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狼烟顿起

梵合隐既惊又喜,但也不免担心,难道,他不会中那幻海沧澜之毒吗?并且,刚才那自称花天雨的花莫族神秘人物不能感觉到他的到来吗?此外,他也懂得飞天步,步云而来吗?他的思绪万千,一时无可求解。

因为他知道,这个传来心念之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警告他此行非同小可,劝他不要擅闯的合烟公,他的授业导师。

;梵合隐不必强求思索,一切自会有答案。现在,你只须和那莫礼天斗几句嘴,分散他的心神即可。;

梵合隐这才觉得这个莫礼天的可怕,居然连他的导师都不敢直颜面对,而要耍一些小小心计来对付。

他登时勉力坐起来,冲着莫礼天尽力吼道:;原来你们都这么怕我啊?哈哈哈,不敢直接与我大战几百回合,居然要用这样阴险的毒烟毒草来引我中毒,卑鄙啊,无耻啊,可笑啊!有本事,再用你那什么冰雪无疆试试?一下把我冻成冰人,一脚踢碎算了。;

莫礼天斜倚在培花仙祖的灵台前,悠悠地道:;你倒想轻松啊?哈哈,想死得快点?不用急,就快了,我还没有见过天离族的人是如何死在幻海沧澜之毒下,再被复活过来成为无所不往的战士的呢。你算第一个,我得好好看看!;

;你说什么?;他这才发现这一件事神秘莫测,远远超出他原来的预想啊。

;没什么啦。凭你护国神剑师的威名,想来将会是我最值得利用的复活战士吧。嗯。得给像你这样的战士取个响当当的称号才行,猎神勇士,怎么样?哈哈哈;

他的话音刚落,一杆褐色木杖顶住了背心,一个苍老但响朗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莫礼天,你得意的太早了,做你的娘娘梦去吧。;

只见那褐色木杖自莫礼天的后背幻化出越来越多的缠根,迅速盘上莫礼天的身体,缠住了他的双臂,他再想转动,已不可能。他想出声,也已不能。他的脸,惊诧得变了颜色。

;冰雪护身嘛,不过如此。只可惜。;合烟公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立刻窜到梵合隐身边,双臂一抖,就把梵合隐挂在了身后,疾声道:;快闭眼,关闭心之神眼!;

然后,他如箭一般,射出了窗口,直抵天空之上,白云之间,并朝着洛法尔大陆的方向飞奔而去。

;合导师,原来您也懂得飞天步啊!我还以为离恨国度中只我梵合隐一人可飞天步云,任意行走天地之间呢。;

;你说的没错,离恨国度,甚至于所有大陆中恐怕也只你一人能参悟飞天步,自由行走于天地之间。我合烟公施用的,不过是御风步,时间不能持久,且要消耗我相当大的体能。;合烟勉力道。

;那合导师您不会被那幻海沧澜影响吗?而且,那个花天雨这么神秘又强大,他发现不了你吗?;梵合隐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合导师的能力,急欲了解更多,忙不迭地问道。

;幻海沧澜也只有对你这样年少爱美的人才会成功,只吸入那些水云烟并不妨事的,但为了隐蔽身形气息,我老头子倒是花了很多力气,故而刚才要借你之口,以便寻机缠住莫礼天。只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把那阴毒的莫礼天毙命,将来,可能会是个大灾祸啊。;

;对不起,合导师,我没有听您的警告,擅自独闯,以致造成这样的局面,而且我已中了幻海沧澜之毒,死期将近,我只恨,不能阻止他们的邪恶阴谋,就身死奇毒了。;

;从现在起,不得打开心之神眼,不要去想像这奇毒会如何侵害你的身体。我老头子会送你到花鸟谷,想办法救你。;

;合导师,这有用吗?;梵合隐气力不稳地道。

;这已经不是你要考虑的问题,而是整个离恨国度要考虑的问题。现在,只怕,席卷整个洛天纪的灾难马上就要开始了。;

