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夜闯瓦城

“咒水之祸”永历帝身边臣僚多被缅方所杀,只剩得三五十老弱妇孺,所幸王皇后抱病打理一切,缅方见一切皆在掌控中,反让人送来衣物钱粮,供众人渡日。此时永历帝生母马太后已病得很重,常对窦妃;“当初哀家不愿立永历为帝,便知今日之祸,只是众臣不依,竟因此而亡明!”遂终日垂泪不止,病己沉重。

太子朱慈烺,年方十三,与国舅王维恭之子年纪相仿,被缅军留了下来,欲送吴三桂。永历独长叹不已;“悔不听沐天波等人之言,竞尽陷缅方之首。”思之不觉痛哭不已。白文选,李定国数次引兵来救,皆未能成功。反被吴三桂和缅方前后夹击,形势危急。吴三桂命马宁,马惟兴等领兵追白文选部,自己领王辅臣,吴应期等领兵攻打李定国部,向缅方腹地推进,准备将永历等押回昆明,清将爱星阿也领兵进至中缅边境一带,对各抗清组织进行剿杀。

杨容在山上苦于无力运送黄金,给白文选和李定国,刚好逄蜀王世子刘震奉晋王令前来,向杨客催讨军饷,加之黄骏,黄杰兄弟帮忙。遂决定冒险运一千两黄金给白文选和李定国,做燃眉之急。遂将大批黄金埋藏好,取一千两出来,与众人商议如何运出去,与晋王和白文选。刘震虽是世子,地位比杨容高,但是杨容在军中年长,又得晋王令。因此刘震倒是尊重杨容,一切尽听杨容计议。

众人议毕,决定留下春香和黄俊在山中守山,刘震带李怡去李定国营中,杨成领黄杰前去寻白文选部,将黄金送到两王军中,杨容本不愿让李怡去涉险,但李怡是晋王千金,又年幼,尚思念晋王,因此才同意李怡下山,众人扮作商人模样,从半山村民中买得数匹骡马驮些必备品,将黄金藏在其中,黄杰自小在本地长大,熟知不少马帮头领。和一过路马帮一联糸,众人混在大队马帮之中,浩浩荡荡奔出永昌城,虽沿途清兵盘查,自有马帮首领和黄杰前去涉自然无事。

过得怒江,那刘震自想到肖青梅。便让马帮先行,自已直奔打黑渡小镇,欲将肖青梅接了,取象达直出木邦,和马帮会合,一来肖青梅武功极高,二来在当地比较熟悉环境。可以帮自已保护李怡及黄金。其实刘震对肖青梅早有爱慕之心,只是不好意思和众人言明罢了。刘震一路疾行到得肖青梅家,正待进门,却闻得院中有打斗之声,刘震心下一惊道;“莫不是肖青梅前时救自己事,被清兵知前来抓人?”遂一展轻身术,跃上墙头,果见数十名清军兵丁把肖青梅围住拼杀,看肖青梅左右还击,显得极轻松自若,依肖青梅武功杀这几名兵丁,自不在话下估计是不想杀人。

刘震暗伏在墙头不动,心想这肖青梅不肯痛下杀手,万一等会清兵又增援,就糟糕了?不如自已出去几下解决了这几名兵丁,也好接肖青梅走。心念一动,人便如飞般出去,明晃晃钢刀便朝一名兵丁劈下去!眼看这名兵丁要被自已劈了,突然一把剑挡在那名兵丁前,架住刘震的刀,刀离那兵丁约五寸,可见来人武功极高,拿捏分寸如此之准。刘震尚未反应过来,剑尖己朝自己下三路攻来,刘震情急之下连忙手腕往回一翻,拨开剑锋同时向后退了两三步稳住,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来人电光火石间救了那名兵士,顺手向刘震攻了一招,刘震细看来人却是披头散发看不清脸,正待问话,那人手中长剑又攻到,唰,唰,唰连续三剑又快又准,刘震自是武功不差,尽力接下这三剑,却是己勉强。对方一招得手,便招招先机,刘震是只有招架之功,亳无还手之力,饶是如此衣角仍被对方削去一片。

肖青梅见刘震忽然出现,就被对方缠住。自己被那群兵丁围住不肯下杀手,就是感觉傍边还埋伏着高手,来人呼吸均匀,可见武功修为不差,自己恐怕都不是对手,心下一紧只得下杀手了。只见剑光闪过两名兵丁已被刺中,只惜青梅剑术仍欠火候,这两兵丁虽伤得不轻,却逃得命。肖青梅又唰唰连出几招,便将这几名兵丁打退,一纵身如一白影飞过去,挡在刘震身前,看那刘震已是汗如雨下,衣裳有好几处被剑尖挑破。

