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咒水之祸

公元一六六一年,五月二十三日,缅甸王室发生了一场宫廷政变,缅王莽达喇被弟弟莽猛白斩杀,夺取了缅甸政权。这也加速了永历君臣死亡,新国王看到许多大臣前来祝贺,惟独朱由榔未到,感到很生气,其实朱由榔并不是不想来,而是因为坐吃山空,经费上陷入窘境,拿不出多少像样贺礼,可莽猛白认为他们根本不像贫穷之人,觉得他们欺骗自己,缅国王对朱由榔等人态度也发生了转变,经常刁难朱由榔君臣,甚至在供给上也大不如前。

莽猛白一方面为了稳定国内动乱,维护自己杀兄夺来的政权,另一方面为了获得国外的承认,不得不接受清廷谈判条件,以获得清朝承认。因此缅甸当局已决定在适当时候执拿永历君臣,献给清廷,一时不敢下手则是顾忌着白文选和李定国两枝军队,况且吴王三桂尚没能靠近,进入缅甸。所以一直在等待时机。

白文选和李定国一方面和吴三桂交战,另一方面又极力进兵缅甸,欲迎回永历等人。大战小战疲于应付,还好李定国能征善战,屡败缅兵。常以弱胜强,使缅人顾忌,才得保永历一时之安宁,而永历则心灰意冷叹道;“大明己亡非战之过。”己决意留在阿瓦城,各大臣是醉生梦死,开赌开唱那有天朝大国朝廷风范?连阿瓦城百姓都耻笑不已。

此时机会正好来,白文选部被清军吴三桂部将马宁领兵追击,黑山门同时被攻破,李定国领兵南下景线,[今泰国境内昌盛附近与缅甸、老挝接壤)联合九龙江,[即澜沧江下游今西双版纳一带]一带土司,整顿兵马,欲再光复云南全境抗击清军,又和暹罗国,[即今泰国皇室]取得联系,暹罗答应帮助晋王,正好缅方没有了压力.便紧锣密鼓布置捉拿永历君臣计划,吴三桂密使又刚好到,带来吴三桂谈判条件,逼缅方速拿下永历等人,因此莽猛白才决定在中秋动手。

这年中秋,莽猛白假意命人来请朱由榔等入城议结盟的事,并一再表示喝咒水,和永历会盟。实则暗伏兵士三千人,命令除沐天波和永历外余人尽数斩杀!沐天波在缅甸威望极,高缅方不忍杀害,而永历帝则是吴三桂指示要活口。由于莽猛白执政后和永历君臣关糸己不好,而沐天波常在中缅边境,熟知莽盗白为人,便对永历道;“缅人乃蛮野之人,言而无信。到这儿年余,莽达嗽在位之时皆不曾会见皇上,如今这莽猛白杀兄夺位,却反来约会盟必然有诈!望皇上不可前去以防不测。”永历帝却说;“恨只恨当初不听汝言,将太子给晋王。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到这步田地只能任人摆布了。”言毕痛哭不已,众官哭哭啼啼一时无计,乱得不可开交。沐天波;“事也至此,亦无路可退,明日留圣上在行营中,我等众臣尽数渡江会盟,若有不测圣上自请保重!”沐天波知此去恐有性命之忧,伏地哭别永历,众臣亦是如此。除留下跛足总兵邓凯及内宫十三人外,大小官员四十二人,尽数过江会盟,同行锦衣卫不过四.五十名。

次日沐天波等人在缅方船只接送下,过江尽到塔下广场,广场中央早摆上香案,宰杀白马青牛头在案上,焚香己毕,象真会盟一样,只是四周戒备森严,却不见缅王莽猛白在场,众人正疑惑间,见数十兵丁前来拱手道;“请问谁是黔国沐天波?”沐天波连忙向前回话,不料这几名士兵冲上来拉住沐天波就走。

沐天波见状知缅方要动手了,虽然知缅方是有意放自已生路,仍然大喝一声;“杀!”徒手夺过缅兵手中刀,顺手一挥便己斩了一名缅兵,这时三千伏兵杀了出来,将这百余人尽数围住.傍边刚好有一堆劈开的柴块,众人纷纷抓柴迎敌。总兵魏豹、王升、王启隆等人也夺过兵刃奋力还击,那沐天波真是神勇无比,刀光闪过,缅兵纷纷倒地左冲右突,竟无人能挡住,只是众官多是文人,很快便有二十余人死在缅兵刀下。

那四.五十名锦衣卫也知走不脱,个个奋力死战,无奈敌不过人多,尽数战死,不多时也只剩魏豹、王升、沐天波三人,三人出身都是行伍,自然武芝出众,给缅军不小杀伤,沐天波刀刃已卷,浑身血模糊,便弃刀自袖中取流星锤上下翻飞,逄人处便是非死即残。魏豹、王升皆力战而死,独沐天波一人在奋战不止,不过终不敌数千之众死于缅兵刀下。

