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沉睡之龙

正是送他到太阳城的那匹飞马,一身雪白,毛色光泽亮堂,四蹄矫健,神态昂扬,一双白翼伸展如鹏,强劲有力,正极速的飞驰而来。

而且,这是一匹通灵飞马。

合烟公高兴地以通心术说道:;来得真是及时,累死我这把老骨头了。;

;就知道说你累,我还更累呢,刚跑完一趟又来接合烟公你。你有我累么?;

;你有鹏天之翼,飞起来又快又省力。我这可是以体能为代价的啊,不累才怪了。嗳?你刚跑了一趟?去了哪里?难怪在太阳城我一下城你就腾空飞去,我忙于面对黑骑士,所以没有能及时问你。;合烟公疑问道。

;合烟公好像不该问这么多吧?我有权保守花鸟谷的秘密的。;

;呵呵是的是的,一时糊涂了。嗳,对了,他们几个又不懂通心术,你如何能明白他们要干嘛呢?;

;这个嘛,当然是因为小飞马乃是通灵飞马啊。懂得他们说的话啊。;

;你还真是神奇啊。看来花鸟谷确实是个神奇的地方啊。梵合隐应该有救了。;

;那梵合隐,自到花鸟谷至今,已经有二十多天了,一直昏睡不醒,花鸟谷的几位万花圣药神疗师都费尽手段,花尽心思,也不见效。你不知道,那几位神疗师为此觉得无地自容,却又无计可施。情况相当糟呢。;

;幻海沧澜之毒实在是不可思议,连他们都无法治得好,那梵合隐岂不是凶多吉少了?如果他不能醒转来,恢复护国神剑的意识,那将是一场大灾难啊。;合烟公感叹道。

;他们都还在想办法。不过梵合隐的情况并不太好,变化相当大呢,如果救治不及时,可能。;飞马的内心焦虑地道。

;不管怎么样,必须找到解毒之法,也必定有解毒之法!;合烟公坚定地说道。

;他们也这样想,所以正在努力寻找。;

通灵飞马的心音刚落,眼前已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挡住了去路。只见山峰直入云宵,山势陡峭,角峰无数,山崖壁上绿草苍树,莹莹花朵,芳芳郁郁布满了整座山。绿草花朵之间,有小虫飞跳,蝴蝶飞舞,一只螳螂与一只蜘蛛正在一朵缠黎花上展臂开战。探头出壁的树冠树枝在阳光下特别苍翠,鸟儿欢叫之声清脆悦耳,有如籁天之乐,傍山而奏。鸟儿的身影在树丛之间忽隐忽现,自由得让人心生羡慕。

合烟公看着这一切,感叹道:许多时候,鸟儿更自在,而人,很无奈。

通灵飞马没有能感应到合烟公的这一声感叹。合烟公也不想让它知道这一声叹息。所以,他没有施展通心术传递这样一声叹息。但是,通灵飞马却传来了一声询问:;合烟公,已到这花鸟谷入口,你为什么还不施展桃花飞渡法进入花鸟谷?事情很紧急啊。;

;呵呵,不急于这一时半刻的,我刚才看着这座九虚山,在感慨天离族人幸好有这与外界完全隔绝的花鸟谷,数千年来,每当面临危难之际,都曾给天离族人带来了多少不可估量的帮助啊。以前我也以为只是传说,当梵合隐受骗中毒之后,我才知道这个地方确实存在,而且还有你来接我进谷。;合烟公感叹道。

;合烟公说得倒也是,也正因为有这个花鸟谷,我们许多飞禽走兽,珍禽异兽得以保存下来,并繁衍生息,不然,如我这般的通灵飞马早就灭绝了,更何论在这样的危急时刻给予你们帮助呢?;

;哈哈哈,其实你说的倒不全对了哟。当初你的祖先还在这花鸟谷外生活的时候,可没有现在像你这样的智慧。你几乎都可以算是一个人了,你的智慧已经达到了十多岁少年的地步,所以你能思考,能分事情轻重缓急,这也全是花鸟谷赐给你的天赋能力哟。;

