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窦妃蒙难

李怡等领兵追到铜壁关,见孙崇雅乱兵抢劫永历帝隨行,于是大怒,命三百部卒攻击孙崇雅部乱军,刘震见孙崇雅部势众,即命一随从飞马报杨武,令杨武引兵来助李怡平乱。

孙崇雅原打算捉住永历帝等人,献给吴三桂以作降清之礼,为降清后晋升铺路,或是劫持永历等一干人另立称王,然而永历帝隨从锦衣卫在马雄飞指挥下拼死保永历帝走脱在乱军中,逃出铜壁关。因慌不择路迷在深山之中,自此心灰意冷。只想逃得性命,堂堂九五之尊再怎么不济,也曾坐拥南方数省,而如今竟落得如此狼狈而逃,什么江山社稷祖宗基业,全抛脑后,那还顾得上?待天明才走出山谷,隨行只剩二,三十人。永历帝稍作休息,谓众人曰;“朕自登基虽历千难万险,从未如今日之狼狈,国势已危,此时尔等各自逃散吧。”众人皆无路可去,都愿隨永历帝入缅,君臣一干人痛哭流涕,又见后面杀声震天,众人怕孙崇雅部追来,只得狂逃而去,皇后妃子等一千人多陷在孙崇雅叛军之中。

胡腾骧,胡腾骏兄弟二人见乱军如此残暴,早按奈不住火气,又见李怡下令,便挥刀就杀。乱兵见有兵马杀来,也放弃抢夺抵抗李怡这三百土卒。李怡刘震也命士兵追杀叛军,顿时展开一场混战,多可怜那些太监婢女宫丁许多人死于乱军之中,惨不忍睹。哀嚎之声不绝于耳,李怡见状亦不禁悲从中来,而且更愤怒传令;“凡抵抗者一律斩杀!”李怡虽是女子,终有晋王李定国将帅气魄,发号施令严然是成稳老练,见有抵抗叛军李怡尽杀之亳不心软,叛军见是晋王千金和蜀王刘震[袭刘文秀王位],多少有怯意,自顾逃亡山中去,李怡也多寻得王皇后,杨妃等后宫嫔妃数百人渐被李怡收拢。

叛军渐渐被杀散,见有一太监急速来报李怡;“马吉翔之婿杨在,护得窦贵妃和隨行二.三十人被孙崇雅领兵追赶,退向山林深处下落不明。”在乱军中战死可怜马雄飞,马吉翔兄弟为自身利益力谏朝廷西移,结果造成如此危局。这恐怕是他所料不到吧,李怡对刘震;“你先将皇后等人护住,再带人去救窦贵妃,待救出贵妃,护送回腾越再作打算。”刘震;“还是领兵去追吧,那孙崇雅原是秦王孙可望部将,凶狠残暴,郡主一女孩子怕制不住他。”李怡;“哥哥放心,我父王在军中尚有威信,再说还有胡家兄弟帮忙,谅那孙崇雅也奈何不得,况且保护王皇后是重任,哥哥毕竞比我有主见得多。”刘震;“既如此一路小心点。”挑自已亲隨侍卫二十人隨李怡,去追孙崇雅,又对胡腾骧,胡腾骏;“你二人一定要保护好郡主,否则就是罪人了。”胡氏兄弟点头;“只要兄弟尚有一气在,一定保护好郡主。”李怡点一百骑兵朝孙崇雅部去方向追去。

刘震命人招集失散宫人,各部官员家小,老孺病残极多伤者不少,刘震-百多兵士忙都忙不过来,收拢各类人众约有三千,孙崇雅在此次铜壁关叛乱近千永历帝隨从被杀,后宫许多婢女被乱兵所辱,数十人不堪受辱自杀而死。

李怡领兵纵马十余里,见前面林密草深隐隐听得有人呼救命,于是领兵朝喊叫处急驰而去,拨剑冲在前面,远远见一群乱军围住两名女子,乱军嘻嘻哈哈围住动手动脚,调戏女子。李怡一见火冒三丈,气得粉脸铁青大叫-声;“住手!你这帮兵痞乱贼,竞如此耻!”命人围过去,乱兵见来人极众,顿时被镇住。李恰指着乱兵便骂;“清狗入关杀同胞,辱姐妹,你们身为大明子弟不思报国杀敌,反而在此欺负自已姐妹,你们还是人吗?”乱兵没人认识是晋王女儿李怡,便哈哈大笑;“皇帝都跑,谁还顾得上?咱们随皇帝跑到这儿,还不知能活到几时呢,不如趁现在清兵不来抢些金银享受一下皇帝后宫逃命去吧。”李恰气得浑身发抖大怒;“你们知我是谁吗?”乱兵答;“管你是谁呢?别坏兄弟们好事,否则连-起抢了。”胡腾骧早奈不住了挥刀一劈,将-名乱兵斩了大叫;“晋王千金在此,们敢如此无礼?不杀们这些猪狗不如东西实在天里不容!”兄弟二人挥刀一阵狂砍,数十名乱兵尽被杀尽,那两名女子得知晋王女儿救了自已,哭着对李怡说;“请郡主速去救窦妃娘娘,她已被孙崇雅赶入谷中了。”原来这两女子一人是马吉翔之女马兰英,杨在之妻。另一人是窦妃侍女柳春香。

