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2631字

叁拾壹.赐名

  赵颦笑看着步入主殿的新生,一边手撑着头一边手撩着头发,她背靠金榻,对着下方乌泱泱的人群莞尔,赵舟亭肃静人群后,从宫人手中接过竹卷,将其摊开放在赵颦笑面前。

  

  赵颦笑挑起兴致,手指划过竹卷上每一个名字以及下方的佩剑剑名。

  

  当她素指划过“阿棠”和“赵倚安”的名字时,面上染上了几分若有所思,晋行和丹阳这四个字并排而立,格外刺眼。她看过了卷上所有的名字,然后手一推把卷掀入赵舟亭怀中。

  

  赵舟亭颔首,从一旁的宫人手里接过朱笔,在赵颦笑留有痕迹的地方把名字给圈了起来,趁着这个空档,赵颦笑看了看下方恨不得缩成鹌鹑,晃着脑袋的人儿,心里又起了几分捉弄的心思。

  

  后面的几个女孩应该是拔剑的时候受了伤,脸色苍白,有一个嘴角还留着血迹,怎么看怎么像随时可以晕倒的人物。等赵舟亭完成手上的工作,挥挥手示意一旁的宫人把装满竹片的玉筒递给赵颦笑。

  

  宫人束起长发,跪在赵颦笑面前,举着玉筒等待赵颦笑抽取。赵颦笑目光停留在阿棠身上,许久才回过神来。她转转手腕,轻轻点了一下金榻扶手,一支竹片从玉筒里飞出落到她手中,看清手中的字后,她红唇微动:“宋。”

  

  赵舟亭颔首微笑,面具下的嘴角渐渐扯平,用朱笔在前面几个人被圈起的名字上方留下了个规整的“宋”字。

  

  “辛秋月,赐宋秋月,乙班。”

  

  “陈思切,赐宋思切,丙班。”

  

  “陈敷,赐宋敷,甲班。”

  

  ......

  

  赵颦笑不停的抽取竹片,赵舟亭不停的记、念,下面的新生竖起耳朵听,听得那叫一个仔细,他们明白宫主赐名分级有多重要。被赐的名字会跟着自己一生,赐名后名字会记入宫史,若是记错了自己的名字和级别,不小心闹出了什么事,可是会被处以宫刑的。

  

  宫刑分为八道,第一道淹入水中半柱香直到人呛水死死挣扎为止,然后从水里拖出来放到炎洞受火灼烤,一般经历完这两道的人都会神智不清。第三道宫刑就会见血,赐鞭五十。第四道押入冰窟打断腿又接回反复七天,第五道扔入蛇窟,自生自灭,一般到第五道就很难有人能坚持下去了。若是还活着,便带出来重新“教导”。

  

  每月阿棠宫鉴师会排查宫中子弟,查不到名或名字混乱的他们有权力直接处死阿棠宫子弟,理由:奸细之嫌。

  

  所以,鉴师在阿棠宫也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位置。

  

  主殿内香炉白烟袅袅,处理赵颦笑抽出竹片又扔到地上的声音,几乎没有其他声音。新生站在下面,一动不动生怕被盯上,有些人的脸色由白转青,明明就是坚持不住要倒下了,两条腿却还定在原地,不敢妄动。有些人闷得慌,满头大汗却也不敢用袖子擦拭,任由汗水滴落到地面上。

  

  一个时辰过去了,站着的新生腿已经完全麻木了。阿棠腿有些打飘,眼前白茫茫的,头小幅度的晃来晃去,好像随时可以两眼一黑一闭倒在地上。服用过回灵丹的赵倚安比她好一些,至少还能坚持若无其事的站到最后。回灵丹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修复着他的身体机能,给他补给内力。人也是格外的清醒。

  

  “赵倚安,赐左倚安,甲班。”

  

  “范云绍,赐左云绍,甲班。”

  

  “文虎,赐左虎,乙班。”

  

  “阿...棠,赐左棠,甲班。”

  

  赵舟亭在念“阿棠”两字时,有些吐字不清晰,有些犹豫。

  

  这赐名的声音让阿棠,不,左棠一个激灵,立马站好,整个人清醒了个彻底。她学着前头的人的模样,也朝上首的赵颦笑鞠了一躬表示敬意。

  

  左倚安向来对自己“赵”姓感到不满,换了正好和他心意。又是半个时辰,所有的赐名都结束了,赵舟亭把录好的竹卷放到赵颦笑手中,将手中的朱笔扔到身旁的宫人手中。等到赵颦笑阅过,点头示意后,赵舟亭走下玉台,对下方的人训道:“宫主给诸位赐名,诸位务必牢记自身。无论你在宫外如何尊贵,但在阿棠宫就要遵守阿棠宫的规矩。”

  

  “这四年的修习,与外界不该有的该断则断,若是被发现,必将处以宫刑!”

