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啼血杜鹃

众人夜闯瓦城,未救出永历帝及太子,缅军把守极严,黄杰手臂反受缅兵药箭所伤。幸得懂此解药,寻得些草药来,将伤周围之剜去,再包上药便可愈合,中毒箭兵士也依此法救之。

白绘自回白文选营中,李定国有书让白绘带回,就经略滇西之策尽在信中详尽,以征询白文选之意,欲在滇西联合各土司反击吴三桂。

刘震携肖青梅引本部二千人马,协助吴三省驻守孟定,李定国自引大军到景线,澜沧一线欲联络各个拥明小国,和暹罗国。以图建抗清大业,命杨容,领李怡,黄杰仍返回永昌府,伺机再运出些黄金,充作军饷。以助白,李二部招兵买马,李定国命李嗣兴和铁卫营将领石云峰引兵向澜沧江南下,以便向广西靠近,联络当地各部抗清武装。

晋王分咐众人后,众人各自散去,杨容并李怡,黄杰也自回永昌道人山,此时吴三桂,爱星阿已分兵进至滇西,木邦。吴三桂亲领大军已进至缅甸,早有缅甸方面派人通知了吴三桂,只待清军到来,即将永历等人给清军。

一六六一年,十二月初二。一队缅兵闯入永历行营之中称;“尔家中国之兵前来,烧杀抢掠,国不止国,唯发兵抵敌,军民不堪战争之苦,尔等宜速移去’说罢连忙命人连永历座椅抬起就走,另外备轿供太后、皇后乘用,太子朱慈烺和其他随从一并起行,在缅兵押送下,陆行五里即抵河岸,戌时渡河,只听见对岸兵马往来,人声嘈杂。永历帝等也不知是谁家兵马,还真以为李定国和白文选与缅军战得胜而来接自己,反而安心下来,清军先锋噶喇昂邦担心永历帝得知实情,可能在渡河时投水自尽,事先安排了不久前降清铁骑前营武功伯王会,到河边等候永历座船抵岸,船到时他即上前拜见,自称奉晋王李定国之命,特来迎驾。朱由榔还蒙在鼓里,对王会慰劳有加,直到王会把永历一行人送入清军营中,朱由榔才发觉上当,愤慨不已。大骂王会,却为时已晚。暗想;“那吴三桂本明朝重臣,或念旧情不至杀害旧主,有可能逃过劫数。

第二天,吴三桂就营中见永历帝,史载:“三桂送王及宫眷于公所,王南面坐达旦,三桂标下旧官相继入见,或拜或叩首而返,少顷三桂进见,初甚倔傲,见王长揖。王问为谁?三桂噤不敢对,再问之遂伏地不能起,及问之数至始称名应,王切责曰:‘汝非汉人乎?汝非大明臣子乎,何甘为汉叛国负君若此?汝自问汝之良心安在?’三桂缄伏地,若死人卒。王曰:‘今亦已矣本北京人欲还见十二陵而死尔能任之乎?’对曰:‘某能任之’王令之去,三桂伏不能起,左右扶之出则色如死灰,汗浃背再不敢见永历面。吴三桂命清军拨营回昆明,留马宁,马明等人领兵追击白文选部,又增派部将吴应期,助王辅臣进攻吴三省部。

吴三桂大队人马起程北上,从铜壁关进入腾越,永历帝最宠爱妃子窦妃病重,吴三桂终是念几分旧情,遂扎营停在腾越,永历虽封王皇后为后,然最宠窦妃,见窦妃病重,终日泪流满面,可已身为阶下之囚,又能如何呢?亡国之君日子可不好过。

不数日,窦妃便病卒于腾越,永历痛哭不已,吴三桂命人将窦妃安葬在腾越大盈江叠水河畔,昔日金枝玉叶,就这样,化作摇曳于边城山野可怜芳魂一缕,香消玉殒在美丽边陲,后有腾越人民国代总理李根源先生题诗云;