李怡闻窦妃就在谷中,令兵士护住两人,引兵朝谷中追去,行不多远便见孙崇雅引残兵已劫持住了窦妃,杨在乃在死命和孙嵩雅打在-起,杨在武艺也着时了得只是寡不敌众,孙崇雅还领数护卫战杨在,杨在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眼看已势危。李怡引兵杀过去,胡腾骧拍马迎战孙崇雅,却不是孙崇雅敌手胡腾骏也前去助战敌住孙崇雅,李怡命人救下窦妃等人,杀散乱兵数百人,-场混战后孙崇雅部渐渐不止,乱兵多逃散只有孙崇雅死党亲信乃在拼命抵抗,杨在见胡家兄弟战孙崇雅不下,又提枪冲过去助战,那孙崇雅不敌被杨在一刺中栽下马来,胡腾骧一刀结果了孙崇雅。

李怡等赶散众乱兵,迎得窦妃等人寻刘震部而来,胡腾骧,胡腾骏见父亲也隨窦妃在一起,便告知李怡,李怡令胡氏兄弟保护胡璇.窦妃等人和刘震会合,携老扶伤数千官眷隨从集中在铜壁关。

明总兵杨武纵兵抢劫,被李怡喝退。得刘震报说孙崇雅反叛,命前去救援心中暗喜,心想;“若拿住永历帝官眷,献给清军,肯定是大功一件,前途肯定一片光明。”心里打定主意便引兵火速赶往铜壁关,欲拿明官眷献给清军。

李怡.刘震杨在等人经过恶战,人困马乏部众多已伤亡。终于平息了叛乱,正待杨武来接应回腾越,却不料杨武又引兵掩杀过来,李怡等人又不防备仓促应战死伤极重,顿时箭雨下数千官眷多是老弱妇嬬,纷纷中箭而死,一时大乱,众人四散逃去,死伤无数。李怡急得快哭出来了,反倒是刘震镇静命兵士迎敌,众多官眷由胡璇领着渐向缅方向撤退。杨武引众兵来攻,见李怡等数百人仍拼命死战,挡住杨武,刘震,李怡,杨在,胡氏兄弟都是高手,杨武部众也是知道晋王李定国的厉害,因此也有不愿为杨武卖命的,逃散不少。

李怡等也渐渐向缅边退去,只有杨武领百多人穷追不舍,胡腾骧,胡腾骏,杨在三人领二十余人在后抵挡追兵,杨在对李怡;“昔时岳父为图功名,极力谏朝廷西迁,故有此一败,今兵败势危怕連死都不能在故乡了,请郡主和蜀王代照顾在妻,我在此挡住杨武,请郡主和蜀王殿兀速走!”胡氏兄弟也不愿李怡被杨武捉住大叫;“我兄弟就算战死也要护住郡主!请快走!”李怡大哭死活不愿撤,返身准备来救杨在等人,却被被刘震死死拉住退往缅甸。

杨在等人被杨武乱军围住,拼命厮杀二十余骑尽数战死,三人多处受伤战不多时,三人尽数战死。杨武见李怡,刘震已走远。遂收聚残军俱往腾越深山而去,后来降了吴三桂不知所终。

李怡.刘震见大批官眷已入缅甸,便留在边境一带接失散官眷入缅,胡璇送王皇后等入缅后返回铜壁关,将儿子归葬腾越祖墓旁。提兄弟俩墓志铭曰;

娇娇者兄翩翩者弟同胞而来同而瘗愿尔乐生伤寡济泣血涟如悠悠万世

胡璇见回天无力,二子战死后,为躲避清廷征召,入腾越宝峰寺出家隐居,著书立传,卒时八旬有余,康熙年间无疾而终,诗文传世较多,名动永昌。

李怡刘震带马兰英柳春香,及数十骑往贡山寻李定国而去,李定国闻报泣曰;“天不佑大明,定国回天已无力,当可奈何啊?”李定国命吴三省部断后,靳统武不久也归来,并没能劝永历帝回国,李定国无奈,携子李嗣兴等引军向木邦而去。

又命李怡再去澜沧江畔,告知杨容以防清军抢夺黄金,腾越虽未被清军占领,然而晋王李定国因贡山之战伤亡太大,无力防守了。又写一封密信叫人潜入缅甸联络沐天波,准备迎永历帝等去木邦。

柳春香自小父母双亡,被窦妃在战乱中收养。初通文墨多少会些武艺,不愿隨晋王去木邦便留在李怡身边,照顾李怡,晋王引兵去后二人休整一两日,也下贡山奔澜沧江而来。

举报章节:
第10章窦妃蒙难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