  

  “阿棠宫不留吃里扒外的畜生。”

  

  赵颦笑从金榻上起身,拢拢袖子,轻蔑地看着下面的人:“本宫待人也算...和善,若有背叛违令者,休怪本宫无情!”她从宫人手中接过一把利剑,拿捏住两头,轻轻一折,剑身微弯然后“飒”的一声,碎成了粉末,汇聚入赵颦笑掌中,她挑眉看向下方的新生,手松而粉漏。

  

  “给你的,本宫也能毁掉。”

  

  “且散了。”

  

  新生们最吃的不是悉心的教导,而是恐吓。越厉害的恐吓,他们就会越把话听进耳,至少,暂时是这样的。

  

  殿里的人望着赵颦笑和赵舟亭离去的背影,都恢复了几丝生气,已经有人开始离开主殿,外头可以看见他们的领路人。

  

  左棠棠腿麻,站在原地扭了扭腿,转了转手腕。左倚安拉长身子,伸了个懒腰,转身看向殿外。站在左棠身后的一名姑娘从进殿开始目光就没离开过左倚安,这时总算等到了一个松散的时间,她琢磨了一下然后脚一软整个人往斜前方,左倚安的怀里扑去,嘴里还喊着“哎哟”。

  

  容貌上乘,声音娇柔。是个男人就会动几分怜惜之心。

  

  左倚安看着摔来的人,眉头一皱,眼里露着几分戏弄,自己侧了个身还给人姑娘绊了一脚,若是说那姑娘本来是脚软假摔,那么被他绊这一下可就真的是直直的朝地面扑去。

  

  啃了好一口青石。

  

  左倚安面不改色,若无其事的看着殿外的情况,好像什么也不知情,好一会儿后看着姑娘挣扎得难受他才惊讶道:“怎么趴下了?还行吗?”

  

  他作势伸出手想拉人一把,姑娘扶着腰心里暗喜,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手与左倚安的手来了一套“太极”,她不管怎么放手,就是放不到左倚安手里。

  

  左倚安挑眉,收回手,又背过身去:“男女授受不亲,我不能坏了姑娘名声,刚刚看来姑娘是没什么事的,不需要我。”他摇摇头,背影显得有些遗憾,背着手跨过殿门槛,再也没有回头。

  

  姑娘趴在地上气的脸发紫,还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了好一会。左棠目睹了全程,也没什么怜惜之情,更没什么想搭把手,关节活动好后转身也离开了,那白服的裙摆还扫过趴地姑娘的手。

  

  左棠扶着门框,踏出主殿,看着下方绵延的红阶,望不到头,就像自己入了阿棠宫后的一生,漫长而迷茫。君泱见她出来,立马上前给她递上了淡紫色的腰带,腰带上用白丝绣好了左棠两个字。

  

  君泱与左棠讲了很多阿棠宫的事情,等级分类等问题都说了,左棠自己听着也记入了脑子。“你每日都要修习,除去练剑是在下方轮台上外,你要四处寻找习房修你的科目。我只能告诉你甲班在后山。剩下的地方都在宫规最后一页的地图上,需要你自己找。以后你的吃、学都与我无关了。”

  

  “你应当记得如何回院子吧。”

  

  左棠颔首,表示她记得的,君泱看着她难得的多说了一句:“你是我入阿棠宫来,第一个接手的人,接完你我就要出宫做任务了。”说罢,她从袖中拿出一只折好的纸鸢,放在左棠手中,“唯愿平安。”

  

  看着手中的纸鸢,左棠有些泪目,她把纸鸢放入自己袖中后退几步朝君泱弯了弯腰然后率先离开。君泱收回脸上的笑容,眼中透着冷光,唯愿平安,这四个字也送给自己。

  

  

  

举报章节:
叁拾壹.赐名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