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往事

随着逐渐地深入绿洲,两人才豁然明白这其实并非一个绿洲,而是一片森林。一片充满死亡气息的森林。没有虫鸣鸟叫,毫无生气。树木也越来越高,遮掩了光明。只剩下灰暗和寂静。两人都心事重重,为什么在靠近沙漠的地区有这么一片森林,而且帝国的探测队似乎从来都没有探测到,这里又到底是不是传言中的‘死域’?

苏砚打破了沉默:“这里就算不是死域,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我们走了有一个多时辰了吧。也没走到头,可以想象的出这片森林到底有多大。”

“这里让我很不安。”花卫紧紧握着长刀。

苏砚点了点头并指向一棵拦腰折断的树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不久前经过这个地方了?”

“抱歉,我刚刚有点紧张,没有注意。这样吧,我做个记号。”话毕就用长刀轻挥两下,在其中一棵树上刻上了一个叉。

苏砚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继续往前走;花卫也紧跟而上。此时周围突然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苏砚眼神示意花卫,二人立刻停下脚步。而当他们停下脚步的时候那悉悉索索的声音也戛然而止。苏砚随即做出一个挥手动作,两人继续前进。然而那声音也在他们行进的同时响起。异常的诡异、骇人。苏砚再次停了下来,这次他分清了声音的来源,示意花卫从后面绕过去,两人形成包围圈,慢慢的朝中心靠拢。

包围圈逐渐缩小,那发出神秘声音的地方也突然静止不再发出动静。离目标地点还有三十米左右,苏砚拔出水蓝色的长剑,催动魄道,使出一招‘逍遥游’。他的速度骤然提升,朝着那发出诡异声音的地点袭去。

离目标越来越近,二十米、十米、五米。咫尺间一束尖锐的魄道刺向苏砚。苏砚的速度很快而魄道的速度更快,就在魄道出现在苏砚眼眶前一寸的时候苏砚才反应过来。还好,苏砚凭着直觉知道潜在的危险所以这式‘逍遥游’未使出全力。他勉强催动魄道才得以躲开这道尖锐的魄道袭击,只是在侧脸留下一道血痕。

“是谁?出来吧!我看到你了。”苏砚将长剑横与胸前,试探着对方。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数道疾驰的魄道,苏砚一一避开。并再次锁定了,仍然是一招‘逍遥游’而这次使用了全力,快于猎鹰。兵器相交间迸出耀眼的火花!冷如冰、耀如虹。

对手终于完现在他面前。但不可能,这不可能!

苏砚不敢相信见到的一切,不敢相信他对面的人物真实存在。因为他已经死了,为什么知道他已经死了?因为是苏砚亲手击杀的,不是别人,正是高扬天。

十年前的那一幕浮现在他的脑海。那一年苏砚十五岁,正值深秋。在高扬天高大的身影前显得渺小脆弱。

苏砚看着高扬天身边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影也显然对自己没有信心,但仍旧装出一副强硬的态势问道:“高扬天,终于找到你了!”

看着面前青涩的少年,高扬天轻蔑的回到:“找我的人成千上万,至今死在我鞭下的已然有九十九个,本想让这几个不入流的先死,既然你来了,就让你做第一百个,年纪轻轻有这胆量,我看得起你。”高扬天并没有正视苏砚,只是坐在落桐下擦拭着乌金鞭,一遍又一遍。小心翼翼,仿佛是在抚慰美玉一般。

苏砚的心沉下去了一截,师傅曾再三叮嘱,不可操之过急,必须先调查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如果真是如消息说的那样再寻方法应对;师傅也为此四处调查走访。但是苏砚在无意中得到了高扬天的消息,仇恨已然使他失去了理智,也全然不顾双方的实力差距当然也不能让这几位受伤的侠客丧命。

对手过于恐怖,师傅说过,就算全力与之一战也未必能胜的了他。但已经这局面了,是不可退步的。苏砚剑指高扬天:“我得到消息,当年苏家庄是你血洗的?”

高扬天笑了,笑意狂放,但渐渐从狂笑变成苦笑。

苏砚被他的笑声震得七荤八素,显然两者实力距离相差甚大。

“是又怎样?你是谁。”高扬天停止了笑声问道。

“我叫苏砚,苏家唯一的幸存者。”苏砚直视着高扬天回答道。

“苏家还有幸存者?”高扬天疑惑的看着苏砚。

“没想到还有我这条漏网之鱼吧,今天我要把当年你欠我们的还回来。”苏砚已然忘记了两者之间的差距,不再害怕,只有怒气和仇恨充斥着他的内心。

“那今天这条鱼还是自己钻进我的网来了。”高扬天慢慢站起身。

“你这话说的太早了吧,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话未说完苏砚便疾剑直刺高扬天的面门,高扬天温丝未动,似早知道苏砚的进攻套路般只是抬鞭格剑,而苏砚也明白这招对于高扬天毫无威胁,所以只是虚招,转身一晃出现在高扬天背后,荧亮的剑气朝着他的脖子砍去。