;什么?整个洛天纪?;

;保存你的体能吧,别再说话,别再思考,到了花鸟谷我老头子再想办法。;说罢,合烟公提气疾飞。

而风声,呼呼地从自他耳边急掠过去。

数千里外、洛法尔大陆以南的艳达尔大陆上,风声同样呼呼急掠,天气渐渐变得阴霾,仿佛暴风雨就要来临。但这一切似乎与艳达尔大陆北部海滩的渔民们不相干似的,他们依然忙着织渔网,清网箱,刮木凿船,大约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暴雨前奏。黑压压的乌云自北而南从猎龙洋上翻覆而来,夹杂着轰隆隆的雷鸣之声,整个天际,如同进入了黑夜一样。

渔民们见暴雨马上就到,终于放下手中的活计,快步回到了以南方铁木建构的海滩楼内,有的吸起了长杆水烟,有的继续刮凿船家用具,有新婚不久的年轻渔民则关起了家门。

海滩上到处是渔家工具,渔民们深知大海的脾气,任凭风雨再大,海滩上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渔家物事,基本上不会丢失几件,对于捕鱼,没有影响。

一个抽着长杆水烟的老渔民,总爱坐着海滩楼的门槛上,任凭暴雨飞打着赤裸的脚板,极目远眺猎龙洋上的雨景,虽然黑压压一片,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但他依然就这么远远眺望着。

突然,他拿下嘴边的长杆水烟,站起身来,眯缝着双眼再一次仔细遥望猎龙洋海面。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近百年来,每逢暴风雨时,他一成不变的习惯就是坐在门槛上,吸着长杆水烟,眺望海洋,风雨不息,他绝不起身。

难道这一次,他想改变一下自己了么?

;老头子,今儿个是怎么了?破天荒第一遭见你丢下水烟杆,站起身来瞧这大暴雨的,没什么事吧?;相伴一生的人却不知道他的沉重使命。

;有事!;老渔民几乎是大声地吼出来的,把他的老伴倒吓了一大跳。

;什么事?;他的老伴放下手中活计,拿眼看着他问道。

;小刀,快过来!马上敲打传音钟,有多大力使多大力!千万别停下!;

被唤作小刀的一个十来岁少年睁着大大的眼睛跑到老渔民面前,慌恐的说道:;爷爷,什么事?;

;到我这来干嘛?快到楼顶去敲打传音钟啊!快!;老渔民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的吼道。

;小刀,听爷爷话,快去,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你爷爷才会这么大脾气,一辈子没见过。;

;哦。;少年没有再迟疑,手脚利索的窜上木梯,转眼就到了三楼天顶,拾起藏于传音钟内的铁角槌,在暴雨中用力向钟壁击打。悠长的一声;咚;响,穿过漫天席地的暴雨声,在海滩小渔村中激荡开来。

很快,所有的渔民都听到了这悠长的钟声,并为这百年未闻的钟声所震憾,不过,每家每户的渔民都有人不约而同的爬上了自家的海滩楼顶部,合着小刀的节奏,都用尽全力敲打硕大的传音钟。

百钟合鸣的钟声向猎龙洋上传去,也向艳达尔大陆的腹地传去。

只有那一户新婚夫妇的海滩楼顶,没有一点动静。

老渔民依然站在门槛前,满脸忧虑看着猎龙洋上不同于暴风雨的另一种阴影渐渐接近,心里默默地道:;神目预险,坚守百年,灾难终究不可避免的来临,但愿太阳城的传音台能收到这个国危信号,及早防备,抵抗灾难,击退强敌,让艳达尔大陆回归平静,我等渔家前哨,数百渔民,死不枉然啊。;

悠扬远达的钟声传音百里,惊惶了第二个前哨镇的居民,数十位身负使命的居民立刻向分散于镇内的各个传音钟奔走而去,他们深知,这,是国度将危,家园将毁的信号,如果不能尽快告知太阳城,以平民的力量是无从抵挡死神的步伐的。