六龙失御走边城翠羽明档泣女英

杯士埋香留长恨年年啼断杜鹃声

草草埋葬了窦妃,永历等又被清军押解往昆明,在囚车之中马太后年迈体弱,王皇后也是身患重病,婆熄同一囚车。马太后道;“初皇上登基,老身便不同意,早知皇上非是中兴大明之人,皆因形势所逼,群臣不依,方才立为大明之主,老身料有今日之祸,天亡大明,连宗嗣亦难保存,与其被吴贼所害,不如寻个死法,也留些尊严。’王皇后也泣曰;“自皇上登基十六年,来四方漂泊,回天无力,不如早死而去,省受那吴贼之辱,教天下人耻笑!只是这囚车之中想死也难。’婆媳相拥而泣。

永昌至昆明山高水长,有千里之遥,吴三桂捉得永历等人,认为大局既定,便缓缓引大军而还,爱星阿亦认为云南己平定,自上表向朝廷请功,囚车中永历自知死路难逃,倒反而心定下来,众将士见永历仪表非凡,端坐囚车内不禁敬服。

王皇后见渐近昆明,只得和马太后商量;“国破家亡,早无皇家礼节,皇上一再犹豫才招至今日之祸,也顾不上皇室之尊严,但求速死便罢了。’马太后也同意王皇后之言,婆媳二人乘押解兵士不注意,相互鼓励,互掐而死。待有人得见,二人早气绝身亡,吴三桂和爱星阿等众将士见二人如此英烈,也自叹服不已。

永历帝朱由榔皇后王氏,(?~1662)浙江人,父王略,官粤量郡守封长伯洲,王氏作为末世皇后命运自然是很悲惨,她比较有德容,又出身大家,受到了很好儒学传统教育,平素沉静文雅待人谦逊,她总持内政,处事得当滴水不漏。朱由榔大小事悉听她决断,清兵入关后,她随朱由榔流徙广西,居于梧州。隆武二年冬十一月,桂王朱由榔于广东肇庆即位,改元永历;尊母亲为皇太后,册封王氏为皇后,在逃难前后,王皇后镇定自若,有胆有识,处惊不乱的风范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们也从心里佩服王皇后谋略过人,也极大坚定了人们对永历政权的信心,动荡生活中也有爱情,永历二年(1648)三月王皇后生下了儿子朱慈烺,永历帝宣布大赦天下以为小皇子贺。

想当初刘承胤,叛乱准备用永历献给孔有德时,便全凭王皇后干!才携得永历帝逃脱,南明政权移至桂林后,清廷加紧了穷追猛打的攻势,王皇后为激励士气,亲自来到前线,带头把后宫积存粮食、银两、衣物等悉数送给守城将士,东西不够送她就把头上簪子、耳环等饰物当场取下,凡是值钱东西全部捐献了出去,瞿式耜妻子邵氏以及其他将帅之妻也在王皇后大义感召之下,拿出全部金银珠宝,捐献了出来。前方将士,深受鼓舞感动得热泪盈眶。士气陡然大振,一次又一次击退了数倍于己的清军,取得了桂林保卫战胜利,加上王皇后提出联合大西军余部,共同抗清决策,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从而也使得南明王朝延续了前后十多年,堪称烈女皇后。相传王皇后和马太后她们断气那一刻天降大雨,山川也为之同悲。【当然极可能后人怜而附会】

杨容,李怡等自木邦而潜回永昌,澜沧江边道人山,沿途清军盘查己不如前。杨容寻当地人打听,方才知永历等人已被清军押往昆明,杨容自悲愤不已,苦于无奈。欲追过去救永历帝等,却被黄杰死死劝住,只得作罢。自回山中,其实杨容也知永历帝此去必会丢了命,自己还是守好黄金和李怡小郡主才是主要。以图后计,只是想这永历已被吴三桂俘去,倒还真找不出更合适人来,拥立号令天下各抗清组织,大明自朱元璋洪武开国至今,数百年之基业终到永历一朝而终结。

举报章节:
第20章啼血杜鹃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