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管教

齐恕对高邑还是比较放心的。

等他们回了城里,便兵分两路。

一路回了王府,另一路则直奔着城西去了,不知道又去谋划些什么。

崔禧对着高邑那比自己脑袋还要大三分的拳头没敢多问,一路默默低着头往王府里走。

其实要说在这三个人里面,除了那个杨平远看起来傻兮兮没头没脑的,另外两个都可精。齐恕就不用说了,成天阴沉着一张脸,满肚子算计。眼前这个高邑同样也是狠角色。

崔禧自认自己看人看得准,这个高邑虽然人高马大,但是脑子也半点也没少长,目光里就透着精明,明明不到三十的年纪,说话做事总透着一股老辣。这种人不管是土匪还是枭雄都不是她这个小丫头片子能惹得起的。

因此她一路都小心翼翼躲开着高邑走。那人也不在意,察觉到了以后便扭头嘿嘿笑一嗓子,脚步仍是不停,大步流星地走在前头。

很快,王府说到便也到了。

崔禧辞别高邑,一回到自己的院子,远远地就看见瑶枝在房门口等她。主仆二人一见面,两眼都滂沱着泪,“小姐!”

瑶枝在那边仍旧是心有余悸,“小姐......小姐,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没事。”崔禧赶忙把她扶好了,抬手抹去她眼角还没流出来的泪,“别哭别哭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什么事也没有。就是出去逛了一回,别哭了哈。”

瑶枝这才用帕子沾了沾眼角,“小姐,你不知道。你走的时候,院里的人都传开了,都说是王爷要把你交你那帮老氏族手里呢!”

“什么族?”崔禧脸上微微露出些疑惑,随即又恍然大悟,“别听他们瞎说。王爷他不但不敢把我交出去,还得好生伺候着我们呢!”

瑶枝盯着她脸上那抹得意心里有些不解,“怎么说?”

“嘿嘿,这你就不用管啦!”崔禧洋洋得意,对自己的计划有着十成的把握。

倒是瑶枝这个胆子小的,盯着她那张脸看了很久,自己先敲了退堂鼓,“小姐,上次逃跑的事情王爷还没罚我们呢。您可千万别又惹什么乱子出来。”

“哎呀呀,怎么可能。”崔禧自以为刚刚拿到一个好的把柄,正意气勃发,这死丫头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着实晦气。

再往后两天,也不知道是崔禧偷懒还是齐恕计较。

怎么齐恕总觉得崔禧不再似之前那般听话,每天都要等到日上三竿才打着哈欠过来,然后就跟遭了鸡瘟的小鸡仔似的闷着脑袋站在一旁,懒懒散散的样子。连研出来的墨都没有一笔能用的。

知道的说崔禧现在在书房做杂役,不知道的还以为齐恕是崔禧代写课业的书童呢。

只是还没等他主动去找崔禧的麻烦,崔禧那个麻烦精自己就闹腾了起来。

事情还得从这天正午时候讲起。

崔禧这个名不副实的杂役终于得到了来自上头的吩咐,齐恕吩咐她去买宣纸。

这事听起来倒不难,不过是跑个腿儿而已。问题是齐恕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可能不知道买东西得花钱,明明叫她去买东西,可一分钱也没给她。

崔禧也是走到了大门才记起来自己身上可是分文没有的。于是她只好又折回去,自己去账房领钱。

账房不难找,齐恕家的格局布置跟她以前的老家区别不大。

只是路上碰到的人实在叫人糟心。不是别的,正是那位五大三粗的张嬷嬷。

真不知道这个老家伙是不是有意跟踪她,整日里冤魂不散,到哪里都碰的着。

前两天两人碰了面,崔禧对她没少冷嘲热讽地挖苦,偏偏这大婶脾气直,心肠也直来直去,脑子压根儿不会拐弯,根本听不出崔禧是在骂她,仍旧笑呵呵的模样,着实招人烦。

不过崔禧可不觉得这人傻。这是精明呀,如此一来,崔禧要是再记着瑶枝那一耳光的仇倒显得她小气了。

崔禧越想越觉得气,现下见了她也没好气,只装做没看见一般继续往账房去。

张嬷嬷却紧随其后,笑眯眯地跟上来,“那个,崔禧姑娘?”

“崔禧姑娘!”

张嬷嬷大步流星,呼哧呼哧喘着气赶到崔禧身前,“那个,马上就要入秋了,要不要跟账房的孙老头说一声,让他给你置办点冬衣什么的。”

崔禧理也不理。

张嬷嬷略微尴尬地笑了笑,又说,“底下那帮丫头以前没跟我说,我也没提前给备下被褥衣料。哎,要不,就今天下午吧,我带你去找富年衣铺的刘裁缝量一量。”说完了把崔禧上下一打量说道,“我看看,你大概该要几尺的布料。”

“哎呀,不用你管!”崔禧不耐烦起来,“你为什么总缠着我不放呢?”

张嬷嬷干笑一声,满含歉意,“那个,我当初不知道你是御史大夫的女儿,还以为......”

果然又是这句说辞,这个马屁精,势利眼。崔禧懒得多说,抬步进了账房。

账房的掌事叫孙福安。

年龄看着也不小了,胡子和头发大片大片地变成了银色,身材瞧着清癯瘦削,整张脸最突出的地方就是那双大的不合比例的眼睛,狡猾又奸诈。

“你好,老先生。”崔禧恭敬地跑上前,“王爷叫我买宣纸去。”

“条子呢?”孙管事眼皮也不抬,伸出一只手作索要状。

“什么条子?”崔禧不解其意。

张嬷嬷解释说,“哎呀,就是纸条子。老孙头,她不是这里的下人,不用计较这些。”

孙管事点点头,却捻着胡子说道,“这事儿可由不得我。都是规矩,凡是来账房提钱的,哪一个不是带着条子来呢?如果可以不用凭着条子当据条,那岂不是谁都能凭一张口就把库里的银子取走了?”

张嬷嬷不乐意了,看了看崔禧,又看了眼孙管事,蹙眉说道,“不是,怎么回事老孙头,我的话还不好使了?不就是一张条子,回头再补给你哈。”

孙管事恨铁不成钢地叹声气,“你别管,我这是在教这个丫头片子呢!”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22章 管教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