;合烟公所言极是,不过有一点,我觉得我作为一匹拥有你们人类智慧的飞兽,比你们自由自在地多了,因为我不会担心战争夺去我的生命,假如我不参与到你们人的战争中去。;

;原来你也会这样思考啊。在洛天纪上的人类,和平了这么多年,期间虽有些小纠小结,但还没有如这次这般规模化、有目的的战争。这样的战争一发生,有许多人即使不想参与战争,也有可能会被屠杀而失去生命,所以,大多数血性在胸的人,不管是天离族人,艳达尔人,还是冰风族人,在面对战争的时候,都会选择加入自己国度的军队,因为,被无辜屠杀,不如在战场上与敌人决一死战。这,其实是无奈的举动。;

;还是做自由自在的飞马好啊。;

;但是,无论是你这样的通灵飞马,还是其他智慧尚未萌芽的飞禽走兽,亦或是我们人类,自由自在都是生命中的最高追求。只不过路途中遇到的困难比较多就是了。好了,不说那么多了,进花鸟谷吧,先去看看梵合隐的情况,他早一天醒来,艳达尔大陆不致沦陷的希望就多一分。;

说罢合烟公双手置于胸前,中指俱与大拇指搭成一个圆,其余六指朝山而指,心境中能量澎湃涌动,六道绿光从六个手指尖疾射飞出,直向九虚山。山壁上仿佛嵌入了一个无形的锁一样,绿光一到,触及崖壁,九虚山半山腰上即显现出一个光环围绕的巨大旋涡,影影绰绰,似有似无。

他传音道:;进去吧,小飞马。;通灵飞马早已振动双翅朝旋涡缓缓滑翔过去。待到旋涡口,轻轻一触那似有似无的崖壁,竟卡在了壁上,并未能进去。

合烟公暗暗道:;幸有此枉然锁,不然这个世外仙境早被心怀恶念之人闯入,那后果则不堪设想了。;

其念刚毕,通灵飞马已经载着合烟公进入了旋涡中,九虚山的崖壁上顿时回复了原样,角峰依然料峭,苍树依然郁郁,花草依然迎风摇曳。

眼前一片明亮,只见: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数条弯弯的小河溪纵横其间,溪水清澈见底,成群的小鱼逆流而上,途中轻啄水草,偶尔还浮出水面吸纳空气。河溪之畔,枝节嶙峋的桃花树与温柔到底的柳树错落有致,相互映衬,放眼望去,绿中浮嫣,轻风一过,美丽得让人无法相信。平原上花草繁荣,苍翠欲滴,包围着一栊又一栊田埂,田中植有葡萄树,甘蔗,西红柿,玉米等众多蔬果。平原边际,黑幽幽的森林覆盖于地面,绵延而上,遍布于平原四周的数十座山岭。天空中云海流连,鸟影飞纵,阳光倾泄而下,铺满整个花鸟谷。生活居住之地,非此地不能最称人心!

虽然是再一次进入花鸟谷,合烟公依然情不自禁地赞叹道。

;我自出生以来就长居花鸟谷中,八年来白天见,黑夜见,但似乎每次见到都不尽相同,都有一点点细微的变化,这一点点变化总是让我觉得花鸟谷变得更迷人了,但却感觉不出变化在哪里,真是神奇。合烟公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可是花鸟谷的客人,你才是这里的主人,你都不知道,我又哪里知道?不过这里确实迷人,等到我满二百岁时如果还活着,我就放下导师圣者的职责,离开我的合烟堂,到这里来安家,每天散散步,拨弄点蔬菜水果,此生无憾了啊。;

;如果你真来了,我会常常来陪你聊天的,因为整个花鸟谷能听懂我的话的人,几乎没有呢。;

;呵呵呵,很快就会有另一个人能听得懂你的话的。;