肖青梅也不答话,只挥剑迎敌,尽将平时所学一一展现出来,刺,劈,点,挑,剑剑都使得风雨不透,可对手也是个用剑高手,闪,躲,腾,挪,总能恰到好处,青梅攻一招对方还一招,而且有时还能抢攻肖青梅。刘震见青梅来助战,自己在两位剑术高手面前那可是差多了,不过对付那些兵丁倒还不是难事,几下子便把那些兵丁打得东倒西歪。

肖青梅渐渐出在了下风,可对方却丝亳不乱,一招接一招连绵不绝,肖青梅几乎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对方剑影之下,刘震暗想此人必是吴三桂召来江湖败类,而不是军中之人,若时间一久二人联手几乎都没胜算,万一再有渡头清军来援,就糟了。想到此,连忙举刀迎了上去。

肖青梅见刘震前来助战,顿时缓解不少压力,只是对方武功确实极高,又是个老江湖,因此二敌一仍占不了多少上风,只得先脱身再说吧,两人不约而同抢攻两招,趁对方后退之际双双向后一纵,飞上墙头,对方未料二人占风却突然退了,想追却晚了一步。正飞身落墙上时,肖青梅三枝约五寸长袖箭飞到,只好连避带让躲开。那肖刘二人早己在十丈开外追之不及。

原来这人叫唐举,是江湖大盗被押永昌府大牢,内吴三桂见其武功极高,遂招为侍卫。此次未同吴三桂出边城,而是奉命留下追查道人山的明军,月前听打黑渡刘震被围,却被高手救走,因此来查寻,到肖青梅这儿。所幸刘震到来接应,肖青梅才得走脱,唐举原以为是些小毛孩,容易对付,那料得武功都不差,竟从自已手下走脱了。

刘震和青梅飞奔出好远方,才慢了下来,刘震把详情细说一遍,肖青梅见渡口已不能回,刘震又让自已护送晋王千金,只得随刘震一同赶往木邦,肖青梅道;“这乱世之中,难求一安身之地,想晋王治滇时有几年安定,如今清军入滇,不知动荡到几时呢?”二人边走边说些闲话,到得村镇买两匹马,直奔木邦而来。

不日杨容等人也随马帮到达,时吴三桂虽已攻占木邦,然不曾留有守军,杨容等人遂按计划分两路奔赴晋王李定国处和白文选处,只是白文选部被追到铜壁关一带。杨容和黄杰还真不好找,倒是黄杰路熟,又到处打听才得以避开马宁所部清军,得以将军饷送到。杨容见白文选兵容齐整,就知是善带兵之人,大营内外显得极肃穆威严,不得不佩服白文选,白文选对杨容说;“今帝已陷于蛮夷之手,众人无主可拥,故军心四散。数度与晋殿下出兵皆无功而返,如今叛逆马宁等围追甚急,情势危也,若得皇上或太子一人在,或能稳定众军。”杨容道;“巩殿下言之有理,唯有抢出太子,拥为主,方可师出有名,再号召勤王。”白文选道;“前时数次用兵,皆无功,如何迎得皇上逃出来?”二人计议半天,都没能想出个计策来。

杨容暗想;“白文选,李定国数次对缅用兵,势力被削弱不少,而且大兵一动,缅方便已知晓严防,故不能成功,若是派小股精锐偷偷潜进阿瓦城,或有机会能夺回太子。”当下便将所计之事告知白文选,白文选无奈道;“事己至此,别无他法,如此一搏倒也未尝不可。”遂命杨容就营中将士挑十余人,又令巩昌王世子白绘也随杨容前去,准备停当,杨容,黄杰,白绘等十余人乔装,抄小路投晋王营中而来。

李定国领兵自洞乌而还,沿途数次和缅方恶战,缺医少粮,不少士兵身染温疫而亡,处境比白文选部还糟糕,所幸有吴三省部在孟定接应,李定国正好驻扎孟定休整,刘震和李怡又将黄金运到,总算解了燃眉之急,晋王谓众人曰;“只要圣驾和太子还留在阿瓦城,便有机会!”暗自苦想迎回永历帝之计。

杨容等人轻装,又得黄杰带路,四,五日便到达孟定,和李定国会合,将计划向晋王说明。李定国也就吴三省部,和自己所部挑选锐部众二十余人,杨容,白绘,黄杰,刘震,肖青梅,李嗣兴六大高手领这三十余人,潜入阿瓦城,目标是抢回太子朱慈烺,毕竞小孩子容易带些,准备停当遂分两路潜到城中,留得三名兵士在江边守着船只。

