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暗黑西游

暗黑西游

暗黑西游

作者: 绯红色眼泪
已完结东方玄幻玄幻奇幻

100.75万 字   |48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五十二章 大结局 (完)|更新时间:2023-12-27 17:14:07

作品简介
目录 (236章)

五十年前,有一个和尚,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一只河妖以及一匹龙马,为普度世人,西去取经。天上的神,赞美他们,凡间的人歌颂他们,他们就好像是传说中的英雄一样,为了世人无私的奉献出了他们的一生。大街小巷到处都流传着他们的传说,他们的故事,取了真经,成了佛,听话的,就好像一条狗一样。只是...故事真的是这样么?五十年后,西游再启,当诸神虚伪的面具被撕碎,当妖魔的愤怒再次降临,是天,终将愤怒?还是天,终将颤抖呢...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故事已经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第一章 暗流涌动 上

混沌未分天地浑噩,盘古生其中,感混沌孤寂,遂天地开辟。

  阳清为天,暗阴为地,又有一缕玄火,二化阴阳,三分天地。一为天界,二为人界,三为幽冥地府。

  天神位居天界,亡灵下于地府,凡人存于世间...

  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

  此间距离唐僧师徒取经,已过去五十余年,师徒四人的故事早已在大地上广为流传。

  一个和尚,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一只河妖以及一匹白龙马从东土大唐出发,抵达西天大雷音寺,取得真经普度世人!

  只是,故事真的是这样么...

  东胜神州大唐境内,长安城。

  “话说那齐天大圣手持金箍大棒!打的那天庭丢盔弃甲!十万天兵天将也拿他不住,真是好不威风..."

  一家茶馆内,一位说书先生,口沫横飞讲述着西游记的故事。

  西游记的故事早已流传百芳,家喻户晓。即便如此,茶馆中的百姓也是听的津津有味,纷纷向往着故事中那神秘莫测的西游之事。

  就在众人听的津津有味之时,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先生!请问是大圣爷厉害还是当今的唐王厉害啊!”

  说话的是一位年轻男孩,看那模样,只有十六七岁,背着柴火,脸上写着兴奋。男孩姓陈,名伟,其父曾经也是个和尚,与那三藏法师却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三藏法师西去多年之后,其父便还了俗,娶了妻生了子。

  陈伟二字,正是其父赐予,原本寓意陈伟能成为三藏法师一般的一方伟人。只可惜,陈伟却没有那般天赋,习武如废柴,习文如瘟猪,只记其形,不记其意。

  年幼时倒是读了几年私塾,可惜除了认识几个字,却是一事无成。

  只是这一番问话却是难住了说书先生,要说谁厉害,他自然明白,传说中的齐天大圣,自不是唐王能比的,可这话却不能乱说,否则恐有杀头之祸。

  本不想回答,可茶馆之中,那些老百姓却也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看来今日不说个一二三,却是难以下台。

  稍作思量,那说书先生暗骂了一句“蠢货”,接着却是说了一番模棱两可之话。

  “谁强谁弱并不重要,唐王乃天子也!天子秉承天意治理天下,大圣乃斗战神,一为天下共主,一为天界王者,两者之间谁强谁若,自然是见仁见智。”

  陈伟也听言,傻乎乎的点了点头,虽听的云里雾里的,但不知为何,他就觉得,这话,好厉害。

  见这多事的小破孩闭了嘴,说书先生又开始讲起了西游故事。

  “且说那大圣打的天界是敢怒不敢言,一猴一棍,搅的是天翻地覆......”

  听着说书先生的故事,陈伟一时间开始浮想翩翩。

  大圣究竟是得多厉害,连天上的天神都拿他不住!真是盖世英雄,在世王者!

  大唐之中,神并不罕见。

  周天之内,强者无数,大唐之中却分九级,一至三为下,四至六为中,七至九为上。

  唐王李治正是八级强者,一般小妖下神见了,也无不恐之,避之。手下更有无数高手名将,皆是七至九级的上级战将,每一位都可以一敌万,开山裂石,封魔捉妖,不在话下。

  天上的天神,十万天兵天将,也拿不住齐天大圣!在陈伟的心中,齐天大圣恐怕正是传说中超越了九级的超级强者!想着大圣爷,翻江倒海,上天入地,抓龙踏仙的种种英雄事迹,不知不觉,时间便在他的种种幻想中渐渐流逝。

