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线索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只是看了一眼我手上的伤,立刻能联想到我用玉佩打退老姜的情形,从而得出结论。

而雪姨突然解除了恶婴法相对我的控制,一是她觉得此事已经没有必要再管我,毕竟我已经因为地遁纳身的时限脱力,二是,她想故技重施,让恶婴法相控制张丰年的尸体取到玉佩。

毕竟之前就因为这样,才引我开启了地遁纳身,要知道,地遁纳身对当时的张丰年可是完全没用!

眼看着张丰年的尸体距离那吊坠越来越近,我心中着急,却没有一点办法,此时我只希望张松海能快点离开,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可张松海面站在原地,他咬紧牙关,眼睛不时的朝着雪姨他们两人身后看去,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就在张丰年刚刚弯腰已经捡起吊坠的那一刻,一阵清脆的警笛声传入我的耳朵里。

反看张松海的表情,一脸如释重负。

“警察来了,你们都跑不掉!”

“雪姨……”老姜也没有想到张松海竟然会报警,低声看了雪姨。

雪姨阴沉着老脸:“别的不用管,带走吊坠,其他的日后再说!”

老姜点头,可就在张丰年捡起吊坠的那一刻,刚准备跟着雪姨他们离开,结果张松海直接朝前一扑,从后面将自己父亲的尸体牢牢抱住。

“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雪姨见状,手指指决变化,那张丰年的尸体和疯了一样,一拳又一拳的揍在张松海的后背上。

每一下都传来了一阵闷响,很快,张松海的口中已经开始吐出鲜血。

“快给我松手!”老姜已经急了,警笛的声音越来越近,如果他们放弃张丰年的尸体,那么根本就不可能带走吊坠。

“全部给我抱头蹲下!”

警察已到了,一见我们这边的情况,立刻冲下来了好几名警察。

“撤!”

雪姨见状,当机立断,带头就朝着一边的小路跳去,老姜虽然很不甘心,可是现在他们也不能继续再做什么了,只能狠狠瞪了我们一眼便跟随着雪姨逃去。

雪姨一走,张丰年的尸体像是失去了控制,立刻倒在地上不说,那吊坠握在它的手中,我隐约还听见一阵刺耳的小孩吼叫声,之后一切才回归于平静。

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那恶婴法相直接被吊坠的威力震的魂飞魄散了。

“你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

一名年轻的警察出现在我的眼前,他弯腰看着我问道,我费力的摇摇头,毕竟我这也没有受太大的伤,就是脱力了而已。

到是张松海,他躺自己父亲尸体的身边,抬头看着天空,大口喘着气。

至于要怎么和警察去解释这一晚上的事情,我是解释不来,所以这事情也就落到了张松海的头上。

他的理由,也让我大吃一惊,说是他父亲的尸体被人给偷了,然后那两个人十分胆大,直接扛着尸体就来要钱,这不还打了起来,那两个人练家子的,我们好几个都没有打过,最后报警了,那两个人才走。

虽然只要稍微动点脑子,都知道这是一个谎言,可碍于张松海的身份,加上后来还有秦远的话,这事情也就算是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睡一觉起来之后,我的精神算是恢复了不少。

打开房间门的那一刻,正好看见了准备进来的秦远。

秦远见我,愣了一会,然后对着我点点头说道:“李……李先生,你醒了?”

我点点头:“你父亲现在如何?张先生呢?”

“托您的福,我父亲已经醒了,不过他说自己好累,又睡过去了,让我别打扰他。”秦远搓了搓手,然后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李先生,之前是我对你们有点误会,我父亲给我说了不少事情,是我错怪你们了。”

我摆了摆手,看来秦启正虽然丢了三魄,可对一些事情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现在好了,有秦启正的话,我和张松海自然不会被当成嫌疑犯,另外,他似乎也能告诉我一些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了!

“松海还在睡觉,他太累了,还受了内伤,李先生,我想知道昨天为什么我突然就失去了意识,为什么等我醒来的时候车库一团糟,门怎么还被开了个窟窿,另外,张丰年的尸体怎么出现了!”

我知道,秦远肯定满肚子的疑问,我对着他微微一笑,和他坐到了沙发上后,我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就为了一个吊坠?搞了这么多事情?”秦远停顿了片刻:“就是松海手中一直握着的那一块?”

我点点头,秦远又问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目前我能叫上名字的,有四个,胡大海,雪姨,老姜,魏清河,至于他们身后有什么势力,还有什么人,一概不知,唯一肯定的就是天湖山庄是他们的。”

秦远叹了一口气:“我还真没有过,事情会有这么复杂,已经你们……你们这个行业的事情会真的存在。”

我无奈的摇摇头,并没有接着这个话题:“对了,还是那个问题,昨天你帮我查的,那三个绑走了唐莺时的人,有下落了吗?”

