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倒卖凶宅那几年

倒卖凶宅那几年

倒卖凶宅那几年

作者: 娄十三
已完结风水秘术悬疑灵异

488.77万 字   |84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2376章 烟花只在刹那(终章)|更新时间:2023-04-06 14:14:02

作品简介
目录 (2376章)

凶宅索命,胆小勿入! 人们谈凶宅而色变,而我却以此为业,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一个倒卖凶宅的商人。 铜碗锁魂、八蟒缠龙、纸人拜寿、阴桥改命…… 十大诡奇凶宅,档案重现!每一座凶宅背后,都有一段惊悚隐秘的故事。 (有声小说已于喜马拉雅FM同步上线)

第1章 挑殃

大家知道凶宅吗?

所谓凶宅,就是里面曾经有人横死过的房子。

横死一般就是指非自然死亡,比如遭到意外身亡、自杀、他杀等等。以这种方式死亡的人,据说因为阳寿没有过完,自己会很不甘心,死后通常就会阴魂不散。

他们的鬼魂会滞留在原先的住所,所以这种房屋一般都会有怪事发生。

而这种房子,房主一般都会折价处理。那几年,我迫于生计,阴差阳错地做起了倒卖凶宅的营生,以超低价格买进,处理之后再高价售出。

倒卖凶宅的收入的确可观,那几年我也赚了不少钱。可是我所遇到的那些诡异离奇的事,却在我洗手不干之后的若干年里,如噩梦般挥之不去。至今想起来依然脊背发凉,冷汗层出。

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把我的故事说出来,也是想通过这个办法给自己的过去做个彻底的了断。

我叫李阳,那年刚好大学毕业。上大学的几年不知道怎么搞的,一直是背运缠身,做什么都失败,毕业后想找工作也是四处碰壁。不但没赚到钱,反而欠了不少外债。

我的老家在农村,当年作为唯一一个考出来的大学生,被乡亲们吹吹打打送出了村口,荣光一时。可是现在却是混的最惨的一个,当年那些没考上大学的发小,由于早早出来混社会,现在都人模狗样的,一个个都很风光。

自尊心作祟,我也很少回老家,我更不想父母跟着我着急上火。

可是自尊心不能当饭吃,就在我焦头烂额,生活快撑不下去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我三叔的电话。

说起我三叔,那绝对是个神人。

这个神字,不是神奇的神,而是神经的神。

三叔年轻的时候,有点不务正业,每天喝酒赌钱,被爷爷撵出了家门。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几年后回来的时候,身上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破道袍,居然成了一个半吊子的道士。他进门见到我爷爷不叫爹,张口喊了一句施主,差点把我爷爷气过去,后来被我爷爷直接拿棍子给打了出去。

三叔不敢进家门,就去镇上给人摆摊算命。

不过我能活到今天,还得亏了我这个不靠谱的三叔。

那年我正在外求学,突然接到爷爷病危的电话,就跟学校请了个假,风风火火地跑回了家。回家后,发现我家的老屋前面围了好多人,

姑姑红着眼睛告诉我,我爷已经不行了,但就是不肯咽气,是想见我最后一面呢。

我急忙来到爷爷的床前,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下来了。原本身体硬朗,精神矍铄的爷爷,变得我都不敢认了。他躺在床上,眼睛紧闭,有气无力的。嘴里却不断地嗫嚅着我的名字。

听说我回来了之后,爷爷的眼皮跳了跳,睁开了眼睛。他吃力地抬起手臂,指了指门口。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除了我以外,都离开了房间。

我看到爷爷额头上的皮肤在蠕动,并出现了一条条白色的条纹,看的出来那是平时藏在皱纹下的,没有经历岁月摧残的白嫩皮肤。

爷爷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喉结动了动,像是要跟我说话。

我赶紧把头凑过去,想听得仔细一些。

这时,我发现爷爷的表情很痛苦,也听到他的喉咙发出了嘶嘶的声音,跟轮胎漏气了一样。他的脸胀得通红,胸脯一起一伏。

我从来没经历过这些,不知道爷爷这个样子是不是要死了。我焦急万分,张口想问问爷爷怎么样了?

