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魔君大人请宽衣

魔君大人请宽衣

魔君大人请宽衣

作者: 彼岸朱砂
已完结穿越奇情古代言情

217.01万 字   |37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740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23-12-27 18:59:28

作品简介
目录 (740章)

第一次见他,洗了澡,劫了财,还偷了条裤衩! 第一次见她,失了吻,看了身,还被袭了胸!从此祺国不太平了,相府的丑陋三小姐被太子退了婚,摇身一变成了大美人,京都之中出现了一位个性乖张的女神医,而当今人人闻风丧胆的魔君丢了条裤衩!她虐渣男,斗奸人,收萌宠,夺秘宝,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不想却逃不过他的一张通缉令。“赏金一铜板?这么少!”当她被五花大绑送上他的大床时,某女终于优雅的说了句人话,“美人,裤衩还你,我错了!” “道歉不必,肉偿就好了。”某男妖娆一笑,欺身而上……

第1章 丑女下凡

祺国京都。

夜色渐沉,繁华的花街沉浸在一片酒香琴音之中。

“快,动作快一点!”几道鬼祟的身影没入了后巷,随后进入了京都之中最有名的醉香楼。

某间屋子里。

男子粗鲁的将背上的麻袋丢到了榻上,那一身红艳的老嬷嬷扭着粗腰跨了进来,“这一次又是什么货色?上一次的那丫头太丑,已经被我打发去做了粗使婢女,这一次如果还那么丑,你们就扛回去吧!”

两名贼眉鼠眼的男子对视了一眼,“这……比上次那个更丑。”

“什么?你们是来逗我吴妈的吧?”嬷嬷立刻拉下了脸转身欲走,那两名男子赶紧拦住了她。

“不不不,这一次咱不收银子的!”

“不收?”那两条晕染的大粗眉一皱,有这好事?

“当然了,这丫头得罪了人,所以……”其中一名男子抬起手,眼中泛着精光抹了下脖子。

原来如此。

“好吧,我吴妈也发发善心,既然不用银子,勉强收下吧。”她伸出手去拆开了那麻袋,顿时惊呼一声,“哎呀我的妈呀,这也太丑了吧?做粗使丫头都怕吓着客人!”

“怎么会呢?蒙上脸就行了!”

“这不成,会砸了我醉香楼的招牌!”

推攘之际,没有人注意到麻袋里的女子慢慢睁开了眼。

眼前的视线渐渐清晰,苏依依轻皱了下眉头,这里是哪儿?头顶上是一片陌生的芙蓉帐,鼻间充斥着劣等香水的味道,耳边还有人在吵吵。

脑海中立刻有无数的片段涌出,她正在执行任务,哪知道原本放钻石的房间里居然还有她最爱吃的鸡腿,从来不曾想过居然有人会做那种缺德事,鸡腿下面放炸弹?

“啧!又坏在吃的上面了!”

屋子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三人对视了一眼,方才是谁说话了?回头看看,榻上的女子一动不动的躺着,没有半点动静。

吴妈当即被拉到一旁,手中让人塞了锭银子,她微微一愣,干这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收人贩子的银两。

“罢了罢了,好事做到底,咱们合作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按老规矩,先找两个打手调教调教她……”

两名男子邪邪的笑了笑,便跟着吴妈退了出去。

榻上的女子终于动了动,伸出手去掐了下自己的脸蛋,她这不是在做梦吧?

忽的一声坐起了身子打量四周,她没死?可是……这里是哪儿?等等,这细皮嫩肉的小手哪里是她的?

苏依依当下在自己身上摸索了起来,不对呀,她明明是个飞机场,何时变得这么有料了?

一阵沉默之后,屋子里响起了懊悔无比的声音,“完了,穿了!”

不过,难道上天为了弥补她,让她穿成了绝色大美人?怀揣着这个小小的愿望,苏依依期待的拿过一旁的铜镜,瞬时就从天堂掉入了地狱。

“……哎呦妈呀,这、这脸也太肿了吧?”老天,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天使般的身材魔鬼般的面孔?不等她消化完这个惊人的事实,体内竟是涌现出一丝异样。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苏依依号称特工队中的军医圣手,任何奇病怪症在她这里都无所遁形,细细一看铜镜中那略显发黑的印堂,难道……这副身子的主人中了毒?

