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当年的惨案

我“看”了一晚上的噩梦联播。

这三个梦境,翻来覆去的播放着,无限循环,我做梦都做恶心了。

次日一早,我准时睁开眼,发现正枕着帆布袋,脑下硬邦邦的,应该是包里的小木盒。

我觉得,八成是吸纳进木盒里的怨念影响到我,让我梦到那些古怪梦境。

皮球小男孩的死因,是出车祸。

变成阴魂后,他亲自动手,逼死肇事司机,算是给自己报了仇。

高大黑影存在的年代很久远,给他上刑的那些刑具,我听都没听过。

难怪它魂体的四肢以及脖颈细又长,临死前的痛苦记忆,应该转移到了魂体里,进而影响到它的后续形态。

最奇怪的是那个孕妇。

她既然能接听电话,惨案应该发生在不久之前。

给孕妇打电话的人,应该是她极其信任的人。

否则,她不可能在那么晚的时间点,孤身去西区废楼。

而下毒手的人,似乎极其冷漠残忍。

从他缥缈的声音判断,他对孕妇并没有什么感情。

这人到底是谁?他为啥欺骗孕妇,说能让她死而复活?

他会不会就是那只“隐藏在阳光下的鬼”呢?

我打开手机度娘,输入关键词,很快查询到相关的案件信息。

“西区废楼发生1起一尸三命特大惨案!”

“诡秘死亡案件!死者手机来电的最后一个号码,竟然属于她自己?”

“丧心病狂!深夜袭杀孕妇!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

真正的凶手暂时还没有抓到,这一点可以问问花瑛,能得到进一步的验证。

孕妇临死前接听的电话,是她自己打给自己的。

如果是这样,她听到的声音,岂不一直是占线的忙音?

她没有接到任何人的电话指令,为何会急匆匆前往西区废楼呢?

想了想,我试探着给花瑛发了条信息。

“今天有时间没?能不能碰个面?我想了解一些案情。”

出乎我的意料,花瑛很快回复过来。

花瑛:“有时间,能碰面,姐的时间你做主。”

信息后面配动态磕头图:老弟好、老弟乖、老弟能生二胎。

我:“那我十点左右过去找你?”

马达的手机摔出了问题,我得给他买部新手机,此外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要处理,会耽搁些时间。

花瑛:“来8来8,姐点着长明灯等着你!”

信息后面配动态图:幽长的地下通道里,一盏盏长明灯火苗跳动。

这……花瑛打算在哪儿等着我?她跑去古墓了嘛?

想了想,我打算和花瑛见面后详谈。

处于发信息状态的花瑛,格外的不正常,好像换成另一个人。

和她聊信息的时间稍长些,我都容易受到影响,变得格外精神。

早餐还是面条,里面有那种淡淡的甜味儿,我对此已经习惯,自然不会再质疑苏铃儿。

而近几天,我的体质变化很是明显,持久力、恢复速度,相比以前都有极大的提升。

马达讪讪跟我道歉,“不好意思啊,兄逮!关键时刻,哥们掉链子了。”

“那会儿冷不丁发现有人揪我耳朵,我顿时就了炸毛,魂砖拍落下去,那纯属条件反射啊!”

“对了,你在7楼时,把苏铃儿安排在了步梯口。”

“你心里就这么有底气么?万一铃儿偷袭失败,你不就死翘翘了?”

我拍拍马达肩膀,对他昨晚的失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我说孕妇阴殇打算把绝杀场地定在7楼,这和我的计划不谋而合。

它为啥要选在7楼?就是因为它的尸体藏在那里!

魂体与尸体距离越近,它的杀伤力就越为强悍。

在四楼时,老人阴魂若有所思的盯着某个位置,已经悄悄提醒过我,那是孕妇的藏尸之处。

孕妇没有想到,它在7楼优势明显,可劣势同样明显。

只要苏铃儿泼洒出黑狗血,让我倒出空来,我就能快速找到尸体,用狼牙棒猛击。

如果尸体出现损伤,魂体同样会遭受重创。

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我没必要那么下作而已。

说话这会儿工夫,窗外的工地已经开工,传来“哒哒哒”的机器声响。

赶得也巧,马达以前就在这工地上班,撕破脸的赵姓包工头儿,还是他的老熟人呢。

三两口扒拉完面条,马达摸着手机屏上几个黄豆大小的黑斑,表情有些肉疼,“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我居然亲手把手机给毁容了。”

“还好,手机功能没受影响,聊天发视频啥的,倒是不耽误。”

马达把昨晚录制的视频,剪切到他昏迷前。

视频前半段是马达自言自语,临结束前,能看到鬼婴突兀的出现,

马达手机像素一般般,拍摄的鬼婴,画面不是十分清晰。

不过越是这样,越容易让人产生未知神秘感,激发内心深处的恐惧,马达对此相当的有信心。

视频丢到微信群里,先是短暂沉寂,随后——炸群了。

各种回复扑面而来。

“叮咚、叮咚”的提示音此起彼伏,刷屏速度之快,简直前所未有。

“你扔个剪切视频是啥意思?说好的直播呢?”

