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兵败洞乌

公元一六六一年,八月。永历帝君臣在缅甸遭遇了著名的;“咒水之祸”,被缅甸当局执拿,以做为礼物献给吴三桂,数日后,李定国和白文选才听得消息,遂连忙整顿兵马,进至缅甸雍会,准备用武力迎回永历帝。

白文选部引兵先到达洞乌,但见沿江缅军已是严阵以待,坚守江防不出战,前时那缅人被白文选部打怕过,因此这回从不敢轻敌,调集重兵把守。白文选部无计可施,只得就近先扎营,命众军伐木造船,建了一个简易造船厂,以便建造船只渡江,以顺便等李定国部到来。命部将张国用引兵守船厂,查看地形以寻突破之地。

八月下旬,晋王李定国引兵至,沿途欲寻过江之地,不料缅人把守极严,自已又兵少。料想强攻可是不行,只得跟白文选合兵一处,以图集中力量攻击,方有胜机。这是贡山磨盘石之战后,南明最后一次集中所有军事力量,这次集结不是抗清,而是为救永历而和缅方拼命,吴三桂得报大喜过望,一面加强进攻边境明军,另一面派人进缅甸,约定对李定国和白文选部进行两面夹击,想一吃掉明军,以平定云南。

李定国见渡江一时无望,又担心背后吴三桂清军,甚是心急如火,谓白文选曰;“缅人坚守不出,显然有所防备,造船只渡江显然太慢,不如巩殿下且留守大营,我明日先强攻一阵如何?”白文选道;“晋殿下不可造次,凭我等数十条船,强攻恐怕不行,浮桥之上缅军已堆积柴草硝石,硫磺。从桥上攻击军队无法展开,况缅军守不住桥,便会放火烧。若分兵乘船渡江,兵力分散缅必全力反击之,江水又急必败啊!”二人皆是战功无数,却一时无以计较出个可行法子,只得就近搜寻船只以待时机。

莽盔白见白,李二蕃引兵来攻,自知若被攻破江防,后果不堪设想,见明军在建造船厂,大惊,急召众臣计议,众臣大多听从吴三桂之议,准备主动攻击明军,但又惧白,李二蕃之威,正面出击仍有不敢,便建议莽猛白派一支兵马偷袭明军造船厂,若明军无船只,则不能渡江而退,莽猛白听从众议,择机偷袭造船厂。

张国用本是白文选心腹爱将,作战勇敢,自小便追随白文选征战,多立功勋,只是为人立场不够坚定,特别是自大理玉龙关兵败以来,情绪低落。加上吴三桂诱降条件,内心很是动摇不定,只是碍于白文选和李定国为人,才勉强撑着。否则早有降吴三桂之心了,此时被白文选命去守造船厂,便心不在焉,心想南蛮军前一次被打怕了,那敢出动来?便不顾白文选令,带几名亲兵自到帐中饮酒,酒醉呼呼大睡,置江防而不顾。

怒江深秋炎热异常,船厂乃伐来木料,加上江边草深数尺,极易引燃。秋夜若是天气特晴朗,在下半夜就会起一层浓浓白雾,直到第二天午后,阳光照下白雾才慢慢散去,缅军便乘这时候前来偷袭明军造船厂,趁大雾数百米江面,竹筏一会就到。待明军发现时缅兵已渡过江来,发一声喊赤着脚大队缅军已冲到船厂,并放火烧着了船厂,大火迅速蔓延开来,加上缅军进攻,守军那挡得住?

这张国用下半夜睡得正香,忽闻喊杀震天,提刀便冲出大营,但见火光冲天,整个船厂已是火海一片,本部兵马已被冲散,只得各自为战,对岸缅军见火起知偷袭得手,便又放大船渡一千缅军冲杀过来,这两军混战明军可讨不了好处,又是伧促迎战。张国用连战马都来不及骑上,徒步迎敌手中斩马刀挥得呼呼生风,被十余名缅兵围住,只是明军渐渐不止,而对岸还有缅兵不断增援。

白文选,李定国正在大帐商议。忽闻得船厂被偷袭,二人大怒,便同出大营飞身上马,各提兵刃引兵来救,但见张国用部己成溃势,李定国大喝一声;“杀!”手起刀落一缅兵已被斩成两段,缅将昴山努见明军援兵来救,急领缅兵后退,那想晋王马快刀更快,昴山努连还击机会都没有就被李定国一刀砍了,那白文选也不甘示弱,银抢挥过四,五名缅兵被他刺死倒地,一时明军势大,缅兵是偷袭,没有马匹和象以为得了便宜,结果不及逃命多被明军杀死,缅将帕罕领数百缅兵逃到江边,登船便走,白文选见状,取下背后硬弓,搭箭便射,弓弦响处帕罕应声落水死于江中,白文选连发五箭,箭箭不虚发,吓得那些缅兵尽伏船中,余下不得过江者,尽为明军所杀。

