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怒江失守

杨容.李怡等三人在吴三桂侍卫围攻下且战且走,朝永昌府北门杀去,只是清兵太多,一时杀不出重围。

杨容久经战阵,可是那都是两军阵前猛冲猛打,和这种被围困拼杀也极不习惯,李怡本就年轻,更不善于这种厮杀,二人反不如大扁担勇猛,大扁担那是左冲右突,所到之处清军纷纷退让.可见当时南蛮民风是何等强悍.

不多时,三人已冲至北门,怎奈北门守城兵士也围过来,李怡恶战了半天,体力早已不止。若不是杨容奋力护住,李怡早被清军捉住了,吴三桂也是想活捉这三人,否则城楼之上尽是弓箭手,纵是三人武艺再高也敌不过清军.杨容身上也是到处是伤,浑身上下如血人一般,只是为护住晋王千金,才不顾死活拼命,眼看就要被清军拿住。

忽听得一巷中大喝一声;“杀呀!”一骑飞奔而出,马上之人土布灰衣。手持一铁棍猛冲入清军中,转眼之间冲散北门守军,阻挡的清军士兵纷纷倒下,马上之人大呼;“大哥快走!”大扁担一看是自己弟弟前来接应,奋力夺过一名清军长枪,转瞬杀到城门边,兄弟二人回头,见李怡和杨容仍被围住,复又返身杀回接应杨容。

那李怡右手也被一清军所伤,血流不止。二人见大扁担兄弟又杀回,精神大震,瞬间冲散清军飞奔出北门,奔城外向北而去。吴三桂见四人突围而出,令兵士放箭,顿时箭如雨下,大扁担兄弟护着李.杨二人如飞一般而去,吴三桂命兵士随后追赶,怎柰北门之外尽是平地,都是庄稼地四人瞬间消失,清军搜寻许久不见四人踪影,吴三桂大怒,又从南门外驻军中抽调五十名精锐部卒入城来保卫自已。

且说杨容等人突出城去,幸得大扁担兄弟引路方才甩掉追兵,渐往北面山林密处而行,只是李怡伤势渐重,突然昏迷过去。众人只得先找密林先包扎李怡伤口。

原来那黄家老二数日前进入永昌城中办货未回怒江边,今忽见其兄被清军围困,才奋力杀出救得三人。

黄氏兄弟见李.杨二人己受了伤,便就山林中寻些草药,在山中寻一溶洞,暂隐藏起来,李.杨二人多是皮外伤,不一日便可行动,杨容对黄氏兄弟道;“你两兄弟不如且随我回沧江边再做打算吧。眼下吴三桂搜捕甚严。”这会杨容才知黄氏兄弟老大叫黄骏,老二叫黄杰,黄骏把前事一说,兄弟二人长叹一口气,只得随杨容.李怡二人径往道人山上来,暂且安身。四人尽抄小路,一日功夫便己赶回了道人山上,此时雨季已来临,高山之上烟雨不停,大平坦驻扎兵士和避难难民己恳荒不少,种上许多农作物,严然是个世外挑园。吴三桂亦将力量集中,在向怒江进军,杨容等人在山上倒也安稳不少。

黄骏,黄杰兄弟不时下山来探听情况,而此时在木邦的白文选和晋王李定国就是否引兵入缅而产生了分岐,白文选认为永历帝己进缅方,迟早必被缅方所害,因此当集中所剩明军入缅去迎回永历帝,以进到边境一带和清军作战。而李定国则认为当务之急是阻止吴三桂过怒江,若吴三桂突破怒江则边境再无险要可守,纵是迎回永历帝也没法抗击吴三桂,二人意见相左。最后决定李定国防守怒江防线,白文选引兵入缅。这样一来明军力量分散,反而两边都可能干不好。晋王自贡山一战精锐部队尽皆折损,窦名望等四将战死,对明军打击很大,根本无力防守怒江防线,白文选部同样如此,下关之战三万明军折其一成,虽得以在木邦稍作休整,然而一时也恢复不了元气。

此时永历己顺边境南下,由于缅方派来迎接船只小,随永历帝南下随从军民只得步行南下,又被缅方兵士隧意抢杀,凡有些美色妇女,多被缅兵或掠去。永历帝视若不见,沿途军民哀嚎震天惨不忍睹,沐天波老泪横纵疾呼道;“宁可回国死战亦不愿在他乡偷生!”马吉翔等人尽催永历速去,不管军民死活,缅人见朝廷如此昏乱,许多缅方百鄙视永历等官员,甚至不愿供给食物。