  转眼,黄昏将至,一轮血红色的夕阳悄悄爬上了西边是山巅。

  说书先生终于结束了今天的新故事,陈伟也回过了神,赶紧扛着柴火,准备回家。

  虽说陈伟的叔父乃是大唐鼎鼎大名的三藏大法师,可他们家却非常贫瘠。

  不知道为何,三藏大法师在回到大唐后便翻脸不认人,执意要与他父亲分家,两家就这样分道扬镳,父亲分了一盏灯,几件破衣服,就离开了长安,于长安城外不远处的小山坡上安家落户。

  而大法师却在长安城内扬名立万,以御弟之姿广传经文。

  一缕清风刮过,卷起一抹尘土,四散飞扬,街道上行人纷纷裹了裹身上的衣裳,恰好此时,陈伟路过了一座极为宏伟的大庭院,他看了眼庭院的名字,再看了看那些不断涌入其中的人群,忍不住深呼吸了口气,摇了摇头,又继续匆匆赶路。

  庭院名为传经,乃三藏法师最后坐化前所居住过的别院。

  一胞同生,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待遇,对此,年幼的陈伟并不理解这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大法师有普度众人之心,却无助他家之意。

  很多时候,他甚至在想,是不是大法师怕他父亲分他家产,这才功成名就,一回大唐就与他家分道扬镳。

  不过这一切他却并不是很在意,大法师志愿普度众生,然而当今的天下却是怎样?

  大法师于十余年前坐化‘成佛’,四大弟子却无一人相送,老百姓只说大法师是升天‘成佛’去了,却不说他人情淡薄,无人过问之语。

  在陈伟看来,大法师的确是普度众生,在世期间,四大部洲之内,妖魔罕见。可当他去世之后,妖魔却卷土重来。

  除了这大唐境内暂无妖魔敢来肆意冒犯,他山他水,却是妖魔凶恶,食人无数。

  正所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大法师一生为了他人,可怜也,可恨也,若不是这般对他家,至少,到他去世之时,还能有个守孝之人,可怜了匆匆数十年,求天求地,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如昙花一现,镜花水月,普度众生?真的可以么...

  出了城,上了山,远处渐渐出现了一点光亮。

  一座破旧的瓦房渐渐映入他的眼帘,陈伟缓缓收起了心思,快步回家。

  他不敢露出太多的不满,也不敢多说大法师的是非,因为他爹娘还活着,他爹老来得子对他可谓是百般宠爱,可却对大法师之事极为偏护,无论是谁,他爹都不许别人说三到四,只准歌颂大法师,不准辱骂三藏也。

  陈伟若是说大法师一二,他爹若是知晓了,以现在的年纪,恐怕是会气的一命呜呼。

  对此,陈伟极为不理解,明明是大法师负人在前,为何爹就是不许人在后指责?

  回到了瓦房中,苟胜刚放下柴火,他的母亲却是早已准备好一桌饭菜慈蔼的喊了他一声。

  “伟儿!今天又这么晚回来啊!是不是又去听书了!好了快去洗洗,饭菜都快凉了。”

  “嘿!好嘞!”

  昏暗的油灯将母亲的影子拉的老长,破旧的瓦房却是一片温馨。

  正所谓家和万事兴,陈伟也明白,能有现在这种日子,其实还多亏了大法师‘恩赐’。若是大法师留下一堆金银珠宝让他们家继承,恐怕现在等待他们的就是尔虞我诈。

  父亲一步一拐从里屋走了出来,帮着母亲盛饭上桌,一家人坐下,吃着简单的饭菜却有说有笑,每一天,都如此的平淡,每一天都如此的温馨。

  “伟儿!再过几天就是你叔父的忌辰,家里还有两只鸡,明个儿拿去集市上换点钱,随父我一起去祭拜一番。”

  “我..好吧!爹,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您老总是这么袒护叔父啊!他对我们家这般,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尊敬他啊。”

  吃饭间,他爹突然说起了一件被陈伟下意识遗忘的事情,陈伟想了想,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家里那几只老母鸡,都是留着准备再过些时日,卖了给母亲换药的。

  母亲常年操劳,早已患上劳病,为了一个‘外人’,还是一个已经死了的‘外人’,真的值得么?

