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2504字

第二二章:异度催眠(9)

坐在桌子后面的程军显得极为害怕,脸色苍白,两颊的肌肉在不住地哆嗦着,从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中似乎只能听到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三个字:“不是我。”

仇警官就坐在他的对面,他有些不耐烦:“那么多目击证人,你还说不是你?”

程军颤声道:“真的不是我。”

“死者名叫王永生,是一个地道的骗子,许多人吃了他的亏,这种人就该死,但这不意味着你就应该去杀死他。”仇警官看着程军,程军似乎对他的话并没有听进去,仇警官接着说,“这个案子我们根本没有审的必要,有许多目击证人,也有凶器都在现场,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承认你有罪,但这也只是一个程序问题,你不承认其实我们也照样可以定你的罪,你明白吗?”

程军脸部的肌肉从哆嗦变成了抽搐,嘴里只是不停地叨念着“不是我”。

又是一个疲惫的夜晚,仇警官走回到办公室里,将衣服最上面的那个扣子解开,似乎这样便可以缓解疲乏似的,然后他在自己的茶缸里续了一些凉水这才坐了下来。

王旭走了过来:“仇哥,要不您回去吧。”

仇警官摇了摇头:“没事,今天我让邻居给老爷子做饭了。”

“老爷子在家呢?怪不得这段时间你那么忙呢!”王旭关心地说。

仇警官显得很无奈:“那有什么办法,谁让我摊上了,已经跟一个新的养老院联系上了,过几天就送过去。不说他了,说说今天案子,你怎么看?”

王旭哼了一声:“人证物证确凿了,他不承认也不行啊。”

仇警官呷了一口茶说道:“很难说的,你记得前两天那个叫高林的家伙吗?”

王旭想了一下,有些诧异地看着仇警官:“就是那个杀妓女的?”

仇警官慢慢地说道:“那个高林说杀人的确是他干的,但有人在支使他,今天程军也这么说,接连两个犯人都是这么说,恐怕不是一种巧合吧。”

王旭愣了一下,笑了:“仇哥,他们说是受人指使?您的意思是……”

“不好说,这两个人也许都有病不一定呢!”

“不会那么邪乎吧,专家已经给高林做过检查了,说他没有什么病,我想这就是死嚼骨头不认罪,我看他能抗多久。”

仇警官掏出一根烟来,点上,然后猛吸了一口说道:“也许是吧,但你发现没有,这两个人的案子其实都没有明显动机,高林杀妓女,如果说他曾被女人抛弃,但这真的能够成为动机吗?程军杀了这个姓王的,说是姓王的污辱了他,这似乎也不能成为动机的。还有,那理发店里的小工说了,程军打今天中午开始就好象有些不正常,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我觉得这才是行凶的原因所在。”

“今天中午?”同事想了一下,“仇哥,你的意思是程军中午的时候就受了刺激,姓王的其实只是个倒霉蛋?”

“很有这可能。”仇警官点了点头。

同事笑了:“通过这案子,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千万别把自己的脑袋交给不认识的人,谁知道他心理上有没有疾病,会不会冲动杀人啊!”

仇警官勉强地挤出点笑容来。

第二天一早,仇警官独自来到了程军工作的理发店。

经过昨天的血案,这个理发店今天整修。仇警官找到小工,仔细地询问了程军昨天的表现,尤其是昨天上午所遇到的事情。

仇警官终于掌握了程军在昨天上午所接待的顾客,一女两男,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家就住在附近,那两名男的似乎从来没有见过。

经过多方打听,仇警官很快知道了那名女子的住处,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从那个女人的身上也许可以发现什么,于是便奔向女人的住处。

女人果然长得极为漂亮,漂亮得令仇警官心有所动,这种感觉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仇警官不禁仔细地看了看这个女人,生活安逸,应该是一名家庭主妇,基本不上班,只是偶尔地去做个头健个身。

当女人听到仇警官的身份后脸上立即显出了狐疑之色,急忙将他让到屋里,这时,仇警官才发现屋里还有一名老太太,从穿着上看大概是这家里的保姆。

仇警官开门见山:“你认识程军吗?”

女人愣了一下,仇警官将程军的照片拿了出来,女人看了一下皱起眉头,似乎在仔细地想着。

“我提醒你一下,你昨天是不是做过头?”

女人这才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这是给我做头的那个理发师。”但很快,她的脸上又充满了疑惑,“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女人的表情不象是在隐瞒什么,但仇警官决定进一步试探,于是说道:“昨天这个叫程军的杀了一个人,用一把剃刀将顾客的脖子划了一圈,气管都割断了。”

仇警官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但那名女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尖叫了一声,脸色变得苍白,一只手还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所有的反应都很正常,根本不象事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你觉得他会杀人吗?”仇警官问道。

女人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总去他们那里做头,也是他给做的,但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会不会……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说到这里,女人顿了一下,“你们为什么来问我?”

仇警官忙说道:“您别误会,据我们所知,这个程军昨天的行为有些反常,我们想知道在你做头的时候,他有没有和平常不一样的,比如有些心不在蔫,你既然是他的老顾客,说不定会有点感觉。”

女人用一双充满了狐疑的眼神看着仇警官,确认仇警官的确只是来了解情况,这才仔细地想了想说道:“其实和平常的情况也没有什么不同,不过……”说到这里女人顿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

仇警官忙追问道:“不过什么?”

女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有件事挺奇怪的,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去烫头,抹上药水后需要蒸一蒸的,就在我蒸头的时候来了一个客人,当时我没太在意,那个客人来了,正好是这个理发师接待的,好象是要剪头。我蒸了一会儿后,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叫这个理发师,他好象没听见,后来一个小工去叫他,他向我这边看了一眼,竟然转过头去继续和那个顾客说话,没理我,当时我特别生气。”

仇警官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以前没有发生过吗?”

这名女士摇头道:“从来没有过,我也是顾客,那个人也是顾客,即便忙不过来也会说一声的,更何况我是先来的,在我蒸头的间隙去为别人剪头无所谓,但我叫他的时候他应该回一声的。”

“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仇警官不合时宜地问道。

漂亮女人有些不高兴,说道:“不是我敏感,我是客人,怎么能这样呢,就算他和那个人认识,也不用这么神神秘秘的吧?”

仇警官不自然地问道:“你说的那个剪头的男人长得什么样子?”

“身材应该和你差不多吧,也戴着眼睛,墨绿色的扁平的眼镜,穿着一件黑白格的条绒衬衫,样子也就在二十多点吧!”

离开这个女人的家,仇警官突然想起来了,这个女人与自己妻子年轻时长得很象!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二二章:异度催眠(9)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