又一次百钟合鸣的钟声向大陆纵深的腹地传去。

没过多久,近千艘硕大的黑影船出现在艳达尔大陆北部海岸线上,抛锚、停靠,无数的黑甲战士从船上下来,身材高大,面目可憎。

海滩上,迎来了一场大刀对血肉的屠杀。

杀人者,自猎龙洋中,坐黑影船而来。

被杀者,世居海滩上,靠捕鱼为生的数百渔民。

转眼之间,小小渔村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数十万的黑影军团走过之后,只剩一地的殷红血液,随雨水横流,数百人的尸体,竟被踩入了松软的沙土,沙土随水而流,很快就把尸体给掩埋了,就仿佛这片宽广的沙滩上,从未有人生存过。但那破败的海滩楼、落地的传音钟、以及漫漫血水,却在昭示着一切。

但,死者已入土,生者,却该如何面对?

艳达尔大陆的第二前哨镇的居民们知道。自从上一次战争结束之后,他们的先辈就告诉了他们:死亡,并不可怕,但不能愚昧的送死。所以,他们知道,传音钟的钟声一起,就是他们往大陆腹地甚至大陆西侧的深山森林中逃避战争的时候。

除了那数十个身负使命的人之外,所有的居民都开始收拾可随身携带的家当与物什,准备逃离。也有相当数量的年轻人,结伴同行,一同前往太阳城,实践他们的祖训:战争一起,即刻加入护国军团,保卫太阳城,保卫艳达尔大陆!

暴风雨依然肆虐着艳达尔大陆,更可怕的是,数十万的黑影军团冒着密急的雨箭,一路开往艳达尔大陆的中心城市--太阳城,沿途但凡遇到平民,无论老弱青壮、女人小孩、一概横刀便杀,其心之狠,犹若砍瓜,幸而虽数十万众,尽皆踏步前行,一路所遇平民并不多,故而枉死于家园之内的艳达尔人民,幸之又幸,为数甚少。沿途一路小城小镇,毫无抵抗能力,几为空城,亦被全数破坏。幸好踏步行军,就算一日百里,也要十多日才能到达太阳城,虽时间紧迫,但毕竟艳达尔人民铁血之心,在这样短时间内集聚抵抗侵略的力量应不为难事。并且,他们也并非孤军作战。因为,各个大陆上的智慧超凡者,以强大的心电感应力,知晓了战争爆发,艳达尔已遭侵略,俱各告知所在国度的和平内阁,并由内阁派遣国度内的护国精英,以最快的行军速度,赶往太阳城,以御强敌。

即使如此,知道了国度将危的太阳城守护者们,丝毫不敢懈怠,因为他们的神眼飞探回报让全太阳城的人都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一支无往不摧的军团,是一支极其难缠的恐怖军团!

这一支军团,被称作黑影军团,在很久以前的大战中已经被消灭殆尽,此时却不知道从何处复生而来??并且凶残比以往更甚,嗜杀较从前更烈!

所以,他们让太阳城中的普通居民全部撤离,往最南方的深山森林中去。只留勇武之人与守护者们一同守护太阳城。

面对黑影军团的到来,只有聚国度之精英,汇各大陆之勇士,才能与其决战,并力图全数灭之,以卫艳达尔之安定,以灭邪恶之气焰。

他们都知道。他们都是太阳城神圣的守护者,都是经过万千锤炼的神勇之士,更是心智卓越的护国精英。

所以他们聚守太阳城中,集合了众多热血护国的青壮年,散发兵器,配予铠甲,点校人数,分置防御。

并且,太阳城以山为城,独具天险,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正可借地形之利,杀侵略之敌!

