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兰津突围

巩昌郡王白文选在边境,木邦扡区,听得永历皇帝向缅甸撤退,便令儿子白绘引兵为先锋,向腾越一带集结,却不料晋王在贡山损失惨重,又得知永历帝已逃入缅甸,遂引兵向缅边靠近,晋王也领兵顺江而,下进入木邦虽然两支人马尚有数万人,然而各部之间难以形成统一部署,幸好吴三桂也无法进攻,但明军也无力再战,贡山之战精锐损失极重。

黔国公沐天波,虽然反对永历帝进入缅甸,然而众人都愿进缅甸,沐天波也是无法说服永历帝等众人,只好前往缅甸和缅方交涉,缅甸国王莽猛白也是为难,因为其弟莽达喇极力反对永历帝入缅,而且莽达喇速来想夺取其兄莽猛白之位,在朝中联络一干大臣谏莽猛白;“清军自入关以来,势如破竹,而今中原既定,铁蹄所向披糜,明室已衰回天无力,况大清早已派人来修好,若收留明室宗族,势必得罪清方,到时又刀兵相见岂不是得不偿失?”朝臣也多附莽达喇之议。莽猛白;“我缅国与大明乃是友邦,并且奉为宗主国,而今明朝势危,若国不收留永历帝,恐为各邦不齿啊。”也有一群朝臣支持,一时不能决最后决定先收留永历帝隨行官眷,及亲信士卫,刬拨专属区域只许其在区域内活动,军事方面不许明军入缅,若入缅则需弃兵刃方可。

沐天波见缅方态度这样爱极其愤怒。苦谏永历向木邦靠近,然而永历刚在铜壁关乱军中逃出,又怎肯涉险向木邦白文选部靠拢?沐天波知一旦明军数万兵马不能入缅,那么永历帝无非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缅方摆部了,名曰;“接纳避难,实则被缅方软禁了,一旦势危永历帝便会被缅方送还清军,做为政治筹码而已。”沐天波料到大势已去,悵叹;“天亡大明也!”流泪不止命人密书送晋王,巩昌王,约定万不得已,可武力迎接永历而去木邦。

缅方划-专区安置永历帝等人,送来粮饷供大批官眷食用,永历帝也象征性赐缅方礼物,生活安定下来,缅方却迟迟不会见永历帝,隨行官员仍花天洒地,贪图享乐早已忘了是在逃难。

李怡和柳春香渡过怒江,向澜沧江畔而来,清军在永昌府内四外征集粮草,防备极严密。吴三桂知不少人抵抗自已,于是令原明降将马宝带人四处潜伏,搜拿原明官眷,滞留永昌府四周不少明遗民官眷不少人被马宝认出斩杀,马宝降清后拼命讨好吴三桂是吴三桂最倚重心腹之-。

这天中午李怡二人来到澜沧江边小镇,正准备进客栈却突然见一伙官兵追杀一条大汉,大汉显然不是清兵对手,身上已多处受伤,仍在死命抵抗。官军中为首一人正是马宝,马宝原是明军将领,常入永历帝宫中,因此柳春香识得他,便悄声对李怡道;“郡主这人就是叛徒马宝。”李怡-听顿时大怒,拨剑就朝马宝刺去,柳春香想抯拦却来不及了,只得拨剑就朝官兵杀去,马宝见眼前一寒光直飞而来,连忙低头-闪让过,饶是他久经战阵反应极快,否则早被刺中了。那大汉见有人前来助战,也来不及谢,奋力杀了四.五名清兵,柳春香也砍倒了两人,马宝回过神来见来两个姑娘,反而不放在心上,正要问是什么人,却见李怡又一剑刺到,攻势沉稳凌利,马宝一瞧这出招姿势,不敢再大意。马宝见状,早也火冒三丈挥刀就挡,两人打得难分解,李怡毕竞年少,临战经验又不足,渐渐处在下风,而马宝却是招招致命,步步紧逼,柳春香和那大汉也被围困在清兵中,李怡此时已是香汗淋淋,那马宝一把钢刀舞得是虎虎生风,密不透风。李怡左挡右突只有招架之功,眼看就要落败,马宝怱然感觉背后有东西飞来,连忙反手向后-挡,只“铛”一声响,原来是一枚石子,李怡见状,早撤后一步冲开清军,接应柳春香和那大汉向山边跑去,马宝一愣见三人已跑出丈外,急令人追去。

小镇不大,街边就是密林,李怡等三人转眼便已进入林中。马宝命人随后就追,可是密林深山那追去?李怡见清兵已找不到自已了,才问那大汉;“那清狗怎么追杀?”大汉回过头来;“二位姑娘既是在下救命恩人,我就直说吧!我原是明将杨容部下校官张飞虎,自从昆明来到这道人山不毛之地,原是为押运粮草,隨晋王西迁,不料这已被清军占领了,只得先藏身在山中,总兵杨容命下山打探消息,不料被叛徒马宝认出,因此才被追杀,还谢谢二位姑娘呢!若没二位姑娘相救这条小命早没了。”李怡-听知是杨容部众,于是将晋王贡山之战,及永历帝出逃缅方之亊细说了遍。三人-起回道人山。

