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小说
首页
书库
排行榜
作家福利
登 录作家专区

我是奸臣白月光

我是奸臣白月光

我是奸臣白月光

作者: 且清
连载中古典架空古代言情

16.75万 字   |56人 正在读

最新章节:第78章 宁家灭门|更新时间:2024-06-18 13:08:55

作品简介
目录 (78章)

那日,于尸横遍地中见他,那位权倾朝野的宦官,亦如传闻无差—— 雷霆手腕,狠绝冷血,一声令下便要了所有人的性命,仅把江慈从死人堆里捞了出来:“记住了,你能活着,是本官赏的。” 万军之下,江慈抓过他的无相剑抵在自己脖颈,惨淡笑问:“总使大人,若我把这条命还你,可以放我走吗?” 燕青慌了,徒手去夺剑刃,手掌被生生割破,鲜血淌满衣袍,他却视若无睹,只红着眼下令:“放她走!” 再遇时,燕青九死一生,拖着残败不堪的身子,将奄奄一息的她从敌人手里拼命夺回,藏于身边,细心呵护:“我后悔放你走了……”

第1章 江家孤女

十月重阳,经年冬不见寒的淮南早早飘起了细雪,大片大片的冷风呼啦啦地直往庭院里灌。

刚从偏门进院的江慈打了个哆嗦,把那件浆洗到发白,袖口明显短了半截儿的袄子往下拽了拽,才勉强遮住手臂上大大小小的伤痕。

自从来到谢家,江慈从未有过新衣裳,身上这件还是当年阿娘闲暇时,一针一线亲手给她缝的,那时阿娘时常抱着她说:“我的小阿慈又长高了,长得这么快,得多做些衣裳备好才行。”

江慈背抵着门楣,抚摸着手里那封弥足珍贵的入选凭信,眼眶渐泛酸意,十三年了,江家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在香道内举足轻重的药香世家,自己也不再是曾经意气风发的江家大小姐……

如今她寄人篱下,顶着堂姑娘的名头,实则就是个笑话,在谢家眼里,她不过是个不用付工钱的指使丫头,睡柴房,做粗活,任谁不高兴了,都可以对她动辄打骂一通。

阿娘叫她跟着舅舅学香傍身,舅舅却常说女子学香无用,她天生粗苯,更不是制香的料,严令她不准跟着家里学香。

可她是江家药香传人的最后一脉,杀害江家满门的凶手还没找到,父亲传扬药香的遗愿尚未完成,怎能放弃制香?

眼下她多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考取了侍香局应招的榜首,想来舅舅再无理由拦着她学香,更不会阻挡她和母亲见面了。

哪成想当谢为良看到那侍香局的朱红大印时,脸上非但没有半丝喜色,反倒是乍青乍白了半晌,竟当着她的面,直接撕碎了那凭信,扬去院中:“来人,给我打!”

“舅舅不要!我的凭信,不要啊!!”

江慈一惊,泪水顿涌,急切地想要上前阻拦,却被下人们七手八脚地按在长凳上,两指宽的马鞭毫无征兆地往背上抽了下来。

皮肉割裂的痛感混着衣料撕裂的声音,一瞬间直冲天灵盖,疼得江慈倒抽一口凉气,再呼出时,近乎抽干了整个肺,不得不咬紧乌白颤抖的嘴唇,将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拼命忍回去。

舅父谢为良这才坐回主位上,慢腾腾地开了口:“打你进门那天起,就告诉过你,不准碰香,也不准偷功,你可到好,非但破了规矩,还背着家里去应选侍香局的年招,给我丢人现眼!”

他说得燥了,抿了口茶又继续:“一个女子,不好好跟着你舅母学打理家宅,学哪门子香?不知好歹,就是打死也不为过!”

尽管江慈此刻疼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却愣是倔强地一滴眼泪也不肯掉,只艰难地将口中的血水咽回去,哽咽着质问:“舅舅总说……女子学香不好,可为何舅母能学,表姐表妹能学,就连院里的丫头都能学,就我学不得?就因为我不是您亲生的?可我也是您的亲外甥女啊……”

“哼,你也配。”谢为良满是不屑。

“我江家被歹人屠戮殆尽,我乃江家最后一脉,传承江家的制香法,是母亲所期盼,也是父亲之遗愿。母亲当年让我跟着舅父,便是要我学习制香傍身,重振江家,不是让我来做下人的,要是母亲知道了……”

江慈话还未完,谢为良就将边几上的瓷盏,连带着刚泡好的热茶,结结实实扫到了她脸上:“混账东西!犯了偷功的大忌还这般嘴硬不知悔改,给我照死打,留口气就行!”

