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礼物的内部形态

右脚一阵清凉,秦巧钻回了我体内,同时身后响起“嘤嘤”的哭声。

“嘤嘤嘤……我怎么觉得这么难过呢?”

“嘤嘤嘤……你们,你们是谁?”

我头一次看到花瑛哭。

泪水在她精致的脸蛋上肆意流淌,还有更多的泪水不断涌了出来。

她被强烈的悲伤情绪影响,肩膀不受控制的抖动着。

当走进健身室时,她整个身子都抖颤起来,最终支撑不住身体,扑到我肩膀上。

我猜到了某些真相,一边儿轻声安慰她,一边儿默念渡魂诀,同时摆渡这3只阴魂。

拿着画板的阴魂有些犹豫,它带着惧怕神情向后张望一眼,又看了看我,而后拿起画笔飞速画了起来。

嗯?它想要画什么?

它知道自己即将进入阴冥,于是在最后一刻,想要留下些重要线索?

沙沙沙——

渡魂诀接近尾声时,它的作画终于完成了。

当三只阴魂向着黑漩涡走去时,画板上的画开始慢慢消失。

不过画板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是看了一眼,就再难忘记。

那是一只宽大的手掌,从粗糙的皮肤纹理判断,它应该属于一个成年男性。

手指很长,像是钢琴家的手;手指甲很短,表明这人很注意个人卫生。

最具有辨识度的,是它的手指数量,它拥有6根手指。

我想到了画室里,最后那副半成品。

那六条曲线,就意味着手指的六个弧度。

画板阴魂兴许对脑袋怪物有顾虑,所以只能留下半成品画作,而不敢完整表达出来。

只是……以它的绘画天赋,为什么要拖延到渡魂即将结束的一刻,才把画作完成呢?

这只手属于谁?它和脑袋怪物有什么关联么?

此时,3只阴魂刚刚进入黑漩涡里,我却莫名的感觉到强烈的危险,浑身汗毛都快炸立起来。

从右脚蔓延的冰冷,很快布满了我全身。

秦巧感应的更加具体,她想要操控我的身体,来躲避这危险。

嗖——

一支铅笔长短的小箭,毫无征兆飞射进来,依次穿过我和画板阴魂站立过的位置,而后死死钉进墙壁,外面只露出不足1厘米的箭尾。

黑色的尾羽上,开始升起丝丝缕缕的黑雾,融入到空气中,慢慢消散。

眨了几下眼,整支小箭就完全消失,只剩下墙壁上留下的小洞,证明着刚才发生的情况。

我扶着花瑛从角落闪身出来,盯着墙壁上的黑洞,心里有些后怕。

要不是有秦巧帮忙,恐怕我会被小箭射个对穿,甚至花瑛都有可能受到牵连。

谁想要谋害我?是六指手掌的主人么?

画板阴魂留下重要线索,他又是怎么感知到的呢?

花瑛因为惧怕停止了哭泣,“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自行消失?”

我说咱们暂时不忙着讨论这些,先离开这里,躲避一晚再说。

敌人在暗、我在明,总被对方偷袭可不是个办法,我得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而且正好计划着今晚子时去提审张山,换个地方,兴许对方就找不到我们了。

花瑛的心理素质,和她表现出的气质完全不符,在地下停车库,她又开始哆哆嗦嗦的拿钥匙划车了。

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刚刚坐进后排,花瑛电话响起,是看守所方面打过来的。

“喂?花警官么?是这样,你要提审的犯人,现在出了严重状况!”

约莫半个小时之前,张山暴毙而死。

他的死相很惨,是被人剖开胸膛,挖出心脏而死。

监控视频显示,动手的人正是他自己,整个过程悄无声息,狱友没能及时发现制止。

很难想象,他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尸体旁,还有一行用鲜血写成的字迹,“梦想只能自己实现。”

后视镜里,司机眼神古怪的打量着我俩,“你们打算去哪儿?”

“西区朝阳花园三号楼。”

我报出了新租房地址。

看守所就没必要去了,如果想要看案发现场,事后调看监控视频就行。

张山遗言里所说的“梦想”,应该是指他经常梦到的西子捧心梦境。

抓住了杀人犯张山,又成功将陈雅君摆渡走,秦巧的心结已经解开。

这样来看,张山的“梦想”就算破灭。

而他锒铛入狱,找不到再次下手的机会,就只能拿自己“开刀”了。

有些奇怪的是,张山为什么一定要实现这个“梦想”呢?这样做,对他有啥好处?

又或者,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影响着张山?

他只是一个提线木偶,所作所为全凭别人的操控?

