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2210字

第03章 初尝评世

自得天书“人遁”之后,郭嘉便在家中潜心研读,十年之后已略有小成,方觉世道万物变幻莫测,又不是无迹可寻,冥冥之中似有定数,又似非止一端,当真是奥妙无穷。

这一日,有同乡辛评郭图二人到访,郭母简备粗茶,辛评字仲治,郭图字公则,三人围席而坐,畅谈良久。期间辛评以目视之,郭图会其意,随口说道:“当年天下之势,奉孝以为如何?”

“不敢不敢,”郭嘉赶忙摆手应道,“小弟才疏学浅,正要请教二位兄长。”

“哈,”辛评笑道,“我就说奉孝贤弟绝不会开口,公则老兄,我看这路上的酒钱,非你莫属了。”

“哎呀,”郭嘉也是一乐,“小弟诚信款待二位兄长,二位兄长竟拿小弟打赌,这让小弟情何以堪啊。”

郭图倒也不在意,摆了摆手应道:“奉孝莫要见怪,哪里有什么赌约之说,那都是辛仲治自己说的,我可从来没有应允过。”

三人一起大笑,郭嘉接着问道:“听方才仲治所言,二位兄长可是要远行?”

“正是。”辛评答道。

“去往何处?”郭嘉追问道。

“这倒要请奉孝贤弟猜猜看。”辛评卖了个关子,闭口不答。

郭嘉听罢,眉头上扬笑道:“既然二位兄长执意要小弟开口,那小弟就斗胆猜上一猜。当今天下黄巾骤起,阉宦一党祸乱朝纲,诸侯在其地摩拳擦掌,将军在其位蓄势待发,剑拔弩张,仿佛此刻就要拼个你死我活。百姓有从贼者,有从兵者,无非是为了一口之饭。以小弟之见,二位兄长哪里也不要去,还是在家安心读书便是,这天下还不算太乱。此时若有人除阉宦以镇庙堂,平贼寇以定八方,归皇权于君,施仁政于民,四海承平,万世之基可成矣。”

“此言差矣,”郭图应道,“自高皇帝斩白蛇以立汉室,传至今日已近四百年,当今朝堂之乱,致天下之乱,虽然天公将军已经仙去,但还有地公、人公二位将军,黄巾之势已如星火燎原,莫不要忘了大泽乡的陈吴二人。”

“公则兄所言甚是,”辛评接着说道,“此时正是乱世之开端,我夜观星象,天主龙星昏暗无光,四周又疑云多布,想那灵帝在位,对朝政根本不管不问,又搜刮民脂广修庭园,若真有如贤弟所说之人,除非是那光武皇帝复生,否则乱世必至。”

“咳咳,”这时郭母清咳一声,在屋门外轻声说道,“非礼勿言。”私下议论皇帝,当真是有些大逆不道,虽然此时黄巾起义已有岁余,也没有人管这些闲言闲语,但还是少说为妙。

屋内顿时安静了片刻,辛评扶起茶碗吃了一口低声说道:“我二人欲寻明主,佐其匡正世道,借此乱世之机,扬名以立天下。今临行之时,特来与贤弟相聚一番,他日相见不知何年何月。”

“却是如此,”郭图应声附和道,“贤弟若不嫌弃,可与我二人一通上路,兄弟三人左右也好有个照应,再说以贤弟之才,又岂能荒废于田间地头。”

“哦?”郭嘉听后心中一动,也的确有了些许想法,但马上就克制住自己,面不改色轻声问道,“何人可谓明主?”

郭图答道:“南海有一神物名为虎姣,头如鹦鹉,鱼身而蛇尾,声如洪钟,盘踞一方,似鱼而非鱼,此物属龙种之一,听闻将军袁绍便是此神物所化,他日一朝鱼跃龙门,便可直抵九霄,威震华夏。再者袁绍四世三公,当今朝堂之上,除了大将军何进,谁也比不了袁本初。”

“如此说来,二位兄长可是要投奔袁绍?”郭嘉低声问道。

“正有此意。”郭图点头应道。

“哦?”郭嘉接着问道,“兄长既说袁绍势力比不了何进,怎么不去何进门下?”

“嘿,”辛评微微一笑,“看来贤弟对人事少有谋断,那何进因其妹为皇后,故而升迁,无才无德无谋,单这一条就绝非明主,况且何进贵为大将军,门生何止千百,我们兄弟前往,怕是终其一生,也听不到我们的只言片语。”

“原来如此。”郭嘉点头称是,举起茶碗开口说道,“既然二位兄长有心匡正天下,去意已决,小弟我就恭祝二位兄长云鹤高飞,大展宏图。”

“咦?”郭图随口应道,“奉孝不愿同路吗?”

“非也,”郭嘉叹了口气,“小弟家中尚有高堂,不忍就此分离,只愿侍奉母亲左右,以尽孝道。”

待送走了辛郭二人,郭嘉回至家中,见母亲独坐案前,并未就寝,赶忙上前施礼问安,而郭母只是端坐在那里,沉默了片刻,方才开口问道:“我儿是嫌老身年迈拖累吗?”

“不敢,”郭嘉重重叩首道,“母亲在上,孩儿只想陪伴左右,更不敢忘了母亲的教诲,天下之势与孩儿又有何干系,孩儿只望能每天看到母亲身体康健,别无他愿。”

“嗯……”郭母轻轻点了点头,“我儿能有这般孝心已是难得,为母者也只愿自己的孩儿平安惜福而已。但你读书十载,当真就甘心于此吗?”

郭嘉听闻,方才明白母亲心意,为人父母,既想子孙安然无恙,又想子孙出人头地,矛盾之情却是难以自制,于是和声应道:“母亲莫要多虑,请听孩儿一言。那天公将军张角,又为太平上人,昔日也曾与孩儿有过一面之缘,本领之高,孩儿生平未见有出其右者,一声高呼,天下皆动,正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翻云覆海显神通。然而从其起事至今不过岁余,其势已漏败相,至于那张角本人,有说其被诛杀,有说其被藏匿,更有甚者说其已得道升天,不再过问人间之事,众说纷纭,揣测各异。究竟如何,孩儿并不在意,孩儿所想只是那张角行事谋而不成,行军乱而无纪,仗有神通在手,便执意逆天而为,焉有不败之理,只是可惜了那些跟随他的百姓,孩儿必不愿成为张角之类人也。”

说道这里,郭嘉抬头看了看,见母亲双眼微合,并无表情,遂接着说道:“辛评郭图二人,孩儿早已识得,此二人专攻谋略,颇有心机,但行事只寻表面,未能察其根本,如郎中只医其表,不管内理,终究会病入膏肓不可治愈,世上行医者不计其数,如扁鹊者又能有几人?以孩儿愚见,二人可堪百里小县之职,过则官民两难,此孩儿必不愿成为辛郭之类人也。”

举报章节:
第03章 初尝评世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