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逃亡缅甸

话说吴三桂.卓布泰等在怒江边伐竹木,准备渡怒江而进腾越州捉拿永历帝君臣,而此时杨容在澜沧江畔道人山中,已探知永历君臣在在腾越,但是十多万两黄金根本无法运下山,又加上清军在永昌境内,四处剿杀当地义兵,因此杨容也无可奈何,一时无计。

晋王李定国在高黎贡山,命窦名望领三百精兵先设伏,高文贵领兵为二伏.任国玺为三伏待清军进入伏击圈,各路伏兵同时杀出,点火引燃火药,将清军-举消灭,部署停当。李定国心里也在挂记着杨容押运那批黄金,四下命人潜入永昌.大理两地打探杨容下落,西南地区人烟桸少,大兵常驻粮饷也是大问题,永历朝廷虽已沒落了,但是官丁妇孺厐大,日常支度也是很大一笔开支,从昆明又是仓惶撤退,国厍粮饷多已无法带走,晋王也急力己极疲惫不堪。

在腾越永历帝等人,此时如热锅上蚂蚁惶惶不可终日,黔国公沐天波对永历帝;“晋王在外御敌,然敌势大,不知情况会如何?不如先派人到木邦白文选处联络,万-晋王不敌,尚可向南转移入木邦地区,木邦地区地广人稀,土地丰肥可作长久之计。”永历帝;“为今国势已危,待召众臣议而决之。”遂召隨行各部官员商议,不料永历帝隨行官员多不同意转移向木邦,大学士马吉翔等一干之官皆不想去木邦,因为从昆明一直逃腾越,一路如惊弓之鸟他们不想再到处奔波了,沐天波长叹;“请皇上三思啊!-旦入缅后处处受制缅方,无人无兵缅人又乃蛮人,万-翻脸岂不是自投罗网?到时就千古遗恨了!”永历帝-听顿时无语。马吉翔;“皇上千万不可去木邦啊,那白文选连接败退,自身都难保,还会顾得了皇上?况木邦乃瘴气之地,不如先退入缅休养生息,等晋王站稳退敌后再返回国内,内有缅国邦扶持,外有晋王领兵可成事。”众官皆赞成马吉翔,王维恭身为国舅也极力支持入缅,木天波苦谏不听,永历帝决意入缅,已有责怪李定国之意,俱不告之晋王。

沐天波大惊,即命人到贡山告李定国,永历帝欲率众官员入缅决议。晋王得大惊;“天灭大明也!缅人多蛮变反覆无常,这下是离了虎巢,又进狼窟。”火速上表告永历帝,阻止其入缅。然而各官员多依附王维恭.马吉翔等人,不听晋王之言,马吉翔之弟马雄飞掌握着锦衣卫,左右太监多已和马吉翔等人串通-气。

国舅王维恭虽是永历帝后王皇后之胞兄,然此人并无才干,又无主见,对马吉翔言听计从,王皇后虽贤,终是女流之辈,在当时情况下亦是无奈,只得听而任之。多次劝告其兄,然王维恭始终不听,此时力挺永历帝入缅。

腾越位云南西部.接缅甸自古人杰地灵,境内多出翠玉,质色俱佳。仅次于新疆和田玉,城中人多富庶,城墙皆用石头砌成异常坚固,高黎贡山前临怒冮,道路难如蜀道。腾越特产腾宣纸,在西南极富盛名。[现在云南腾冲已不产玉石,清朝时已将产玉石那部分土地刬归缅甸了,现在腾冲玉是加工销售为主,是东南亚最大翡翠玉石集散地,有极边第一城之称。]

二月十九日,吴三桂卓布泰等率满汉大军,渡怒江。晋王命各部明军埋伏不,只准生火只吃干粮,约定待敌人进入伏击圈,时放号炮同时出击,作最后拼死-战,一面派人飞报在木邦白文选部,告诉白文选永历帝将入缅,命白文选部向缅甸边境靠拢,随时准备合兵迎接永历帝,白文选得知永历帝入缅,火速命各部兵马集结向缅境出发。

永历帝带随行官员,宫女,杂役共三千余人,向缅甸逃去,宫人仆从多数留在腾冲,命沐天波先入缅,联洛缅方,由于走得仓惶马匹食粮皆不曾备足,路又极难走,不久就人困马乏,便命人到当地村庄中觅食,时闰正月当地人捣米做成糕,切片如耳朵一般大小,寻得来食,永历帝讥饿难当,一气吃完觉得很好吃便称赞;“真是大救驾也!”自此;“大救驾”便成了腾冲著名小吃,也就是现今保山,腾冲一带的饵块。

时有腾越人胡璇,原为崇祯七年进士,[公元一六三四年]曾任太常博士,太仆寺卿等职。因父丧回乡,又逄明朝败亡,天下战乱而留在家中,见永历帝出奔缅甸,便带领两个儿子和数十家丁,护驾而行,谓众人;“大厦虽危身为明臣必行伴驾之义也!”引永历帝等出铜壁关[今云南盈江县境内]入缅,令其二子胡腾骧,胡腾骏引数十家丁助李定国战贡山。

