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山河为宴

山河为宴

山河为宴

作者: 吴行野
连载中古典架空古代言情

2389 字   |21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1章 鸳鸯帐暖|更新时间:2024-06-06 18:28:23

作品简介
目录 (1章)

活了两世,薛福元都想做个狠人。 第一世,母仪天下,万民称颂; 第二世,拓土开疆,权倾朝野。 男子能做到的,她也可以。 可天下太平后,她想做个不那么狠的人了。 凌烟湖畔,落叶归处,她想躺平了。 可手握大权的温润王爷、虎视眈眈的北疆狼崽、韬光养晦的少年皇帝…… 好像都不打算轻易放她走?

第1章 鸳鸯帐暖

大红帷帐,鸳鸯锦被。

烛火昏黄,窗外夜色浓重。

薛福元迷迷糊糊间,察觉到一只大手轻轻落在她的身体上,十指纤长,骨节分明,轻佻而暧昧地在她的皮肤上流连,自下而上,最后却徐徐掐住了她的脖颈。

薛福元被弄醒了。

可她状态不好,浑身酥软,思绪混乱,动弹不得。

她哑着嗓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男子轻笑了一声,鼻息扑在她的耳畔,带着蛊人的暖意,烧得不成样子,“福元,这是你我的婚房,是你我的春宵一刻……”

听到这声音,薛福元猛地惊醒了,醉意全无。

怎么会是婚房?!

她明明在宫中!

今日良妃在宫中设宴,又亲自下帖子邀请了她,她推脱不掉、只好来了;宴席上,良妃又屡屡劝酒,直到把她灌醉——她只记得自己明明在良妃的寝宫小憩,怎么就成了洞房花烛夜?

这男人又是谁?!

薛福元想抬手挣扎,却发觉自己的双手早被绑在了身前。

她在军中混迹多年,千杯不醉不说,哪怕醉了,也不是像现在这样浑身瘫软、头昏眼黑。

居然有人敢在她的酒中下药!

“你是什么人,竟敢这样对我!”

薛福元又惊又怒:“再不放开我,我就杀你全家……”

不说还好,一说这话,男子的另一只手,迅速将她被绑住的双手压过头顶。

他翻身将她抵住,四目相接的一瞬,她才看清这呼吸炽热的人是谁——

良妃的养子。

当朝五皇子,段观野。

怎么是他?

竟然偏偏是他!

薛福元的头脑一片空白。

她脱口而出:“疯狗!这可是你母妃的寝宫!你怎么敢!”

薛福元气得狠劲儿蹬腿,却让段观野眼底的一团火,烧得更盛。

她也想过周旋的话,可是看到段观野的一刹,实在怒火攻心,没了半点分寸。

可是就算被人点破身份,段观野也毫不退缩。

他反而用膝盖抵住她的双腿,掐她脖颈的手愈发用力,“怎么不敢?你认识我这么多年,见我连人都敢杀,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看准她启唇的一刹,他蛮横地含住她的唇瓣。

长驱直入,朝思暮想的殷红舌尖,今天终于被他尝到了滋味。

缠吻之间,他的唇舌被她咬破。

血腥味霎时蔓延到嗓子眼,他这才意犹未尽地抬眸,挑衅地直视她的眼睛。

“五、五郎……”

药效上头,连惊带燥,艳若牡丹的姑娘,温香软玉,一片绯红。

她似是当真吓坏了,颤着嗓音,带着哭意,向他讨饶:“别在这里,求你……”

她太了解他了。

战俘跪着向他求情,他都能徒手剜了人的眼睛,何况如今她是十足的劣势,绝不能再硬碰硬了。

段观野痞戾一笑,薄唇透着薄情,嗓音低沉:“那去哪里?父皇的御书房?太后的慈安宫?还是——”

他俯下身子,用鼻尖摩挲她滚烫的耳垂,“抱你去宫墙的鼓楼上,受万民仰望?”