晋王部将吴三省,乃部署在贡山沿贡山而下500里内,也就部署了三千明军,怎抵挡得住吴三桂数万大军?况且军心不稳,晋王又远在瓦城,吴三桂突破怒江防线是迟早事情,巩昌王白文选令儿子白绘为先锋,引兵进入缅甸,又派使者前去联络沐天波,和缅王。不料连派六次使者尽数被缅方所杀,也没能联络到沐天波。白文选无奈只得命明军向缅方攻击,连胜数阵,引军直奔缅甸首都阿城[今缅甸曼德勒]下。

与此同时,吴三桂命王辅臣从姚关,打黑渡强渡怒江,命吴应期引兵从老渡渡江攻占松山,命明军降将马宝领兵从贡山渡江,三路清军同时向明军猛攻.晋王在瓦城也知怒江防线一失,明军将处处被动,便将各部明军集中,令儿子李嗣兴带领兵马火速沿怒江而上,支援吴三省部,决心死守怒江防线。

王辅臣向来以晓勇善战而著称,因此打黑渡首先被王辅臣攻破,千余南明将士多已阵亡。清军渡江时也遭明军猛烈攻击,许多清军也被江水卷走,王辅臣虽已夺头功,然而战斗之惨烈也出乎他所料,他浑身如血人一般,望着眼前尸体喃喃自语,他是真后悔了随吴三桂入滇,自从跟吴三桂后,所带领一帮兄弟大多已战死,而如今要将自已曾经忠于过主人和同胞斩尽杀绝,多少还是有些伤感,可是既已跟了吴三桂,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别无他法。

攻下打黑渡后,王辅臣又领兵向西,切断木邦和松山之间要塞,老渡口明军被王辅臣和吴应期两下夹攻,围困在松山,贡山的吴三省也被马宝带领清军攻打,根本无法救援松山,吴三桂见己突破怒江,遂引大军从打黑渡过江,松山明军仅剩数百人,被两路夹攻那里还有心抵抗,遂向王辅臣部投降,吴三省在贡山也顶不住清军进攻,只得引兵向木邦黑山门撤退,黑山门若丢失清军便可进入木邦,西进攻击白文选部,吴三省知黑山门决不能丢,必须死守黑山门为白主选迎永历帝赢得时间,却不料此时总兵王会却领数百明军将士向清军投降,而且还引清兵围攻吴三省。

李嗣兴顺怒江而上,发现防线己被清兵攻破,也想到坚守黑山门,于是引兵向黑山门前进,正逢吴三省部被清军围住,形势十分危急,便引兵杀进去接应吴三省,突出清军包围急急向黑山门撤退,清军随后追击,明军这一战南明军队伤亡惨重,各地南明势力见回天无力纷纷倒戈向清军投降,怒江以西黑山门以东及腾越州皆为吴三桂所占,拥兵至缅境,以期一举攻下黑山门将南明军队消灭。

黑山门距缅方边境500余里,距怒江约250里,乃木邦地区咽喉要塞,山势险峻,水深林密,易守难攻,实为滇西门户之要,白文选早料怒江防线无法守住,刚到木邦就开始设关隘,半年时间己是初具规模,李嗣兴和吴三省领军到达后配合白文选部坚守住黑山门,吴三桂引兵连续攻打竞不能破,伤亡惨重,又粮草不济,便四下征粮,激起各少数民疾族强烈反抗,一时间也无计可施,只好暂时停止了进攻明军。清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当地百姓是怨声载道,一闻吴三桂之名无个惊恐万分.以致孩童一听吴三桂名字就夜不敢啼。[至今当地仍有如此说,可见当时吴三桂所领之兵对西南各民族杀戮是何等残酷]。

与此同时白文选部己进致缅方首都,缅军自恃人多势众,仍不将白文选部放在眼中,白文选一面派人入城联络永历帝,一面做好攻城准备,不料派去人也被缅方所杀,缅王令人严密封锁消息,不让永历帝等人得知白文选已到,一面又和吴三桂派来使者谈判,一旦形势不利将立刻献出永历帝等官眷,南明军事力量也将因为这一战而损失贻尽。

住在城中永历君臣丝毫不知城外巩国公白文选部队正准备渡江攻城,随行官眷一干人等尽数醉生梦死,寻欢作乐,那谈什么反清,复国大业?只有沐天波一人长吁短叹,而永历帝身边侍从,皆为马吉翔撑控,因怕沐天波追查腾越孙崇雅兵变是受马吉翔等人指使之罪,于是严密控制锦衣卫。永历帝也因李定国兵败而迁怒于沐天波,对马吉翔等人言听计从,而疏远沐天波,马氏贵妃和其父兄串通一气,连皇太后和王皇后也受制马氏一门!

,

举报章节:
第14章怒江失守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