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在广州的经历让我印象深刻,但是还有一些事很是让我记忆犹新。

记得那是我第一次请假外出,很是高兴,因为终于能在大城市逛逛了。

结果很尴尬,不会坐地铁,就随手找来了出租车。

结账时我吓了一大跳,起步价竟然十六块钱。

我的天,这个地方还真不是我们这种没有工资只靠津贴的人呆的地。

一路的堵车,最终过了好久才到达目的地,我无奈地结了帐,下车准备在学院附近溜达一圈就回。

途中看见了一个六十多岁的奶奶步履蹒跚,挑了个担,前后都装着水果。

我看着老奶奶怪挺不容易的,就上前想买点水果给她减轻点压力。

买了几斤水果后,我的钱包又蔫了一些。

然后我和老奶奶就坐在马路牙子上聊天。

不聊还好,这一聊,我感觉我的同情完全是多余的。

老奶奶说,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深圳那边开了三家公司,二儿子在广州这边也有两家公司,孩子们都很孝顺,她老家就是广州本地的,有一栋单元楼是她的,平日里房租就是一大笔收入,每月至少上十万,至于出来卖水果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家里之前老伴将一片地搞了个水果园,她感觉水果烂在地里怪可惜的,就挑担出来卖,全当锻炼身体。

听着听着,我心里一阵发酸。

我一个年轻小伙月津贴八百五十块钱,竟然同情一个月收入过十万的。。。 。。。

羡慕归羡慕,但是心里最多的还是感觉我们现在生活真是好了,发展得很快。

还有一回,是让我害怕的一回。

那是我急性阑尾炎犯了的一天下午,疼的很。

在分队请假去卫生所看了之后,医生说是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即去外面解放军医院做手术。

回到分队后向领导报告,领导让我明天早上再去。

我真是毫无顾虑的躺了一晚上,虽然疼,但我还是强忍着竟然睡着了。

第二天,领导给我批假,让一个战友陪着我去医院动手术。

那哥们可不靠谱,刚把我送到医院,就说他从来没外出过,表明了他要去逛逛的想法,我居然对自身毫不负责任的答应了。

他走了没多久,就轮到我进手术室了。

我躺在手术台上,心里一阵哆嗦,说句不吉利的话,从小到大还没动过手术呢,心里确实紧张,又没有人陪。

在手术台上躺着,先给我挂了一瓶特大号点滴,然后让我侧躺着。

我清楚的记得是一位男医生和好几个女护士,其中有一个虽然带着口罩,但我觉得还蛮漂亮,哈哈。

我侧躺着之后,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只是感觉他们在我的腰椎边上在干什么,貌似还用针扎,因为有一阵刺痛。

我那时十九岁,但是对这些常识并不懂,心里还胡思乱想:阑尾不是在前面吗?咋在后面动手术?

过了好久,后面终于结束了,又让我平躺着。

我平躺着之后问了旁边护士小姐姐一句很二的话:“手术动完了吗?”

护士小姐姐没忍住笑了:“刚才只是在麻醉,现在才开始,来,我帮你把裤子脱了。”

我勒个去,我刚觉得这个护士小姐姐漂亮,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虽然我知道这是手术时怕裤子挡住医生的手,但我还是瞬间脸红了。

将裤子往下拉到大腿处大概、好像多少距离来着。反正当时我很尴尬。

我听见医生准备动手术的动作,好奇的抬起头准备看看他是咋动手术的。当时确实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哈哈。

结果刚抬起头,那位护士小姐姐就把我头一把按了下去。

“躺着老实点。”

“我想看看医生是咋动手术的。”

小姐姐听着我这种请求估计都无语了,说道:“药效马上来了,你躺好闭上眼睛,睡一觉就好了。”

我无奈,只能听从,闭上眼睛开始放松休息。

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正很快,我全身都没知觉了,死死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醒来了,还是昏昏沉沉的。

当时心里还想,娘嘞,幸亏我来的是正规医院,这麻醉好厉害,要是去不正规的,身上少几个零件都不知道。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手术动完了,医生正在我伤口处缝针,因为麻醉的缘故,一点都不疼,但是我能感觉到针在我身上穿透。

搞笑的是,医生估计看出我是一个乐观、比较皮的人,他将一个盘子拿到我面前,让我看了一眼。

只见里面有一小坨肉,上面有一些血丝。

医生向我解释到:“这东西就是你的阑尾,上面的血丝就是发炎了。”

。。。 。。。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在逗我玩,反正当时的我是信了。

想张口说话没说出来,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

迷迷糊糊感觉到护士把我抬到病床上,并帮我换好了病号服。

然后我又睡着了。

我这人睡觉不老实,可是我没想到睡觉不老实也能犯出严重的错误。

可能那段时间我运气不好吧。

反正事后我知道的情况和旁边病床病友给我说的是这样的:

我睡觉姿势不好,竟然把输液点滴那条输液器中间接口一脚踢掉了,(大家都知道输点滴那条输液器中间有个接口吧?)直接就开始回血,等我被护士摇醒的时候,我睁开眼一看,胸前一大摊血,黏黏乎乎的。

因为麻醉的缘故,我看了一眼又很心大、淡定的又躺着睡着了,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护士在帮我换衣服。

半夜,我被一泡尿憋醒了,(可能是因为那一大瓶点滴的原因)去卫生间撒尿,卫生间在阳台上,我颤颤巍巍的从床上起来,又用手提起点滴瓶子,去阳台上厕所。

结果走到卫生间就很费力了,根本不能站着上厕所,只能坐着。

撒完尿后,站起来准备回床上。结果不知道是因为麻药的劲还是什么原因,我晕晕乎乎身体朝右靠去,根本控制不住。

等我头和脖子完全伸出去后,一阵风吹过,我清醒了。立马一屁股又坐回了马桶上。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十八楼啊,差一点。

就这么一直坐着,一直等身体恢复去床上的力气。

估计过了有大半个小时,我感觉差不多了,就起来提着点滴瓶慢慢回到了床上。

等我往架子上挂上点滴瓶的时候,我发现里面已经不是之前那少半瓶药了,而是满满一瓶血。

我也不懂常识,也没有力气呼叫护士。

心想:管求他的,流回去就行了,就又躺着睡了。

等早上不知道几点的时候,我醒过来了,感觉那个麻药的劲也快过去了,除了身体还有点疲劳而已,其他都还不错。

抬头一看,那瓶“血”也快输完了,就等输完之后呼叫护士帮我换了一瓶。

事件结束,之后一切平安。

除了因为天气太热伤口发炎伤口推迟了一个多月长好之外,其他的都很顺利。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后,我只能说,我心真大,其他的话,我也无语。

(请大家不咬人为我有夸大的成分,因为保密的原因,有些事情我只能不说或者是降低,这些经历绝对都是真的,毕竟我写这个只是为了回忆美好的过去,记录一下而已,谢谢。)

举报章节:
第16章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