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滇黔危机

公元-六五五年,冬十二月明永历九年。广西田州城外一支军队急急向田州赶去,只有马蹄声声踏碎那如盐般的寒霜。晨雾中分不清是什么军队。

不时,这支军队借着浓雾的掩护,悄悄出现在田州城下,这时守城兵士才发城下出现一只皂色旗号军队,只见城下军中缓缓驶出一骑大叫;“城里弟兄们听着乃晋王参将杨祥接皇上和秦王令回师朝中现有晋王令信在此违令者斩!”守城军士;“奉秦王令在此守城,无守城将军刘国镇关有才之令任何人不得入城!若想进城须待通报刘.关二将军方可!”却不料杨祥发一声大喊;“冲啊!”大队人马一下子拥入田州城内,原来守城兵士发现是南明晋王部队,估计不会硬攻城,门尚未紧闭,再则守城明军亦惧晋王之威,故晋王大队人马得以冲进田州。

守城之兵见晋王军势大,又见晋王参将杨祥本同是大西军所归附南明军队,遂不抵抗晋王军,入城大呼;“西府驾到!”守兵皆拜伏于地称呼;“千岁”!田州百姓夹欢迎。

早有亲隨兵丁飞稟守将刘镇国.关有才,晋王已乘雾进城守军不及防备刘.关二将议;“同为明军奉秦王令在此截止晋王,今晋王入城,恐不饶你我二人不如早逃。”二将各自上马飞逃而去,晋王部将欲捉拿此二人晋王;“不可随他二人去吧!我和秦王乃情同兄弟,出生入死二十多年岂可同室操戈?”命取银二万两犒守军一时两军欣若兄弟。

晋王李定国原是张献忠领导农民起义军将领,十岁便参加义军作战勇敢,文武双全战功赫赫,与孙可望.刘文秀.艾能奇同为张献忠大西政权四大将领兼张献忠义子。

后来吴三桂领清军入关,李自成兵败,张献忠战死,义军四分五裂李定国孙可望等人率部抗清,接受南明朝廷节制联合抗清,南明永历帝封孙可望为秦王,李定国为晋王,刘文秀为蜀王,南明王朝由广西入黔。联合大西军。

时秦王手握兵权居贵陽,根本不把在安龙小明王朝当回事,永历帝苦于无人无兵,任由秦王摆布连左右权臣马吉翔等人,也依附秦王称秦王国主。

秦王日益骄横拨扈,已有取代永历之意,秦王善治国,南眀王朝势力仍遍及南方数省,百姓安居未受战乱之苦,故可望极有威望。但是此人忌贤嫉能,私心极重,晋王曾几乎为秦王所害,晋王领军出征意在联合郑成功攻打广东,将南方数省连成抗清基地,不料郑成功并无意攻打广东。晋王独木难支故兵败。

正当晋王欲再打广东之时,接到永历帝密诏,秦王欲夺永历帝位,晋王遂回师广西以入黔救驾,秦王闻晋王回师黔桂,命沿路将士阻挡晋王,搜尽沿途粮草自已加紧夺位步伐。

刚稍有起色南明小朝廷,又面临着一场内讧,晋王进入田州后对众将道;“秦王知我回兵,恐对皇上加害,为今之计唯有命人星夜赶回安龙,先保护皇上。”遂命参将杨祥火速回安龙,部将靳统武率五百精兵,尽打皂旗抄小路回朝,晋王率泰安侯窦名望,广昌侯高文贵,武靖侯任国玺领大军隨后而回。

