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镇海玉器

镇海玉器

镇海玉器

作者: 韩少泽
连载中寻墓探险悬疑灵异

13.79万 字   |1493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65章 番外:笔记回忆(五)|更新时间:2024-03-02 23:03:34

作品简介
目录 (65章)

《镇海玉器》是一部关于海洋悬疑探秘的作品。作品以海洋为背景,讲述了在改放初期八三案之后,一群探险家在深海中探寻未知世界的故事。 在这个深达几千米海底世界中,他们遇到了各种奇异的生物、复杂的自然环境和未知的风险……

第1章 海上禁忌

活人带玉讲究温润,完整,色泽透明,但有一种玉活人绝对不能轻易接触,否则大难临头。

这种叫做海沁玉。

这种玉一般被海水沁成一种淡青色,呈纹路状分布整个玉器,仿佛血管。

我爷爷就曾经看到过一米多高的海沁玉。

到现在他还记得当时一群人因为这块海沁玉闹得是家破人亡,死的死,残的残。

而我的爷爷因为救人搭进去自己的左腿。

并且告诫后人,碰到海沁玉转身就走,绝对不要停留!

……

战争刚结束那会儿,全国百废待兴,海运也是如此。

那时候一穷二白,想要疏通入海口,光靠洋船是不可能的,遇到有问题的地方就得靠人力。

那时候我爷爷就是疏通入海口的老泥蚌,后来就成为了劳动人民,腰板也直了起来。

再加上那时候工人干活都是给自己干,自然肯下苦工夫。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日,开港之前,我爷爷带着村子里的人开始下海疏通。

巧了,今年解封又早,老一辈的人都说不正常想劝我爷爷他们晚点下海,但那时候我爷爷年轻气盛,根本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等到全部下了海,爷爷看到下海口有一块白色的东西横在地面上,凑近一看,一米多高的白玉!

“这不发财了?”

我爷爷召集全部的人,用尽方法和力气终于从海底把它给捞了上来。

当时的村长听说我爷爷把一米多高的白玉给捞了上来,多年不灵便的腿脚一下子就好了,踏着鞋帮就跑了过来。

“你们个天杀的活不起了?这玩意是镇海妖的,你们咋捞上来了,快放回去!”

老村长一看,刚才还白得发亮的玉石,竟然开始流淌着红色,如血一般。

纹路也开始渐渐清晰。

“完喽!晚喽!”

老村长冷汗直流,一屁股坐在地上,几个人扶都扶不住!

“你们快回家收拾东西走吧!别回来了!”

“有这么邪乎吗?”

我爷爷不信,非得要凑近看看。

结果突然间,巨大的漩涡从海面上出现,天气狂风大作,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般。

紧接着就电闪雷鸣,一道响雷批下,漩涡和乌云连接成一片,形成巨大的龙卷。

我爷爷吓傻了,一动也不动,好像都已经忘了自己在哪儿了。

“快跑!”

有人喊着,这才让我爷爷回过神来。

眼看着,那龙卷就往岸上袭来,以它的移动速度,用不了多久整个村子都得没。

它像一头巨兽,吞噬着附近的所有东西。

眼看着几个同村的人就被吸走。

“这还能有命?”

我爷爷自知惹了祸,就开始拼了命地救人,谁知道一块巨石砸了下来,瞬间就把我爷爷的腿给砸折了。

爷爷疼得呲牙咧嘴,想走两步又走不动,只能等死。

但所幸的是,海龙卷前进了几米最后就慢慢消散了。

爷爷死里逃生,环顾四周都是断壁残垣,还有几个人的哭喊声。

打那之后,爷爷就不在村子里住了,为了弥补过错,他就拼了命地挣钱,赚到的都救济了当年村子里的人,自己晚年也没剩下多少,就留下个棺材钱。

我爸爸继承了我爷爷的挣钱的手段,主要以捞蚌取珠和帮人打捞沉船物件为生,到我这一辈基本上就不怎么学了。

我叫周川。

小的时候算命说我是金火命,碰水沾厄运,命里注定有一劫和水有关,过了就好了,不过连命都没有了,所以我爷爷从来不让我跟着他出海,但我还是对海上的一切都好奇。

总是缠着爷爷给我讲他海上遇到的诡异之事。

我爷爷每次讲到他闯祸的事情,就一脸愁容,叹道。

“老祖宗的智慧,咱们不能不信啊!”