且说马宝见没捉住张飞虎,又突然冐出两个姑娘,而且还有人在暗中偷袭自已,况且那张飞虎原是军前校官,应隨李定国部在怒江之西怎么会跑到这小镇来?马宝隐隐觉得这有些怪,于是他一面报告吴三桂,一面令自已亲信化装成百姓四处暗访。

此时吴三桂数十万大军扎在永昌,粮草转运不便,而面临缺粮。便令人在永昌府地面上强征军粮,稍有反抗者尽杀,-时间整个永昌府顿时粮荒,市面上更是无粮可买,百姓流离失所,四散而逃。李怡等三人尽往杨容所在深山上来,沿路见满山遍野开满红杜鹃不禁叹;“真是世外挑源啊!”其时为农三月,深山中气候寒冷因此杜鹃花才开得盛。

三人上得山来,严然不是李怡笫-次来时情景了,数百士兵在上中已然建起了-个村庄,因地势平坦还给村庄起了个名字叫大平坦,并且还开恳了几片土地,仿佛真已隔离外面世界,山顶上冰雪也已融化,杨容领少数兵士扎在山顶,只是山顶几乎终年烟雾笼罩,建起来草屋始终象在云里雾里。

李怡心想;“杨容虽是领兵打仗之人,倒是有些计策,选中这么个地方,外人还頁难以发现,这大队人马就在这儿,正想着张飞虎已报杨容,杨容赶紧出来迎李怡,李怡将此前所发生事尽告之杨容,杨容道;“可恨卢桂生这叛徒,若不是晋王有重任给我,非下山去杀了他不可!”杨容又闻胡氏兄弟战死,感慨不已。李怡;“杨总兵,马宝已降清,此人认识不少手下弟兄,始终是个大患,为今只得尽量少下山,以防止被清军觉查。”杨容道;“已知今天在小镇已见到马宝在追你们了,只是不便露面。”李怡这才知发石子救自已人是杨容。连忙;“多谢杨总兵相救,不然真是脱不了身。”杨容连忙回礼;“郡主不必客气!此一时半会怕也不能下山,请郡主暂时留在道人山,以后再作安排。”命人安排李怡和柳春香住下,加紧防范,又命人下山屯集粮食。

吴三桂在永昌府,知永历帝出缅甸消息,-面表奏朝廷,一面派使者秘密入缅甸,恩威并使。希望缅方能交出永历帝,而且吴三桂知只要拿住永历帝就可以让明军各部瓦解,且不用损失自已人马,保存实力,鸟尽弓藏的道理他懂,若是手底下这几十万军队沒了,他好日子也就到头了,而且云南也是自已未来的地盘根基,因此尽量肃清永昌境内南明余部,也是他要做的,马宝此时已有些发觉澜沧江畔还有明军部众存在,他从当地人口中得知有-个马队经常出现在小镇,而且买多是生活用品,以及大批粮食,沿途官道各卡哨又不曾见有消息报来,可见怀疑对象应就在澜沧江附近。

马宝选了-批精干亲信,秘密进山查访,渐渐已把重点放在了杨容所部驻扎的道人山上,杨容以及李怡也已觉查到马宝行动,好在杨容已将黄金埋藏妥当,上山时正是飞雪覆盖之时,而如今雪水化去,草木繁盛,藏黄金地方只有杨容和那五十名隨从知道,就连李怡也不知具体藏在那儿。

杨容等人在山上,闻清军封锁各关口,搜抢粮食。知清军已在缺粮,而且命人四下打探。隐隐觉得吴三桂已查觉自已存在山上,这七八百人吃用是大问题,吴三桂若一时不退兵戓进兵的话,自已和山上的士兵就面临着危机。杨容和李怡都心急如焚,一旦时间一久,粮草不济,道人山上的士卒就不战自乱。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却想不出一妥善的方法来。

山顶现在已是冰雪化尽,往东望可见大理城灯火,此去不远就是澜沧江,杨容思之良久,见寒风吹动山顶竹叶,便灵机一动对李怡道;“有了,请郡主和春香姑娘留在道人山上,我领大部士兵从后山悬崕用绳子下去,再伐竹扎成竹筏,顺澜沧江而下,就算清军发现,从水路直通木邦追也来不及,如此一来不可引开吴三桂注意,二来也可让这数百人突围。”李怡细细想了想也觉得可行,只是仍觉得有些冒险。杨容道;“形势危机,这七.八百人若不撤离,目标太大。一旦清军大军围剿,不但黄金保不住,连人也保不住了,为了晋王,为了圣上,也只能如此了,再说山上一旦缺粮,这些兄弟也是死路一条,为今只有冒险一试了。”这也是不得己而为之的下策。

李怡也想不出什么更好办法,也只能同意。杨容命山下驻扎六百多兵士,伐竹先编成绳,长三.四十丈,命知藏金五十名兵士留在山顶,再挑一百人留在山上,严禁下山以防清军乘机偷袭,自已领剩下兵士从后山直下,澜沧江边扎成竹筏往下游而去。

竹筏顺水速度极快,又加上三四月澜沧江上游雨水化入江中,水流很大竹筏轻快,只是由干水流太急,数条竹筏翻入江中,不少士卒溺亡。兰津渡把守清军尚未明白那么多竹筏那儿来时,杨容己领兵而去,待人报吴三桂时杨容早已出了永昌府境内-

举报章节:
第11章兰津突围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