我刚问完,秦远一拍脑袋:“你看我这记性,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是。”秦远深深看了我一眼:“有下落了。”

秦远告诉我,今天凌晨的时候,他派出去调查的人就已经有了消息,那三个人是在逃人员,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人命案子,各个都穷凶极恶,他们是在一家小诊所里找到了消息,就在唐莺时的那天晚上,有人来请走了诊所里的医生,那医生到现在都还没回家。

然后秦远的人跟着这条线索,摸清楚了那三人的具体位置。

“李先生,我觉得这事情还是报警,让警察处理比较好,那三个人太危险了,你要去的话……”

我摆了摆手打断了秦远:“我知道,但是我想亲自去,如果交给警察来办虽然安全,但是会拖太长时间,我等不了,我怕有人用唐莺时来做文章,我也答应过她,要保护她的安全,我会注意的。”

“那我陪你一起吧?”

我拒绝了秦远的好意:“现在你父亲刚刚清醒过来,你需要在边上,张松海又受了伤,云海集团现在需要你来主持大局,更重要的,你要帮着张松海一起,看好吊坠,千万不能被人给弄走了。”

秦远还是不放心,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后半段发生的事情,他几乎都没有参与,可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突然失去意识但是身上还莫名其妙的酸痛,这种奇怪的感觉,特别是在听我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他对我的看法渐渐的正在改变。

见我执意如此,秦远也没在多说什么,将地址告诉了我之后,还特意让我带了一把匕首,最开始,他还想派人给我一起,不过也给我拒绝了。

我担心的是,这三个人会不会也是有修为之人,那样的话,人多并没有什么作用,毕竟这些人能从警方的眼下多次逃脱,自然不是俗人。

根据秦枫派人打探来的消息,那三个人在一处郊区的出租房内,毕竟打探人员并没有和这三个人有正面接触,所以对于具体情况也不是太了解,可我现在没有的选择,我必须要去。

我换了一身工人的衣服,还置办了一个工具箱,带着一顶帽子就直接走去了出租屋。

“咚咚咚。”

我抬手敲门,很快里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可是一会又没声了。

里面明明有人,我又敲了一会门,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呀?”

“我是修水管的,你们楼下的人打电话来说你们上面的水管破了,下面漏水。”

里面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小会之后,门被打开了一个缝隙,正好从里面探出了一个脑袋。

此人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我们这水管没破,是不是搞错地方了。”他一边说话,一边上下打量着我。

我没有过多的去看他,至少目前我还不能露出什么破账,只是咦了一声,装模作样拿出一个表格对了对:“没有错呀,上面安排我来检查的就是这个地方,这样吧,要不然你让我进去检查一下,这样我回去也好交差?”

那人眼珠一转,最后对我点点头,他让开身子,让我走进了屋子里。

刚一进去,我就闻见了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和香烟味,进去后,沙发上还躺着一个彪形大汉,穿着背心,留着个小平头,不过他正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觉。

而他边上躺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那人全身看上去好像有点发抖,也不敢看我,他应该就是被带走的那名诊所里的医生了。

垃圾桶里还有不少带血的药棉,地上显然也是刚被清理过。

看来我没有找错地方,只是我不确定,唐莺时在不在这个地方。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检查走,看什么看。”

目录
正文 | 共55章
第一章:二十多年的悬案 第二章:未来的路 第三章:上门生意 第四章:怪病缠身 第五章:血肉化骨养阴虫 第六章:夜班上山 第七章:活丹鼎 第八章:已经死去的人 第九章:天湖山庄 第十章:一模一样的人 第十一章:斗法 第十二章:姓氏问题 第十三章:心中有鬼 第十四章:孙芳的态度 第十五章:张松海的决定 第十六章:障魂烟 第十七章:意料之外 第十八章:胡青山的办法 第十九章:决定 第二十章:求救电话 第二十一章:魏清河 第二十二章:吊坠?吊坠! 第二十三章:张老先生 第二十四章:无名小土包 第二十五章:银针定魂 第二十六章:嫌疑人 第二十七章:固本归元 第二十八章:行踪 第二十九章:恶婴法相 第三十章:江南第一帅 第三十一章:崔无涯 第三十二章:千算万算 第三十三章:小作坊 第三十四章:为谁而流的眼泪 第三十五章:腰上的武器 第三十六章:推测 第三十七章:别无选择 第三十八章:劫持 第三十九章:招魂 第四十章:斗法 第四十一章:不该出现的人 第四十二章:圈套 第四十三章:线索 第四十四章:脖后根的印记 第四十五章:长生 第四十六章:股份 第四十七章:远行 第四十八章:噬身虫 第四十九章:先死后生 第五十章:命大 第五十一章:杀生道长 第五十二章:人小鬼大 第五十三章:黑暗里的人 第五十四章:一劫 第五十五章:不为所知的过往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四十三章:线索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