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二十多年的悬案

我刚出生的那一天,我爹就死了,生老病死本事世间常态,可我爹的死,成了当地二十多年来最大的悬案。

准确的说,是二十一年前。

他的躯体不翼而飞,唯独这脑袋被缝制在了一具拼凑的尸体上。

我娘是第一个发现的人,根据她的记忆,因为我的出生,我爹当晚开心,一个人在家喝了不少酒,醉倒之后便上床入睡,我娘第二天起早准备给我喂奶的时候,家养的大黄狗在外面一直叫个不停。

我娘以为是闹了贼人,十分紧张的抱起我,一边喊着我老爹,一边朝外走去。

那个年代的女人可没有现在娇生惯养,我记得我二婶刚生完孩子,第二天便下地干活。

刚走出去,我娘就看见我爹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面朝大门一言不发的盘腿坐在地上,大黄狗满脸凶狠的对着我爹吼叫,若不是被绳子拴住,怕它会直接扑到我爹的身上。

我娘好奇的喊了两句,没有任何答应,便走上前,伸出手拍了拍我爹的肩膀。

这一拍,给我娘吓得是一魂出窍,二魂升天。

我爹直接倒在地上,身体僵硬,双腿还是盘着的,特别是那瞪大的双眼。

我娘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上前走了两步,只看见从我爹的肚子里,内脏肠子什么的尽数流出。

显然,我爹已经死了,随后我娘立刻报警,警察来了一检查,得到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结论。

我娘看见的尸体,除了脑袋是我爹的,身体以及四肢都是另一个女人的!在脖子上有一圈很明显暗红色的线,显然是后缝上去的!

因为这件事情,我娘被吓的神经有些问题,只要一提到我爹,她立刻会变得有些神经失常。

我曾想象过我娘那天早上的场景,抱着刚出生的我,看到我爹坐在地上,上前拍了一下,我爹到底,内脏流的满地都是。

这个场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村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引起了高度重视,据村里人回忆,那一段时间警察就好像在村子里扎了根,成立了特别调查组,专门处理我爹的案子。

砍头,分尸,缝制尸体,不管是哪一道工序,从尸体上必然会流出大量的鲜血。

可除了我家门口那一滩血迹之外,翻遍整个村子方圆几里,别说是鲜血了,就连我爹的尸体和那女尸的脑袋都没有发现。

算上我爹和那具不知是谁的女性尸体,两条人命。

所有人都知道,这案子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而那缝制尸体的线,也成了唯一的突破口。

听说那线之所以成暗红色,是浸泡过了黑狗血,缝制的手法,也十分的熟练。

为了这事,我们村有名的张裁缝,还蹲了三个月的看守所,只不过最后查出确实和他没有关系,这才给放了出来。

整整半年时间,案子没有丝毫的进展,而这案子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悬案。

直到我十八岁刚考上大学那一年,村里来了一个醉鬼老汉,将这尘封已久的往事再次翻出,才让我了解到了这一件事情背后所隐藏的一切。

没人知道醉鬼老汉到底是谁,当他醉醺醺的出现在我家,和我娘吵着要酒的时候,我将他当成了疯子,拿起扫帚差点就给他赶了出去。

这时候他抢急忙慌的问我是不是李初九,我说是,他竟然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破旧的黑白照片,我瞄了一眼,照片上竟然是我爹年轻的时候,而他的怀中还搂着一个女人!

我还没有来得及细看,我娘突然冲上前,一把抢过照片,不由分说就撕了个粉碎,最后还丢到了火盆里。

我娘看着照片上燃起的火焰,不停的拍手叫好。

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醉鬼老汉:“你是谁?”

醉鬼老汉直接无视我的问话,问我讨酒喝,并且告诉我,如果给他酒,他会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关于我那未曾见过一面的爹。

我左思右想,先将我娘送回了房里睡下,让那醉鬼老汉等着,自己出去打酒。

毕竟家中我又不喝酒,我娘更不喝,谁知道等我回来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我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我提着酒壶刚走进院子,我娘双手握着一把水果刀,水果刀上,她的双手和脸上,满是鲜血。

这鲜血不是醉鬼老汉的,是一名穿着西装男子的,他躺在地上,全身抽搐,身上早已被鲜血染红。

我娘杀人了?!这人是谁?!