说罢,他猛地啃咬她玲珑小巧的耳朵,一直到红得沁了血才罢休。

薛福元一直在发抖。

羞愤、耻辱,她恨不能把段观野碰过的地方,立马全都挖掉。

薛福元想过的,这些日子,她做的那些事,迟早会逼段观野反击。

但她低估了他的癫狂无赖。

只这一抖动,段观野眼底的情思加倍翻涌起来,青筋从耳后爆到锁骨,“乖乖,别扭……”

“我怕我失控,弄疼了你。”

昏黄的烛火,在他漆黑的眸中跳动,“这样,才是我的好福元。”

她的眼中藏着泪,翩翩睫羽挂着晶莹泪珠。薛福元强忍住心中不适:“五郎,五郎,我求你,不如听我讲几句话?”

药性猛烈,将她的嗓子烧得沙哑,再添几分哭腔,更惹他怜爱。

段观野因此难得停战,片刻温和,扬了扬下巴,示意她讲下去。

“西北战事还没平息,我领了军令,迟早得出去见人。你对我用强,传出去,也不怕被你父皇割了脑袋?”

段观野看透了薛福元的虚张声势,轻蔑一笑,咬开她侧腰处的衣带。

“福元,你在这儿吵嚷半天,可曾见着有一个宫人来问过话?”

薛福元一怔,这才环顾四周,发现往日宫女林立的房中,此刻居然门窗紧闭,一个人都没有。

段观野是个爱发疯的。

可良妃久居深宫,深知宫规森严,向来明哲保身,怎么可能帮着段观野做这种脏事?

要是良妃有那个胆子,怎么可能事事慎重,尤其在段观野娶妻的事上,生怕他娶了自己这个的刺头。

毕竟敢冒着杀头大罪、抗旨不遵的,本朝她还是头一个。

心中猛地一跳,薛福元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良妃不可能帮着你——”

“怎么不可能?”段观野依旧笑着,狭长的丹凤眼却逐渐冷透了。

“福元啊福元,你非要捧别人来踩我,阻了我的储君之位,就是阻了她的太后之位。再不走个歪门邪道,我们娘俩可就要被你逼死了!”

薛福元急促地呼吸着,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就快要炸了。

看来,今天就是场鸿门宴。他们母子做戏,探听她的口风,一旦察觉她不想嫁给段观野,就来霸王硬上弓。

生米做成熟饭,第二天她酒后失身于段观野的消息,就会传遍宫城。

到时候那别说平妻了,就算是个偏房,皇帝也会为了朝臣的名声,逼她死心塌地跟了段观野。

那她筹谋至今的一切,就都是徒劳了。

真是好一对“母慈子孝”的畜生!

段观野压低身子,恶狠狠盯着薛福元,“我给过你那么多机会,是你把我的耐心耗尽的!”

大手扯开衣襟,锦帛撕裂的声音,听得薛福元绝望。

“五、五郎,”她逼自己流出眼泪,“求你别这样,我害怕……”

这一招,迄今仍旧好使。

段观野果然一停,用掌心盛住薛福元的眼泪,烦躁得咬紧了后槽牙。

“究竟是谁,教的你这样?”

段观野猛地攥紧拳头,砸向床角的立柱,哐当作响:“自打你去年退了我的婚,就和鬼上身了一样,小意柔情,拿我当狗耍!”

薛福元哭得抽抽搭搭,听了段观野这话,心里瞬间就没数了。

一次两次,都能哄得住这个心浮气盛的人。

可五次八次,到底会让他瞧出不对劲来。

她忙转移话题:“不然呢?我以前横冲直撞,换来了什么?无非让你心底藏了个白月光,怎么看怎么觉得她比我知冷知热,是你的解语花。”

薛福元梗着脖子,恶狠狠咬了口段观野的小臂。

这是她今晚的第一次反击,惹得段观野的怒火之中,平添一份燥热。

她抽泣着仰视他:“你母妃可明说了,我要是能再乖巧些,还能破格讨个你的平妻做,我是听进去了,可你呢?”

