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3348字

第五章 血祭

带着不解和迷惑,陈海生紧跟在田五六的身后。

他注意到,覆盖在水域中的浓雾正在散去。而陈海生也适应了周围的暗黑环境,勉强能看到二十米方圆的轮廓,之所以还能看到东西,那是周围的岩壁上,有着一些不知是生物还是植物的东西,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一路走过,陈海生也发现,地下暗河竟然纵横交错,无数河流汇合又分岔,不知流向何方。石壁上还有着一个个洞穴,不知是挖掘的还是天然形成,看着就像蜂窝一样,密密麻麻,看得陈海生头皮隐隐都有些发麻。

随着浓雾的消散,众人也变得紧张,呼吸变得更加沉重。田五六停止了说话。倒是侯三从身上的老旧背包里里掏出了一把药丸,分给了众人,他低声说道:“大伙把药丸含嘴里,就是千万别咽下,化掉的药,随口水吐出去……”

歪虎第一个接过了侯三手里的药,塞进了嘴里不说话。

“一人多派几丸,到里面这样做,太浪费时间。”

田五六在一旁出意见。

“是介个(这个)道理……”旁边的徐有福出声附和着。陈海生已经发现,徐有福缺了两个大门牙,一说话就漏风。

陈海生嗅了嗅丸子,有一股浓浓的朱砂味,刺鼻得很。他不敢往嘴里塞,这玩意,弄不好就是就是朱砂团成的,把这玩意含在嘴里,怕不是得水银中毒啊?

“含着,可别咽下去了……”

田五六含糊说道,他嘴里已经塞着一颗,低声叮嘱着。

陈海生心中无奈,扭扭捏捏地将一颗黑乎乎的丹药往嘴里一放。味道并没有很怪,甚至还带着一缕松香的味道。

“跟额来!”

侯三给众人派完药之后,自己往嘴里塞了一颗之后,率先走在了最前面。

“拿着这个!”

陈海生身后是一个胖子,听田五六的介绍,此人叫姚峰。田五六介绍他的时候,也就只介绍了名字,大家都叫他姚师兄,他自称姚胖子。

陈海生低头一看,姚胖子给他塞了一把砍刀,刀锋寒芒闪烁,锋利得很。

“……用不着这个吧?”

陈海生心中一惊。

“有备无患。”姚胖子神经兮兮地说道:“这鬼地方,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看你没什么经验的样子,老山主第一次让你出来历练的吧?跟在我后面,我保护你!”

姚胖子抖了抖身上的肥肉。

陈海生一听,心里还真有点感动。但心里也暗暗心惊,这胖子心思可真细腻,一眼就看出他是个新人。只是有一点胖子不知道,他根本不知所谓的老山主是什么人。

陈海生赶紧接过刀,脚步放慢,与姚胖并行。他犹豫了好一阵,才低声问道:“我们去哪里?”

姚胖子还没说话,陈海生却是蓦然感觉一阵心悸,浑身一阵鸡皮疙瘩便涌了上来。

“快走!”

前面的田五六忽然发出一声低吼:“有东西!”或许是嘴里塞着药丸的一样,声音含糊不清,但他声音里所爆发出的惧意,却是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的。

喊出这么一句后,田五六忽然便从水中跳了起来,别看他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这动作简直窜天猴一样,蹭蹭两下,就溜到了岸边。

一群人反应也不慢。眨眼功夫,就全上岸。

陈海生目睹着姚胖子一声闷哼,快步如飞。这个几秒前还说保护他的胖子,三作两下就跑到了岸上去了。

“……”

陈海生顾不得吐糟,赶紧追了过去。

他的动作可没其他人灵活,反应也慢了一拍,踉踉跄跄往河岸跑着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脚踝一紧,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

“噗通!”

陈海生直直往前一倒,顷刻之间,便摔在了齐膝深的水中,吞了好几口冷水。

“怎么回事?”还没回过神,陈海生便吓得魂飞天外,一股蛮力扯着他的脚踝,一下子将他往深水区拖去!

“救……哇……呜呜……”陈海生张口呼救,然而一开口,就被灌入口中的河水呛住。

“快上来!”

田五六一众朝着陈海生大叫。

田五六更不愧是双花红棍出身,老当益壮。他反手便从歪虎手里夺过一把砍刀,朝着陈海生的方向冲了过去!

“呀哈!”

歪虎和姚胖子回过神,也冲向了水域,却被田五六一声暴喝喝止:“你们别过来!”

“嘶嘶……”

这时候,陈海生只觉得脚被用力一扯,整个人从水中飞了起来,紧接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水里钻出,扑向了水面上的陈海生。

黑暗中,陈海生看得不甚真切。这是一个人形的生物,却有着一条细长的尾巴,长达四五米。身上还长着鳞片,只是四肢直接,似乎还有着一层薄薄的膜翼,动作无比迅猛。

“果然是蝠猱!”

田五六惊怒地叫了起来,动作却是不慢,手中的砍刀脱手而出,朝着黑影飞了过去。

“啪!”

