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腾越兵乱

李怡和杨容等人见无法下山,遂决定大部分明军留在山上,李怡和胡家兄弟先下山来,李怡对杨容道;“以现在形势看短期内把黃金运出去已不太可能了,待先去腾越打探-下情况再找适当时机运出去。”杨容含泪;“请郡主转告晋王,只要有气在就会藏好这匹黄金,澜沧江畔尽是原始森林,人烟罕见,因此上千兵马隐在深山密林中确实极少有人知。”杨容挑选十名亲信护送李怡等人下山来。

杨容,李怡等数十人扮成客商,赶着马沿茶马古绕过永昌城,虽有清军盘查终蒙混过去,见数人败散清军便尽杀之,两日便赶到怒江,杨容道;“郡主,过了怒江,就进入贡山了,道人山事关重大,我便不能护送你过江了,望郡主保重!”又告胡氏兄弟以及众卒道;“郡主万金之身,你等拼死也得护好了!”胡家兄弟和众卒答应,杨容方折回永昌城内打听消息。

李怡在胡家兄弟帮助下,渡过怒江,却见怒江西岸集结着大批清军,而且伤兵溃散,清军不少。半山仍是炮声隆隆,喊杀之声震天。李怡大惊;“父王正率军和清军血战不知战况怎样?”顿时急得掉下泪来,毕竟年轻女孩子关健时刻,还是尽显柔弱一面,虽不同于一般富家千金,终久是年轻不谙世事,遇到大事还是拿不定主意,反到是胡腾骧道;“郡主且不急,此时抄小路上山不消半日,便可到达磨盘山,晋王肯定能打败清军,只是小路又陡不能骑马,只怕郡主受不了。”李怡此时那顾得了?于是十余人尽取兵刃,弃马匹而步行上山,胡家兄弟和那十名兵士疾步如飞只是苦了李怡。

此时清军已攻近晋王营寨,火炮雷石震耳欲聋。吴三桂此时也杀红了眼长剑上下飞舞,连明军将士也不得不服,李定国见吴三桂骑兵已攻到营栅前,便命弓箭手一起齐放清军纷纷落马,可是八旗骑兵着实强悍死战不退,不少明军将士死在清军铁骑兵刀下,李定国遂命人引燃火药,地雷,敌骑兵进退无路,尽被烧死在营栅前的谷中[野史载攻上山的清军无-人生还],战争无比惨烈!王国玺埋下火药地雷此时尽数炸开来,王国玺冲入清军中,见吴三桂部将孙塔连砍倒四五个明军,便大喝一声杀过去,清军纷纷倒散,孙塔待回过神来见王国玺如此勇猛尚来不及反应,便被王国玺一刀削成两段。杨祥也是杀红了眼,提着银连杀十余名清军,只是清军势大明军已渐渐不止,杨祥被清军围在中间,左冲右突却杀不退清军。

王辅臣是吴三桂爱将,作战极勇猛下关-战杀了明总兵吴三贵,不过也是伤得不轻,此次进攻明军更是猛冲在前,杀明军不少人,明军对此人极恨。王国玺一见此人恨得咬牙切齿,提刀便朝王辅臣扑过去,王国玺见明军势危抱定必死之决心,欲和王辅臣同归於尽,那王辅臣在下关时肋骨被打断三根,只是征战之人不以为重,若换了常人早撑不住了。

两人来往拼了四.五十回合,王辅臣本有伤在身,渐渐落在下风王国玺,本待一刀结果他命,不料吴三桂之侄吴应期拼死护住,众亲兵抢得王辅臣下去,明军越战越少杨祥渐渐不止,浑身是伤突见东南方向十余人冲入敌阵,清军兵士多挡不住。为首-女子剑光闪处数名清军倒地而死,虽只有十余人,却都是以-敌十之人,渐渐突近杨祥,杨祥也不及细看,只顾挥舞长枪死命拼杀,朝来人靠拢过去。

待杀到跟前,杨祥一看见是李怡连忙杀开数名清兵,接近李怡。不料清军越围越多连李怡,胡家兄弟尽陷阵中,所领十余名亲随已有四.五名阵亡,杨祥见李怡被困大惊死命拼杀,欲突到李怡等人僮边。突然一炮飞来在杨祥身边开,杨祥顿时成血人,用尽力量杀死两名清军,力战而死。王国玺此时也已是身陷重围,多处受伤,还剩一气支持着,仍在挥刀砍杀,左右亲兵也已只剩十佘人,且多己成血人,李怡和胡腾骧,胡腾骏也只剩四五人,仍在拼杀眼看明军已覆没,却不见退却,大多战死。

