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违则葬无坑

因为那里的特殊性,张秀郎还真以为是快风水宝地,这才给了田刚那1111块的大红包。

老头子转过身,重新坐回到炕边,他佝偻着腰,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迟暮老人,但刚才那犀利的眼神,却好比三四十岁的壮年。

“老爷子,那我该怎么办?能支个招吗?不满您说,最近这段时间,我头疼的厉害,去医院检查也没结果,可我感觉得到我走路都冒虚汗!”张秀郎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着急的说道。

老头子优哉悠哉的侧过脑袋,笑着说道:“急什么?今晚你哪儿也别去,就待在我这里!”

待在这里?张秀郎四处打量了一圈,这个地方到处是灰尘,这老爷子很明显不是住这里的,这里似乎笼罩着一股阴森。

“我狗场的狗没人照看,我明儿在来找您吧…”

留下一句话,张秀郎转身就要往门外走,这大晚上的,在这里瘆得慌,明天白天来,不是更好一点么?

“给我站那儿…兔崽子,你想去送死吗?”老头子大声呵斥了一句。

张秀郎刚迈出去的脚一顿,又缩了回来,前几天他的确是不怕死,好吃好喝,也潇洒够了,可现在找到了这三生斋,他又有了活下去的欲望,好死不如赖活着。

“像,太像了了…跟你老子一个德性儿,怂!”老头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满脸的嫌弃。

张秀郎猛地抬头看向老头子,紧张的问道:“您…认识我爸?”

“你爸姓什么?”老头子把玩着烟枪,淡淡的问了一句。

“李…”

“我也姓李,叫李三斗,熟人都叫我三爷,你爸是个孤儿,我收养了他,随我姓,叫李二。”老头子神色平静, 不悲不喜的说道,这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

张秀郎一脸的不敢置信,他现在更是感觉这老头脑子有病,有些不满的问道:“满嘴屁话,老子没心情陪你玩…”

说完,张秀郎转身就又要走,心想这老头说不定就是邻村的人,母亲走了的事儿,还有老爸的信息,想必也是从村子里打听过去的。

刚继续往出走,李三斗从椅子上腾地站了起来,厉声喝道:“你爹托我给你带句话,娶死不娶生,违则葬无坑”

“你还要忽悠我到什么时候?我爹早就被枪崩了…”张秀郎没有回头,冷冷的说了一句,这老头儿还把他死去的爹拿出来说事儿,他是真的生气了。

“被崩的不是你爹,是替死鬼!”

但张秀郎并没有听老头的胡言乱语,走到商店门口,准备伸手开门,忽然,商店的灯光一阵闪烁,后面响起许多诡异的猫叫声。

张秀郎心里一急,用力拉门,却没拉不开,他不甘心的又拉了好几遍,可外面好像被锁起来似的,大门纹丝未动,一道道阴风从窗户吹了进来,张秀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老子让你留在这儿过夜,你听就是了…进来!”三爷的声音在后面传来,张秀朗无奈,只好妥协。

回到这李三斗的屋子里,满头冷汗的张秀郎,点燃一阵烟放松神经,给老头儿也递了一支,不过老头没接,点起了烟枪里面的烟叶子。

抽了几口烟,张秀郎也镇定了不少,吐着烟圈,淡淡的问道:“你说我老爹是被替死的?那他现在在哪儿?”

“你爹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啊…”三爷吐了一口浓烟,惆怅的说道。

“那…”

“行了,睡觉!”

张秀郎本来还想问的,但三爷似乎不想说太多,将烟枪在鞋底磕巴了两下,放在一边后就躺在凉椅上睡觉了。

张秀郎看了一眼床上的几只黑猫,那几只猫蜷缩在一起睡觉,好像感受到有人在看它们,这几只黑猫抬头盯向张秀郎…

三爷很快就开始打呼噜了,张秀郎不敢乱跑,又没地方睡觉,干脆找了一个靠墙的地方,席地而坐,一直到后半夜,困得实在不行,睡着了。

第二天,张秀郎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他的手,下意识一胳膊甩了过去,猫叫声响起,直接把他给吓得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盯着被自己拍走的黑猫,张秀郎抹了一把冷汗,这些猫实在太诡异了,尤其是眼神。

“呦,醒啦!”三爷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手里拿着烟枪含在嘴里。

“一点儿也不好!”张秀郎抹了把眼屎,打了个哈气,扭动着胳膊站了起来,这地板又冷又硬,做了一晚上,屁股又冻又麻。

三爷面无表情,起身在炕边上拎起了一只破布包背在了肩上,说了一句,“走吧,带我去你们村后山看看!”