秦王在贵陽闻刘镇国.关有才报,晋王已入领兵回朝,大怒派巩昌郡王白文选领兵,去安龙控制永历帝,必要时可先动手除掉永历帝,不料巩昌王白文选并不赞同秦王,面上答应,心中却另有打算,白文选原也是张献忠部将,张献忠死后随孙可望、李定国抗清屡建战功,大顺元年任大西国前军府都督。张献忠死后随从孙可望入云贵联明.受封为巩昌郡王,白文选到安龙后并不急于挟小朝廷去贵陽,而是借故拖延,以安龙地方太小征集民夫不昜为借口,不能成行以等晋王兵到,其实白文选是想忠于南明,先护着永历帝,在后来永历帝每次有可能遭到孙可望谋害时,他总是或明或暗地加以维护,某些史籍说文选“及至安龙入谒见其丰仪股栗汗下不敢逼行”朱由榔长得相貌堂堂见之许多史册应属可信;但白文选不敢逼驾未必是因为永历帝一表人材,主要还是他心目中以永历朝廷为正统。不愿作孙可望犯上作乱打手,十二月孙可望见白文选还没有把永历君臣押来贵阳,又派亲信百户叶应祯去安龙催促,自从密敕事件发生后孙可望锋芒毕露,这时一再派兵马来安龙督促他移住贵阳,朱由榔知此行凶多吉少,白文先抗命不回。

1656年(永历十年顺治十三年)正月,李定国军距安龙已不远,先派传宣参将杨祥身藏密疏前往安龙,在离城五十里板屯江(一作坂屯河),被刘镇国部兵擒获,解送到白文选处,文选询问其来意回答:“传宣参将杨祥也国主令来督催府州县预备粮草以候国主之至耳”当即从衣甲内取出龙牌一纸“为仰安龙府备糗粮之具无他也白文选明知杨祥不是“国主”孙可望使者假装糊涂命以酒食款待后即任其自由行动杨祥得以入城谒见永历帝呈上衣甲后心所藏密疏署云“藩臣李定国谨奏”:“臣今统兵迎扈不日至行畿先遣奏万安勿轻听本上盖有永历密敕所赐“屏翰亲臣”印为信永历帝知定国大军正月十六日到,叶应祯听闻晋王大军将至安龙,急忙率甲士入宫逼永历帝骑马赴贵陽,正在永历帝被逼无奈时,白文选赶来对叶应祯;“秦王是怕晋王归降清军所以才命等迎圣驾回贵陽,现在形势危急皇上等乃金技玉叶,万-路上出差错怎么办?谁能负这个责呢?先别动去晋王军中看看,万-晋王真引清兵来再移驾去贵陽也来得及,若是单晋王兵马,毕竟是自已人,在此逼皇上岂不是自已找罪?”

叶应祯被迫退让不敢动手。

二十二凌晨,安龙城外大雾漫天突有数十骑直飞城下大呼;“西府大兵至矣!”城内欢声雷动。叶应祯无奈领兵逃去晋王自领兵入城。

晋王入城朝见永历帝说;“久知卿忠义相见恨晚也!‘晋王泪流满面;‘臣蒙陛下知遇之恩欲取两两粤,以迎銮舆不料天不从臣愿有负圣上臣万死以莫自赎也”

由于晋王在新会战役中失利兵马折损过大,贵州又是孙可望势力范围,清军乘南明内讧晋王回师贵州之时,乘机攻打广西,重迁朝廷回广西已不可能,晋王在朝见回营后,就同白文选商议移跸事宜。两人一致意见以迁往云南昆明为上策,定议后李定国“自选帐下五百人卫宫眷先行”二十六日永历君臣离开安龙,向云南进发二月十一日到达云南曲靖,定国请永历帝暂时停留在这里,自己带领兵前往昆明料理具体事宜。

当时在昆明有,大将抚南王刘文秀,固原侯王尚礼,另有将军王自奇部兵马驻楚雄,保康侯贺九义部,在武定总兵力约两.三万人诸人皆听命国主孙可望,这些人若开门迎晋王等于背叛了孙可望,若不开城迎朝廷入昆明,显然是有违抗清复明宗旨,毕竟永历帝是明王朝正统,何况护驾来原是大西军四大将领之一李定国。

