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所以刚才李辰安多看了这少年一眼,第二眼落在了他的胸前,嗯,八百里平川,是个男人。

长得很漂亮的少年男人。

就是有点娘。

那俊俏男子此刻却打量着李辰安。

除了身材略显高大魁梧之外,李辰安的穿着极为普通,就是一件青布麻衣,还有两个补丁。

另外……那男子看的是李辰安的侧脸,嗯,侧脸比较立体,鼻子很挺,那道浓眉如剑很是精神。

有精神的少年多了去了。

俊俏男子对李辰安失去了兴趣,他也抬头看向了画屏湖,湖面的那艘画舫此刻调转了船头忽然改变了航向,居然向这画屏东的那处码头驶来。

于是李辰安便看见了船首垂下的两道巨大的条幅。

右边写着:‘眼里有尘天下窄’

左边是空着的。

这应该是一副对联,只是这上联显得有些小气,似乎在发泄着某种不满,却不知道为何没有写下联。

李辰安沉吟片刻饶有兴致的诵读了出来:

“眼里有尘天下窄……胸中无事一床宽。”

这下联他随口而出,其实是合了他现在的心境,却令那俊俏公子吃了一惊。

“这位兄台……”

俊俏公子这时候说话了,李辰安回过头来,又被那张脸给惊艳了一下,视线自然的又落在了那男子的胸前。

似乎感受到了李辰安那两道目光之重,俊俏男子的那张脸蛋儿忽然一红,他瞪了李辰安一眼,李辰安歉然一笑,“啊,不好意思,公子之俊世间罕见,在下倒是孟浪了。”

俊俏男子未曾料到李辰安主动道了歉,他的视线扫过了李辰安的脸,李辰安眉间安然,双眼澄澈很是中正坦然,并没有丝毫亵渎的味道,反而是与他这年岁不太相符的沉稳。

他又摇了摇手里的折扇以掩盖刚才的窘态,却又好奇的问道:“兄台这下联极好,是兄台刚刚所想?”

李辰安点头,笑道:“有感而已,让公子见笑了。”

这可不是见笑!

这人随口而出的下联简直就是绝对!

若是这人将这下联呆会呈送给钟离府的人,他定能在对联这一比试中拔得头筹。

若是他再能够在诗词上夺魁,他就能成为钟离府上的姑爷!

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之事!

尤其是对前来参加今科春闱的那些学子们。

“兄台也是前来参加科考的?”

李辰安摇了摇头,他才来这世界十天,哪里有那本事去参加科考?

他压根就没想过科考,因为那样很累,他只想赚点小钱过那闲适的小日子。

毕竟是个局外人,又何必入戏太深。

显然李辰安的这举动令那俊俏公子有些意外。

他又看了看李辰安,指了指那艘画舫,问道:“这位兄台,可知今儿个钟离府的三小姐在画屏湖以文会友……说是以文会友,但在广陵城所有人看来,恐怕是钟离府为三小姐招亲。”

“这对联便是第一道门槛,若是下联对的好,便能受邀上那画舫……以兄台刚才这下联,定能成为座上宾。”

“钟离三小姐可是这广陵城的第一才女,还生得貌美如花,你看广陵城的那些才子们一个个趋之若附……你为何独坐此处还如此淡然?”

“哦,”那俊俏公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模样,“我知道了,公子本有大才,自不屑与他人为伍,看公子年岁不过十七八……这便是腹有万卷书胸有千山竹!”

“只是以公子之才为何不愿去参加科考呢?”

“当今陛下惜才,能为陛下尽忠,能为大宁帝国效命,这不是读书人本应该去追寻的么?”

李辰安嘴角一翘,觉得这俊俏公子想的有些多,话也有些多。

他喜欢清净,此刻向这里涌来的人越来越多,所以他决定离开,于是站了起来,对那俊俏公子说了一句话:

“公子看走眼了。”

他抬步向亭外而行,又道:

“人生只似风前絮,

欢也零星,悲也零星,

都作连江点点萍。”

他跨出了亭子。

“我本野草,无意争春。”

俊俏公子眼睛一亮,他看着李辰安的背影,“公子贵姓?”

“相逢何必曾相识,”李辰安背对着他摆了摆手,忽然想起对方那一身行头显然不是天涯沦落人。

“再见!”

他走入了涌来的人海中。

仿佛逆流而上。

看上去有些孤独,也有些孤傲。

俊俏公子怔怔的看着那渐渐消失的背影,忽然对身后的小厮吩咐了一句:“纸鸢,命玉衡跟着他!”

“殿下……要不要查查他的底细?”

“不急,晚点让丽镜司去查,你记得莫要让玉衡惊扰到他!”

“奴婢遵命!”

