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杨夏天的夏天

杨夏天刚到日本的时候是这一年的九月底。她站在电车站台上,看着远处夏末傍晚的粉紫色云霞,任凭脑子里不断跳转闪现过去的五个月在国内经历的各种事。九月末的K城昼夜温差很大,电车站台上有风吹过,她的长发和豆绿色的棉布连衣裙一起被风扬起一些。凉风将她的思绪吹的更散了,她开始有些不确定,自己再等的究竟是哪一班车。

一转头,看到同样站在旁边等车的一位女性,是日本常见的主妇打扮,浅色的休闲裤、条纹衫和颜色柔和的淡蓝色针织外套,齐耳短发露出白皙的脖颈。看起来身形十分瘦弱,但表情温和,隐隐又笑意。既没有低头摆弄手机,也没有焦急的盯着列车到站提示牌。她手上拎着蛋糕,应该是沉浸在想象晚饭时庆祝家人生日的温馨场面之中吧,杨夏天这样捉摸着。

她不由想到自己过生日的事。杨夏天的生日在五月初,除了那工作期间和今年的生日,独自在成都上大学的几年每次生日她都是邀请同寝室的同学一起庆祝。倒不是关系有多密切的缘故,而是她总想庆祝些什么,生日也好恋爱也好毕业也好就业也好。有一件事值得庆祝时,你可以名正言顺和身边的人发生连结,一起去庆祝吧,也不拘着谁请客花钱送什么礼物,自然而然地一起高兴一番。这样,就减轻了自己的孤独感。但这事儿多了也不行,过于亲密的总是在一起,一起去食堂吃饭去图书馆去看电影,杨夏天发觉自己会因为长时间近距离的相处而轻易发现对方的缺点或者说无聊之处。继而不愿意与对方深交。所以在她的处世哲学中,一切人都最好是远观而非亵玩。长久地保持礼貌的距离而在恰当的时候偶尔亲密,这让双方都更感激对方刻意表现出的平易近人,不冷不热的关系也就延续的更长久。当然,最后她也明白了这所谓的相处之道只是她的幻想而已。她从以前师妹嘴里听到以前的同学们如何在背后议论她的事时,她才知道原来在同学们的视角中自己是一个孤傲、忽冷忽热且没有集体观念的人。当然,她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离本科的大学生活过去好几年了。

杨夏天也不是没有真正亲密的朋友,那几个从初中、高中时期就在煲电话粥的朋友,算到这个夏天也陪伴彼此至少十五年了。所以,当得知杨夏天在自己的三十岁这一年的年初,短短两个月里离婚、辞职,并且决定出国求学时,她的闺蜜桃桃决定五月份来成都给杨夏天过生日。

桃桃不放心杨夏天。她是个理性永远高于感性的人,外形娇小可爱,心里永远对每一件事坚定的进行Pro&Con利弊分析。所以她知道就算抛开感情不谈,离婚财产分割、上一年绩效奖金,还有杨夏天出国的费用,哪一项都是琐碎复杂的。她怕杨夏天太冲动行事,她更怕自己的好姐妹吃亏吃苦。所以她得去看看杨夏天才放心,就算打电话发微信说再多也还是有很多心里的困惑,尤其是,这一切的原因。一个女人一连做出三件影响自己未来的重大决定,将自己的人生彻底调转了方向,究竟是为了什么?

关于这一切的原因,杨夏天并不是闭口不提,让人干着急,而是给出了模模糊糊但巧妙异常的回答。这让周围没有获得百分之百真实信息的人虽感惋惜但终归能理解并支持。比如,她没有告知单位的领导同事自己离婚的事,她向自己工作了5年之久的国有企业递了辞呈,说自己觉得职业天花板太低,希望出国深造。她提的突然但非常坚定,且彼时她已经获得了日本一所一流公立大学的经营学硕士研究生offer,领导同事面子上也只能祝福她早日学成归来。再比如,她向父母解释了离婚的缘由以及决定出国深造转换下心情,但没有告知父母自己已经辞职的事,而是说公司同意她深造并且愿意为她保留人事关系,代缴社保直至她学成回国继续为企业服务。而她的丈夫,不,前夫,余子明,对她即将出国的事却是一点儿也不知道的。

杨夏天似乎很擅长像这样阉割信息。根据她的目的和对信息接收方的了解,决定对方可以知道哪些或者应该知道哪些是对双方关系以及眼下的境况最有利的。她自己将其称之为说谎的能力。是的,她认为说谎和识别谎言一样,是一种能力,需要一点天赋也需要后天的练习。而这样的能力可以应用在家庭关系上,也可以是商业谈判上,现代人所谓“游刃有余”的应付日常十分必要的一种能力,杨夏天形容为“就像学英语一样”。

杨夏天在四月底打电话告诉了桃桃自己的所有决定以及大致的时间安排,说再有两个星期,自己就能进入完全自由的时间,想约她一起出游,并且称现在还是太忙碌而没有办法过多剖白自己解释太多自己的动机,过段时间大家好好聊聊。或许因为再善于剪辑信息人也需要真正的分享,又或许对于这个多年挚友而言隐瞒确实没有价值。总之,桃桃惊讶了一晚上还没能消化这些信息,无论微信上如何询问对方也是三件事只拖拖拉拉的回复一件事。她肯定自己也没准备好多聊,桃桃这样想着,但她能从电话中捕捉到杨夏天的的哭腔,以及极力想忍住时的停顿与深呼吸。所以,她也做出了决定,必须得去成都看看杨夏天,既能搞清楚事情始末,又能帮她计划一些出国前的需要准备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要支持杨夏天渡过这个即将翻天覆地的夏天。桃桃计划用五一假期连上自己的年假足足也有小半个月了,杨夏天说余子明已经搬走了,那她就可以住在杨夏天家,现在只需要请了假买了机票就能走。当然,还是得找个借口,桃桃想着,自然而然一点不伤害对方的自尊心当然最好,要是过于强调这些变故中的不幸也许杨夏天会拒绝她的陪伴吧。当然是又能说清楚是不幸还是幸运呢。那就说是为了庆祝杨夏天的三十岁生日吧,不管她为什么走到这一步,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就为她庆祝,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吧。

终于,列车到站了。站台的音乐很轻快,车门打开,乘客鱼贯而出。杨夏天迈步进入列车车厢,她转身站在门边望向车外,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一步呢?是谁让她走到了这一步呢?这一刻杨夏天就像瞄准了心中的箭靶射出一支利剑般下定了决心,关于复仇的决心。关于向一切把她推向如绝境深渊一般心境的人和事复仇的决心。列车向前驶去就像一则隐喻,载着心怀坚定仇恨的人一去不返。

目录
正文 | 共1章
举报章节:
第1章 杨夏天的夏天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