但我生活的地方就是海边,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哪有不会水的,结果我就被嘲笑了。

他们不带我玩,我很生气,我和他们吹牛逼。“我爷爷答应我明天就和他出海!”

他们自然不信,我一来气一晚上没睡觉,等到天微微亮,我爷和我爸还没有起床之前,我就偷偷溜到他们的船上,找了个箱子藏了起来。

结果,这就是我命里的劫,我差点死在海上,也差点把我爷和我爸都害死!

那时候,我们家的船是当时比较先进的,一根绳手一拉,发动机嗡嗡得响。

我爷说。“船是他们的命,啥都能省,命不能省。”

我能感觉到船正在缓缓离开港口,晃晃悠悠地让我有些不舒服。

我心里盘算着,等到走差不多了,我再蹦出来吓他们一跳,结果不等我跳出来,我爸上箱子里拿工具,刚打开就看到我了!

“你个小兔崽子,你疯了!”

我爷的确吓一跳,但眼看着我爸要拿木杆子抽我,他立马拦下了。

“这孩子,你不要命了!”

“他们都嘲笑我,说我是旱鸭子,我才不是旱鸭子!”

“你还有理了?不让你来是为你好知道不?”

爷爷看我哭也心疼,随后叹了口气,我爸掐着腰说什么也要把我送回去。

海上忌讳就是刚出船就回船,尤其是一无所获的时候,这样他们会认为把海上的脏东西也一并带回去。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今天就是天意,我孙子要是过了这关,爷爷就教你游泳!”

“真的?”

我自然不信那算命的话,擦了擦眼泪说。“我给你们拿东西,不下水!”

爷爷和爸爸取蚌一直在深海区域,那里茫茫一片根本看不到船,也区分不了方向,但我爷就能凭借海流和风向大致能找到工作的区域。

我闲来无事就靠着箱子瞎看,突然看到有一条长长的东西嗖得一下就消失了。

“呀!”

我吓了一跳,心里扑通扑通的。

我往前一看,也没发现什么,茫茫海洋又寂静一片。

“我眼花了?”

我揉了揉眼睛。

发现确实没有啥东西。

我爸正在气头,当他要停船的时候轻轻给了我一脚,说道。

“不许乱动!等我们上来!”

我的头拼命地点着。

然后我爷和我爸就下了海。

下了海之后,我就把玩着手里的匕首,那把匕首是青黑色的,我爷经常拿在手里盘,这次我来了,他才把这个东西留给我防身。

我一开始不清楚这个玩意的价值,只知道它重量一般,但是相当锋利,而且是双开刃,摸起来清凉异常。

一般来说,釆蚌的时间少则两三个小时,多则一个下午,像我爷这样资深的渔民平常憋气能达到二十多分钟,借助氧气能在海底呆一天不用浮上来。

不过这一次,他们不大一会儿就上来了。

“奇怪,这风汇水聚之地怎么没有蚌?”

我爷嘬着牙花子,他从业这么长时间还没打过眼,怎么可能一下去啥都没有。

我爷感觉不对劲,也不管禁忌了,连忙让我爸开船。

这时候船的发动机怎么打不起来。

这时候那个长长的东西又冒头了!

“爷!爸!你看!”

我指着它,它飞速地向我们这个方向袭来。

“他爹,保护好船!”

在这个深海中,一旦这船废了,那基本等于等死状态。

我爷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匕首,大骂一句畜生,就潜到海里去。

我心突突直跳,手也开始不自觉地哆嗦,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看见过我爷这么紧张过。

不一会儿,那长长的东西破海而起,我这才看清楚,这玩意竟然如同龙一样,全身的鳞片一闪一闪的,长着参差不齐的尖牙,还发出阵阵嘶吼。

我爷用匕首死死插入他的身体里面。

它感受到疼痛之后就想把我爷甩开,随后在海里扑通,横冲直撞。

我爷毕竟年龄大了,力气和耐久不如年轻时候,折腾几圈之后也受不了了,扑通一声掉进海里。

我大声喊着爷爷。

我爸一看,急眼了,拿起叉子就扑通下了海。

然而那条长鱼的目标竟然是我,它冲着我所在的位置就冲了过来,一下子就把船撞翻了。

我当时不会水,就在海里瞎扑腾!

