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交水火并

南明永历十年[公元-六五六年],南明朝廷内讧,秦王孙可望欲取永历帝而代之,被晋王李定国白文选等迎入昆明。

在贵阳秦王孙可望夺位取政权希望落空,而李定国和永历朝廷因实力不如孙可望,因此极力拉拢秦王孙可望,并在五月派人将孙可望留在昆明妻小,送到贵阳。派巩昌囯公白文选亲到贵阳,极力促使孙可望与南明合作。

诏命孙可望仍为秦王位列晋王李定国,蜀王刘文秀之上,向湖南进攻。定国出兵收复两广,刘文秀入川经营四川,然而孙可望自以大西政权继承人身份自居,不愿放弃手中权利而受南明永历帝节制。

白文选到贵阳后,孙可望大怒,立刻将白文选绑到校场责;“前时要迎驾入贵阳,你却与李定国私下将朝廷圣驾迎往昆明,并且受封,导至今日晋王把持朝政其罪当诛!”便命左右重杖责白文选,白文选道;“我等自随大西王举义始,便是-家人。大西亡故,等奉南明为正统共抗清兵,而秦王以一已之私,竞以大局为不顾,不怕成千古罪人么?”秦王理穷欲杀白文选,文选部将王复臣,张国用,赵德胜等人对秦王;“白将军自从隨大西王起义兵时,东征西讨身经百战,战功卓著。为前军大都督,在军中威望极高,杀了恐各路将士不服,而生变况,清军压境大敌当前,尚望秦王三思。”连秦王身边诸将亦求情免文选死罪,秦王遂免文选死罪杖刑之。

秦王调兵马依次集结,准备对滇用兵,却疏于对清军各部防备,使吴三桂和李国翰部有机可乘,逐步向贵州逼近,而孙可望却置之不管,决意出兵云南,进攻南明朝廷。

而此时在滇南明朝,也不得不做着战争准备,一面示好秦王孙可望,一面出兵收复了广西一些州县,又令刘文秀入蜀经营四川,形势稍微有些好转,刘文秀也逐步在四川取得一些局部胜利,然而西南地区势力最强秦王孙可望,态度始终是决定南明王朝命运走向关键所在,毕竞孙可望手握数十万重兵,拥有贵州全境湖南.广西.四川部分土地因此秦王成了举足轻重人物,-旦他倒向那一边形势必将改变。

清廷方面也在极力争取孙可望,威逼利诱就算争取不到孙可望,也要迫使孙可望和南明朝廷互相火并,以从中坐收渔人之利。

永历十-年二月[公元一六五七年],孙可望已决定和南明朝廷决裂。并且打算武力消灭永历朝廷和晋王,以大西军余部盟主身份,封部将马进忠为嘉定王,冯双礼为兴安王,张虎为东昌侯,诸官俱已加封,严然以皇帝身份号令三军百官,近侍文官于宣,极力吹奉。张献忠御营原堤督王尚礼等人也极力进言,晋王闻信奏请帝曰;“秦王谋逆恐不日将进攻昆明,今朝廷无粮兵诸臣皆惧,秦王之势大,又原有秦王旧部恐里应外合,以谋夺昆明。臣请陛下降旨速召蜀王刘文秀回滇,以御强敌。”永历遂下召命刘文秀率兵入滇。

刘文秀自入川攻夺州郡,广集粮草。积极经营四川以期长期抗清,不料入川方九月余,又闻召回滇。遂长叹;“本待屯兵集粮,养精蓄锐光复大明,不料今内乱从生祸起萧墙大明危亦!”蜀王遂挥泪而别川,率子刘震引兵入滇。[一说为刘文秀入川后大造宫殿,似有如秦王之举,晋王怕分裂,而告永历帝故召回蜀王文秀]。

八月一日孙可望在贵阳发兵攻滇,调集重兵十四万人,众官私大议论,都认为应以白文选为将,[一说封为招讨大将军督前线诸部]。后秦王果起用白文选为先锋,马进忠为辅,督各路兵马向昆明进发,企图一举消灭晋王及南明朝廷,孙可望自命铁匠打造铁枷锁具三百付,谓众人;“昆明城破之时必将锁晋王.蜀王及永历帝朝中百官。”

永历帝也调集滇中各路人马,做好迎战准备,兵事委以晋王。内事尽付黔国公沐天波,大学土兼国舅马吉翔,国舅王维恭等人。一场火并在所难免,内讧是导至南明最终灭亡重要原因。

时有,原龙骧营总兵祁三升,在川中驻守,晋王,秦王皆发令召祁三升,祁三升亦不听秦王令,而引兵入滇,秦王闻之大怒,令兵追击,祁三升部于六月始到昆明,且战且走部卒多有折损.辎重尽失,永历加封祁三升为咸宁伯,随晋王战可望。原昆明守将王尚礼,楚雄守将王自奇,皆为孙可望旧部,得可望密令内外合以破城。