谁知道就在我一张嘴的时候,从爷爷的喉咙里突然吐出一股气来。

这股气没有其他将死老人的那种恶臭,反倒有着一股清香。我张着嘴,对此猝不及防。那口气被我一口吸了进去,一股冰寒的气流,顺着我的喉咙钻入了体内,并且迅速布满了全身。在那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像掉进了冰窟窿一样,而且头重脚轻,身体里也像灌了铅,沉得我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家听到动静,急忙冲进来。这时爷爷应该已经去了,可我虽然能看到他们,却好像没了知觉,最糟糕的是我连张嘴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就在这时,许久没回家的三叔突然冒了出来,大声喊道:“阳子被殃打了,都别动他。”

看到我的情况紧急,大家也没什么好办法,加上爷爷刚刚过世,家里也乱了。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让三叔来折腾我。

三叔把我抱到别的房间,找了个破碗,又从身上的褡裢里摸出一把豆子,我能看到里面有糯米、黑豆什么的,别的我也没看清。

三叔把豆子放在破碗里,又从爷爷的酒葫芦里倒了半碗酒进去,然后捧着破碗叨咕半天,最后划了根火柴把碗里的酒点着了,屋里顿时弥漫起了五谷香和酒香。三叔也不怕烫,把手伸进碗里搅合了半天,然后用全是酒气的手在我耳垂和脚心都捏了捏,然后掰开了我的嘴,把那还有火苗的酒给我灌了进去。

那碗酒被三叔脏兮兮的手鼓捣了半天,我感到很恶心,但是奇怪的是没有半点力气,也没法说话。那碗酒喝下去,有一股暖流,身体也舒服了不少。

三叔在怀里摸来摸去,好像在抠身上的老泥,足足摸了五分钟,这才不知从衣服的哪个地方里摸出一根针来。那针细如牛毛,黑不溜秋的,也不知道是脏了还是原本就那个颜色。

三叔捏着那针,闭着眼睛,像是在运气,脸上的汗滴滴答答往下淌。这时,爸妈也都围拢过来,看到这情况,心里焦急却也不敢去打扰他。

终于三叔猛地睁开眼睛,把那针往自己左手的中指猛地一刺,然后又把那根针戳在了我的眉心,咬着牙蓄着力,好像在把什么东西往外挑。

那针刺在眉心,没一点痛感。而这时,三叔好像把全身的力量都憋到那一根针上了,他左手撑着炕,右手捏着针,用力的挑着,憋得脸红脖子粗的,终于挑出了一条黑绿色的细丝。那细丝离体之后,霎时就化作白雾消失了,那根针也断了。

事后我们才知道,人死前呼出的最后一口气叫“殃”,这口气是人一辈子积累下最脏最毒的东西,落在花上花都会枯萎,人要是不小心粘在衣服上都要生一场大病,被扑在脸上甚至一两年都恢复不了元气,人们常说的遭殃就是这个意思。像我这种直接吃进肚子里的,如果没有三叔在,肯定就没命了。

即便是这样,我身体也是经过了小半年才逐渐恢复过来。

经过了这件事,家里人对三叔的看法有所改观,村里的人也看到了三叔的确是有些本事的,于是家里有些什么红白喜寿事,也会找到三叔帮忙张罗。但是三叔那种性格,在这个家里依然有些格格不入,也没人愿意搭理他。只有我放假回家的时候,能陪他聊聊天,说说话。

有一次我刚到家,三叔突然神秘兮兮地找到我,说:“大侄子,你帮三叔个忙,等事成了,有你的好处。”

我听他讲完,鼻子差点没气歪了。这个倒霉催的三叔竟然让我替人去钻死人棺材。

我跟三叔相差只有八岁,加上三叔那放荡不羁的性格,更多的时候我和他也是口无遮拦,没大没小。所以听他说完我就火了:“帮你个大头鬼?你还知道我是你大侄子啊?你这是要活埋我啊?”

见我急了,三叔急忙跟我解释,原来村里的老梁头突发重病,昏迷不醒,眼看就要死了。可是梁家是十里八村数一数二的富户,他死不要紧,他还有三个儿子,死后这家产怎么分也没个说法。于是他三个儿子找到三叔,让三叔想办法再给老梁头续命三天。

于是三叔就想了个瞒天过海的办法,并且找我帮忙。他说让我钻棺材,也只是做个样子,那棺材也是纸盒糊的,上面盖上一层浮土,我在里面躺一晚,第二天天亮就把我弄出来。

听三叔说完,我没好气地回道:“那特么也不帮,活人钻棺材,多不吉利。”

三叔却说道:“我的傻侄子,你还想着你吉利不吉利呢?你爷爷的那口殃气,我虽然帮你挑出来了。但是你霉运未除,弄不好会倒霉一辈子。我想的这个办法也是一举两得,一方面帮了老梁家,另一方面你躺进棺材,阴阳两隔,就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该有的霉运也都消了。等明天你从里面爬出来,我保管你容光焕发,以后更是风生水起,财运亨通,平步青云,大富大贵……”