突然西边火炮连天,清军大乱,原来晋王消灭了吴三桂骑兵,命中军护卫靳统武领兵下山来,顿时箭如雨下,靳统武领兵杀到,火炮雷石在清军中炸开,清将牛禄杜大,宋陵等数十人也被乱箭死,数万清军多战死,吴三桂.卓布泰见清军伤亡惨重,靳统武又领大军杀到,不得不退兵,遂下令全线撤退,靳统武见清军退去自已兵少,也不追赶救得李怡,胡家兄弟等人。武靖侯王国玺见清军退去,也已力尽,缓缓坐下待众人赶来已不能言,力竭而亡,李定国最善战四将在磨盘山战役中尽数战死,晋王李定国部下锐六千明军差不多損失尽,吴三桂卓布泰退回永昌紧闭城门,征集粮饷以图再进兵。清军也伤亡不少。

是役清军大败[据有些地方史载,有二十万清军伤亡本人认为损失二十万清军,不太可能不过伤亡肯定不小,可以从清廷对清军各领军将领处罚而得知,此战损失],此战是南明最强一支生力军,虽然打败了清军然而南明永历已是如惊弓之鸟,根本不思进取只想逃命。后人有诗赞磨盘山之战曰;

老草坡前草树香,磨盘诸将墓堂堂。

残碑读罢呼雄鬼,生死都从李晋王。

清军将领固山额真沙里布、梅勒章京多波罗(征南将军赵布泰侄子)、阿达哈哈番珲津、汉军固山额真祖泽润(祖大寿长子)等十八名清军都统以及辅国公干图、镇国公扎喀纳战死,该战之后清多罗信郡王多尼,被罚银五千两,多罗平郡王罗托被罚银四千两,多罗贝勒杜兰被罚银二千两,征南将军赵布泰被革职为民,南明军方面由于战前出现叛徒,导致机密泄露,计划中伏歼战被迫打成了阻击战,南明军最后精锐在血战中伤亡殆尽,李定国也无力再发动大规模战役。

李怡和和胡家兄弟,隨靳统武部回见李定国,李怡将杨容情况告李定国,李定国叹;“能怎么办啊?跟随永历帝抗清部将士卒多战死,非不努力尽忠也!天意既已如此当可奈何?”言罢伤感不已。李怡见父如此伤感;“父王勿伤心,今圣上出缅已数日,咱们整顿兵马他日必可成大事。”晋王收泪;“怡儿,仍带胡家兄弟.和刘震哥领兵三百星夜往西去追皇上,只要追上便可让皇上不出境,清军已退回永昌,短时回境内还是安全的,我在此料理好防务,再迎接皇上,前往木邦。”

刘震是蜀王刘文秀之,子刘文秀死,儿子刘震隨晋王李定国征战,李定国视同已出,与李怡自小一起成长,亲如兄妹。得李国令,点起三百兵马,星夜赶往铜壁关而去,此前李定国命靳统武已领三十骑去追永历帝,又命部将吴三省引兵驻守怒江,自已领兵前往木邦,寻找巩国公白文选部,沿路收集明军各部兵马招抚残部。

贡山之战前夕,永历帝所领朝廷后宫,宫丁奴仆老弱病残各部官员约四千余人,总兵杨武部尚有五六百卒,然而杨武部众军心涣散,军心动摇连杨武亦动搖,故而一进腾越便让士兵大叫;“满兵来了。”于是一城皆惊,杨武纵兵抢劫,永历帝等闻之不顾老弱妇懦,惊慌之下便逃,其余人见状也隨后跟着永历帝出逃,哭天抢地,清军尚未到。已是乱得不可开交永历领六七十官员,只顾逃命连方向都分不清楚。

杨武领残兵烧杀抢掠,尾隨永历帝后奔逃,沿路百姓叫苦连天,连永历帝后宫婢女都被残兵抢去,李怡.刘震.和胡家兄弟领三百兵士,向永历帝追去。沿途凡遇散兵虏掠者,李怡刘震尽杀之,杨武见是李怡和刘震倒还不敢翻脸,收拢败军就地驻扎。

只两日功夫,便追到铜壁关,才知永历帝等已跑出境,原来是明将领孙崇雅又率众叛乱,孙崇雅命人抢劫永历帝隨从,永历在亲隨护卫下拼死得脱,连窦贵妃也被孙崇雅虏去,永历帝数千隨从,多被孙崇雅冲散,许多女婢宫女遭杀,李怡和刘震见状,知永历帝已出境追不回来了,刘震道;“不若们也去木邦,寻晋王让晋王想办法迎回皇上,现在乱成这样凭们两三百人根本控制不住局面。”李怡;“刘震哥,咱们总不能看着这些人,被孙崇雅杀死吧,况且窦妃也在他手上呀,要怕就别管我,我决不能让这些人乱来。”胡家兄弟是当地人,见父老乡亲遭此大难,早就愤怒不已;“郡主若不管只能眼睁睁见他们被杀!兄弟愿拼死随郡主。!李怡心中也早就大怒便大叫;“杀!众人随我平叛乱去!”众兵士一听立马响应,一阵猛冲猛杀。李怡,刘震,胡家兄弟都是武功好手,孙崇雅部见是晋王千金,蜀王刘震,多有惧意,因此四散奔逃去者不少。

举报章节:
第9章腾越兵乱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