十几鞭子下来,江慈咬紧牙关,看着眼前散落一地的碎信,憋了多年的委屈和眼泪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了,泪珠子大颗大颗地顺着冰凉的脸往下砸,从小声呜咽,到泣不成声地绝望嚎啕……

失了凭信,进不了侍香局,她所有的努力和期盼,仅在这一夕之间,全都白费了,她想不明白,自己不过是想得到一句认可一个公平,想要早点学有所成见到阿娘,怎么就这么难呢?

这些年她没日没夜地偷偷研习制香法,只能捡着表姐们丢掉的废料来练,她天真地以为只要证明自己有这个本事,就不会在受到阻挠,可现在,一切都没了……

鞭子停了,血水顺着板子吧嗒吧嗒滴进地缝里,将那地上薄雪晕的殷红,江慈从长凳下滚落下来,一面强忍着背上火辣辣的剧痛,一面伸手去拾地上的碎信,碰到信纸的一刻,手指却被谢为良狠狠踩在脚下,用力碾进雪里:

“你给我死了这条心!明日内廷的人来问,便说你身子不好,去不得了,若你肯听话,过两年我让你舅母和对街家的铁匠说说亲,让你好生嫁过去,若你再敢生事,我打折你的狗腿!”

伴着手指骨断裂的声音,江慈疼到险些失声,却仍咬着牙坚持:“不让我制香,除非我死。”

“小畜生你……”

谢为良的巴掌刚挥到一半,就因突然冲进院中的无数脚步声滞在了半空。

江慈闻声回头,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乌泱泱地一群脚踩官靴之人,还有若隐若现的檀香气正逐渐逼近。

下人中,有人惊疑:“监察司?”

江慈对监察司有所耳闻,当朝天子的私卫,手握监察百官,督办皇室要务的专权,行事手段阴狠毒辣,所经之处,乃雁过拔毛,一旦惹上了他们,不留下几颗人头,剥皮见血,绝不会轻易了结。

然谢家乃一阶民间商贾香坊,既不涉足庙堂高位,也不攀附世家豪门,怎会和监察卫扯上关系?江慈心中兀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明明时值晌午,黑云却低沉欲坠,朔风席雪,掠得更急,庭院内的枯枝也跟着躁动地沙沙作响,显得尤为不安。

面对监察司的人,谢为良顿时张惶失措,哪还顾得上江慈,一副贼心虚似的模样,小心迎上前:“不知诸位上差今日驾临……”

“谢员外,真方现在何处?”

说话的人似没什么耐心,未等他话毕就直截了当地盘问起来。

那干净到近乎不掺任何杂质的男声一下子就抓住了江慈的耳朵,她想抬头去瞧,却不敢擅动。

谢为良闻声色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打牙颤的声音,在这方死寂当中格外清晰……

精选推荐
逃荒后三岁福宝被团宠了

逃荒后三岁福宝被团宠了

时好

连载中· 203.52万

逃荒路上,一袋粮食换了个女娃娃,大家都觉得这家人疯了。可自从领养了小晴天,一家人的日子就像开了挂。山禽排着队送上门,河里的鱼争着抢着往桶里蹦……别人家孩子都饿得面黄肌瘦,叶家一群小崽子却越长越壮实。大哥:晴天,大哥去给你抓兔子!二哥:晴天,路不好走,二哥背着你!三哥、四哥、五哥:谁敢欺负晴天妹妹,先问过我们的拳头答不答应!一家人把晴天宠上天。谁知到了京城,就有大人物找上门:“这是我家找翻了天的宝贝疙瘩!”晴天:“都别抢,我保证雨露均沾!”

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

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

黛墨

连载中· 272.16万

末世玄学巨擘南璃一睁眼,成了安阳侯府走丢多年的六小姐。以为是受虐剧本,谁知五个哥哥一个比一个宠她!南璃大喊别宠了,其实妹妹超能打,捉鬼算卦看相看风水,治病救人样样精通,带领家人升官发财!一不小心救下的九王爷,权倾朝野,是出了名的冰冷寡情,更是独宠她上瘾,不肯纳妾。绿茶白莲怒喊:“王爷子嗣单薄,怎么能行?!”南璃指着排成一队的捉鬼小崽崽们:“眼睛不好我给你治!”九王爷将她抱起来:“我们再生几个。”