;一定是梵合隐!这里除了他,就再没有别的客人了。;通灵飞马用力扇动鹏天之翼,雀跃道。翼风下袭,直吹得地面上的桃花树与柳树飒飒作响。

他们说话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目的地:花药圣堂。

花药圣堂建造于花鸟谷平原东侧,花鸟森林之畔,由木料精装细制而成,雄伟但不显奢华,宽敞但不流于庸俗。圣堂的天顶及墙壁,到处雕刻了精细且美观的图案,图案上的内容包罗万象,仿佛把花鸟谷外的所有情景都刻画其上了。门前两桩粗大的擎砥柱,特别显眼,也犹为壮观。

;这是用花鸟森林中的红橡树做成的,由万花圣药神疗师中的无花圣手吴一丹花费一夏一秋的时间,精细雕刻而成。;通灵飞马骄傲道。

;不仅精通花药脾性,还巧夺木匠天工,旱见啊。也只有花鸟谷中,才能育出此样俊才!;合烟公道。

;我都是五百岁的老古董了,哪还是什么俊才?数百年间连这点都学不会的话,那就真的是白活了。合烟公,你也有一百八十多岁了吧?再有十几年,你也可以进花鸟谷来,与我们这八个老头子作伴了,那时就可以共称遗世九仙了,哈哈哈。;说话者,正是无花圣手吴一丹。他从花药圣堂的大门踱步而出。

;十年光阴于天离族而言,相当短暂。不过,在这个战争烽起的时候,可能就会变得相当长了。如果我合烟公能安稳地活到二百岁,这也是我唯一的去处了,我岂能不来?呵呵呵。;

;原来你是注定要成为神疗师的啊?那以后真的有人陪我聊天了。;通灵飞马兴奋道。

;不急,还有十多年呢。这十多年里,将会发生许许多多的事情。不过,我也很希望有你作伴。;合烟公以通心术答道。

;梵合隐怎么样?有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合烟公踏上花药圣堂的台阶,回过头向吴一丹问道。

;没有苏醒的迹象,倒是肤色变得越来越深,由白变黄,由黄变棕,就像一个死人一样,好像气息也消失了一样。集我们八位神疗师的医术,都未见丝毫好转,我们惭愧之至!就连花鸟谷的开谷医尊梨花圣手唐虚镜,都觉得再不知无处下手。;

;这是花莫族人精心策划毒杀梵合隐的奇毒,也许一般花药疗法不能见效,试试推心术之类以自然之力驱毒的方法,或能成功呢?;合烟公皱眉说道。

;推心之术,对我们八位神疗师来说,都已修到至臻境地,可是,无论怎么样施力,都不得其法,其心境内有一股弹力,把我们所施之力全部反弹,其力之盛,愈过我们八位神疗师合力推之。我们不得不放弃。;

;我叫他关闭了心境世界与心之神眼,所以其幻海沧澜之毒奔涌于其心境内也未可知。难道他就只能这样沉睡不醒了吗?;

;不会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不过,不是靠我们万花圣药之功,可能是另有因由。我等天离族人受大自然的庇护,那幻海沧澜之毒的两种配方都乃自然中美艳之物,一则弥天如雾的水云烟,二则奇丽非常的大西洲花海幻景。也只有天离族人才能炼制这样的大自然幻景留驻心境之中,可见其毒只对天离族人有效。且依你合烟公所言,他应该很快就会变成紫青色并算真正死定。可至今已有二十多天,他的肤色却还是棕色,可见,其中必定有我们不得而知的缘由。;慢慢踱步而出,委委道叙而言,正是梨花圣手唐虚镜。

;原来是花药圣堂的始祖唐虚镜老前辈,谢谢指教。;合烟公忙不迭地道。

;不敢说是指教,也只是一种猜想。可惜还是无法预知几时醒来,特别是在这样的危急时刻,艳达尔大陆最需要他的时候。;

合烟公没有答他的话了,因为他看到了梵合隐。他躺在洁白柔软的床上,神情木讷,肤色棕黑,与二十多天前神气活现的护国神剑师的形象相去甚远。

但他确实是梵合隐,只是,他是一个沉睡中的梵合隐,对敌人来说,已经是无足轻重的梵合隐。

对合烟公而言,对万花圣药神疗师而言,对艳达尔大陆的人民而言,对洛法尔大陆的人民而言,他举足轻重,他代表着天离族人最高的战争力量,代表着希望。

;梵合隐,你知道吗?真正的战争马上就要爆发,正是被侵略国度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能感应到吗?你要尽快醒来,给那些邪恶的侵略者们以狠狠地打击,让他们永远失去侵略的能力,以保洛天纪的和平啊!;合烟公握着梵合隐的手,面展愁容地道。

