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4548字

二十六 我喜欢你

“真可惜。”被遗忘在一旁的手机发出一阵嘈杂的电流声。

很多声音混在一起,手机被挂断的忙音,机械齿轮摩擦的咔咔声,窒息的抽气滋滋声。

林曜被吊了起来,他瞬间被拉到了天花板,后颈顶住了最高端。

脖子上分散的细线瞬间拉成一撮,他眼前控制拉升的绳子飞快的向上缩短,这中间快得不可思议。

林曜瞪大了眼,他的脖子被拉成不可思议的长度,‘咔哒’一声,那是骨头崩断的声音。

他死了。

叱咤一时,令鄂江公安彻夜难眠、上百个办案民警年底绩效扣分大项,无数年轻女子夜晚噩梦的凶手,就这么轻飘飘的……死了。

张怀钦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似乎进入了一种卡机模式,CPU过热导致他的大脑进入死机状态,直至身后的房门发出吭吭的声响,他才呆呆的转过头。

那房门没几声就被人从外撬开了,裴昊明站在门口,手里拿个铁铲,他先是和张怀钦对上视线,被他这个状态吓了一跳,不太确切的问了一句。

“你……还好吗?”

张怀钦点点头,又摇摇头。

“死了,凶手死了。”

裴昊明顿了顿,扫了眼张怀钦的背后,顿了顿,问道。

“我来晚了?”

伴随着他这句话的落地,滴呜滴呜的警车报警声也传了过来。

撬开房门后,张怀钦才发现这扇门接在一栋私人小别墅里,推开门就是别墅的客厅。

林曜尸体被抬出去,剩下线索的汇总就变得格外简单,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受害者的血液、毛发,遍地都是,随便一条都够形成清晰的证据链,可这一切在始作俑者、凶手的死亡后变得可悲又可笑。

“狡兔三窟啊,狡兔三窟。”裴昊明气喘吁吁的抱怨着,“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拖着警车跑了整个三头,结果人把你转移到另外一个地下室里了,我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影视剧里警察总是最后到达现场了,这地方也太他妈难找了。”

裴昊明絮絮叨叨的抱怨了好久这个位置的难找,他一路又是骑电动车又是跑的把警察引到这边,直到看到地面上带有血迹的捕兽夹和那个地下室暗门,警方才意识到不对。

张怀钦也发现他出来的地方并不是他一开始找到的那一个,虽然都在龟山上,但要真这么一点点去找,一时半会儿还真难找到。

“你怎么找到的?”张怀钦问道。

“你看这。”裴昊明反手一指别墅门前的松树,说来也是奇怪,在别墅前一眼望去,就这么一棵松树。

两人聊天都心照不宣的避开张怀钦被困这段时间的遭遇,可张怀钦自己也清楚。

林曜这么不清不楚的被吊死了,作为现场的唯一活人,还有伤人的前科在前,这个现场怎么看都是他一时情绪上头把人给勒死了,后期申辩问题也多多。

现实就是,这边张怀钦被送进医院给腿打好石膏后,就有警察上门,作为杀害林曜的嫌疑人张怀钦没被盘问几句就被洗清了嫌疑。

林曜被吊死的房间里装了摄像头,虽然是不录音的那种,但也足够了。

这个用来录制杀人视频以此来满足林曜古怪癖好的摄像头,此刻却成了张怀钦洗脱嫌疑的最好证据,多么讽刺。

一场声势浩大,耗尽张怀钦精力的案子就这么匆匆的结尾了,从医院中出来的时候,张怀钦都没能从那个恍惚劲中缓过来,一切似乎都在他从那个房间中走出来的时候罩上了一层纱罩,东西倒是都能看清是什么东西,可感觉却又不是那个感觉了。

“张副组长,我听说您官复原职了,恭喜恭喜。”一道带着浓浓烟火气息的油腻声穿透纱罩,唰的拉开这罩子,缓缓的流到他的面前。

张怀钦抬起头,就看到医院门口站着一道笔挺的、高出旁人一大截的身影,太显眼了,无论是他脸上谄媚油腻的笑容,还是手里提着的红汪汪包装的保健品,两步并作一步走到他的面前,将东西往他手里一塞,挤着眼问道。

“我这假释期你什么时候帮我问问?”

这句颇有股送钱求办事的场景让他一时怔然,那句话带着种特殊的魔力,拖拽着他的心脏终于落了地,将那些车水马龙的声音重新带回到他的面前。

“你有立功表现,局里那边会有综合考虑的,我到时候回去也会写个报告。”

“那就提前谢谢你了。”裴昊明伸出一只手,缓缓的揽住了张怀钦的肩膀,“要不要哭一下?”

张怀钦被他这句话逗笑了,“我有什么好哭的?”