三叔喷着吐沫星子,掰着手指头给我算了半天,后来又拿出两千块钱塞给我说是定金,事成了还有大钱。

我知道老梁家肯定给他不少钱,见他说得煞有介事,就有些心动了,脑子一抽就答应了他。

一切在三叔的安排下,有条不紊地进行。当天晚上,我钻进了三叔准备好的棺材里,那棺材就在后山的一个挖好的坟坑里。除了棺材和我是假的,其他的都是按照正常的丧事进行的。我躺在棺材里,听到那老头的三个儿子哭得跟三个傻逼似的,还直冲我叫爹,差点没乐出声来。

可是等他们把棺材盖上,并在上面盖了一层浮土之后,我就有点后悔了。

棺盖一封,里面一片漆黑,一丝光都没有。等上面一层浮土盖上去,四周更是一片死静。我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ps:发书不易,陪伴更难。新书已开,这里有更加新颖的剧情,更加丰富的人物。十三希望有你们一直陪我走下去。现开通本书读者粉丝群,无论是你想在本书客串个角色,还是对剧情有着自己的看法,或者对作者本人有什么要说的,十三都欢迎入群交流:310164161

精选推荐
乡村诡术

乡村诡术

夜雨风声

连载中· 23.54万

爷爷为了一本风水秘术,将我嫁给了一具女尸。为了活命,我答应了女尸三个无礼的要求,为此,我走遍大江南北,见到了无数神秘离奇。 鬼村百年不凋零的哭声:苗疆虫谷常年不绝的啼鸣;昆仑雪宫生死门后王座上的神秘身影……

天字第一當

天字第一當

骑马钓鱼

连载中· 604.59万

一家白天看着平平无奇的当铺,却有一个奇怪的规矩,凡是典当物品,或者购买绝当物品的客户,都会免费送上他们一卦。 而最奇怪的是,这家当铺,一旦到了午夜,就会迎来“光怪陆离”的客人们…… 亲们可以关注下我的抖音号:骑马钓鱼本尊 亲们可以关注下我的微博号:骑马钓鱼本尊 有惊喜哦

寻龙天师

寻龙天师

风尘散人

连载中· 721.13万

“天狗起于垒土,而坠于残霞,天际殷红如血,吉星退于虚无。 苍茫间,一人蹒跚前行,筚路蓝缕,一步一喋血,只余一株荼蘼在身后凋零。” 这是一则无人能解的谶语,可有人说,这是我的命。 还有人说,礼官横涉阴阳,精于墓葬,蒙蔽天机,古之贵人皆葬于其手,以荫后人,终不得好死,我亦难逃。 可是,我不服……

阴司有旨

阴司有旨

骑马钓鱼

连载中· 22.60万

爷爷临终前给了我一个奇怪的账本,第一页便是“阴司留档”四个诡异大字,上面的账目也不是钱财,而是“命”,我拿着这个奇怪的账本帮着爷爷收账,还账,我仿若成了行走人间的生死判官,冥冥中一切皆有旨意……

见鬼了?还好阎罗是我爹

见鬼了?还好阎罗是我爹

大大大王

连载中· 215.99万

他,是阴阳行走使,他,是地府后台最硬的男人,他就是秦白,虽然不入地府,地府中却有他的传说,十殿阎罗九个是他干爹,还有一个是……

阴阳鬼当

阴阳鬼当

肥出骨气

连载中· 225.73万

继承祖上传下的当铺后,我遇到了传说中的‘鬼当’,自此收到许多诡异物件。 隐含怨气的金手镯,半夜自己响起的灵异手机,饱含煞气的狗牙项链……。 借助家中神秘骨书,一一解决了诸多问题,而我……也变得更以前不一样了。

道子

道子

净明乔

连载中· 26.24万

我叫林北玄,当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谁让他当判官的?

谁让他当判官的?

一瞬流光

连载中· 128.58万

 张殊死后,听说真有不死不灭,线索透露一切要从掏泔水开始,赶着垃圾车,他出发来到了什刹海。     “首先说明,地府的子民,寿命也是有限的,除非有机会可以人间捡漏。”     “其次,你们都没有我的幸运,很多的人都愿意跟我交易,把他们那一辈子缔结的寿命结晶给我!”     最终,张殊做的不是勾魂夺命的勾当,在人情社会里的他更喜欢做交易。     三年后,张殊把一个大黑脸带到了地府。     “你们看我把谁带来了?”     “包青天?”     地府骇然。     包拯的出现,让地府的黑白无常感觉都在吃干饭,决定推出全新的阴阳陆判...

捞尸秘闻

捞尸秘闻

從偂

连载中· 25.77万

父亲离奇死后,我从父亲的坟墓里得到《九字风水残卷》。而我陈淮安,则凭借这本手记,开始了我的冒险历程。飘浮的海岛、幽灵鬼船、远古异兽、海市蜃楼……所有的涉险,都是为了找到一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