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3968字

九 重现

脚板下的枯黄的植物茎秆爆出‘啪嚓’的断裂声响,露天的楼梯毫无遮蔽的让阳光直射下来,已经入了秋的鄂江市太阳褪去了那份毒辣,温柔的扑洒在他的身上,张怀钦遥望着楼梯尽头的602房间,恍然生出种恍如隔世之感。

距离女下属张妮的死亡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包围案发现场的警戒线早被撤去,血迹和污渍都被洗去,又重新干净了起来

“我记得,你和我说过林曜出去前和你说的那句话。”裴昊明站在楼梯尽头的平台上“我觉得很奇怪,一个罪犯该嚣张到什么程度,对着警察袒露自己的身份?”

在和平年代,大多数人都会对警察产生一种畏惧的心理,这是一种后天的在社会环境下潜移默化产生的‘本能’。

没等张怀钦回答,裴昊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先下了结论,“也许他另有所图?”

“话说你就不能滥用下职权,把我带进你那个女下属尸体被发现的那间房吗?”裴昊明抱怨着捻起手中的钥匙,插进502的防盗门中。

“滥用职权这个词不是这样用的。”张怀钦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这种老家属房就有点不好,楼梯间狭小稍不注意就会在墙壁上蹭上一身的灰,“而且我已经被降职了,根本没有什么职权可言。”

“那个舒来呢?”‘咔嚓’一声,防盗门被拧开了锁,裴昊明推开门,这个房子有段时间没住人了,开门的瞬间掀起一大片灰尘,“你没有对他说林曜和你说的话,对吗?”

张怀钦屏住呼吸,挥手驱散飘起了的灰尘,目光落在裴昊明的背上。

“嘘——”裴昊明猛的回身抬起一根手指压在自己嘴唇前,制止了张怀钦接下来的话,“先让我来说,你也没有告诉局里,你谁都没说……一是觉得闹出持刀砍人饿事情,就算说了局里也不一定会信,二是不想把舒来牵扯进来。”

张怀钦眯起眼,他有时候会非常的讨厌裴昊明这种‘敏感性’。

“我想了很久,林曜对你说那句话的原因,表面看起来除了激怒你讨来一顿毒打,早早的暴露自身外,并没有什么好处。”裴昊明走进了房间,“然后我刚才突然想明白,你在被降职后是不是跟踪过林曜?”

张怀钦点头,“什么都没调查到,他表现的很正常,只是偶尔会表现出对女性内衣独特的‘狂热’。”

这个时候,张怀钦自己都开始怀疑,林曜是真的是幕后真凶,亦或是受人指使?

“那就对了,这也是塑造人设的一种。”

“人设?”

“一个看似变态的但却不那么具备攻击性的,内衣贼的人设。”

张怀钦皱眉,他说得前后没有一点联系,遮遮掩掩的摸不清要表达的主要意思。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塑造这种人设有利于你们警方放松警惕,从而在后期接近你说话的时候,不容易被抓到马脚。”

“你的意思是……”张怀钦回过味来了,“林曜是故意激怒我,让我去砍他?”

“说不定就是这样呢?”裴昊明在房间内走了一圈,步伐轻盈而又缓慢,仿佛是一只在巡逻自己领地的猫科动物般。

“我砍他,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也许……”裴昊明转过身,“你现在的境遇就是他想要看到的。”

“你把话说清楚。”张怀钦非常讨厌他这种说话说一半藏一半的表述方式。

“张警官,我们已经偏离案件很久了,我想,我们得做出一点努力了。”裴昊明看了过来,他背对着窗户,高耸的鼻梁犹如一把利剑勾勒出一大块阴影,将他的脸分割成两块,使得微笑这个表情都变得阴沉而又可怕起来,“我们来玩个游戏。”

张怀钦发现他周身的气质随着这句话的出口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或许是剥落了开朗浪荡的外壳真正的暴露出内里的真实性格。

“什么游戏?”

