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古城剑影

李怡和柳春香在道人山中苦等杨容消息,却迟迟不见杨成返回,又不知晋王和白文选消息,各路南明抗清势力,转眼之间皆已被清军镇压,大势己去。

李怡见形势形极不妙,山下打探得知清军将要渡过怒江,吴三桂亲领大军准备进攻木邦,心想大明大势己去,父亲纵然是才能卓著,回天也己无力。永昌,大理境内各股势力多己被吴三桂招纳,或是剿灭,攻克滇西是必然,南明军队经过贡山磨盘石一战,再无力量抵抗吴三桂数十万大军。李怡毕竞年轻不懂世事,想到此处不由产生了一个大胆想法,进永昌府刺杀吴三桂,只要吴三桂一死,清军群龙无首,便可以瓦解清军。

于是找来张虎商量,行刺吴三桂,只留下柳春香在山中等杨容消息,而且要隐蔽好,不能让搜山清军发现,安排完毕,便和张虎乔装下山直奔永昌府内。

杨容到达孟定后,奉晋王之命,即刻前往木邦见白文选,约定两军同时向缅境靠拢,迎接永历帝。因觉缅方靠不住必要时两军合力攻城,用武力夺永历帝回,白文选得杨容消息,立即率儿子白绘以及诸将引军入缅。而杨容仍潜回永昌道人山。数十万两黄金毕竟不是小数目,又事关反清复明大计若白文选和李定国迎回永历帝等,那可是需要大笔资金来经营滇西,因此决不能落入清军之手。杨容自已责任重大,因此不得不日夜急行。好在官两旁多有山村小寨得山民指路,不过四日便已到怒江边,只是过了怒江便己是清军控制下地盘。

杨容不敢走打黑渡,因为吴三桂得力部将王辅臣便引一枝清军扎在渡口,于是只得沿江而上准备在松山脚下老渡渡江,虽此处亦有清军把守,然而两岸皆有数十户渔民,可弄到竹筏渡江,又因老渡口是丝绸之路分支小路,因此清军把守不太严,杨容不费多少周折便顺利过江。

杨容急行四十余里,便己是饥渴难奈,虽说走是官道,然而西南地区人烟稀少,官两边山高林密,常有野兽出没,又加上清军战领了永昌府,战乱不止更是难以见到行人和店铺,正想着到那儿弄点东西吃时,遥遙便见到前面有座草屋,草屋上挂着酒旗上面一个大大的黄字,杨容一看知是个酒辅,自己正好找吃便进了铺子。

铺子里连一个客人也沒有,这种铺子只供过路人吃点东西,或喝碗酒。开店是个中年汉子,膀大腰圆,杨容一看就知这个开店人力大无比,还是个练家子,便道;“店家来碗酒,其它有吃的隨便上点。”山野之地吃也不讲究,无非是些充饥东西。那中年汉子;“有新鲜上等麂鹿肉,山里人穷也沒别的,只是这麂鹿是刚打的,客官要不来点?”

麂子在西南地区是上等野味,麂子肉特别香,只是这种动物跑得奇快,较难捕捉,因此在当地也比较珍贵。杨容;“正好,那弄二斤上来吧。”中年汉子忙去生火做饭,就一个小草铺子,根本没什么伙计,碰上战乱也没个客人,杨容见中年汉子人也朴实,便和这汉子攀谈起来,得知这汉子姓黄还有个弟弟,原是祖上走缅甸经商挑担小商人,二十多年前缅甸流行瘟疫,黄家兄弟母亲病死,黄父不得不领着两儿子回国,不料也在途中染病,回到此处病死。幸得当地乡民收留黄家兄弟,传些拳脚功夫,兄弟二人平时打猎,开个小铺子维持日子,时间一久经大家便将兄弟二人铺子称作“黄家铺子”兄弟二人连名字都没有人叫,山民们把这兄弟称作“大扁担,二扁担”。

杨容边喝酒边和大扁担在聊天,见没客人。便叫大扁担也坐了下来一块喝,二人谈得甚是投缘,杨容不说身份,大扁担也不问。杨容有意无意问起永昌城里情况,大扁担兄弟俩经常弄到些野味,也常随当地村民进城去卖,顺便也买些日常生活用品,因兄弟俩力气大,进城赶集能常帮附近村民挑些东西回,来村民们才称这兄弟二人叫扁担。

大扁担道;“现在清军占了永昌,盘查极严进出城都有清军严格盘查,稍有外地口音和反抗就杀,吴三桂占领永昌,杀了不少人,附近山民一听吴三桂名字就怕,客官进城要小心啊。”杨容笑笑;“一个过路人怕什么呀?”其实杨容也在想如何混进城去,沧江边藏宝地方必须经过永昌城,不然茫茫大山森林,几时才能找到李怡她们呢?