苏铃儿一直在等着我,接到我的电话,她很高兴,说新学了几道菜,正好给我做夜宵。

开门时,发现花瑛跟着我一起回来,苏铃儿小嘴立马嘟了起来。

还好,只是闹些小情绪而已,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苏铃儿在厨房叮叮当当的弄饭菜,我、马达、花瑛三人坐在沙发上,把事情从前往后捋一捋。

“你家里住着的三只阴魂,应该都是你的前世。”

“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它们离开阴冥,附在了你身上。”

“你仔细回想一下,在最开始出现早睡症状时,你身边发生过什么重要事件?”

三只阴魂就是花瑛自己,所以附在身上,她不会觉得有任何恐惧或不安。

脑袋怪物应该一直隐在暗处,对三只阴魂形成威胁,却没有对花瑛下毒手,不知它是出于什么考虑。

但我的到来,让脑袋怪物产生强烈危机感,于是它强迫三只阴魂,用阴煞手段蛊惑我。

从实力上来看,脑袋怪物应该算是阴殇,它有独特的手段控制阴魂,逼迫它们不敢反抗。

但在面对秦巧时,它会出现强烈的惧怕情绪。

秦巧现在是什么实力呢?算作阴殇中的巅峰存在?

花瑛有些迟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肯说出真相。

在出现异常反应的前一天,花瑛的二叔——花常盛回来了。

在花瑛的印象里,花常盛是个极其神秘的人物,往往隔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看到人影儿。

就算住在家里,他的作息规律也和正常人不一样。

白天总是呼呼睡大觉,到了晚上,他就精神起来,成宿成宿不回家。

这次见面,二叔说要把一样东西藏在花瑛家里。

这样东西十分的重要,关系到能否将她死去的母亲复活。

马达瞪圆了眼睛,“你说个啥?人死还能复活?你是在封建社会读的警校吧?”

花瑛被这话噎够呛,直翻楞眼睛,“你给我死远点儿!再啰里八嗦的,信不信我把你带所里去?”

马达露出无辜蠢萌的表情,“什么所?厕所啊?”

花瑛差点儿没被气炸毛,做出拔枪的动作拔了个空,喃喃嘀咕着“今儿个非剁了你不可”,起身就要去厨房,看样儿是想拿菜刀。

我赶紧把她拦住了。

“先说正事儿要紧!你要是精力旺盛,等会儿再跟他撕吧!”

我朝马达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回到屋里。

我觉得马达就是男版的花瑛,花瑛是女版的马达,她俩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都有点彪!

没有马达在旁边听,花瑛似乎少了些顾虑,“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是很清楚。”

“只记得二叔拿走我家钥匙,在楼上待了两个剁小时,等他出来,就说事情已经搞定了。”

“我爸爸还专门给我打电话,让我一切听从二叔的安排,千万不能怀疑他,更不能把这事儿说给外人听!”

“妈妈虽然已经去世三年,可爸爸好像还沉浸在悲伤里,他一直没娶别的女人。”

“所以,有些事情我明知道不太对路,却不得不照做。”

我说你二叔是做什么的?到现在你还不清楚嘛?

花瑛有些难以启齿,不过最终还是回答了我,“他……他干的是倒斗的买卖。”

我恍然大悟,倒斗就是盗墓,属于违法行为,花瑛身为警察却不主动制止,这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懒得管那许多。

我顺嘴多问了一句,“你二叔是从哪儿弄来的那样东西?”

神秘的六指男子总说能让人死而复活,而花瑛刚才又提到了这茬,两件事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呢?

脑袋怪物住进花瑛家里,是不是它得到了命令,想要找到那样东西?

我心里打定主意,等秦巧脱离那种状态,能随叫随到时,我再去花瑛家探查一番。

花瑛回想了一下,“好像是从一个叫‘百’什么的地方?印象有点模糊,我不太确定。”

我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暗自留了神。

在摆渡陈雅君之前,它疯狂发飙诅咒我,说出一个“百”字。

事后它显得很是惧怕,好像无意间说漏了一样很重要事情,生怕受到残忍的惩罚。

而花瑛二叔从那个带“百”字的地方回来后,事情发展,就和“死而复活”有了关联。

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为啥这么邪门呢?

夜宵过后,我安排花瑛住进我的房间,远来是客,总不能怠慢了人家。

躺在沙发上,我简单梳理一下思路,困意袭来,闭上眼睛打算睡个好觉。

忽然有人轻轻推了推我。

“你醒醒,你醒醒……咱爷俩聊一会儿啊?”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028章 礼物的内部形态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