“重现案发现场。”

张怀钦愣了一瞬,随后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重现,怎么重现?”

“重现你也得给我个良好的环境吧。”裴昊明立马顺杆往上爬,眉头一挑,又变回了那个浪荡吊儿郎当的模样,手指指着空荡荡的房间,“你看你选的是什么房间,说是和602房型一样我就忍了,里面连个床都没有,让我怎么重现?”

“你到底干不干?”张怀钦已经习惯他这种跳跃式的话题转移,直切正题,“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好吧好吧。”裴昊明伸出双臂做出投降的动作,“先让我们做下提前的准备。”

他脱下外套,仿若变戏法般轻轻一抖,就从外套的夹缝中掉出一叠纸包,裴昊明不急不缓的打开纸包,那里包裹着一叠彩色打印的照片。

“感谢你家的彩色打印机。”裴昊明甩了甩手中的照片,一张一张的放在地上。

“这是床。”他将第一张照片放在窗户下的墙边,照片只有被血液沾湿的床铺一角。

“这是血迹。”他顺着第一张照片继续向后摆去,仿佛就像是一台正在工作的打印机,一点一点的重新将凶杀现场复印出来。

这些照片他早就见过,每每夜不能寐的时候就会从手机中翻出这些偷拍的现场照片,一张一张的比对找出线索,似乎这样才能让那颗因为愤怒在胸腔中跳动不停的心脏渐渐平复下来。

但他现在感受到了一种战栗,寒意从他的背后一点一点的蔓延延伸上来。

裴昊明那个变态竟然一比一的将现场给打印出来,伴随着一张一张照片的拼凑,那具惨烈的、背上布满伤口的尸体,再度的重现在他的面前。

那些红色的伤口因为打印的照片而失了真,被窗户中透露的一丝光线笼罩,反射着斑斓的光芒,妖异的仿佛要突破纸张从中冒出来。

“看一看,我拼的对不对?”裴昊明直起身,拍了拍手中撑着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

张怀钦张开嘴,却吐出了几声音节破碎的气音。

太像了,太像了,简直就和当时的案发现场一模一样。

“你怎么做到的?”张怀钦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颤抖,无论过去多久,他依然无法面对这个场面。

“不得不说602和502的装修还真是一模一样。”这种家属院的装修总是没有什么新意可言的,从分配下来的时候就都已经是装修好了的,裴昊明指着照片中和墙角接缝处处重叠的位置,“照着拼图就行了。”

“然后呢?”张怀钦清楚,他铺垫这么久,不可能只是拼图那么简单。

“和我说说案子的细节吧。”裴昊明站在由照片拼凑出的尸体前。

“当时门窗都锁死了,相当于构造出了一个密室环境。”张怀钦侧过头,躲开地面上的照片,“我们组内的兄弟绕着窗户和门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指纹,在楼梯边缘上也找到了高密度聚乙烯的碎片,这是一次性医用手套的常用材质,凶手应该是戴了手套。”

“手套的一部分?”裴昊明侧目,“凶手的手套破了?”

张怀钦点头,“抱着一名成年女性上6楼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凶手在五楼的楼梯栏杆上扶了一下,公安厅家属楼这边太久没修了,楼梯栏杆连接处总会裂开,凶手似乎扶到了裂口,刮了一下,但是很可惜只是刮破了手套,并没有刮破手指也就没出血,而且凶手后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仔细清理了裂口,只有缝隙几块小碎片卡的太深,不容易被看到才被漏掉了。”

“那真的太可惜了。”裴昊明转过身,继续观察眼前的照片“尸体肩膀上这块皮肤的颜色不太对劲。”

他挑出了其中一张照片,递给张怀钦。

“你看看,是照片打出来的误差,还是本来尸体这个地方颜色就不对?”

“是尸斑。”张怀钦看了一眼,“这一块的尸斑比较特别,经过法医后期比对分析,并不是生前留下的。”

“死后的磕碰?”裴昊明看向其他的照片,“只有这一块吗?怎么样的姿势搬运尸体会在肩膀上留下磕碰的痕迹?”