  年幼的陈伟不懂,他不知道爹爹为什么这么袒护三藏,也不知道三藏究竟有什么好,爹爹的话,让他非常不理解。

  “听爹的话,有的事情,你不懂。”

  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陈伟的爹却是抬起头,望了眼窗外无尽的黑暗。

  很安静,除了叹息声,一时间这破旧的瓦房内,却是再也听不见什么别的声音。

  入夜,一夜无言。

  躺在床上,陈伟辗转难眠。

  耳边除了沙沙的风声,就只能听见森林中各种动物的低吟,很安静,也很无奈。

  陈伟在想,爹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么多年了,他始终想不明白。

  翻来覆去,实在睡不着的他,忍不住坐了起来,望着门口那一盏油灯。

  昏暗的灯光勉强能将瓦房照亮,这是他们家唯一的油灯,也是大法师唯一留给他们有用的东西。

  父亲常说,此乃人鱼膏制成的长明灯,价值千金,乃无价之宝。

  但在陈伟看来,这就是一盏照明的灯。

  小时候他经常把玩这一盏神奇的油灯,但却始终没有发现其他奥妙,在他看来,这灯除了照明,却是无半点用途。

  看着不断摇晃的灯火,陈伟突然想着,若是哪一天开不起锅了,就去把这灯给卖了!看看是否真能换上千金!

  过了十几年苦日子,父亲母亲更过了一生清苦,若是有机会,还是卖了这灯,换点金银,让两老也过点好日子吧。

  一眼无言,昏暗的灯光下,陈伟就这样呆呆的坐了一晚上。

  第二天,天明破晓,陈伟抓起家里最后的两只鸡,一大早便向集市赶去。

  大清早,街道上清清凉凉,集市中人也不多,偶尔三三两两路过几位买主,却是只想图个便宜。

  他早早的挑选了一个稍好一些的摊位坐下,刚一坐下,还没开始叫卖,便听隔壁的大爷在与路人说着些事儿。

  闲着也无聊,陈伟下意识竖起了耳朵,仔细听了听,想着权当是听个故事,图个乐。

  “真的假的!”

  “老头子还能哄你!不信待会儿你去传经庭院看看!今早上老头子路过的时候,刚好看见还在洗地板呢!好家伙,一片红呢!”

  “不会吧!你是不是看错了!这大唐境内,还有谁敢动大法师的庭院啊!”

  “当然是真的!”那大爷四下顾盼了一番,想着人也不多,便拍了拍那人,接着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老头子跟你说,你可别乱说,我听说,这是妖怪干的!你还记得么,前些年妖魔几乎都绝迹了,这些年大法师死了,妖魔才敢出来!这十有八九是妖魔上门,找那大法师留给后人的宝贝...”

  听到这儿陈伟也不由自主的来了兴趣,大法师的庭院被血洗,这可是爆炸新闻呢!

  听了一半,那老大爷却是卖起了关子,陈伟忍不住上前插嘴:“什么宝贝!大爷!您倒是说下去啊!”

  老大爷似乎非常享受这种目光,他拂了拂他的胡子,看着两人急切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当然是镇压妖魔的宝贝了!这大法师乃一介凡人!若是没那宝贝,怎么能以一人之力,收复三只大妖!西去一路,千难万阻,更有无数妖魔挡道,你说他们找的是什么?当然是大法师镇压群魔的真正宝贝!”

  那位路人买主也来了兴致:“快说快说!那宝贝丢了没!你快说啊!大不了待会儿你的货我多买点!”

  等的就是你这话,老大爷神秘一笑:“若是你问别人,别人可能还不知道!待会儿你可多买点!要说这宝贝,我估计应该是没找到,老头子路过那会儿,刚好听官府的人嘀咕,什么东西都没少,这是仇杀?还是为了什么?

  由此可见,这宝贝啊,多半还在其他地方藏着!这些妖魔,肯定不会罢手!绝对还会再次出手抢夺宝贝!”

  宝贝还在!

  突然,陈伟内心猛的一梗。

  宝贝还在?

  等等,陈伟突然意识到一件恐怖的事情,要说这宝贝,他家里可还真有一件。而且也是三藏大法师亲自‘送’给爹爹的,不是别的,就是那一盏长明不灭的灯!

  糟糕,糟糕!

  一念起,陈伟再也坐不住,急忙站了起来,对那大爷道:“大爷帮个忙!帮我看着这两只鸡!待会儿卖了,我请你喝茶!我有点急事,去去就来!”

  接着不等大爷回话,陈伟转身便一路狂奔。

  只留下一道背影,渐渐消失在那大爷的眼中。

  看着陈伟渐渐消失的身影,那大爷无奈的摇了摇头。

  “年轻人,毛手毛脚的!罢了罢了!老头子也不是什么贪心的人,就帮你看着一下罢了。”

  ......