高扬天身子一矮,剑气飞掠过他的额头,切断一缕发丝。

“不错,到是我小看你了。”高扬天嘴角划出一个弧度。

“那么今天便由我来了解你,结束这十多年的恩恩怨怨!”苏砚一边回话一边摆好架势,准备第二次突袭。

“自不量力。”高扬天挤出这几个字后就迅速出击,嘴边轻喝‘斑斓碎’魄道迅速的在其乌金鞭上扩散,乌金鞭的体型霎时猛涨数十倍,成了一把长有约莫十丈的实体魄道,声势浩大,混重而刚烈。“当年你父亲就是死在我这一招下面,今天还是这一招,让我送你和你父亲团聚。”

苏砚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霸道的招式,如果一旦被击中,必定粉身碎骨。当然十几年的修炼并没有白费,‘逍遥游’这是苏砚最得意的一招,此招以速度见长,能在一瞬间将速度提升几倍甚至几十倍。而苏砚现在已能将速度提升十倍之能。

一阵烟硝过后,被高扬天乌金鞭击中之处出现了长一丈,而深则不见底的大地裂缝。苏砚的心跳的厉害,豆大的汗滴自额头淌下,双手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对于高扬天的这一击,虽然躲过却仍心有余悸。

“怎么了?胆怯了?你这种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黄口小儿怎可能是我的对手?刚才那一式我只用一半魄道来催发,你就躲的这么狼狈。要是我出全力呢?”高扬天邪邪的盯着苏砚。

“少废话!”苏砚用右手握住握着剑的左手摆出出击弓步,努力使手不再颤抖:“高扬天,今天必定将你手刃于此。”说罢双手握剑于身后,右脚向前跨出一大步形似饿狼扑食般。魄道在苏砚周身变得逐渐浓密微成湛蓝色。

苏砚的身影在瞬间消失,只留下一尾蓝色的绚丽。还是‘逍遥游’,不过速度提升的却不止十倍,甚至超过二十倍。在苏砚的周身形成了一团深紫色的雾气,遥如龙首。一飞冲天,不可一世。

见到苏砚这一副姿态并感受周遭魄道的动荡,高扬天本身微眯的双眼霎时变的精亮,他知道苏砚的这一击绝非小可。等到苏砚使出‘逍遥游’的那一瞬间,高扬天终于明白前面这小子不可小觑。而这一次‘逍遥游’的速度高扬天已经不能完全躲闪。如果躲闪则势必分成两股魄道,一股出力躲闪、另一股防止躲闪不及被击中。他索性放弃躲闪,全力防御,以自己几十年的功力想必不会输给面前的黄毛小子。

两兵器相交发出振聋发聩的巨响,高扬天的乌金鞭抵挡了苏砚的长剑却未能抵挡苏砚周身紫色魄道的袭击。整一条蓝紫色的巨龙穿透高扬天直上九天。将高扬天推出数十丈远对面才勉强站立,而苏砚的魄道已经有些不支,单膝跪地。

高扬天喘着粗气,打理有方的头发早已经被吹的如败絮样胡乱飞散,华丽的衣衫也顷刻间变的褴褛。他眼睛变得的绯红,也不再思考,只仰天大啸,四周魄道纷乱但强烈,怒视着苏砚。这些年,没人能让高扬天如此窘迫,更何况是面前这羸弱小子。但此时他忽略了苏砚的潜能亦忽略了自己的武器,乌金鞭在刚才抵御苏砚那一瞬间出现了让人难以察觉的碎纹。

高扬天视乎摒弃了技巧,只是本能走向苏砚。要是还要用上功法技巧才能取得的胜利对于高扬天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他要用绝对性的压倒力量来抹杀苏砚,只有这样才能挽回刚刚所失去的尊严,属于王者般的尊严。

看着徐步走来的高扬天,苏砚再次催发魄道,却发现体内空空如也,只在丹田本源处有着微弱的魄道在游动。这是魄道本源‘灵慧’,靠它才能将耗尽枯竭的魄源恢复。如果连这一丝都用掉,那么十几年的修炼便会顷刻间失去机能甚至影响以后的修炼。而苏砚主修的‘天冲’和‘英魄’微弱到甚至无法比拟其它五魄。

虽然高扬天并没有使用秘法前进但两者之间的距离仍在不断的缩短。高扬天看着跪在地上的苏砚嗤笑道:“怎么?刚才那一招就是你的全部了吗?没有力气再战斗了吗?哈哈哈,你就是一只蠕虫。”

而苏砚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高扬天,直到对方的身影盖住天空的阳光。苏砚的世界也在这时候失去了光彩,难道只有等死吗? 看着黑色的影子高高举起武器,而下一秒可能就是粉身碎骨。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7章 往事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