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山匪

“大娘,你不要害怕啊?”泠絖风感觉异样后说道:“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告诉我们。”

“我不知道,你们快走。”说罢低下头用双手捂住了脑袋害怕到不再言语。

而四周的商贩也跟这个老妪一样能走的都四散逃走了,行动不便的人就一下子躲入了摊位里不出来。

“你们这是见到鬼了?”毒郎中骂骂咧咧的喊道。

这肯定有什么不妥,泠絖风狐疑。

“哼~你们这些悍匪还想继续抢劫吗?你们看看我们这个破村子里还有些什么,你们看看摊位上还留下点什么东西,既然要逼死我们,那我就拼个鱼死网破。”一个独臂摊贩手中擎着一把剔骨刀吼道。

“你在说些什么?我们看着像劫匪吗?”毒郎中大怒道,平生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作山匪看待。他还有很多恶毒的话要说但看到泠絖风和自己的装束后便如鲠在喉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因为两人身上都穿着虎皮半肩裘,腰间还挂着兵器俨然就是一副山贼的打扮。刚才醒来之际两人都有心事,关注点也不在衣着上,直到此刻才正真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毒郎中敞开着双手,手舞足蹈地自言自语着。

少顷,之前四散逃走的村民手里持着家伙事就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把两人团团围在中间。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穿了这一身奇装异服,不过我们真的不是什么山匪啊。”泠絖风摊开双手无奈的解释。

一些村民听到解释后迟疑了起来,但是有声音从后排传来:“别听他们的,一定是看我们现在人多怕了。”

“不错,打死他们。”有人火上浇油道。

人群围地密不透风且包围圈越来越小,毒郎中拔出了腰间的砍刀在身前胡乱挥舞着,泠絖风虽然不曾动用兵器,但也做好了准备以防村民突然攻击,前排的村民们高举着手中的农作铁器却不敢再靠近一步,双方就这么对峙良久。

“嘿律律。”身后响起马的嘶鸣声,随后一个粗旷的声音吼道:“连我们的人都敢动,你们是不想活了吗?还亏的我之前好心放过你们,留了你们一条狗命。”

村民们一下子涌动起来,随后包围圈突然散了开来,村民们顿时群龙无首溃散着逃走了。只剩下泠絖风和毒郎中两人呆立原地。

“老大,这群刁民竟然敢对我们的兄弟动手,让小的们把他们杀个精光吧。”一个满脸凶相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山匪举着手中的大刀喊道。

“长点脑子吧,把他们都杀了以后我们喝西北风啊?”山匪头领吐了一口浓痰骂道。

“不是还有其他村子么?”那刀疤碎碎念道。

山匪头领一怒之下把那刀疤悍匪踹了个四脚朝天怒骂道:“你个没脑子的东西,还敢顶撞老子,老子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别废话,赶紧把那俩傻蛋叫队伍里来,在那里呆立半天了,八成是被那些刁民吓傻了。”

“是是是。”刀疤自讨没趣后也不敢再多计较免得自己多受皮肉之苦,悻悻然的朝着两人走来。

“这是什么情况?”毒郎中摸着脑袋奇怪的问道。

“这些山匪把我们当自己人了。”泠絖风提醒道。

显然泠絖风和毒郎中不是山匪,也不想被别人当作是山匪,只要把眼前的山匪全部打倒就能证明他们的清白了,泠絖风运起先源魄道,却发现先源空空如也没有一丝魄道的痕迹,就跟一个没有修炼过秘法功夫的人一模一样,这是什么原因啊?

“不好,我不能用魄道了。”泠絖风低声跟毒郎中说道。

“啊?那怎么办啊?”毒郎中惊愕万分:“这可怎么办,我除了用毒可不会什么功法啊。”

泠絖风急的满头大汗,在定神望去,眼前的山匪队伍少则也有二三十人只凭手脚功夫显然是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急中生智道:“把自己当作他们的一员,千万不要让他们起疑,跟着他们一起走再作打算。”

那刀疤山匪越走越近,一边扣着鼻孔一边嚷嚷道:“你们两个愣头青还木在那里干嘛?非要让老子给你们几脚才会动啊,赶紧过来见老大去。”

“对不起大哥,我们刚才被那些村民给吓到了。”毒郎中点头哈腰的很快入了戏。

“没用的东西,快过来。”听到回应后那刀疤悍匪也不再靠近,转身示意两人跟上。

“没想到你还有做山匪的潜质啊。”泠絖风打趣道。

“这不没办法的事吗?我这不是听你的吩咐行事嘛?”毒郎中心有不甘道。

随后毒郎中便不再理会泠絖风,来到山匪首领的马前点头哈腰的拍起马屁来,引得那厮连连大笑十分高兴。

泠絖风看着毒郎中的穿着模样再加上一口骂骂咧咧的污言秽语,这老小子乍然一看就是一活脱脱的悍匪啊。

毒郎中毫无节操的拍着匪首的马屁,刀疤感觉有些失宠就开始找茬:“诶,你们两个看着怎么这么面生啊?”