“其实我觉得吧,你有时候容易情绪上头。”裴昊明拍拍他的肩,“比如这次就是,也幸亏这次我们动作快,说不定你就凉了……好像也凉不了。”

见他这样迂回的左右找话,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张怀钦开门见山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我以为你会动手。”裴昊明也不客气,从胸前口袋里抽出一根烟,递给他。

“我也以为我会。”张怀钦接过烟,冲裴昊明摇摇头让他收回打火机。

“所以是什么改变了你的想法?”裴昊明收回打火机,按开开关,火苗在烟头轻轻一燎,深吸一口气。

张怀钦往前走几步,拖着裴昊明走到医院门外的停车场里,咬着烟,嘴唇抿着烟柄动了动,视线飘远,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反手在口袋里掏了一下,拿出个东西向他抛了过去。

那东西还会反光,裴昊明伸手在空中抓了抓,抓到东西张开手放在面前,仔细看去,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抬起眼瞟向他。

“警徽?”

“这玩意还是林曜塞我口袋里的。”张怀钦咧开嘴,扯开脸,笑了笑。

“这玩得是什么套路?”裴昊明诧异,说出这句话后他又沉下头仔细思考一阵,眉头动了动,说道,“这是用来激起某种情绪?”

张怀钦看了他一眼,每个罪犯都有自己的作案习惯,带着浓浓的个人意味,林曜这种喜欢观察人类负面情绪变化的变态还真不多见,张怀钦自己也是经历过那几个房间才慢慢意会过来,可裴昊明却细想一阵就想到了。

“你在想什么?你怀疑我?”感觉到张怀钦的目光,裴昊明背都挺直了,“老大,我大学跟得杜若青学得就是犯罪心理分析。”

张怀钦想起了他那个所谓的‘入戏’,也不得不感叹他对罪犯心理了解的透彻。

“说对了。”张怀钦抬起手指,指了指警徽,“还真是为了挑起我的情绪。”

他一开始也不明白,直至被放到那个场景下,忽的就有点明白当时张妮做出这个选择的心情。

信念这种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就犹如一层黑纱遮住大脑,又像是夜间行车被来方车辆用远光灯晃了下眼,一时间的迷失方向,一时间的脑袋发热,驱使它违背求生本能去做出选择。

可它又不是情绪的冲动,至少到了选择的最后,张怀钦是不后悔的。

张妮就是如此。

“我看到这个东西一度怀疑人生,觉得我挺没用的。”张怀钦笑了笑,咬紧嘴里的烟柄。

“是挺没用的。”裴昊明点头应和,得到了张怀钦的一个白眼。

“那个时间我确实想得是勒死林曜算了。”张怀钦深深的叹了口气,“那时候是真的觉得,枪毙太便宜他。”

张怀钦笑了笑,眼睛里遍布血丝,浓浓的黑眼圈即便是不靠近看,也非常的明显。

裴昊明张了张嘴,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勒死也算便宜他了。”

张怀钦扭过头,无声的笑了笑,“是便宜他了。”

他呼了口气,侧过头。

“杜若青这人思想有时候虽然偏激一点嘴毒一点,但这个观点上我还是挺认同他的。”

“那可不是,他就是说话难听,但也算在理。”裴昊明拍他肩膀。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勒紧他脖子的感觉。”张怀钦抬起手掌,握紧又松开,“那种发泄愤怒、施暴的快感。”

每每一想起当时的场景,他就能够感觉一种战栗,一种激动,让他手脚发抖,无法自抑。

“那大概就是变态杀人犯们所真正追求的。”

裴昊明顿了顿,有些犹豫的问道。

“追求什么?”

“追求这种快感。”张怀钦沉下了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那你呢?”裴昊明定定的看着他,“你有迷恋上吗?”

“我想我已经给出了答案。”张怀钦视线落在他手中的警徽上,“我有那么不堪一击吗?”

“你松开了绳子。”裴昊明看着他。

“做我们这一行的,坏的事情看多了,容易迷失本心。”他弯了弯眼,扯出一抹浮于表面的虚伪的笑容,虚晃的目光晃过裴昊明的手心的那枚警徽,缓缓的凝住。

“十年啊,整整十年没能找到凶手,张妮死去的时候是多么的无助,林曜就这么在警察局的眼皮下激怒我,最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我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有怨恨过,也有怀疑过……”

“可最后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就觉得吧。”张怀钦接过裴昊明手中的警徽,握在了手里,“这东西,如果我们不来维护,谁来?”

裴昊明怔住了,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目光闪动,许久,他摇着头笑了起来,像是自嘲又像是某种释然。

“哟。”他叫了一声,“张警官这是要维护正义了?”

