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2166字

第十章:夫妻

“源儿,你在顾府过得可好?可有受人欺负?”朱夫人瞧着女儿像是气色不好,一时间心疼得不行。

朱思源不着痕迹地看了眼身侧的顾承宇,撑起一个笑,道:“娘亲放心,女儿很好。顾老爷和顾夫人待女儿如亲生骨肉一般,府里的下人也都毕恭毕敬。女儿万事顺意。”

朱夫人听她这样说,方才松了口气。母女俩又话了几句家常,这便到了该用膳的时候。四人站起身,准备朝着饭厅走去。

这时,一个小厮急匆匆地走来,神色略有些仓皇,连行礼也顾不得,附在朱老爷耳畔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朱老爷脸色一变,对着三人道:“你们先去,我还有些事要处理。贤婿难得来,不必拘谨,老夫就不作陪了。”

说完,他便大步朝着书房而去,那小厮也跟着走了。

朱思源心里莫名有些不安。父亲身边的人向来沉稳,鲜少有这样慌张的时候。

莫非……是朝堂上出了事?

到底是亲骨肉,朱夫人见女儿忧心忡忡,立刻猜到了她的心思,宽慰道:“你父亲为官这么多年,很多事情自有分寸,不会有事的。”

朱思源虽然心下难安,但还是点了点头,暂时将此事抛之脑后。

待吃过饭,朱思源和顾承宇就该回去了,可左等右等,朱老爷还是没有出现。朱夫人见女儿一步三回头,忍不住叹了口气,嗔道:“你爹也是,这女儿都要走了,竟还不来。”

朱思源虽然心中失落,但还是勉强打起精神,道:“娘亲别怪爹爹了。想来,若不是碰上了什么棘手的事,爹爹不会不来的。”

朱夫人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我的儿,此番一别,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再相见。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为娘的心里,实在是舍不得啊!”

朱夫人舍不得,朱思源的心里又如何舍得。她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道:“再是几个月,便是娘亲生辰。到时候,女儿一定早些来,多陪娘亲说会儿话。”

“好,”朱夫人应了一声,不住地点头,“那可说好了,你记得早些来。”

朱思源颔首,而后便转过身,和顾承宇一起上了马车。坐定后,她又连忙掀开帘子的一角,道:“娘,外头风大,仔细着凉,还是快回去吧。”

话音刚落,车夫便扬了扬手里的鞭子,马儿收到指令,迈开蹄子向前而去。朱府在视线里渐渐远去,直到不见。

马车行到闹市街,顾承宇忽然出声,对着外头的车夫道:“停一下。”

车夫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依言将马车停了下来。顾承宇一把掀开车帘,起身走了出去。

他与朱思源一路无话,此时突然离开,后者忍不住出声:“你上哪儿去?”

顾承宇头也不回地道:“我与几个朋友相约去吃酒,你先回府吧。”

朱思源正想问他几时回来,却见他长腿一跨,下了马车,只好默然地收回手,将头轻轻地靠在车厢壁上,慢慢合上了双眼。

木樨见她如此,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小姐,要我说,当初您就不该心软答应。这世上,较姑爷更好的才俊比比皆是,何必受这份气。”

那日,顾老爷和顾夫人来府里。两人自知理亏,没有那个脸面对朱家二老,便径直去找了朱思源,希望她能够原谅自家的混账儿子。

朱思源心软,架不住两位长辈的苦苦哀求,便允了,同意既往不咎。朱老爷和朱夫人最是疼女儿,朱思源都发话了,他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朱思源记得,出嫁那日,娘亲送自己上轿。临行前,她忽然不合时宜地重重一叹,道:“佛说,种下善因,结得善果。这一次,我们随了你的愿,也不知究竟是对,还是错。”

她想到这儿,不由得苦笑。

大抵是错了。

这门亲事,打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这天晚上,朱思源熄了屋里的蜡烛,正要睡下,忽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了。

她吓了一跳,借着从窗棂漏进来的月光,终于看清了来人。

顾承宇一身酒气,脚步虚浮,不消想也知道,定然是喝多了。

朱思源起身穿好鞋袜,扶着他坐下,又为他倒了一杯热茶,道:“先喝点茶吧,解解酒气。我去厨房,叫下人给你煮醒酒汤。”

她说完,转身欲走。顾承宇一把拉住了她,道:“朱思源,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朱思源愣住了。这话来得没头没脑,教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顾承宇见她不说话,低低地笑了一声,道:“思源,你知道吗?你已经许久不曾对我笑过了。我知道,人人都觉得是我高攀了你。你,和你的父母,还有你们朱家上上下下,通通都看不起我。”

朱思源想解释,想说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话要出口,她又顿住了。

眼前人不过酒鬼一个,就算解释了,到明儿一早,便又会忘得一干二净,何必费这唇舌。倒不如等明天,他清醒了,自己再解释也不迟。

想到这儿,她俯身圈住他的手臂,搀着他往前走:“你喝醉了。我扶你上床休息。”

“我没醉!”顾承宇嚷嚷着,大力甩开了朱思源。后者一个不防,跌到了床上。

顾承宇欺身压了上去,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朱思源的耳畔。她心跳如鼓擂,伸手想将他推开,却无论如何都推不开。

“你是我明媒正娶来的妻子,我是你要共度一生的丈夫,我们合该在一起。”

顾承宇说着,轻扯帷帐,薄纱悠然滑落,掩下一室旖旎。

翌日。

朱思源睁开眼,发现外头的天已大亮。她慌了神,想起身下床,可四肢酸软乏力,实在使不上劲。

木樨听到动静,匆匆赶来,忙让她重新睡下,道:“昨儿姑爷宿在新房的事情,府里都已经传开了。早上顾夫人派人传话过来,说是今日不必去请安了,小姐好好歇息吧。”

朱思源闻言,这才放心地躺回去。她见顾承宇并不在屋里,迟疑着问:“姑爷呢?”

木樨替她掖好被角,道:“前几日,老爷向皇上求了恩典,方才圣旨到府里,封了姑爷为从五品的大理正。姑爷领了旨,便去书房了。”

朱思源听到这话,不由得替顾承宇感到高兴。

她知道,他是极有才华的,绝非池中之物,只是缺少了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罢了。

而今,机会终于来了。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十章:夫妻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