一听说老头要去后山,张秀郎来了精神,如果老母亲的葬地不好的话,说不定这三爷还能重新看个地儿。

一起走出屋子,张秀郎发现商店的大门又是大开着的,他有些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在做梦,又跟就没出去开过门。

走到外面,张秀郎这才看清三爷的面貌,这老头留着缕山羊胡,个子不高,长长的眼睛里眼白布满血丝,鹰钩鼻子蛤蟆嘴,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样子。

昨晚看他还像一个小老头一般,这一出门就换了另一个样子,虽然长得凶了点,不过张秀郎的直觉告诉他,这三爷不会害他,不然也不会给自己留纸条,又保了自己一晚上,

三爷好像知道张秀郎的家在哪儿一般,抄了一条小路向村子走去,走起路来也是一阵虎虎生风,张秀郎都差点跟不上。

一路上,三爷脸色阴郁,目露凶光,就和他自己死了妈一样,张秀郎也不敢说话,大步的跟在三爷后面。

差不多二十分钟的路程,二人来到了后山的荒地,三爷一眼就看到了旁边还没清理干净树叶。

“这地儿是谁看的?”三爷转头看向张秀郎,那一脸的凶光吓得张秀郎一哆嗦,这比那混过社会的六子狠上百倍都不止。

张秀郎将田刚看坟的事说了出来,三爷越听越火,最后双眼一眯,一股杀意浮现了出来。

“三爷…您…您咋了这是?”张秀郎完全不明白,这三爷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死了妈呢。

“你知道我是在哪儿捡到你爹的吗?”三爷仰头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知道…”张秀郎有些发懵,这不是废话么?他爹在哪儿被捡到的,说不定他爹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可能知道。

“五十年前,三爷我刚出师办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一个女人葬在了这里,也因为那次,老子差点送了性命!”提起这事儿,三爷惆怅不已。

“这事儿,和我老爹有什么关系吗?”张秀郎忍不住开口插了一句,刚才三爷还问自己只知不知道是在哪里捡到他爹的,这下面又说起了葬人的事。

目录
请神容易送神难 | 共70章
第一章 祖业 第二章 变故 第三章 铜把手 第四章 棺 第五章 破烂大王 第六章 张夫 第七章 偷狗 第八章 鬼敲门 第九章 命 第十章 闹黄灾 第十一章 你看我像不像个人 第十二章 白事先生 第十三章 保家仙 第十四章 仙缘 第十五章 没脸子 第十六章 骆驼馅饺子 第十七章 张母出事 第十八章 散财 第十九章 叫不醒 第二十章 恶化 第二十一章 有人来接妈了 第二十二章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第二十三章 拘胎光 第二十四章 虽醒却失智 第二十五章 疯癫 第二十六章 无毛犬 第二十七章 怪了 第二十八章 活狗宝 第二十九章 性情大变 第三十章 钓鱼 第三十一章 刀子嘴豆腐心 第三十二章 拦路人 第三十三章 出院 第三十四章 王八犊子 第三十五章 有个好儿子 三十六章 梦游 第三十七章 鬼遮眼 第三十八章 雪中送炭 第三十九章 抓野鸡 第四十章 坟地里的大餐 第四十一章 药酒 第四十二章 借酒消愁愁更愁 第四十三章 又闹黄灾 第四十四章 催债 第四十五章 偷鸡贼 第四十六章 后遗症 第四十七章 赶集 第四十八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第四十九章 晴天霹雳 第五十章 下葬 第五十一章 我想明白了 第五十二章 请仙不应 第五十三章 老友 第五十四章 怪病 第五十五章 三生斋 第五十六章 后山 第五十七章 违则葬无坑 第五十八章 混蛋老爹 第五十九章 三请 第六十章 四十九日 第六十一章 寿宴 第六十二章 前妻 第六十三章 老胡的惨叫 第六十四章 清明时节泪纷纷 第六十五章 狗就是命 第六十六章 李三斗登门 第六十七章 黄鼠狼哭了 第六十八章 艾玛,老弟! 第六十九章 朝天辫 第七十章 你瞅啥?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五十七章 违则葬无坑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