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呦呵?醒了?”然而待这两名打手一走近,原本正在宽衣解带的手一顿,“妈呀,哪来的妖精!”

他们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吴妈该不会真的要他们调教这个丑娘们吧?

“你才妖精,你全家都妖精!”要知道她苏依依在现代也是个人人追捧的小美女,怎么到这两家伙嘴里就变成了妖精?

两人对视了一眼,奇怪了,长得丑声音却意外的好听呢!“要不然,闭着眼睛上了?光听听声音也好!”商量了一阵,他们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朝着苏依依走去。

紧接着,屋子里传来一阵杀猪般的鬼哭狼嚎……

精选推荐
神医毒妃:战神王爷是上神

神医毒妃:战神王爷是上神

正月十三

连载中· 123.67万

她一朝穿越成了这片大陆第一神医。在他眼中却成了一剂行走的良药! 他乃上古神兽,这一世却成了守护疆土的战神王爷!苦寻九世的灵珠,却穿越成了济世救人的活神仙。

算命吗?战神夫人超准哒

算命吗?战神夫人超准哒

洛澜

连载中· 232.47万

(同名有声小说已于喜马拉雅上线)虚中观那个小仙姑要下山嫁人了,夫君是皇朝第一战神-明玄夜。 宁仙仙:好耶! 师父再也不用担心我吃了上顿没下顿了。 传说将军身高八尺,五大三粗,面容丑陋,生性残暴,还喜欢吃人…… 嘤嘤嘤! 现在悔婚还来不来得及? 新婚夜,将军看到一张戴着单边黑眼罩的脸。  “不好意思啊!我左眼能见鬼,怕吓着将军您!” 将军:……? 难道不是你现在这样更像鬼? 婚后,看着面前清汤寡水的粥。  怒!肉都不舍得给她吃,太过份了!! 气冲冲去找将军,却见他面前也摆着一大碗清汤寡水的粥…… 有的人,嫁人后过着锦衣玉食,出门有二十几个丫环伺候着的腐败生活。 有的人,明明做了将军夫人,还是得算命观星,起卦看风水,继续当神棍!  

直播算命太准,全网蹲守吃瓜

直播算命太准,全网蹲守吃瓜

荷衣

连载中· 124.21万

【玄学+直播+爽文+悬疑+脑洞,感情线弱】修仙界满级大佬渡劫失败,穿成被渣男骗钱害死的小可怜。为了生存,桑非晚开始直播算命。屌丝问:“我什么时候能和女神结婚?”桑非晚:“你以为的女神其实是个抠脚大汉。”第二天,新闻就爆出了某猥琐男乔装女性网络诈骗案。富二代跑来踢馆:“算算我下顿吃什么,算不准就滚出直播圈。”桑非晚:“吃翔。”网友们哄堂大笑,坐等桑非晚打脸。结果……成功吃翔的富二代输的心悦诚服:“从今以后我认你当祖奶奶,谁敢惹你,我用钱砸死他!”一段时间后,桑非晚在某综艺和渣男前男友狭路相逢。前男友说:“你又想蹭我的人气,不要脸!”已经是顶流的桑非晚轻蔑一笑:“我掐指一算,你很快就要塌房了,有多远滚多远!”

八零军婚,黑心娇娇赢麻了

八零军婚,黑心娇娇赢麻了

盈语

连载中· 261.41万

【八零+军婚+养崽+日常+先婚后爱】 被父母安排好一切,准备好好享受人生的都市白领宋青青,被一场车祸撞到了八零年,开局有点不妙! 一睁眼就喜当娘,还被安上毒死儿子的罪名! 被丈夫继母虐待、继弟侮辱? 还被抢走丈夫死去的抚恤金? 连男人手都没摸过的宋青青表示头大。 但既来之则安之,宋青青绝不会做这个冤大头! 她诱导婆婆主动分家,暴揍猥琐男,眼看就要带着儿子走上富强之路,海龟、官二代、富二代,越来越多优质青年围着她转! 她那个军人老公忽然回来了?? 听说当兵的都是冷硬糙汉,但为什么她根本没见过几面的丈夫,化身小狼狗,日日夜夜要老婆贴贴? 某男人:“我身强体壮腰力好,钱都给你,家务我包,今晚可以睡床吗?”