“我昨晚在各大直播间里,把带‘马’字的主播看了个遍,压根儿没看到你的影儿,害的我裤子脱了又系、系了又脱的,今天都没力气去工地干活了。”

“你确定你录的是鬼?”

“你摸着屁股,问问你的良心:你真心不是弄只猴儿来糊弄俺们?”

“不是说好要揍鬼嘛?怎么就听你屁屎狼嚎一声,而后就没下文了?”

“骗子,骗子。马囔囔+1。”

“马囔囔+2。”

“马囔囔+3。”

……

看到“加号”后面的数字快速涨到100多,马达的脸都快气紫了。

“哇呀呀,气死我了!那是鬼婴,不是猴儿,这都什么眼神?”

“你看直播还要脱裤子?扯淡呢你?”

“我对天发誓:当时发生意外,我把手机给甩出去了,有些镜头没录进去。”

“但是,我真把那只鬼婴给拍晕了!”

“相信我!撒谎被雷劈,撒谎没叽叽!”

马达这是真急了,赌咒发誓的相当严重。

群里回复的速度更快。

“呸!马囔囔被雷劈次数+1,小叽叽长度-1。”

“呸!马囔囔被雷劈次数+2,小叽叽长度-2。”

“呸!马囔囔被雷劈次数+3,小叽叽长度-3。”

……

数字火速涨到200多。

苏铃儿紧抿着小嘴儿,一脸懵圈的看着马达,她没用过手机,不太理解群聊的杀伤力。

我别过了头,装作没看到马达的尴尬,心里忍不住偷着乐。

马达嘀咕了句“一群王八羔子”,按下电源键关了机。

“你们给我等着!我早晚要拍摄一段超恐怖的镜头,把你们全吓成生活不能自理。”

马达就是这性格,越挫越勇、不肯服输。

我说别为这小事儿怄气了,先说说今儿个的计划。

马达手机摔漏液了,我得给他买个新的。

医院驱走邪祟后,花瑛给了我2万块尾款,加上之前剩余的,总数2万2。

今晚会帮着花瑛驱邪祟,如果顺利的话,她还会再给我5万块。

简单来说,咱暂时不差钱。

买完手机,我还要跟花瑛碰面,一来向她询问相关案情,二来想让她带路,找张山询问一些问题。

听说张山只在医院里待了一夜,隔天就被送进了看守所。

如果没有花瑛这层关系,还真不好找到张山。

马达发现了一些问题,“车啊,我发现你变化挺快啊!”

“前两天你还对摆渡邪灵相当的抵触呢,现在就这么积极主动了?”

我说讲真,从这过程里,我找到了成就感。

比如摆渡孕妇阴殇,表面上看,我对它好像挺残忍,实际上那是为它好,让它去了最合适的归宿。

所以每次渡魂成功后,我心里都挺舒服的。

此外,爷爷在信里说过,在渡魂的路上坚持住,我早晚能发现失踪父母的线索。

我的父母有些奇特,他们对我的管教,并不是十分严格。

他们总是刻意和我保持距离,就好像我不是他们亲生儿子似的。

没开启心窍那会儿,我憋着股怨气儿,不想去寻找他们,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现在仔细一想,里面好像有什么隐情,事情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渡魂结束后,阴魂附近会出现黑色的漩涡。

刚开始,我觉得那黑漩涡十分恐惧,里面似乎蕴藏着难以想象的毁灭力量。

但在摆渡孕妇阴殇时,我忽然多出另一种感觉:觉得那黑漩涡很亲近。

真是奇怪,恐惧和亲近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我怎么会同时拥有呢?

我很想琢磨出黑漩涡的秘密。

基于以上这些原因,我会一直摆渡下去,直到我被邪祟祸祸零碎,再折腾不动为止。

简单聊了一会儿,我们仨出了门,打算给马达买手机。

鼻子用力嗅了嗅,我闻到一股熟悉的肉香味儿,好像从左手边的某家住户里传来。

“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我摸了摸帆布包里的万能钥匙,下意识的想去撬门瞧瞧,不过很快又苦笑着摇摇头。

这个新小区可不是西区废楼,入住率可是蛮高的。

大白天的溜门撬锁,很容易让人把我当小偷抓起来。

另外,随着跟阴魂打交道的次数增多,我是不是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闻到熟悉的肉香味儿,那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就说明我馋肉了呗!

ok,等买完手机,就去菜市场买大鱼大肉去。

手里有票子,心里就不慌,我有信心把苏铃儿培养成顶级厨娘。

从9楼坐电梯下到1楼,电梯门刚打开,还没等我们出去,就看到一个身影急匆匆跑了进来。

咣当!

“哎呀——”

“我去——”

马达和那人不约而同叫了一声,捂脑门的动作如出一辙。

当四目相望时,他俩同时愣了愣。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024章 当年的惨案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