;我看,我们不要打扰他了,他这时候可能最需要的就是自己内心深处最激烈的争斗。他也许正在与死亡做着博斗。我们到外面商量接下来怎么办吧。;梨花圣手唐虚镜安然道。

正在这时,一群鹤发童颜的人从楼上走下来。正是其余六位神疗师。他们分别是:荷花圣手陈清溥、水花圣手杨思楼、铁花圣手尚飞流、花花圣手秦风慕、飞花圣手钟笑琴、藏花圣手郭天启。

;原来是合烟公到了。刚才我们正商量着梵合隐的事呢,听到有谈话声我们就下楼来看看。我们想,梵合隐是千年一遇的护国神剑师,必定有些我们所不知的奇特之处,以致他现在还安然无恙。不过有一种药可能对他有一点帮助,我花花圣手秦风慕正准备离开花鸟谷,到冰天洋上去寻找。;

;什么药?;

;到时自知。合烟公应该知道,这是我们神疗师的原则。;

;是的是的,一时竟忘了。那祝秦风慕前辈早去早回,以使梵合隐早日醒来,抵御侵略。;

;凡事必定有轨迹可寻,合烟公不必过分强求。;梨花圣手唐虚镜平静道。

合烟公正想回话,突听圣堂门外传来一声甜甜的声音:;听说来了一个要死不活的人?我来看看。;

合烟公惊奇地转眼望了过去。

目录
正文 | 共75章
第1章 神龙折翼(上) 第2章 神龙折翼(下) 第3章 狼烟顿起 第4章 箭毙黑影 第5章 血战黑骑(上) 第6章 血战黑骑(下) 第7章 敌溃如潮 第8章 固守天关 第9章 沉睡之龙 第10章 花阁神女 第11章 奇珍宝地 第12章 遗宫圣殿 第13章 刁蛮怪胎 第14章 龙行幻境 第15章 天罗圣女(上) 第16章 天罗圣女(下) 第17章 神剑降世 第18章 卧龙出水 第19章 一落千丈 第20章 一见钟情 第21章 河洛全图 第22章 天雷地火 第23章 蓄意偷袭 第24章 无花圣手 第25章 夹道之战 第26章 神秘女人 第27章 追踪寻隙 第28章 包围圈中 第29章 心界初开 第30章 死而不僵 第31章 心之神眼 第32章 何去何从 第33章 圣城传说 第34章 未名湖畔(上) 第35章 未名湖畔(下) 第36章 洞天福地 第37章 暧昧关系 第38章 遭遇狂龙(上) 第39章 遭遇狂龙(下) 第40章 尚牙血地 第41章 女人梦想 第42章 逆修法宗 第43章 无边风月歌 第44章 激情浪漫曲 第45章 智战叶风流 第46章 天下有奇谭 第47章 逍遥御心界 第48章 飞马纵天狂 第49章 奋蹄云宵汉 第50章 血溅夜狼领 第51章 美女慕英雄 第52章 独力挡千军 第53章 迎战恐天明 第54章 九天黑魔爆 第55章 乐章的前奏 第56章 畅想的爱情 第57章 情人与奸细 第58章 刺探攻城军 第59章 赤宵凌空舞 第60章 壮丽的诗篇(上) 第61章 壮丽的诗篇(中) 第62章 壮丽的诗篇(下) 第63章 御灵魔法师 第64章 狂战花天雨 第65章 创世的秘密 第66章 爱恨三人间 第67章 荣耀与征程 第68章 覆灭的军团 第69章 水澜之使命 第70章 灵魂魔幻师 第71章 魔幻师本源 第72章 半神之觉醒 第73章 水下的交欢 第74章 异世界之门 第75章 大结局
举报章节:
第9章 沉睡之龙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