被田五六称之为蝠猱的东西,身上的翼膜与砍刀一撞,毫发无损。砍刀却打着转朝一旁飞去,险些劈中了水中的陈海生。

“吱吱!”

蝠猱落入水中,利爪一下子便勾住了陈海生的背包,嗖嗖几下,振动膜翼,朝对岸滑飞过去,几次落入水中,膜翼在水面一拍打,便再次滑翔。动作快如闪电。

陈海生惊骇若死。

从水里钻出的怪物,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长得像灵长类又有着蝙蝠一样翅膀的生物,在以往的人生中,根本从没听说,更没见过。

怕是会被这玩意给吃掉!

陈海生悚惧地想着。事情突然,陈海生脑子一片混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束手待毙,只是他一挣扎,蝠猱的一个抓住便勾住了他的肩膀。

这一瞬间,陈海生只感觉整个肩膀都被刺穿了。

然而陈海生的挣扎反而变得更激烈,反脚飞踹,拳头乱挥。只可惜姚胖子给他的那把砍刀,在落水的时候不知丢哪里去了,不然还能发挥点效果。

陈海生的反应并没有任何效果,不一会,蝠猱便带着陈海生过了暗河,跳到了石壁之上,往一个洞穴里钻去。

“陈师兄!”

田五六声音悲切,有如杜鹃啼血,在溶洞中回响不断。

“救我……”

岩穴里面,陈海生声音带着哭腔。他就是失了个足,掉到了地下暗河里而已啊,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变成怪物的食物?

喊出一声“救我”,陈海生便感觉自己的脑袋撞到什么东西之上,剧痛之下,顿时没了意识。

暗河河畔,田五六一种人已经越过了暗河,盯着石壁上那些阴森可怖的洞穴,脸色阴沉,迟迟没有说话。

好一会,田五六叹息了一声:“真是可惜了……才这么年轻。”

“是啊……可是想拿到东西,想大道长生,……总得有人牺牲……三十七家,哪一家人没流过血……”老秃子徐有福叹着气,脸上却变得有些轻松了。

“可是老陈家,已经流的血够多了……用这种手段坑老山主的后人,真的好吗?”

歪虎喘着粗气,眼珠子红彤彤的。

“不然流你老赵家的血?”

田五六脸上的哀容不见,声音也变得阴恻恻起来:“大家都知道,每次来这里,都要血祭。只是谁家的人要被拉去祭天,这是算不准的事。既然老山主的后人被选中,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田师兄说的对……”侯三阴笑着说道:“老山主是大掌灯,为大伙牺牲多点谋福利,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歪虎顿时沉默,其他人则低声赞同着田五六的说法。

“走,我们得赶紧走……错过了时间,到时候……你们谁被拉去祭了天,可怨不得我没开口提醒了……”田五六冷笑起来。

众人心头悚然,忙不迭地连连点头。

“是哪一个洞口?”

歪虎看着岩壁上的洞口,深吸一口气问道。

“跟我来!”

田五六挥了挥手,笑眯眯说道。

……

“哐哐哐……哐哐哐……”

迷糊之间,陈海生觉得周围的一切嘈杂得很,脑袋昏沉发胀,全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在痛。

“我是在哪……”

这一个念头才想起,他整个人一激灵,顿时苏醒了过来。

“咳咳……”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诡异的腐臭味道,令人十分难受。然而陈海生却无法顾及这一切,因为此刻的他,正倒挂起来,脑袋向下。

周围有着幽幽的绿光,虽然黯淡,但还是能够让陈海生打量得了周围的环境。

想起了自己的遭遇之后,陈海生不敢动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周围。

在他周身,一大堆黑乎乎的东西在倒挂着,看样子,似乎都是人。

“难道田大爷他们也被抓来这里了?!”

陈海生心头一紧。

但很快他就发现,周围悬挂的的确是人……但是!

这都是尸体!

“我草!”

陈海生看到,那都是一具具干瘪的尸体,有些头发还老长,一直垂落到地面去,整个场景,说不出的恐怖。

甚至距离陈海生最近的一具,陈海生看得更为清晰,干尸与陈海生不到一米的距离,静止悬挂着,一张干巴巴的脸皮,贴在骨头上,眼眶里的眼珠不知哪里去了,两个空洞的眼眶,仿佛在盯着陈海生打量一般。

陈海生险些被吓得惨叫。还好他意识清醒,一手捂住了嘴巴,没让自己真的发出了声音。

“这……这他娘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海生脑子发懵着。他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不然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目光向上,陈海生发现,自己和其他的干尸,竟然被倒挂在一棵树上。

不,这不是真的树木,而是一颗青铜树,类似陈海生在三星堆博物馆里看到的那种青铜树,但花纹造型,却截然不同,花纹更精美,枝干更为高大。

而这时候,陈海生更是发现,脚踝被捆缚的地方,似乎有针刺扎在他的皮肉之中。似乎这棵青铜树,在吸取着他的血液,充当着养分。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五章 血祭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