楚雄守将王自奇,因酒后误杀晋王部将,惧晋王而引兵来,并渡澜沧江而进入永昌,[今云南保山市]。消息闭塞不知可望几时攻昆明,王尚礼部被晋王.蜀王抽调迎战孙可望,又定下沐文波在城中防备,实可望内应尽被晋王.蜀王解除。

九月十五日,三王兵马尽集水,[今云南曲靖]孙可望十多万众营,连十余座。晋王部三万,立三营,众将怯可望势大。十八日孙可望命张胜,马宝,武大定领七千骑,抄近路偷袭昆明执拿永历帝,及朝中官员并二王家小,而孙可望此时不知马宝马惟兴等已密书晋王,白文选更是以巡营为名亲入晋王营中。

刘文秀.李定国仍不敢信白文选。白文选;“且不可迟,否则生变,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白文选若负国家朝廷.和二位叫在乱军中死于万箭穿心!说完上马飞奔而去。”

十九日,天还没亮,李定国和刘文秀就下令猛攻,刘文秀手下猛将祟信伯李本高.马蹶领兵冲进孙可望营,奋勇冲杀无奈可望势大,二将及本部三千兵马尽战死。南明军初败,孙可望见定国兵败挥军而上晋王部明军渐不止。

就在二王被围左冲右突危机之际,白文选亲领铁骑五千冲入马惟兴营中,二营兵马抄可望后营猛击,连破数营。李定国刘文秀见状又趁乱挥军杀回,二军夹击,可望手足无措亳无防备,数十万人马大乱大呼;“迎晋王!”孙可望也差点陷在军中唯左右亲兵十五.六骑护住夺路而逃,十四万大军就此瓦解。就此死死.降降.散散此一战火并下来,南明朝廷走向衰败。李定国的军事才华也只能改变局部形势。[注;部分内容参考了顾诚先生南明史-书.谨此为谢]。

水之战大以南明大胜,孙可唯剩十余骑逃脱,晋王对刘文秀说;“我领兵回救昆明城,蜀王领一支兵速去追赶孙可望,此人一定不能让其脱逃,川滇黔桂道路山川,此人都很熟。若投清引清军来就麻烦了。”蜀王文秀称;“是也!”引一军追击而去。

晋王李定国留白文选收拾战场亲领兵五千直飞昆明截击张胜部,张胜.马宝等领七千骑,奉孙可望令抄小路准备攻打昆明,五天后到到达城外,想里应外合活捉朝廷百官,不料沐天波和定国中军护卫靳统武已有防备,解除了城内威胁。又见城内高挂交水之战捷报知攻城已不能。

张胜.武大定等正欲回撤,不料晋王领兵已到截住便杀,张胜此人也英勇善战,只是死忠孙可望。见李定国兵到亳无惧色,拍马提刀直奔晋王,晋王亦挺迎上双方皆是兵强将悍,两军混战由于晋王兵少,又刚经过水之战渐有不止之势。

张胜和李定国来往斗得兴起,各展绝技奋力拼杀,上百合不分胜负。正在此时忽见一军杀到张胜军中,张胜部大乱,晋王见之大喜原来是参将杨祥从城中领兵杀出,身后一将白马红袍一杆银上下飞舞,左冲右突入无人之境,那武大定迎战红袍将军五六十回合,便被刺落马下。晋王一看此人乃参将杨祥之胞弟杨容。

张胜知败局已定虚晃一刀拨马领兵败散而逃,晋王隨后掩兵冲杀追击逃敌。

正待张胜逃出数十里,怱见前面一支兵乃是马宝,此人原为永历朝总兵,朝廷和大西军联合抗清被编入孙可望部,此随张胜奉命偷袭昆明,半途溜走引李定国部之兵,来截张胜部后路,张胜却浑然不知。张胜所领七千骑尽已被杀,剩百余骑又被李定国,杨祥苦苦追杀,此时见马宝.大叫;“将军救我也!”不料马宝却唤出数十名晓钩手将张胜连人带马放到拿住。

张胜大骂;“你我二人受国主之恩,却反叛国主不仁不义之徒!”马宝;“隨孙可望图谋犯上作乱,背叛当今天子,我反对孙可望有何不可?”张胜无言以对被押回昆明斩首。

却说刘文秀引兵追杀孙可望,孙可望沿途乃召余部拼死抵挡,刘文秀一路逃回贵阳。刘文秀好几次差点捉到孙可望,却因孙部仍激烈抵抗让其逃脱,南明江山也将葬送此人手中也。

举报章节:
第2章交水火并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