奸臣之妻

奸臣之妻

安年

连载中· 190.75万

余娇一觉睡醒变成家徒四壁,食不果腹的贫穷农家女,她以为自己是女频种田文女主人设,于是看诊治病,经商种田,撸着袖子发家致富,想要走上人生巅峰。后来,病娇哥哥一路开挂,通六关,三元及第,进翰林,平步青云,一朝成为权倾朝野的佞臣。余娇才发现病秧子哥哥貌似才是爽文男主本主,,而她则成功抱住了男主的金大腿。

穿书,我靠法医学拐男人

穿书,我靠法医学拐男人

晚柠

连载中· 72.43万

法医长公主VS腹黑首辅现代最强法医,穿越成为又蠢又坏,养了一堆面首还天天追着首辅跑的长公主。睁眼就被诬陷杀人,她举尔康手拒绝被收监关押。慢着!这题我会!随着一桩桩命案被破,一个惊天阴谋浮现水面,首辅大人也一改往日高冷。“公主,长夜孤寂,您遣散了面首,臣只能自荐枕席了。”

重生之嫡长女帅炸了

重生之嫡长女帅炸了

十四晏

连载中· 295.38万

【女强+家国仇恨+男主重生】“报!八月十四,东陵国八万将士被困阴山,全歼!”一封染血的家书,白家男丁十一人,全灭。那一日,白明微,白家嫡长女。她摘了簪环,卸了红妆,身披战甲,背棺出发。前方是十死九生的战场,可她却必须去。因为——她要为战死父叔兄长,争取该得的哀荣。也要替这活着的满门妇孺,挣出一条生路!

绝色毒医王妃

绝色毒医王妃

蓝华月

连载中· 1320.22万

穿越而来,她自带防毒雷达。哔哔——啥?姨娘凶狠,外加蛇蝎庶妹? 哔哔——呀!包办婚姻,老公还看不上她?没关系,凭她超高智商,灭杀渣渣只在转瞬之间。绝色容颜,吸引狂蜂浪蝶无数,人气爆棚,神马皇帝亲王,都是裙下之臣。“你是我的女人!”凭啥?有发票么?有信誉卡么?“你肚子里的娃,是我的。”靠!居然被人先斩后奏,扛进了皇宫。 说好的翻手为云呢?说好的覆手为雨呢?都给本妃还回来!

皇叔宠我入骨

皇叔宠我入骨

十四晏

连载中· 399.17万

重生后的虞清欢觉得,埋头苦干不如抱人大腿,第一次见到长孙焘,她就掷地有声地宣誓:“我要做你心尖尖上的人。”大秦最有权势的王不屑:“做本王的女人,要配得上本王才行。”结果,虞清欢还没勾勾小指头,某人就把她宠成京城里最嚣张的王妃,连皇后都要忌惮三分。虞清欢:夫君,虞家的人欺负我。长孙焘:虞相,我们谈谈。虞清欢:夫君,皇后娘娘凶我。长孙焘:皇嫂,你放肆了。虞清欢:夫君,有人觊觎你的美色。长孙焘:小欢欢乖,让本王进屋给你跪钉子。

算命吗?战神夫人超准哒

算命吗?战神夫人超准哒

洛澜

连载中· 225.72万

(同名有声小说已于喜马拉雅上线)虚中观那个小仙姑要下山嫁人了,夫君是皇朝第一战神-明玄夜。 宁仙仙:好耶! 师父再也不用担心我吃了上顿没下顿了。 传说将军身高八尺,五大三粗,面容丑陋,生性残暴,还喜欢吃人…… 嘤嘤嘤! 现在悔婚还来不来得及? 新婚夜,将军看到一张戴着单边黑眼罩的脸。  “不好意思啊!我左眼能见鬼,怕吓着将军您!” 将军:……? 难道不是你现在这样更像鬼? 婚后,看着面前清汤寡水的粥。  怒!肉都不舍得给她吃,太过份了!! 气冲冲去找将军,却见他面前也摆着一大碗清汤寡水的粥…… 有的人,嫁人后过着锦衣玉食,出门有二十几个丫环伺候着的腐败生活。 有的人,明明做了将军夫人,还是得算命观星,起卦看风水,继续当神棍!  

掐指一算,大小姐又要作妖

掐指一算,大小姐又要作妖

漆依依

连载中· 39.59万

齐欣容易嘛? 设计回祖宅,讨要母亲嫁妆,斗贪官及齐府的人,还要搞钱搞事业。 这哪是她一个现代人该做的?! 可是,满京城的人都对着她大放彩虹——能掐会算、开过天眼、通鬼神知轮回、天选神女! 快被鼓吹上天的她却稀里糊涂的成为大理寺编外办案人员。她的工作内容是:协助少卿办案,受少卿的气,暖少卿的床,为少卿生娃……