贝齿扣住樱唇,咬出一道殷红的血印来,燎人心火,“霸王硬上弓,让我在婚前失了清白,是想让我连平妻也没得做,只给你做个被人指指点点的外室吗?”

段观野冷笑一声,双手掐住薛福元白皙紧实的腰身,质问道:“那我母妃说要你做平妻的时候,你为何不表态?”

精选推荐
快穿系统:攻略反派男神!

快穿系统:攻略反派男神!

小酥糖

连载中· 159.43万

【系统,反派,病娇,甜宠,1V1】婚礼现场被砸死,叶繁星绑定了一个反派攻略系统,只要她攻略反派,不但可以重生,还可以在各个世界沉浸式体验拥有不同类型完美老公的感觉。被甩过99次的叶繁星瞬间心动,一口答应。结果刚进入第一个世界,她就恨不得死了算了。坑爹啊,这些性子扭曲腹黑的病娇,谁他么的敢要?系统:(*^▽^*)反派可怜巴巴:繁星,你不要我了吗?叶繁星:……这谁挡得住啊?

冷皇独宠:天才小萌妃

冷皇独宠:天才小萌妃

七里瑶

连载中· 210.89万

被未婚夫和亲弟弟挖心惨死,墨倾城自爆而死,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小白貂,还不小心得罪了某冷血皇帝。“敢弄脏孤的衣服,便剥皮抽筋做成烧烤罢!”墨倾城果断认怂,放弃节操求饶。某皇听了凤眸微眯, “不过这么瘦应该没几两肉可吃……”墨倾城疯狂点头: “没错没错!”然而下一刻某人却继续道: “但皮毛雪白光滑,看着不错,做个围脖应当不错!”墨倾城:……不带这样的呜呜呜!陛下,求放过啊。

直播算命太准,全网蹲守吃瓜

直播算命太准,全网蹲守吃瓜

荷衣

连载中· 116.64万

【玄学+直播+爽文+悬疑+脑洞,感情线弱】修仙界满级大佬渡劫失败,穿成被渣男骗钱害死的小可怜。为了生存,桑非晚开始直播算命。屌丝问:“我什么时候能和女神结婚?”桑非晚:“你以为的女神其实是个抠脚大汉。”第二天,新闻就爆出了某猥琐男乔装女性网络诈骗案。富二代跑来踢馆:“算算我下顿吃什么,算不准就滚出直播圈。”桑非晚:“吃翔。”网友们哄堂大笑,坐等桑非晚打脸。结果……成功吃翔的富二代输的心悦诚服:“从今以后我认你当祖奶奶,谁敢惹你,我用钱砸死他!”一段时间后,桑非晚在某综艺和渣男前男友狭路相逢。前男友说:“你又想蹭我的人气,不要脸!”已经是顶流的桑非晚轻蔑一笑:“我掐指一算,你很快就要塌房了,有多远滚多远!”

鬼帝独宠:神医狂妃,不好惹!

鬼帝独宠:神医狂妃,不好惹!

金淼淼

连载中· 165.72万

【重生,复仇,甜宠,爽文,玄学】前世,齐星月因仙灵之体而被丈夫豢养为药人,受尽折磨而死。重生后,面对太子的求婚,齐星月指着街上衣衫褴褛的乞丐,不屑冷笑道:“我就算是嫁给他,也不会嫁给你!”此言一出,世人皆惊,所有人都认为齐星月脑子进水了,居然放弃了太子,自甘堕落要与乞丐为伍。殊不知,卑微乞丐,实则是她的救命恩人,是那九天之上最为神秘的神王!

