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第5章 保全

书名:也无风月也无尘作者名:衔黛本章字数:2000更新时间:2024-05-14 16:49:50

车门被“啪”地一声合上,

我站在街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释然和放松。

我知道郁城答应的他一定会做到。

回到了旅馆,婶子和花儿赶紧迎了出来:

“你这丫头上哪去了,真是急死我了。”

我笑了笑:“婶子,咱们收拾东西,过几天就回去了。”

“啊,你,你想开了?”

花儿听见这话拉紧了我的手,直接哭了出来:“咱们,咱们不等爹爹了吗,姐,你也不要陈铭哥了吗?”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会,他们过几天就没事了。”

“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咱们一起回去,再也不来这儿了。”

一连着几天,我们都没再出门,

因为现在街上越来越乱,据说是政府要和日本人签什么协议,学生、工人都在施压。

我带着花儿打包完最后的衣服,扶着腰坐下,手里拿着给陈铭缝好的鞋垫,正盘算着等陈铭出来我们要不要先歇几天,等局势安稳下来再回去。

谁想到,就在这时,刚刚出去置办东西的婶子突然回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冲我喊到:

“阿,阿糯,不好了,他,他们说,铭哥和李大哥要被枪毙了!”

手里的东西“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我的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在门前。

“啊,阿糯,你没事吧!”

我甩开了她的手,直接向街上冲去。

到处都是人,他们打着旗帜,喊着口号,我夹在中间心急如焚,想立刻找到郁城,想问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听说了没,日本人就是拿着军报泄露当幌子,逼着我们签条约,政府就是懦夫!”

“绝对不能给日本人可乘之机!”

我拦住其中一个人,压着嗓子问道:“军报泄露是假的?”

“当然,这一看就是惯用的手段了,拿中国人当替罪羊,政府无能!”学生说的慷慨激昂:

“大姐,你也加入我们吧,咱们齐心协力!”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想救出我男人。”我躲避着人,拼命地往前挤着。

“大姐,话不能这么说,中华崛起人人有责,咱们都是中国人,要.....”

“你闭嘴!”我崩溃地指着他:“我就是个普通人,我男人也是普通人,凭什么他要做替罪羊,我不懂这些,只要他能活,我做什么都无所谓!”

话刚说完,我的嘴突然被捂住,很快眼前便黑了下去。

再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一间漆黑的屋子里。

郁城就站在窗帘旁的阴暗里,交杂着一半的日光,让我看不清的他的脸。

我冲上去死死揪住了他的领子:“你骗我?!”

郁城的脸上还是那样的冷漠。就像这世上根本没有任何事能真正走进他心里似的。

“我没有,但是事态的发展我控制不住。”

我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想从他眼里找到一丝破绽,可惜却什么也没有。

也是,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看我眼睛就害羞躲闪的少年了。

“那我们之前说的一切都作废,”我的嘴里渗出了一丝血迹:“你帮不来我,那我就自己来,你别后悔!”

“阿糯!”

“我说了,别这么叫我,你不配!”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陈铭只想保住你和孩子呢?这乱世,活着就是最大的保全,别辜负他。”

“辜负?你也配说这两个字!”我甩开郁城:“里面的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郁城转过头,摁住了我的肩膀,像是无比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

“阿糯,我能做的就只有保全你,听话。”

我看着他绝情的眼神,不知道是该恨还是悔,苦笑着刚想离开,却被人从后面捏住了后颈,再次失去了意识。

模糊中我只感觉像是在车上般有些颠簸,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又在我的下巴旁刺挠地我直皱眉。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带上了火车,身边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是谁,我要下车!”

“郁先生说了,不到地方不能下车!”

我挣扎着起了身,满脸警惕:“去哪?”

男人没说话,起身过来要绑住我的手,正要拿绳子的时候却被人从后面猛地一敲。

是那个学生!

他扶我站了起来,带着我跑下了火车。

“大姐,你还记得我吗?今天你被人带走,我没救成你,但跟了上去,结果在看着你被送上了车。”

我稀里糊涂的答应着,心里一团乱麻。

“你加入我们吧!”

“什么?”我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你是运输队的家属是不是,你就是我们的证人!”

“证人?”我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他:“是要打官司吗?”

“不!咱们去游行,工人罢工,你的话就是政府勾结日本人的证据,咱们要一起反抗!”

“那我男人能出来不?”我急切地拉住他。

“当然!”

我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正要答应。

车站外头却突然传来了好几声枪响,

随之而来的就是惊惧交加的尖叫声和哭喊声。

“等一下.....”我还没来得及去拉学生的胳膊,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四散奔逃的人群冲散。

看我焦急地还要往前走,身旁的大爷赶紧摁住了我的肩膀。

“丫头,日本人搁外头杀人呢,赶紧跑。”

“杀人?”

“可不是吗?听说还是为了什么商会泄密的事,要把这些游行示威的人杀了示众。”

刚刚燃气的希望突然间被掐灭,我来不及懊恼,就赶紧往回跑去。

花儿和婶子还在旅店,我的心里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街上到处都是被打死的示威群众,甚至还有些女人孩子。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血,

从前爹娘死时,只是毫无生气地到在地上,而街上的血几乎可以将整条路染红。

我跟着熟悉地形的商贩,从不知道在箱子里跑了多久,才终于看到了旅店的招牌。

来不及道谢,我刚想上楼,

就看见日本兵用枪抵着一群人正往外走。

而人群里焦急张望的正是花儿和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