结果抓住了我爷插进他身体的匕首。

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就是死活不松开。

但它的身体也有一个极限,匕首顺着它的皮肤划开之后,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往下掉。

那时候我就感觉我要死了。

我大口大口灌着海水。

突然我感觉有人在摇晃着我,我一睁眼看着我爷正拼了命地拉我浮上水。

然而那条长鱼就在我爷的身后,眼看着就要把我们两个吞了。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个蹬脚拿起匕首就扎了下去,连着戳了好几下感觉不过瘾,就冲着它的眼睛扎去。

它吃痛,一尾巴把我抽了过去,随后向海下逃窜。

我彻底没了力气,在加上憋了半天气,实在没办法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在家的炕上躺着。

精选推荐
截运道师

截运道师

北国之鸟

连载中· 119.98万

出生在贫困山区的我,吃了一条龙鱼之后,成了状元命。 然而凡人想要修成大道,悲喜别离一样都少不了。 三十年众生牛马,六十年诸佛龙象。 未经千刀万剐,何来大彻大悟。

我的风水江湖

我的风水江湖

不败

连载中· 95.54万

狗卵子一样的江湖,我一个老实巴交的道士出门腰上别把刀不过分吧?职业道士,江湖混子,砍鬼贼六,没事请扣六,呲牙咧嘴

寻龙天师

寻龙天师

风尘散人

连载中· 675.00万

“天狗起于垒土,而坠于残霞,天际殷红如血,吉星退于虚无。 苍茫间,一人蹒跚前行,筚路蓝缕,一步一喋血,只余一株荼蘼在身后凋零。” 这是一则无人能解的谶语,可有人说,这是我的命。 还有人说,礼官横涉阴阳,精于墓葬,蒙蔽天机,古之贵人皆葬于其手,以荫后人,终不得好死,我亦难逃。 可是,我不服……

三十六路盗门

三十六路盗门

蛤蟆吵湾

连载中· 95.28万

一场诡异的闹鬼事件,令小县城中学陷入恐慌,却只是一个暗三门神偷用了一手妖风摄物术在偷东西,我泼了那神偷一胳膊硫酸,阴差阳错间成了他的徒弟,传了我两套绝学《布兜经》和《率鼠法》,不久后我成了贼道四大神偷之首,匪号:夜天王。 广兰河发大水,是我从船一样大的鲶鱼须子底下偷出一枚老鼋蛋,引着老鼋入海,解了水患,在东北赤松林子里偷过被山妖掳去的孩子,在西山堰二马桥,偷过被鬼俯身的人,窃得一柄邪灵伞一枚求雨钱还有一张烈火斜纹布,撑起邪灵伞来,人就会消失不见,求雨钱仍在空中喊“天玄主物”,天就会下雨,用烈火斜纹布擦拭任何东西都会起火……

凶案头条:从谋杀开始救赎

凶案头条:从谋杀开始救赎

柿子会上树

连载中· 200.75万

嫂子意外怀孕,小舅子竟徒手剖腹,原因竟是……

活人勿近

活人勿近

虾胖

连载中· 188.40万

有些人总喜欢将百无禁忌,诸事皆宜一类的词语挂在嘴边。对很多老一辈流传下来的忌讳视若罔闻,而这些人往往会在一些事情上没有敬畏之心,从而引发灾祸!

我守灵当天,五猖哭坟,尸生六子

我守灵当天,五猖哭坟,尸生六子

执笔千秋

连载中· 157.43万

我叫梁惊蛰,一九八九年三月廿八出生。 生的那天恰逢惊蛰,所谓惊蛰,阳气上升,春雷乍动,这原本是个好日子,可很多人不知道,那一年恰逢己巳年。 历己年生人,多为近火之木。金自此生,于我无伤:忌见生旺之金出。 在守灵人的行当里,这一日,己巳逢惊,阴人借彘,最是凶恶。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自打这日起,我的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名册到了阎王眼前。 这就是守灵人的命。

犯罪心理:一号档案

犯罪心理:一号档案

吾宋

连载中· 130.97万

主修犯罪心理的秦牧,被派往平安市刑警队实训,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却接连破获惊天大案,裂口女尸案、分尸案、不明乳房案、死者复生案……人性中恶的一面不断冲击着秦牧认知,也让他更加坚定,在各种诡谲的案子之中不断获得成长,也逐渐发现早年父母残忍杀害的疑点,而种种线索都指向了那个最不可能的人……

九宫神相

九宫神相

细柳兰舟

连载中· 157.55万

我从小跟着奶奶生活,奶奶明面上开着一间白事铺子,背地里却是一个上窥天机,下知人事的神相。 相人相面向鬼,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