连缅人也不得不敬服沐天波,缅兵有九人为沐天波所杀,伤者二十余人。后莽猛白命厚葬沐天波,可怜沐氏英雄一世,竞为永历和大明而惨死异邦。让人不胜感叹!此战南明官员四十二人尽为缅方所杀,史称“咒水之祸”

缅兵又过江,冲入行宫中强抢掠夺财物,女子。永历决定同王皇后等自缢,侍卫总兵邓凯劝:“太后年老,飘落异域,皇上失社稷已不忠,今弃太后难能是孝吗?高皇帝于地下岂其见谅?”永历帝这才放弃了自尽的打算,缅兵把永历帝、太后、皇后、太子等至亲皇族二十五人集中在一所小屋内,对其余人员及扈从官员家属滥加侮辱,当缅兵搜刮已尽时,缅甸大臣才姗姗来到,假惺惺喝令缅兵住手。其实也就装装样子而已。

宫中许多宫女,妃子及马吉翔家人百余人,多悬树自尽。刘.杨二妃等人也都不堪受辱而自尽,王皇后也泣道;“非是怕死,只是太后已老迈,不忍魂落他乡,所以不能就这样死去,否则更无人照料太后和皇上。”自此后剩余众人和缅方交涉等事皆有王皇后打理,由窦妃在病中照顾永历和马太后,那景象惨不忍睹,行宫也不能居住,缅方派人将众人另移他处,命人修理打扫后,至十一月才又移会原处,咒水之难有三百余南明宫眷遇难,缅方加强戒备,尽数控制住了这些老弱病残,缅方对这些皇室成员送来银两衣物,不至饿死冻死。至此时永历帝乃不知缅方已答应吴三桂,活着将这些人送给吴三桂。

白文选和李定国并不知“咒水之难”仍在竭力联络大小土司武装抗清,此时马惟兴、祁三升等人已率部降清,正同马宁领兵追击白文选部。白文选不支,遂向晋王求援,李定国得报,急命驻扎就近在孟定吴三省部前来支援白文选部。随后又命其子李嗣兴引一支军来援,暂时挡住吴三桂各部进攻,不料恰在此时又闻得永历等具被缅王捉住,白文选,李定国大惊,各引本部兵马,向阿瓦城集结。由吴三省,靳统武,白绘,李嗣兴阻击清兵。吴三省部自孟定而上星夜兼程,马匹尽数跑死,军士多是疲惫不堪,白文选自顾众将曰;“晋王殿下此人魅力极大,竟有如此一帮死士追随,纵是穷途末路,仍不离不弃,几人可及?”白文选,李定国领兵准备前去营救永历帝,都知永历帝在未落到吴三桂手上之时,营救才有机会,一旦落吴三桂手上可就没机会了,这对云南,四川,广西,贵州各路抗清组织是至命打击啊。

缅王得知白,李二人引兵前来救永历帝,大惊谓众大臣曰;“白,李二蕃欲领兵前来问罪救人,前次瓦城一战已见识过白,李二蕃厉害,不知如何迎战?”众大臣上次让白文选给打怕了,皆不敢言再战,只得调各地能调之兵在阿瓦城外江边布防,尽力不让白,李二部过江,在江中浮桥上浇油。万一守不住,则放火烧桥,各军把守江边,死守不出战,另一面派人向吴三桂求援。

刘震在肖青梅家养伤已月余,突惊闻得永历帝已被缅方执拿,知事情已急,便不敢再留下,应尽快跟杨容会合便道;“青梅姑娘,等我从永昌归来,肯定带去见晋王,只是现在需要你护送我过江,如今守军盘查特严,不好混过。”萧青梅娇笑道;“不用急,过这渡口不怕,我自有办法送你过去,明天弄套傣族衣服,肯定能混过去。”

肖青梅笫二天让刘震把傣族衣服一穿,在青梅陪同下,顺利过得江来,青梅送过姚关。沿路返回,刘震自顾绕开永昌城,直奔瓦窑小镇,按地图上标记上得道人山去。

杨容,李怡等接着刘震,自是大喜过望,刘震将缅边所发生的事,细向杨容说了,杨容大惊;“圣上被缅蛮所执,形势万分紧急,这样一来可就全盘皆输了。”李怡也是担心不已,刘震取出晋王书信给杨容,大意是说形势己是万分紧急,让杨容千万守好黄金,秘密再取些,让刘震带到边境以解眼下之急。便将李怡托杨容照顾,希望杨容能好好照顾李怡。杨容读完书信随手放入火中烧去,收拾房屋让刘震住下,命春香安排晚饭,叫来黄氏兄弟一起吃商量,如何将一千两黄金运到晋王处,以解白,李二王军饷之急。

,

举报章节:
第17章咒水之祸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