正在想着,却见大路来了五,六名清军士兵,是从永昌城方向来。看样子是赶往怒江边,不时,这几名士兵进了铺子,大大咧咧叫道;“快给官爷上酒菜!”扁担连忙拿出一坛酒,这几各清军又叫了几个小菜,大扁担便忙着给这几名清兵弄吃,杨容只管自己喝酒,也不管那几个清兵。

吃饱了喝足了,那几名清兵站起来就走。大扁担道;“几位官爷还没给钱呢,小人这可是小本经营啊”为首清兵眼一瞪;“吃你的东西是给面子,还敢要钱,也不打听打听在这小小永昌府,天是们王爷的天,地是我们王爷的地!”大扁担笑道;“几位官爷,不管谁天谁地,吃东西给钱,天经地义,不给钱就是不行!”为首清兵一见开店心眼实,非要钱不可顿时火了拨出腰刀吓道;“老子从山海关打到这永昌府,这还没见过横的,爷今就让知厉害。”其余几名清兵也纷纷亮出兵刃,大扁担一看火了,还有这么骄橫兵呀?双目圆睁大吼一声道;“今不给钱,谁也别想从这走出去!”清军仗着自已人多,沒将大扁担放眼里。大扁担自小在山里长大,加之当地民风强悍,毕竞少数民族杂居之地,常有一言不和便死活之事,山高皇帝远谁管得了?所以大扁担非但不怕,反而想把那几个清军好好收拾一下,为首那清军见不卖帐叫道;“弟兄们上!”几名清军舞刀就上,只见大扁担手脚并用,赤手空拳和那几名清兵打了起来,清兵也是久经沙场,功夫不弱。不过大扁担力大无穷,手脚上也有些功夫,徒手对付五.六名清军倒也不亏,只见大扁担大手抓过一名清兵,右手钵般大的拳头一拳出去,那名清兵飞出铺子一丈开外,吐口鲜血一动不动死了,说时迟那时快又一名清兵被大扁担一扭脖子弄死,杨容抬头一看见,大扁担拳舞得虎虎生风,不到半盏茶功夫,其余几名清兵尽被大扁担格杀。杨容暗自一惊,人说南蛮格外粗暴,果不其然,徒手斗杀五,六名兵士眼不眨一下。

只是这铺子是开不下去了,大扁担对杨容;“客官快走吧,省得惹上麻烦,我也进城去寻兄弟,这杀了清军得进城,寻兄弟赶快离开这儿,不然清军追查下来就麻烦了。”说罢便将几名清军尸体往铺子后一扔,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杨容搜了搜几具死尸,搜出吴三桂军营令牌,和一封信,是命守怒江将领准备好渡江工具隨时准备西渡怒江,杨容将令牌藏在身上,对大扁担;“你要入城寻找兄弟,我也进城,不如一起走,路上也有个照应,大扁担点头称是,点一把大火将铺子烧个干净,二人直奔永昌城内。

李怡和张虎自下得山来,直奔城内四处打探吴三桂住地,捉得一清军兵士,得知吴三桂住地后,便在夜里偷偷摸进吴三桂府内,但见守卫极其森严,再加上房间又多根本无法找到吴三桂住在那儿,李怡急得满头大汗,越急越找不到。眼看天快亮了,只得原路退回,不料一急,竟然让巡逻卫士发现,吴三桂何等人?他卫队亲信都是精锐部众,一下便把李怡二人围住,二人见沒法只得拨剑迎上,且战且退,还好二人功夫不差,才能抵挡一阵,若是寻常人早被砍死几回了。

二人渐渐不支,此时己退到大街上,纵是武艺再好也挡不住人多,张虎已是身上多处受伤,仍死命冲杀,只因吴三桂命令抓活口,不然李怡二人那有命在?天己大亮,二人被清军缠住无法脱身,张虎;“郡主快走吧,再不走谁也走不掉了”李怡看看四周,往那儿跑呀?东门是吴三桂军营,南门是山,西门是吴三桂帅府,看来只有死拼了,杀一个算一个吧,两人挥动长剑拼命冲杀。

张虎到处是伤,血淋淋仍在乱砍乱杀,李怡左手上也伤了,眼看就要不支,突然北面清军卫队一下大乱起来,只听大喝一声;“杀”两名清军士兵飞了起来。原来是杨容和大扁担看见李怡被围住,忽然杀出来接,应吴三桂卫队那顶得住?被杨容等一阵冲杀,虽然人数众多,然而粹不及防乱了起来,李怡,张虎才得突出。

杨容拉住李怡;“快走!”却见张虎伤太重,张虎大声道;“快走!”死死搂着一名追上来的士兵,身中数枪仍大呼;“快走!快走!”杨容护住李怡,抹一把眼泪和大扁担朝北门突围。吴三桂命卫队拼命追赶,又传令东门军营火速调兵士五十人,赶往北门。!

举报章节:
第13章古城剑影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