重生之美人归来

重生之美人归来

甄惜

连载中· 228.54万

她,身份神秘莫测,武功深不可测,绝美的容颜倾国的相貌却为她带来了无数的阴谋杀机。高高在上的帝王为了得到她阴谋算计坏事做绝,不惜剥去她所有的能力。失去了武功的她在黄金的豪华牢笼为了破除禁锢也为了心爱之人,刺入自己的心来换取另一个身体,一切都要从这里开始……

逃荒后三岁福宝被团宠了

逃荒后三岁福宝被团宠了

时好

连载中· 203.93万

逃荒路上,一袋粮食换了个女娃娃,大家都觉得这家人疯了。可自从领养了小晴天,一家人的日子就像开了挂。山禽排着队送上门,河里的鱼争着抢着往桶里蹦……别人家孩子都饿得面黄肌瘦,叶家一群小崽子却越长越壮实。大哥:晴天,大哥去给你抓兔子!二哥:晴天,路不好走,二哥背着你!三哥、四哥、五哥:谁敢欺负晴天妹妹,先问过我们的拳头答不答应!一家人把晴天宠上天。谁知到了京城,就有大人物找上门:“这是我家找翻了天的宝贝疙瘩!”晴天:“都别抢,我保证雨露均沾!”

穿越新婚夜,偏执王爷疯狂求亲亲

穿越新婚夜,偏执王爷疯狂求亲亲

陌玉

连载中· 287.84万

【绝对甜宠+1对1+医妃+双强宠+打脸爽文】凤明薇一朝穿越,成了北齐貌丑无能的小郡主。从前娇纵霸道,仗着父王权势滔天,有五个哥哥保驾护航,竟敢强嫁北齐第一战神。不想一天家道中落,从云端跌落泥潭。白莲花想算计她身败名裂?家族陨落人人欺她?家人要救,大仇要报,皇权欺我,他日涅槃归来,让你高攀不起。但是那个要对她爱搭不理的男人,却一路穷追不舍的追她到西北,堵住她:“薇宝,你落东西了。”凤明薇:“没有落。”慕容骁:“有,你落了本王,还有……”男人身后冒出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娘亲,还有我们。”凤明薇:“……”小剧场:烈王年少时因为一个小姑娘堕入黑暗深渊,名声狼藉,从此变得偏执冷酷,残忍无情,不再信任任何人。在黑暗无光的地牢里,无数个夜晚,他都是念着她的名字才能入睡。他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她生不如死,亲手杀了她。可是后来,他再见到她时,却是心软了,下不了手,只能抱着她:“别离开我。”重点:【又美又飒•...

新婚夜,医妃带着两萌宝炸了王府

新婚夜,医妃带着两萌宝炸了王府

水君

连载中· 317.46万

双洁+虐渣爽文+男女强+萌宝。医学界天才大佬南晚烟,一朝穿成草包丑女弃妃。刚穿越就被渣男王爷打成了下堂妃,所有人都嘲讽她活不过三天!不想她却带着两个可爱萌宝,强势归来,虐的各路渣渣瑟瑟发抖!至于渣男王爷,和离!他冷呵:“求之不得!”可等到她带萌宝要走时,他却后悔了,撕掉和离书!“没这回事,这是保证书,疼王妃爱女儿,三从四德好男人。”她咬牙:“顾墨寒!”他跪下:“娘子,我错了……”

和离后,毒妃带三宝颠覆你江山

和离后,毒妃带三宝颠覆你江山

桃子泡泡

连载中· 238.06万

【虐渣+追妻+双洁+萌宝】新时代女博士穿成了草包丑女王妃。大婚当天即下堂,她一怒之下烧了王府。五年后,她华丽归来,不仅貌美如花,身边还多了三只可爱的小豆丁。从此,渣男渣女被王妃虐的体无完肤,渣王爷还被三个小家伙炸了王府。他见到第一个男娃时,怒道:“盛念念,这是你和别人生的?”盛念念瞥他:“你有意见?”夜无渊心梗,突然一个女娃娃头探出头来,奶凶奶凶的道:“坏爹爹,不许欺负娘亲,否则不跟你好了,哼!”另一个女娃娃也冒出头来:“不跟娘亲认错,就不理你了,哼哼。”夜无渊登时跪下了,“娘子,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