匪首也从记忆中搜索对于眼前两人的记忆随后说:“我好像没有见过你们两个?”

“怎么会呢老大,我和他是前几天刚来投奔老大啊,那天我们还一起喝酒喝到天昏地暗的呢!”毒郎中眼珠子在眼眶中飞快地打转着。

匪首听闻后突然双目突出,用手狠狠的指着毒郎中。

毒郎中顿时满面涨的通红,双腿开始打颤。

而一边的泠絖风早已做好了穿帮的准备,手已经搭载腰间的武器上,如果穿帮他拼死一搏的话也许有机会能逃走。

匪首指了半天突然哈哈大笑道:“原来就是你个老小子死命灌我酒啊,害我难受好几天。”

匪首的反应让泠絖风大跌眼镜,毒郎中瞎编乱造竟然也能蒙混过关,此刻后者正自鸣得意的看着自己挤眉弄眼。

“今天收获颇丰,我们回山寨继续喝酒,今天我可放不过你这个老小子。”匪首笑骂道。

“一定陪老大尽兴。”毒郎中点头哈腰道。

刀疤本想落进下石可没曾想道却帮了这两的忙,心中愤愤又无可奈何,一直在心里狠狠的诅咒两人不得好死。

匪首一拍马股对着一口光头悍匪说道:“光头,你先探路,我们打道回府。”

“是。”话不多说简短的一个字答应后光头便带着两个喽喽骑马先行,他穿着一件薄薄的皮衣,隐约可见胸口的肌肉,看这样式怕是有点本事。

光头带了两个喽喽骑着马先行探路后除了匪首骑着一匹健壮的黑马以外全是靠着两条腿走路的,刀疤正牵着匪首的马在前面晃晃悠悠的走着,后面跟着毒郎中和泠絖风时不时的说一两句话,之后的那些喽喽也大声喧哗着,不是谈女人就是谈财宝别无他话,剩下的悍匪们推着两辆装的满满劫来货物的车子跟在后面。

一行人沿着山间小路大声喧哗着,生怕路人不知道有这么一帮子悍匪在此开路。远远的有路人看到也力作鸟兽逃散,生怕一不小心被这群悍匪擒获,匪徒们到也不介意,他们明白这些山村野夫是怎么也逃不过自己的魔爪的,只需要把这些山民养肥,时不时的到他们村子里去搜刮一番即可。

“老大,您对山民们的手段可真是高明啊,不赶尽杀绝,只拿我们所需的,那些个刁民就像韭菜一样,等长高了就被我们收割一波,这样我们的财富就用之不竭啊。”毒郎中在路上无聊就又开始拍起马屁来。

“好你个老小子,竟然看透了我的想法;老子以后必定会好好重用你。”匪首高兴的哈哈大笑。

“是啊,老大真是举世无双啊。”刀疤也附和道。

匪首笑的更加灿烂,泠絖风却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毒郎中。

一行悍匪熙熙攘攘,欢天喜地的回到了山寨。

山寨坐落在一座巨大的山中,弯弯曲曲上上下下走了两个时辰才到达目的地,此地十分隐蔽非常适合作为一个悍匪的山寨。两三间屋子十分隐秘的建在树林山石之间,光头早已在门口等待,引老大进屋后,两个穿着妖艳的女子迎面围了上来。

“老大,回来了啊?这次下山收获怎么样?”其中一个胸口貌如顶着两个西瓜的女人魅惑着问道。

“大丰收啊,赶紧让人上酒上菜,老子要跟兄弟们喝个痛快。”匪首左拥右抱一下子把两个女人搂入怀里双手立刻不老实起来。

“早已经为当家的准备好了,我立刻让他们拿上来。”另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娇柔作态道。

匪营的餐饮与其他不同,除了匪首拥着两个压寨夫人坐在屋子朝南方向的桌子外众匪都是几个人围坐在一起,中间堆着一大堆食物,全是山下掠夺的荤腥和美酒。

人是铁饭是钢,就算是在紫铜铃铛所创造的世界里他们的肚子也是会饿的,毒郎中嘴里啃着鸡腿眼睛里却有些雾气,他还是心心念念想着他那宝贝孙女,不知道她现在会在哪里?吃的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她。泠絖风拍了拍毒郎中的肩膀视作安慰。

泠絖风当然明白现在的情况,这一路行来他早已在心里默记出山的路线也了解了盘踞于此匪徒的人数,只待打听到需要的消息后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带着毒郎中离开狼窝。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34章 山匪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