原永历帝行营因咒水之祸时,缅兵杀害永历官眷不少,有许多宫女妇人不堪受辱纷纷自尽,有数百人之多。缅方重修后又才将永历等人移来,将永历帝,子朱慈烺,国舅王维恭之子三人单独囚禁,重兵日夜巡防。杨容等分批向行营潜进,约定待半夜时由肖青梅,杨容,黄杰,白绘进去救人,余人在营外接应。杨容等四人武功高,行动自然方便些,一旦永历帝和朱慈烺能救出其中之一,便迅速撤离。

是夜,杨容等四人悄然潜进行营,但见缅兵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营中巡逻之兵,火把通红。来往不绝,寻找了几间房,见关押多是永历朝重臣家小,却寻不见永历和太子,差不多将整个行营寻了个遍,都未没找到。

四人无计可使,一时急如热锅上蚂蚁,这时见五六名巡逻士兵过来,众人决定抓个活口问问,众人乃是武功极高,对付这些兵卒自是没问题,各自出手电光火石之间,早将这几名兵士拿下了,黄杰力大,只一下手那名兵士便已死了,其余各人下手也不轻,独肖青梅拿住个活口,肖青梅用缅语问那名兵士,那兵士用手指指行营后面园中,青梅用剑架在那名兵士脖子上,让那名兵士带路,众人直奔后园。原来缅方怕李定国来营救永历,便在行营后园建个囚室,专们囚禁永历等人。

不多时尽来到后园中,几名看守兵士见来人,连忙上前喝问。黄杰也懂缅语答;“宫中怕中国来人救人,派我等前来协助!”众人便靠近囚室,见永历独自端坐囚室之中,两个十二三岁小孩在永历傍读书,众人一时高兴忘了挟持来那缅兵,只听得用那缅兵用缅语喊;“中国人来了!”一时锣声,喊声。响成一片,那肖青梅手中袖箭早飞出去,杀了那名兵士。无奈为时已晚,己惊动缅方大营。众人见事败,只得用兵刃去砍囚室锁链,可那手腕粗锁链如何砍得断?黄杰,白绘,肖青梅,早提兵刃冲杀过去,留杨容去砍锁链。

缅兵越来越多,杀不完。若非这几人是高手,早被缅兵砍死几次了,黄杰见势不妙,连忙来拉杨道;“哥,快走!救又救不出,这牢门特制,若能打开此牢,纵拼死也当护出皇上,太子。只是此牢打不开,我等便是死在此地,也是无济于事,况外面还有白世子,晋世子,蜀世子,万一出意外,百死莫赎!”杨容大哭,只得随黄杰冲杀出来,四人不敢恋战,黄杰顺手取一钵粗木棍,前面开路一扫便是一片,缅兵倒地,杨容自个断后,缅兵也是强悍,自不怕死,拼了命往前冲。

刘震等见行营火光冲天,知杨容等人己被发现,只得就行营外放一把大火,吸引缅兵掩护杨容等人突围,杨容等四人尽被围住,任是武功再好也不能敌这上千兵士,天已渐亮,刘震和李嗣兴见杨容等突不出,遂领三四十名兵士,由外向里冲杀,众人见缅兵旗语官骑在象背挥动,舞动令旗引缅兵,众人一举一动看得清楚,因此众人才突不出去,杨容大叫道;“白世子,快用弓箭杀那象上旗语官!”说着自已挥刀过去,掩护白绘放箭,白绘迅速取下弓箭,朝那人面门一箭射去,正中那人头上,又一箭另一名旗语官也被死,肖青梅见白绘连杀两名旗语官,忽然想起自己袖箭正好可用,便一展轻功跃起,两技袖箭同时飞出将剩下一名旗语官杀。

杀了三名象背上旗语官,缅兵攻势稍减。加之刘震和李嗣兴又从外杀进来,缅兵也不知多少人马,顿时稍乱杨客等人乘势突了出去,和刘震等会合,迅速撤退,由于江边早有船只,不一会便船到江心,突围而去。缅军见状,便命人放箭,杨容等人所领三十余名兵丁,多是武功不差之人,仍然有十余人阵亡,余下多为箭伤,好在肖青梅和黄杰识得箭头上毒药,自是救得命。

连那黄杰也手臂中一箭,所幸得救治之法,自也无碍。

举报章节:
第19章夜闯瓦城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