叫纸鸢的宫女转身而去,烟雨亭中,宁帝国四公主宁楚楚面朝画屏湖负手而立。

那双美目流转,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并不是惊艳于李辰安展露出来的那些许才华,而是……

这人,挺有趣。

若是他成了钟离府上的姑爷……这会不会更有趣?

精选推荐
将门枭虎

将门枭虎

江左俊杰

连载中· 338.63万

雇佣兵穿越到大楚国,成为百户所军户吴年。家里头穷的叮当响,还有一个每天被原主暴打的童养媳。北边的蒙元人渐渐强盛,频繁南下劫掠,大楚国朝不保夕。

一品布衣

一品布衣

李破山

连载中· 321.49万

【战争+热血+历史】“牧哥儿,你要老婆不要?只要你开金口,我待会给你送来。”当市井小无赖,遇上逃难富家女。穿越一场乱世,老子刀弓仗马,保护家人活下去。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马龙藏海

连载中· 406.41万

被废、被贬、惨死?李承乾表示,这个三连击套餐,小爷不吃。二十一世纪的理工男穿越到大唐,成为太宗长子李承乾。他觉得既然不能当太子,不能当皇帝,那就当个平日调戏官眷抱姐姐们大长腿的熊孩子倒也潇洒。

大唐第一皇子

大唐第一皇子

雁北归

连载中· 194.93万

【大唐】+【种田】+【贞观】+【盛世】+【强国】李宽意外穿越到武德九年的大唐。正值帝位更迭,突厥南下。为了保住自己的家业,李宽决定指点亲爹如何趋吉避祸,积攒万贯家财,原地起飞!“爹,咱们来一起制作琉璃吧!”“爹,突厥的羊毛是个好东西,咱们要多多收购才行!”“爹,造纸印刷走起!”“……”一旁的李世民看着自己的亲儿子,如观天人一般。“朕的儿子居然如此厉害!”

寒门贵公子

寒门贵公子

太清公子

连载中· 27.68万

突然穿越古代。 祖上世代簪缨,显贵一时。 坏消息是。 那是十八年前的事了。 现在家门败落,他被卖到了昔日奴仆家里做奴才,百般欺辱。 林耀祖表示很方。 回首往昔,花前月下,‘小娘子别跑~’。 再看今朝,门口放哨,‘老爷夫人好!’。 为了混口饱饭,他当了贵妇人的洗脚小厮。 好消息是,老爷久在外地做官,府里只剩下莺莺燕燕的女眷。 贵妇人久在深闺,风韵犹存。 少夫人冰霜冷艳,风华绝代。 为了摆脱奴籍,重新做人。 他选择……不当人。 忍辱负重,等到他日鸠占鹊巢…… 呸!等到他日,一雪前耻!

大明:我真不想造反啊

大明:我真不想造反啊

铁骑绕龙城

连载中· 204.26万

魂穿大明朝,成了宁王世子。 一家人都是反骨。 朱裕心里很慌。 既然早晚凉凉,干脆放开天性。 做个大祸害,玩转大明朝。

极品风流假太监

极品风流假太监

火王之王

连载中· 498.61万

一觉醒来,竟穿越成前朝太子。开局看光柳贵妃!没想到她居然看中了我假太监的身份!还要我去和皇后贴贴?作为一名二十一世纪的杰出青年,又岂能任人鱼肉?...游戏后宫,好不快活!联合前朝权贵,推翻这狗皇帝!简介无力,更多精彩还请阅读正文...

逍遥小憨婿

逍遥小憨婿

皖南牛二

连载中· 439.64万

历史系单身狗秦墨穿越大乾,成了秦国公家的憨子世子。 本想斗鸡遛狗潇洒过一生,可大家都逼他! 秦国公:儿子,我求你,把公主娶了吧! 大乾皇帝:贤婿,你乃朕的福星,这大乾的驸马,你当也要当,不当也要当。 太子:我的好妹婿,没有你的扶持,大舅哥帝位不稳呐! 百官:秦憨子,我们跟你拼了! 异族:秦憨子乃我族最大之敌! 公主:秦憨子,你敢不要我,我就跟你拼命!

大夏第一假太监

大夏第一假太监

大内低手

连载中· 282.84万

陆风绰号小六子,魂穿大夏皇宫,成为一名身世离奇的假太监,被调入皇后寝宫后,没料到皇后娘娘这么美艳……宦官九千岁当政。皇帝被阉贼软禁!这局面,唯有抱紧皇后大腿,不料,竟阴差阳错得罪贵妃娘娘,被贵妃娘娘召见,后来发现贵妃娘娘竟然是……皇后娘娘:小六子,今晚不许去贵妃那!贵妃娘娘:小六子,今晚必须来本宫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