李定国正愁找不到合适人潜回永昌,大理境内寻找杨容部押运的黄金,此时正好有胡氏兄弟相助,晋王大喜,便命胡家兄弟和自己女儿李怡,潜过怒江寻找杨容,晋王这女儿自少便随晋王南征北战,是在战马上成长起来的,刀剑功夫和胆识非一般人可及,晋王视李怡为掌上明珠,本不愿让她卷进战争中来,但晋王也知覆巢之下无完卵,所以让他在战火中成长,对未来生存也是有利无害,只是李怡年龄太小,实在不太放心,又因杨容所押黄金乃绝密,再无人可用。便命李怡同胡氏兄弟前去。子李嗣兴多善领兵布阵,而李怡自得李定国传授武艺,生机伶极其聪慧。晋王命李怡前去接应杨容最合适不过了。

李怡时年十九,正是青春年华,然而自小在军中长大,她却没法象别妙龄少女一样,而是与刀剑战袍分不开,这也造就了她年纪不大遇事却极冷静的性格,虽然生在王府,李怡却没千金小姐娇气,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战乱中渡过。

胡氏兄弟出身文学世家,只是极边腾越之地历来尚武强悍,自然胡氏兄弟也并非手无缚之力,得令后便更换衣着,领李怡从贡山悄然潜入永昌府境内,由于胡家兄弟是本地人,路遇清军盘查极昜混过去,三人直朝澜江而去,李怡知此行任务,而胡氏兄弟只知找人,穿过永昌城三人渐走进云龙县境内,气候渐寒多是少数民族,外人极难进入,好在胡家兄弟是当地人,又是世家所以和那些土司.山寨首领打起很容昜。

二月二十日吴三桂.卓不泰已全部渡过怒江,二十多万大军直向贡山开去,由于路陡峭大部清军十分拥挤,行动很慢李定国探知敌已进致怒江西岸,便严令各部待敌全部进入伏击圈,才可发动攻击,可见李定国军事才能不是一般,强驽之末的明军在李定国指挥下,仍能给清军以毁灭打击,然而事情发展却出呼双方预料,因为原南明大理卿卢桂生出面又改变了战争走向。

卢桂生已在怒江边潜伏了多日,见吴三桂大军-到,亲自去见吴三桂,并告诉了吴三桂,李定国在高黎贡山磨盘石设下埋伏,准备阻击吴三桂的计划。吴三桂得知有伏兵后大惊,急令部队停止前进,连夜商讨对策,调整了攻山部署,命王辅臣领一支兵搜山而上,命吴应祥领-支兵抄远路,而包抄磨盘石,并且带上新式火炮,命卓布泰部从左面进攻,自已领兵从右路进攻,打乱李定国部署,大军扔掉重装轻装出击,大战一触即发。

这天李怡和胡家兄弟来到澜沧江边一个小镇,见小镇里有几个外乡人,李怡一看就知是行伍出身,毕竟她从小就在军中长大,於是悄悄跟,着见那几个外乡人出手极大方,买的尽是食盐和大米根本就不象走官道去国外商人,李怡心想不会是找人就在这大理和永昌界大山里吧?如果是话那么大队人马又在那儿呢?

只见那几人备足货后牵出十多匹马,驮上货物向深山走去,李怡见状便叫上胡家兄弟悄悄跟上,只见前面马队踏着只有采药人走出小路向山中缓缓而行,山中林深树茂阴森森,渐走渐寒,三人不知过了几座山头,因为林中没有阳光,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有马队还在向更深山里走去,因为小路实在太难走所以走得极慢,李怡等俱远远跟着,不让发现。

大约走了四个时辰,山上树渐渐小了些出马队在前面一片开阔地停了下来,李怡躲下来细细看。原来有-片茅草房,好象都是新盖,而且有些还沒有建好,不少人正在忙碌着干活,看不见老人和小孩-看就知是军队。

三人正在往前面看,正待看个究竟突然冰冷钢刀已架在三人脖子,上一个低沉身音;“什么人?来这儿干什么?”三人转过身却见被二.三十个大汉给围住了。

虽然都是练过功夫的人,但这种事情仍是头一次,冰冷钢刀架在脖子上,三人还里有些怕。胡腾骧毕竟年岁大点,此时比胡腾骏和李怡要胆大些便;“我兄妹三人是上山采药的,见们在这荒山野岭中害怕,因此躲着!望各位高抬贵手放了们吧!”胡腾骧说得是永昌府方言,拿刀这帮人其实沒听明白多少。

李怡见对方,对方言听不太明白,便确定这些人也是外来便;“实不相瞒,我们是来找人的,这战火连天和家人走散了,既然找人不在这儿,请各位放们下山吧。”拿刀人一听李怡讲是官话问;“你不是本地人?现在天下到处在打仗,-个姑娘怎么跑到这儿找人?”李怡已猜到了八.九分这就是她要找人便;“来找人姓杨,从昆明来的。”这时拿刀这帮人慌了厉声问;“们究竟是何人?不说就杀了们?偷偷摸摸跟踪到这儿倒低干什么?”三人正准备答话,便已被绑了个结实堵住嘴,眼也被蒙住被推着向前走。

举报章节:
第7章逃亡缅甸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