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花柳病

何人理微微一愣,这张秀郎怎么看也不像有钱的人啊?还离世界首富不远了?吹牛也不是这样吹的吧?

不过节省了一个大红包,何人理自然不会介意,收起红包,笑眯眯的说道:“我也知道兰兰人好,你放心,我会好好对她的!”

张秀郎点点头,又继续说道:“兰兰做得饭菜也好吃,衣服洗得很干净,她不喜欢吃太辣的东西,喜欢吃酸菜!”

何人理的笑容逐渐消失了,不仅是他,就连何人理的亲戚都带着一丝诧异,这张秀郎对刘兰兰了解的是不是太多了?这关系,耐人寻味啊!

刘兰兰提着婚纱从屋子里,一脸冰冷的走了出来,把张秀郎拽到了一旁,质问道:“张秀郎,你什么意思?你这样说话让别人怎么想?”

张秀郎开怀一笑,用极为认真的语气说道:“兰兰,我这是在祝福你们,我必须让他们知道你的好,真心替你感到高兴啊!”

“如果你真为我着想,就不要乱说话了好吗?”刘兰兰狠狠的瞪着张秀郎说道,张秀郎咧嘴笑了笑,走到了一旁。

在屋门口,一张长长红地毯上,主持婚礼的司仪开始了长片大论,张秀郎脸上一直都挂着灿烂的笑容。

“小何这孩子,从小就乖巧听话,现在终于成家立业了,和这刘兰兰倒也挺般配!”

“切,我还认为这刘兰兰配不上咱村儿的小何呢!”

“嘘,小点声,别被刘家的人给听到了!”

几名何家的妇女在一边碎碎叨叨,张秀郎转过头瞥了一眼,那是几名大约四五十岁的老妇女,他们似乎对刘兰兰有些不满,感觉配不上村里的大老板。

一名妇女似乎感觉有些冷,打了个寒颤,往前面人群靠了靠,一名全身漆黑的小孩子对着张秀郎诡异的笑着。

张秀郎揉了揉眼睛,那里空无一人,好像是出现幻觉了,可那附近的几名妇女,却陆陆续续的打了一个寒颤。

几名妇女疑惑了看了看四周,好像也没吹风,这咋就心血来潮似的打了个寒颤咧?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随着司仪的生意,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摄影师赶紧拍照,将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的一刻记录下来!”何人理的父亲赶忙对请来的年轻摄影师说道。

摄影师脖子上挂着一台单反,他正准备开始摄影,何父突然啊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朝围观的群众说道:“抱歉大家伙儿,今天这日子,黄历上写着,属龙的人结婚,这属鸡的,属羊的,属狗的,都要回避一下!”

“麻烦大家配合一下,回头咱给发红包,哈哈…”何人理的父亲立即打着哈哈说道。

一听说有红包,那些村民们立即往外跑,管他什么生肖,有钱拿才是王道,到时候随便说自己是属狗,属羊的,他们也不知道不是?

出去了一小半部分的人,刘兰兰知道张秀郎是属羊的,她张了张口,可还是没说话,怕待会儿张秀郎又瞎胡闹。

“ 就在何人理拉着刘兰兰的手准备带戒指的时候,张秀郎发现一个黑色的小娃娃蹦蹦跳跳的钻进了刘兰兰的婚纱底下。

“等下…”

张秀郎大喊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到了刘兰兰身边,众人一脸的诧异,人家这马上都要戴戒指了,你这个时候跑来插一脚干啥?

“张秀郎,你到底想干嘛?”刘兰兰愤怒的盯着张秀郎,她现在很后悔给这张秀郎发请柬了。

张秀郎把旁边主持人的话筒抢过来,“刚才有个黑色的小娃子钻到刘兰兰裙子底下了,不信你们看!”