此时唯有王尚礼死忠秦王,但又不敢违二王,且有黔国公沐天波支持迎取永历,王尚礼知李定国势力极强,亦不敢轻动。勉强出城迎接,三月二十六日,李定国护卫靳统武总兵张建护驾入城。时公元一六五六年春明永历十年。

昆明城自有明代前,被称为偏远之地,天高皇帝远。此时皇帝到昆明,满城尽欢。李定国,刘文秀把云南贡院,做为永历行宫上朝议政。

而此时,清廷正调集重兵向广西推进,李定国经营多年的广西兵力薄弱,顺治十三年二月清两广总督李国泰,奏报清方利用定国主力转移,广西明军势单力薄的机会,由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统领广东兵马会合湖南(经略洪承畴部)、广西(原定藩线国安部)官兵迅速向广西推进,这年(顺治十三年1656)正月初二日,抵平南县。守浔州府明仁安将军李承爵、管领水师阳春伯李先芳,自知兵力不敌,初七日主动撤退。初十日清军占领浔州府,十五日广东清军进至贵县,与广西提督线国安、经略洪承畴下总兵南一魁、张国柱部会合。继续西进十八日抵横州,明将高文贵、李承爵、施尚义、李先芳不战而退。二月初四日,清军占领南宁府;初九日广西左翼总兵马雄部追击至濑湍,明阳春伯李先芳被俘,广西大部分州县都被清军占领。

后来在平定了孙可望叛变后,李定国虽曾命保康侯贺九义率军收复南宁,贺九义在1658年(顺治十五年)二月初七日派部将阎维龙、曹延生等一度东收横州,终因兵力不足再度放弃该州。不久因大局逆转贺九义奉命领兵回滇,南明被迫放弃广西大部州县,就后果而言首先是永历朝廷同广东义师联络被切断,闽浙沿海抗清武装经海路入粤通也极难利用,形成东西呼应不灵、各自为战被动格局,其次广西大部分州县易手。

1656年(永历十年顺治十三年)四月刘文秀为蜀王、白文选为巩郡王、原固原侯王尚礼加封保国公、将军王自奇为夔国公、贺九义为保康侯、秦王护卫张虎为淳化伯、水军都督李本高为崇信伯黔国公沐天波是明初以来世袭镇守云南勋臣,自然得到永历帝信任。除了遇有紧急事件可以随时入奏外,还让他执掌禁卫军,朝廷文臣有大学士扶纲、雷跃龙、吏部尚书张佐宸、吏部文选司郎中汪蛟、工部尚书王应龙、户部左侍郎龚彝、兵部左侍郎孙顺、刑部左侍郎冷孟銋、通政使尹三聘、詹事府正詹事杨在、大理寺寺丞张重任等,龚彝受命后奏称自己“在云南受可望十年厚恩”不愿接受朝廷任命官职,引起“举朝大哗”纷纷斥责他死心塌地追随孙可望,原先卖身投靠孙可望司礼监太监,庞天寿、锦衣卫使马吉翔已为朝廷所不容,庞天寿服毒自杀,马吉翔一度被李定国亲信将领靳统武拘禁,他摇身一变乞怜献媚于靳统武、金维新、龚铭为晋王歌功颂德,终于得到李定国信任重新入阁办事。

晋王又联合诸官上奏,请永历命秦王孙可望率兵出湖南,刘文秀出蜀,晋王李定国出两广各自抗清作战,然而永历帝知孙可望不会轻昜服从,于是按下奏书不发,他怕孙可望乘李定国和刘文秀出兵后孙可望进攻昆明。

永历虽摆脱了孙可望控制,然而当下形势并不轻松,孙可望部隨时可能反戈回击,两广多已失守,朝廷內王尚礼等多为孙可望旧部,清军加紧进攻,又不敢出兵四川和广西,以防孙可望部。晋王和蜀王尽力联合孙可望部又不成,进而加据了危机。

,

举报章节:
第1章滇黔危机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