 恶毒后娘: 开局抽卡养反派

恶毒后娘: 开局抽卡养反派

游鱼欢

连载中· 6.39万

李玉兰一朝穿书,成了三个崽的恶毒后娘! 原主又坏又蠢不靠谱,硬生生养出了三个大反派! 为了活命,她甩手不干了! 抽卡在手,佛系养崽! 皇长孙崽崽躲避残疾命运,长成了正道的光! 小公主崽崽躲避渣男,视她为偶像! 小崽崽招猫斗狗却成了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将军! 反派头子马甲被爆,她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却撞进了他的怀里 “娘子,抛夫弃子可不是个好习惯!跟我回家……”

将门娇女:帝君慢慢宠

将门娇女:帝君慢慢宠

曾说彼岸

连载中· 437.08万

她本是顶尖特工加王牌军医,因为行任务的时候被同伴出卖,眉心中弹倒地。,醒来,便发现穿越到了这里,不过醒来的时候,却不是凯旋,而是四面楚歌之境地! 而她,也凭借现代的记忆,加上古来战役的了解,她没有慌乱,反而是开始杀敌!  凯旋而归,她才有时间思考父兄的死…… 就在她怒怼父兄生前,纳的一个妾室,缺突然收到了圣旨……

掐指一算,大小姐又要作妖

掐指一算,大小姐又要作妖

漆依依

连载中· 48.77万

齐欣容易嘛? 设计回祖宅,讨要母亲嫁妆,斗贪官及齐府的人,还要搞钱搞事业。 这哪是她一个现代人该做的?! 可是,满京城的人都对着她大放彩虹——能掐会算、开过天眼、通鬼神知轮回、天选神女! 快被鼓吹上天的她却稀里糊涂的成为大理寺编外办案人员。她的工作内容是:协助少卿办案,受少卿的气,暖少卿的床,为少卿生娃……

穿剧后我成了病娇王爷的掌中娇

穿剧后我成了病娇王爷的掌中娇

团扇牡丹

连载中· 386.94万

一朝病毒来袭,身为知名女科学家的她,却通过自己创造的系统穿越到了……一部热播剧中变成了剧中悲催女二号?更是无意中招惹了“蓝光”病娇腹黑王爷。 作为本剧的顶级炮灰,金芷若决定“改正归邪”,打死不按套路出牌! 咳咳! 可是眼前这个病娇的“蓝光”兄是怎么肥事? 虐渣男他递刀,手撕绿茶他刨坑,脚踢白莲他叫好,舔狗都没他舔得彻底! 只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被舔居然也要付代价? 蓝光兄:女人,本王的人情不是那么好欠的! 金芷铃尬笑:你想怎么样? 蓝光兄:肉偿! 金芷铃:…… 金芷铃东躲西藏,生怕被男主抓回去生猴子,途中却听说这病娇居然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算计她了! 这这这……如何是好? 要不就从了他?

七日娘子,戾王爷夺娇入帐

七日娘子,戾王爷夺娇入帐

花茶大红袍

连载中· 5.14万

和亲之夜,新婚洞房! 许念安从和亲郡主,沦落为寡妇村的七日娘子。 为了活!为了保住妹妹,她必须攀上那狠厉嗜杀,样貌丑陋的清河王! 一开始他只当她是个生育工具,没有耐心,肆意掠夺。 后来竟悄悄对她起了心思,她是就像那盛开的罂粟花,是他此生都不愿意放走的心头血。 “该死的女人,怀上本王的孩子就想要跑?” 许念安:“我要回宋国,你跟来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觉得本王的舆图该扩大了。”他凑近她,耳鬓厮磨,“你说呢?我未来的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