现场唯一目睹一切的人,是那醉鬼老汉和我家中的那一条大黄狗。

大黄狗不会说话,醉鬼老汉已经入睡,可我娘手中的刀确实是凶器,上面只有我娘的指纹和那死者的鲜血。

警察来了之后带走了我娘,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她,当天晚上,警察再次来我家,告诉我,我娘突然暴毙,让我找时间去领尸体回来。

面对这接二连三的打击,我感觉自己的魂丢了。

我呆坐在院子里看着空荡荡的一切,我从小没了爹,我娘的精神虽然有时候有问题,可从小她对我的关怀那是无微不至,如果没有我娘,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我。

可是现在她不仅仅杀了人,她还突然暴毙?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脑袋感到生痛,而那个醉鬼老汉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我的身边,将他的酒壶递给了我。

那也是我第一次喝酒,喝的很醉,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爹娘站在一起,微笑的对我摆着手,我拼命去追,可怎么也到不了他们的面前。

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的躺在了醉鬼老汉的身上。

我没有管他,自己去领我娘的尸体,她很安详的躺在了停尸间里,让人感觉她只是睡着了。

我有一种被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的感觉,站在她尸体的面前,久久不知道要做什么。

回忆如潮涌,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带走我娘的尸体,也不知道是怎么下葬,那段时间,整个人如果行尸走肉。

我想去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给我一个答案,就算我想问那个被我娘杀了的人到底是谁,也没有人能告诉我。

我娘死的第六天,一直没有开口过的醉鬼老汉终于开口说话了:“那啥,我对不起你,如果我没有醉倒,你娘估计就不会出事。”

我没有搭理他,他继续说道:“你要是想搞清楚,明天晚上去你娘坟头上,带上一套你娘平日里穿的衣服。”

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可我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他的话。

明天是我娘的头七,去坟上,真的能搞清楚吗?

能不能搞清楚我不知道,但那醉鬼老汉平日里虽然醉醺醺的,可我感觉他好像知道一些事情,不然也不会清楚的叫出我的名字,还拿出了我爹年轻时候的照片。

我虽然是一个无神论者,可在一个人没有任何帮助,也没有任何希望的时候,任何方法,我都要去试一试。

我从衣橱里捡出了一套我娘最爱的衣服,入夜之后,便前往了村子的后山。

像我们村子这样的小地方,还并没有什么公募,有亲人去世了,都会葬在后山,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来这边,毕竟这是死者沉睡的地方。

我满怀心事的朝着我娘坟墓走去,只是刚到边上,却看见那醉鬼老汉光着膀子,正挥舞着锄头,一下一下的挖开了我娘的坟。

“草!你干什么!给我住手!”

我一看,这还了得,挖坟?

我赶忙上前,想要一把推开他,可我发现自己根本推不动,这老家伙今天看上去并未喝酒,至少我是没有闻见什么酒气。

“不挖你咋弄清楚你娘是怎么死的哩?”醉鬼老汉奇怪的看了我一眼。

“法医检查过了,说我娘一直身患重病,所以……”

不等我说完,他摆了摆手打断了我:“你相信呐?你娘身体怎么样?你不知道?”

“我……”被他这么一说,我还真的就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说的没错,我娘只是精神有时候不怎么正常,可是身体一直都没有啥大毛病。

“可是法医都验不出来,你怎么做?”

“办法有很多,别傻愣着,快帮忙,不然你娘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这四个字,可以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去理解,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

我清楚的记得,我娘下葬的时候双眼是闭着的,可当我们开棺了之后,我却发现我娘的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

虽然是我娘,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寒意,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不对呀!赶紧的,给你娘抱起来!”

我疑惑的看了醉鬼老汉一眼,问他什么不对。

他拿出酒壶狠狠灌了一口,之后他擦了擦嘴,伸手指着我娘的尸体说道:“七月身死心不灭,已怨化水血成河。”他停顿片刻看着我说道:“愣着干什么,你娘都快成潜水员了,你就这么看你娘在水里泡着?”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一章:二十多年的悬案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