站在太阳城的最高处,遥望猎龙洋的方向,虽然还看不见数十万黑影军团的踪迹,但,一股邪恶的气息远远传来,他能感应到。

此时,已经是传音台收到国危钟声之后的第七天。城下,依然源源不断的涌进来自四面八方的热血青壮年。这些人虽非军士之职,但向来因战争之故,家传武艺,修炼体能,却也是堂堂勇猛军士了。

他心感欣慰,但也愁眉不展:他们,能抵御黑影军团这样的强敌么?为什么,可以飞天步云的梵合隐神剑师没有来?他怎么了呢?以他天下独一的飞天步,到达太阳城只是转眼之间的事啊。

他知道,梵合隐一定出了什么事。只是能有什么事可以让正义秉胸的梵合隐置如此重大的事情于不顾?

他,是方未央。太阳城守护者中最为优秀的极光守护者。不久以前,因调查太阳城中的阴谋毁城事件,他才刚刚认识闻名已久的梵合隐。等他找到那一班亡命之徒时,梵合隐早已经废了他们的勇武之身,成为残疾之体,断臂之人。他把他们全部关进了太阳城山体内的戒录监狱。

战争来临前的日子,过得非常快。很快,十三天过去了,太阳城内已聚集十二万来自艳达尔大陆的神勇战士,更聚集了来自各个大陆的护国精英近百人,他们大多数乘坐艳达尔联盟派遣的疾鹏到来,驻守于太阳城各个关隘要道。

而黑影军团,也于当天早上,杀到了太阳城下,距城三里,形成半包围之势。东方微明,驻守太阳城的战士们看到城外重重包围着的黑影军团,血气不由膨胀,恨不能一剑砍掉十个八个敌人的头颅,以喂剑魂!

洛天纪两万四百零八年,五月,一十八号,艳达尔大陆,太阳城。艳达尔联盟与黑影军团的战争,一触即发!

目录
正文 | 共75章
第1章 神龙折翼(上) 第2章 神龙折翼(下) 第3章 狼烟顿起 第4章 箭毙黑影 第5章 血战黑骑(上) 第6章 血战黑骑(下) 第7章 敌溃如潮 第8章 固守天关 第9章 沉睡之龙 第10章 花阁神女 第11章 奇珍宝地 第12章 遗宫圣殿 第13章 刁蛮怪胎 第14章 龙行幻境 第15章 天罗圣女(上) 第16章 天罗圣女(下) 第17章 神剑降世 第18章 卧龙出水 第19章 一落千丈 第20章 一见钟情 第21章 河洛全图 第22章 天雷地火 第23章 蓄意偷袭 第24章 无花圣手 第25章 夹道之战 第26章 神秘女人 第27章 追踪寻隙 第28章 包围圈中 第29章 心界初开 第30章 死而不僵 第31章 心之神眼 第32章 何去何从 第33章 圣城传说 第34章 未名湖畔(上) 第35章 未名湖畔(下) 第36章 洞天福地 第37章 暧昧关系 第38章 遭遇狂龙(上) 第39章 遭遇狂龙(下) 第40章 尚牙血地 第41章 女人梦想 第42章 逆修法宗 第43章 无边风月歌 第44章 激情浪漫曲 第45章 智战叶风流 第46章 天下有奇谭 第47章 逍遥御心界 第48章 飞马纵天狂 第49章 奋蹄云宵汉 第50章 血溅夜狼领 第51章 美女慕英雄 第52章 独力挡千军 第53章 迎战恐天明 第54章 九天黑魔爆 第55章 乐章的前奏 第56章 畅想的爱情 第57章 情人与奸细 第58章 刺探攻城军 第59章 赤宵凌空舞 第60章 壮丽的诗篇(上) 第61章 壮丽的诗篇(中) 第62章 壮丽的诗篇(下) 第63章 御灵魔法师 第64章 狂战花天雨 第65章 创世的秘密 第66章 爱恨三人间 第67章 荣耀与征程 第68章 覆灭的军团 第69章 水澜之使命 第70章 灵魂魔幻师 第71章 魔幻师本源 第72章 半神之觉醒 第73章 水下的交欢 第74章 异世界之门 第75章 大结局
举报章节:
第3章 狼烟顿起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