  另一边,陈伟心急火燎一路狂奔。对宝贝,他一点不上心,那破灯,哪怕是丢了他都无所谓。但是他却担心他的爹娘,担心那些妖魔会闯入他的家中,寻找那子虚乌有的宝贝,屠了他一家老小!

  小山坡上,破旧的瓦房大门敞开。

  还没等他靠近,突然母亲的尖叫在这片小山坡上响起,“呀啊!”

  双瞳忍不住急骤收缩了一番,陈伟不由自主的又加快了几分步伐。

  暗自祈祷着,不会出事的,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三步并作两步,陈伟急的满头大汗,一把夺门而入,大叫:“娘亲!你没..没..没事吧..”

  话说了一半,陈伟却突然有些傻眼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家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血肉横飞,反而是一位俊俏男子,那男子身穿一袭华丽长袍,坐在客厅之中,正不断挥舞着手指。

  而他母亲与父亲却是坐在那男子对面,那男子却似在施展什么法术,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灵韵在空气中不断闪烁,两老一脸的安详,似乎非常享受一般,偶尔还会发出一阵舒快的呻吟。

  发生了什么?这是怎么一回事?陈伟完全看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虽然他并不知道,那男子究竟是谁,又在做什么,但他却能看出一点,这男子的身份绝对不低,这等手法也绝非一般凡人,两老的脸色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才不过一时三刻的工夫,就已有回春之相,说是神迹也丝毫不为过。

  只是他却想不通,这人究竟是谁?他家可没这么多银子,请来这等人物,给两老施展回春仙法。

  片刻后,那男子收了灵韵法力,缓缓睁开了双眼。

  接着他微微看了一眼陈伟,接着微微一笑。

  “你父母多年的暗伤已除,寿元大增,可再活上百载。”

  陈伟对他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急忙走上前去,慰问两老。两老只是不停的点头,不停说自己的身体感觉好像回到了十七八岁一般,看着两老逐渐光滑的肌肤,再听两老的夸赞之言,陈伟也终于开始相信那男子说的话。

  受人恩惠,自当报答,陈伟却是有些做难,这家里着实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

  随即转过身,先恭恭敬敬做了个礼:“多谢大神,敢问大神尊姓大名,我等无以为报,只好为您摆架供奉,送上万世香火。”

  那男子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不见。

  话锋突然转冷:“本尊乃天界金甲神,此番下界却是为了收回当初三藏法师带走的天界至宝,鸿蒙玄火,几位若是知晓,便请告知本尊,本尊也好早些完成天帝的任务,早些返回天界。”

  明明是一番非常客气的话,陈伟却感觉到极大的寒意。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柄利剑悬于头顶,令人不寒而栗,颤抖不已。

  这就天神之威?这就是传说中,天神独有的威严么,好霸道,好恐怖...

--------------------------------------------------

前言就加在这里吧,看完第一章,估计很多人都会很迷惑,你是拖节奏?还是做什么?打着西游的幌子不写西游的故事?

答案是,在下这本,是西游,但却不是你们以往看的西游。

为什么总是要穿越?为什么总是要灵魂附体?为什么总是要围绕着《西游记》取经四人组展开西游?

在下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按照那些早已写烂了的套路来,论狂,有悟空传够了,论喜有沙僧日记也够了,论穿越,难道你们还没看够?

五十年后的西游,不会是以往你们看见的故事,你可以把这本西游当成一本其他的故事,但请不要把这本故事,当做以往的穿越系统灵魂附体的西游。

喜欢就支持,不认同在下说的,就烦劳您就此止步,在下的确会根据读者的口味尽量调整剧情角色等等,但决不可能违背初衷,写一本早已烂大街的西游故事。

所以,如果可以,就支持在下吧,如果不行,那就劳烦您就此止步,五十年后的西游,喜欢就看下去,不一样的西游世界,不一样的西游团队,暗黑西游,等你。

  

精选推荐
重回古代,我是最强暴君!

重回古代,我是最强暴君!

杨三金

连载中· 290.16万

我重生了,回到了古代! 坐在朝堂之上! 满朝贼臣乱子,一身反骨! 我乃真命天子,九武至尊,谁敢反我! 我:来人啊,把文武百官全都推出去斩了! 大公公:皇上,满朝无人了! 我:那就从新招啊!