说完,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眼神当中,张秀郎把刘兰兰的婚纱给掀了起来,但是,下面除了一双修长的美腿穿了条红色小裤衩,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小孩。

刘兰兰一时也呆住了,感受到腿上的凉意,才反应过来,惊呼着把婚纱按了下去。

“奇怪,刚才我明明看见了,去哪儿了?”张秀郎不解的嘀咕道,伸手想在去掀一次,但被何人理给抓住了手腕。

抬头一看,何人理面露凶光,这节奏是要打人,二话不说,一把甩开何人理的手就往外跑。

何人理心中怒火焚烧,这结个婚,新娘的都被掀裙子了,是个男人都感觉脸上挂不住,他跟着追了上去,可没跑两步裤子松了,何人理摔在地上,牙齿都摔断了几颗。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他那掉落了裤子的腿上,在那大腿上,全是一些红点,还有不少的脓包,就像是得了花柳病一般。

这一幕让不少刘家的人惊呼,就连何家亲戚也是一阵皱眉,刘兰兰气得转身进了屋子里面。

“抓住他,给我打,往死里打,出了事儿我担着!”何人理的父亲气得翻起了白眼,差点没晕过去,儿子老大不小,好不容找了个媳妇儿,这都在结婚了,被人给搅黄了,心里能不气吗?

刘兰兰的父亲也是黑着脸,朝门口吼道:“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张秀郎刚跑到门口,就被何家的亲戚还有刘家村子里的一些年轻人给堵住了,二话不说就是一阵暴打。

“你们好大的胆子,朕要诛你们九族…”张秀郎大声咆哮道,但很快就被踹的倒在了地上,这些年轻人下手也不轻,反正出事儿有人担着,

坚持了一会儿,张秀郎视线有些模糊,脑子里如同浆糊一般,一阵天旋地转,眼皮渐渐合上,失去了意识。

“喵…”

一道猫叫声响起,张秀郎恢复了意识,他感觉胸口发闷,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一般,鬼压床?张秀郎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身上躺着一只黑色的猫。

他刚想坐起来,全身骨头就像是散架了一般,视线也有些模糊,余光看到了自己的脸,好像是肿胀起来的。

“嘶…发生什么事了?这里是哪里?”张秀郎喃喃自语,他晃了晃脑袋,头痛欲裂,嘴里还甩出了一滴血。

坐起来看了一眼这屋子,屋子里搭着凉椅,还有一张八仙桌,桌子四周是四条长凳子,凳子上全是灰尘,这里…是三生超市。

目录
请神容易送神难 | 共77章
第一章 祖业 第二章 变故 第三章 铜把手 第四章 棺 第五章 破烂大王 第六章 张夫 第七章 偷狗 第八章 鬼敲门 第九章 命 第十章 闹黄灾 第十一章 你看我像不像个人 第十二章 白事先生 第十三章 保家仙 第十四章 仙缘 第十五章 没脸子 第十六章 骆驼馅饺子 第十七章 张母出事 第十八章 散财 第十九章 叫不醒 第二十章 恶化 第二十一章 有人来接妈了 第二十二章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第二十三章 拘胎光 第二十四章 虽醒却失智 第二十五章 疯癫 第二十六章 无毛犬 第二十七章 怪了 第二十八章 活狗宝 第二十九章 性情大变 第三十章 钓鱼 第三十一章 刀子嘴豆腐心 第三十二章 拦路人 第三十三章 出院 第三十四章 王八犊子 第三十五章 有个好儿子 三十六章 梦游 第三十七章 鬼遮眼 第三十八章 雪中送炭 第三十九章 抓野鸡 第四十章 坟地里的大餐 第四十一章 药酒 第四十二章 借酒消愁愁更愁 第四十三章 又闹黄灾 第四十四章 催债 第四十五章 偷鸡贼 第四十六章 后遗症 第四十七章 赶集 第四十八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第四十九章 晴天霹雳 第五十章 下葬 第五十一章 我想明白了 第五十二章 请仙不应 第五十三章 老友 第五十四章 怪病 第五十五章 三生斋 第五十六章 后山 第五十七章 违则葬无坑 第五十八章 混蛋老爹 第五十九章 三请 第六十章 四十九日 第六十一章 寿宴 第六十二章 前妻 第六十三章 老胡的惨叫 第六十四章 清明时节泪纷纷 第六十五章 狗就是命 第六十六章 李三斗登门 第六十七章 黄鼠狼哭了 第六十八章 艾玛,老弟! 第六十九章 朝天辫 第七十章 你瞅啥? 第七十一章 买帐篷 第七十二章 自认倒霉 第七十三章 接风 第七十四章 小黑蛇和大刺猬 第七十五章 老太监 第七十六章 前妻结婚了 第七十七章 花柳病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七十七章 花柳病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