这也是当时张怀钦感到疑惑的地方,尸斑的部位出现的非常古怪,像这种搬运尸体的操作,按照正常逻辑,一般会磕在手臂或者是小腿一圈,出现在肩膀上,实在是匪夷所思。

裴昊明对着照片凝思了一阵,手掌在自己的肩膀上摸了一圈,蹲下又站起。

“这样不行。”他懊恼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转过身。

“让我们来做个实验。”裴昊明手掌一翻,冲着张怀钦勾了勾手指,“需要你的帮助。”

张怀钦跟着裴昊明走到了楼下,裴昊明摸着自己肩膀的位置问道,“张妮有多高?”

“1.68,体重在110斤左右。”

“你呢?”

张怀钦顿了顿,下一秒他就被人横抱了起来,耳旁扫过的风声伴随着失重的感觉让他瞬间晃神,但很快他厉声喝止道。

“你干什么?”

“不要动。”裴昊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健壮很多,抱起他这个成年男人后还能稳稳的立在原地,“我们得重现那天抛尸的场景。”

张怀钦克制着想要挣扎的欲望,身体却僵硬的几乎要板成一条直线。

“重现?”

“放轻松,不要那么紧张,只是角色扮演,我是凶手,而你是张妮。”

张怀钦整个人都愣住了,只觉得这句话听着十分荒谬,但裴昊明却满脸笃定的抱着他跨上了第一节台阶。

“楼梯上没有发现拖拽的痕迹,对吗?”

“没有。”张怀钦仰起头,这种捧抱的动作其实很尴尬,他目光巡视过蓝汪汪的天穹又晃了一圈到楼梯的栏杆上。

“我猜测凶手是把尸体横抱上去的,一来尸体胸前没有发现压迫的痕迹,所以不太可能是被凶手背在背后,以及公安厅家属楼这种地方,虽然谈不上多么繁华,但搬运这么大的一具尸体不可能让人毫无察觉,很有可能是这种像是男朋友横抱女朋友的动作了。”

似乎人们对于男女朋友之间在大庭广众下表现的亲昵动作抱有很大的宽容,往往只是报以善意的微微一笑,亦或是羞耻的扭开头。

张怀钦一直都没有想明白,经过法医解剖后鉴定,张妮是死亡时间是晚上7点,这个时间段根本称不上夜深人静,这周遭人来人往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凶手带着一句尸体上了6楼。

是了,男朋友横抱着昏睡的女朋友,多么浪漫,多么甜蜜。

“垂下手脚,想象你是具尸体。”裴昊明语调忽的放轻,语气柔和的就像是在哼着某种摇篮曲,“而我是那个凶手。”

张怀钦顺从的放松下身体,手臂垂了下来,裴昊明笑了起来,他喘了口气,这种重量的横抱着上楼梯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张怀钦已经能够感受到托住自己身体的手臂肌肉在细微的颤抖着。

裴昊明的视线扫过他的脸颊,脸上的笑容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就像是微风撩过湖面漾开一圈波纹,在他的脸上一层一层的漾开。

“真沉啊……”

张怀钦张开嘴正准备反驳,却凝滞住了。

裴昊明仿佛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虚晃着靠上一旁的栏杆,左手的手臂穿过他的腿窝狠狠的抓在一旁的栏杆上。

——咔嘶

修饰的栏杆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那节连接的断口处猛的向上挫起。

“嘶——”裴昊明发出一声痛呼,他摇晃着站直身体,左手从张怀钦的腿旁探出了几根手指,拇指被栏杆的裂口划出了一道白色的长口,没有出血只是浅浅的破了层皮。

那原本,原本应该戴着双白色的医疗手套的。

张怀钦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望向裴昊明。

宛若时光倒退般,凶案现场再一次的……被重现了。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九 重现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