长生的我,每日增力一百斤

长生的我,每日增力一百斤

李白挖矿

连载中· 124.20万

李辛魂穿到修仙界,自带长生天赋,日增力一百斤,因前世残疾而对身体格外看重,故喜欢养生:“这辈子谁打搅我养生,看我不捶死他。”

风云如烟

风云如烟

行者拾玖

连载中· 3.90万

柳如烟,身为轩辕朝第一美女,红颜计谋堪比须眉,情意深深透宫廷,不想入宫,却成为嫔妃,在深不见底的宫廷之中苦苦挣扎,向往纯粹的爱情却注定屡屡受伤。在她的身上有着身世的秘密,两个位居高位的男人都爱着她,一个在朝君王轩辕风,一个即将登上大位慕飞云,国仇、家恨;朝堂、江湖;爱情、亲情;阴谋、柔情;何去何从?

一心报国,我成了阉党首领

一心报国,我成了阉党首领

小土豆

连载中· 226.57万

穿越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好! 地位尊崇,权倾朝野,就连皇帝也要让三分?很好! 身份是当朝九千岁,千古第一权阉?非常好! 等会!? 权阉?阉人?太监??? 还特么是五十多岁的老太监??? 陈明荣懵了,这跟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样啊?

曝光了,我诗仙的身份藏不住了!

曝光了,我诗仙的身份藏不住了!

故山难顾

连载中· 378.33万

大乾世界,万千大道皆可修行,或有剑修、体修、兵修……自然也有儒修,所修之道不同,却都在追寻摸索道的顶点,而宁夜一出生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前世的万千道藏和华夏五千年文脉荟萃汇聚,铸就这一世的不朽大儒圣!

作为天才,我是家里最弱的

作为天才,我是家里最弱的

大王来巡山

连载中· 98.74万

王浩穿越到修炼者的世界,成为大秦纨绔小侯爷,觉醒系统商城,只要你有钱,就可以无限制的提升实力。 本想着苟在青楼之中慢慢发育,却发现自己兄弟各个都是隐藏大佬,而且各个是老六,不停的为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 面对麻烦,王浩常说:“所有与我为敌的人或者势力,能吃的吃, 不能吃的,男的杀,女的都给我扔到天上人间去上班。”

空灵心语

空灵心语

空灵道人

连载中· 60.78万

作为国学文化的传播者,我深受国学智慧的启迪,以修心养性、坐而论道、起而行之作为人生信条。女儿,你在美国攻读化学博士,我借这空灵心语传递思念与期望。国学智慧如同明灯,照亮前行之路。期望你在忙碌中感受其力量,汲取智慧,洗涤心灵,启迪思维。 我深知,作为一位化学博士,你的学术道路充满挑战与艰辛。但我相信,国学文化中的修身养性之道,能够让你在面临困境时保持内心的平静与坚定。 亲爱的女儿,你是我生命中的骄傲。我期待着有一天,我们能够共同坐在国学的殿堂中,探讨人生的真谛与智慧。愿你前程似锦,未来可期!

我们还没毕业,辍学的你成战神了

我们还没毕业,辍学的你成战神了

发奋涂墙

连载中· 146.25万

陈凡穿越到灵气复苏,凶兽肆虐的世界,这里武道盛行,武者集万千光环于一身。本是第三初级武道学院的学生的他,立志成为武者。奈何因故辍学。每天为了生计疲于奔命。买不起昂贵的修炼资源,武道之路中断,只能在社会底层挣扎度日。本以为将一生蹉跎,直到他觉醒了系统面板。叮!斩杀一只蚊子,气血+0.01叮!斩杀一只蚊子...买不起上万块的气血丹,几百只蚊子我还杀不了么?一段时间后。十八岁的年轻武者,精英武者大赛的最大黑马。军营磨砺,尖刀中的尖刀。忽然有一天,陈凡登上了新闻。班级群炸了:我们还没毕业呢,辍学的你成战神了?

异客开物

异客开物

神山淬剑

连载中· 115.86万

在一个不知道时空坐标的宋朝,吴用只是个“无用”的青年。他是个矛盾体,一边自强不息,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一边在不公平的环境中悲观。其实他已经很幸运了,毕竟他接受了高等教育,还学到了差点失传的远古文明遗留之术。他其实只是个普通人,有欢乐,有悲哀。有随遇而安的颓废,也有遥不可及的宏伟理想。可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用传说中的文化,引导了现代科技。最终带领人类突破科技的瓶颈。他让文化插上了科技的翅膀,让神话站在了科学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