白文选,李定国收扰残兵,虽杀敌不少。可自身损失更惨重,快造好的船只尽数被烧,两人只得苦叹不已,左右亲随早把张国用绑了个结实,押到大帐。晋王那个气啊,不打一处来,命左右;“来呀!把张国用推出去斩了!”左右亲兵便要推出去斩,白文选连忙道;“晋殿下,时下正是用人之际,多少人降清了,如今在临阵斩将,恐于军不利,况张国用自跟随大西军多年,屡立战功,望晋殿下姑且饶他这回!”李定国一想也是,如今许多明将领都己降清,若再杀了张国用,真没多少人了,况且又是巩昌国公白文选爱将,纵是杀了,也于事无补。遂命拉下杖责一百。

次日,升帐议定武力强攻,所搜集船只共十六条,每条船兵士一百,由晋王部将,马思良[马思良为李定国表弟]总兵胡顺都、王亨从水上攻击,白文选部由赵得胜领兵从洞乌桥上攻击,并且在船头架上火炮,五百弓箭手都是军中各营锐部卒,白,李两位蕃王各自节制兵马,布置停当,以号炮约定同时发起攻击,十六条战船一自排开,升起帆独等号炮响起,便开始进攻,只见晋王一挥手中令旗,亲兵点燃号炮,江上火炮开始向对岸轰去,战船齐发向对岸冲去。

这边桥上白文选听炮响,赵得胜引兵推着火炮从桥向对岸冲锋,刚过到一半,对方弓箭,连弩如雨般来,桥上又挤,军队又展不开,一时乱成团,赵得胜命盾牌手向前冲,护住火炮,死命往对岸轰,缅方也有火炮,双方炮战,弓箭战,在死命拼杀,却攻不近。这边李定国攻击也受阻,火炮本来又不多,木船遭到缅方火炮,弓箭袭击,况缅军居高临下,占有地形之利,又早砍倒大树,在江边,阻拦登陆攻击,不到半个时辰,便已有两条船被缅方火炮击中而翻,除二十余人被救起外,其余多落水而死,或被缅方箭射死,一时两军来了一场弓箭战,明军火炮数量虽少,但威力准度和程相对要优于缅军,然缅军占人数和地形上优势,始终握有战场主动权。

李定国水军始终无法靠近对岸,一到对方弓箭和火炮程内,便箭如雨下,部卒伤亡惨重,连马思良都身中两箭,还好被左右亲兵救起,那边赵得胜领兵已是快要攻近对方阵地了,只是对方人数多,赵得胜在桥上用火炮猛轰敌阵,用数层棉被沾过水铺在桌子上护住用火炮兵,步步向前推进,五百弓手不停放箭,双方伤亡也不少。

缅方眼看不妙,即刻下令烧毁浮桥,顿时预备好干柴,硝石,硫磺引火之物,全都在缅方阵前着了火,浮桥上做绳索早浸过油,连同桥上木板一起烧着,火势汹猛,人不得近白文选无奈,只得下令撤回,伤亡近三百余众,那边晋王也是久攻不下,反又连被打翻三条船伤亡近千人,见桥己被烧断,自知取胜无望。只得下令退回,洞乌之战失利标志着南明永历帝已经无法再迎回,而且严重消耗了白,李二部军事实力,而且打击了各部明军斗志,使之迅速走两衰败。

白文选和李定国只得退兵,全力迎击吴三桂部,然而李定国尚不死心,又一次引兵单独攻打阿瓦城,做最后一次营救努力,不过由于势单力薄,终久没有实现。吴三桂见缅甸之围已解,自己也想逼降这些明军武装,顺便可以和朝廷要粮要饷,因此也不急于进攻,李定国乃从孟定而下,进九龙江地区发展,吴三省仍进驻孟定,白文选则引兵到腾越州南部边境一线休整,发动当地土司联合抗清,以图建立一个以中缅边境为核心的抗清基地。[那时边境可比现在要多,现缅甸有不少地方在明末清初都是属云南。]

举报章节:
第18章兵败洞乌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