张怀钦跟着笑了起来。

“那可不是。”

两人就这么相视而笑,这一个多月来掩在头顶上的阴影似乎都消散了一些。

过往的冤屈似乎沉冤得雪,可张怀钦知道,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他得继续向前看,向前走,去拽出、抓住背后的那个人。

“对了,你什么时候到的?”张怀钦问道。

这样轻松的对话氛围中突然插入这句话,饶是裴昊明都愣了一会儿,发出啊的疑问句。

“你站在那个房门后有多久了?”张怀钦换了另一种询问句式。

原来在这里等着他,裴昊明差点没控制住翻个白眼。

“合着您还是不信任我。”裴昊明嘀咕起来,“也没多久,大概从林曜被吊起来您要做选择开始。”

“你怎么不出声?”张怀钦皱眉。

“这不是怕打扰您吗?”裴昊明耸了耸肩膀,“选择总会是一大难题。”

张怀钦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好吧好吧。”裴昊明最怕他这种不说话的模样,“其实是我在想怎么破开那道门,你会松手确实让我挺惊讶的。”

“还有别的人,不止林曜。”张怀钦没有理会他,目光遥遥落在一边,难掩忧愁。

“我知道,警察那边也知道。”裴昊明揽住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人拉到身边,“现阶段能找到林曜,这个主犯已经很棒了,你该休息一阵。”

张怀钦摇头,推开他的手臂。

“在房间里最后拨打张妮的号码来自于林曜,信号最终跟踪的源头也在林曜的出租屋中,那是个老小区,没有物业,摄像头早几年前就坏了。”

张怀钦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眉头紧锁。

“林曜又死了,死人是最能保密的,线索又断了。”

说到这里,张怀钦忧心忡忡。

“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放弃林曜。”

“这些都已经报备上去了,张大警官。”裴昊明手臂又搭上了他的肩膀,“机器人就算不休息连轴转,时间久了也会过热超载,你看你还跛着个腿,现阶段先放松一下,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张怀钦抬眼看向他,裴昊明指着他的眼睛非常夸张的叫了起来。

“你看你,眼睛里的红血丝都快成蜘蛛网了。”

张怀钦终于被逗笑,扯着嘴勾了勾,点点头。

他转过身,踉跄着走了几步,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张警官。”裴昊明叫了他的名字。

张怀钦回过头,眼皮耷拉这都快合上,表情恍惚,放松下来之后,那些被忽视的疲惫感犹如扑涌而来,没过了头顶。

“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给你吧。”

裴昊明拿着个东西抛了过来,张怀钦慢悠悠的伸出手,这已经是肌肉的反射,他脑中满满的红色警报都在催促着他赶快入睡。

他接下了东西,看清后又来了丝精神,裂开的手机屏幕昭示着手机原本的主人,张妮。

“这个不是交上去了吗,作为证据?”

“我们,包括局里的你那些同事都一致觉得,里面有个东西,你还是听一下好。”

裴昊明手指虚点了点他手中的手机,错身离开时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张怀钦按亮屏幕,这一天大喜大悲多了,连情绪变化都变成了一种奢侈品。

屏幕显示的是微信的聊天界面,而对话对象的备注打着三个字张怀钦,后面还跟着一颗爱心。

聊天的界面上最近的聊天记录上显示着一条没能发出的语音,时间还有点长有一分多钟。

张怀钦没有犹豫,他按了下去,一阵低低的笑声传来,那是张妮的声音。

“你干什么啊?”

“让我说几句话?说什么好?爸爸妈妈我好想你。”

“不是这个?……让我和张副组长说话?不不不,那太不好意思了。”

“表白?不不不……”

“……好吧好吧,张副组长,谢谢您这一年的栽培……嗯……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嗯……我出来实习能够遇到你,我挺幸运的……”

接下来的声音越来越小,小的近乎变成了气音。

“我喜欢你。”

目录
正文 | 共92章
一 假释犯 二 试探 三 图谋 四 噩梦 五 杜若青 六 公平吗? 七 谎言 八 舒来 九 重现 十 指纹 十一 目标 十二 三点 十三 捕兽夹 十四 陷阱 十五 录像带 十六 录像 十七 手机 十八 广播 十九 女人 二十 警徽 二十一 皮带 二十二 选择 二十三 对话 二十四 变故 二十五 差一点 二十六 我喜欢你 二十七 守护 二十八 按摩女 二十九 暗访 三十 谋杀 三十一 纹身 三十二 抓获 三十三 张老师 三十四 照片 三十五 张琦 三十六 蜡笔画 三十七 审讯 三十八 隐瞒 三十九 呼叫 四十 调查 四十一 回忆 四十二 线索 四十三 是不是 四十四 校徽 四十五 苏御 四十六 水渍 四十七 娃娃 四十八 有人 四十九 回来 五十 倒吊 五十一 疑团 五十二 谈话 五十三 游戏 五十四 醋 五十五 重现 五十六 起火 五十七 污渍 五十八 自述 五十九 审问 六十 名字 六十一 故意 六十二 隐瞒 六十三 符号 六十四 朱叔叔 六十五 死了 六十六 发泄 六十七 尸体 六十八 身份 六十九 车票 七十 行李箱 七十一 观点 七十二 怎么做? 七十三 裴舒曼 七十四 猜测 七十五 ‘熟人’ 七十六 想法 七十七 怀疑 七十八 前妻 七十九 摄像头 八十 舒来 八十一 死亡 八十二 凶器 八十三 真凶 八十四 询问 八十五 报应 八十六 消息 八十七 失踪 八十八 冲击 八十九 商标 九十 坟堆 九十一 崩离 九十二 结束
举报章节:
二十六 我喜欢你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